网赌被黑

首頁 > 文章 > 文章 > 投稿專區

許光偉 |《保衛資本論》: 生產一般的理論與實踐

許光偉 · 2019-03-04 · 來源:網賭被黑
收藏( 評論( 字體: / /
生產一般專題奔著探索和總結“規律”而去,系為尋找中國經濟學方法論而設。既然如此,不妨以“唯物辯證法”為主題編就小詩,別裁之,權當交差。曰:“吳桂有恨自成律,始天無道深秦心;比類妙徼三秋雪,取象玄生二月春。”

  而今邁步從頭越

  ——題記

  (整理自《保衛資本論》第十九章)

  【閱讀提示】首版此章附有副標題“人類史前時期發展邏輯總括·市民暨資本批判”。同樣往深處看,此即人類經濟形態史之總括也。拙文《論生產一般的思維學——對中國特色網賭被黑政治經濟學研究的啟示》,《湖北經濟學院學報》2019年第1期業已刊出,印證了寫作該章時的想法:生產一般專題奔著探索和總結“規律”而去,系為尋找中國經濟學方法論而設。既然如此,不妨以“唯物辯證法”為主題編就小詩,別裁之,權當交差。曰:“吳桂有恨自成律始天無道深秦心; 比類妙徼三秋雪,取象玄生二月春

  

許光偉 |《保衛資本論》: 生產一般的理論與實踐 - 網賭被黑

 

  (一)

  生產方式是光禿禿的骨架,需要馬克思的歷史分析過程賦予其血肉,這一過程的基礎就是“理解各種不同的人類社會及其相互作用,理解這些社會的歷史動力。”(T。C。帕特森:《馬克思的幽靈——和考古學家會話》)

  (二)

  五畝之宅,樹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雞豚狗彘之畜,無失其時,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畝之田,勿奪其時,數口之家可以無饑矣;謹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義,頒白者不負戴于道路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饑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無恒產而有恒心者,惟士為能。若民,則無恒產,因無恒心。茍無恒心,放辟邪侈,無不為已。(孟子:《孟子·梁惠王》)

  (三)

  因此,最發達的機器體系現在迫使工人比野蠻人勞動的時間還要長,或者比他自己過去用最簡單、最粗笨的工具時勞動的時間還要長。(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批判大綱》)

  (四)

  任何時候,我們總是要在生產條件的所有者同直接生產者的直接關系——這種關系的任何當時的形式必然總是同勞動方式和勞動社會生產力的一定的發展階段相適應——當中,為整個社會結構,從而也為主權和依附關系的政治形式,總之,為任何當時的獨特的國家形式,發現最隱蔽的秘密,發現隱藏著的基礎。不過,這并不妨礙相同的經濟基礎——按主要條件來說相同——可以由于無數不同的經驗的事實,自然條件,種族關系,各種從外部發生作用的歷史影響等等,而在現象上顯示出無窮無盡的變異和彩色差異,這些變異和差異只有通過對這些經驗上已存在的情況進行分析才可以理解。(馬克思:《資本論》第三卷)

  (五)

  亞細亞形式必然保持得最頑強也最長久。這取決于亞細亞形式的前提:單個人對公社來說不是獨立的,生產的范圍限于自給自足,農業和手工業結合在一起,等等……生產方式本身越是保持舊的傳統,——而這種傳統方式在農業中保持得很久的,在東方的那種農業與工業的結合中,保持得更久。也就是說,占有的實際過程越是保持不變,那么,舊的所有制形式,從而共同體本身,也就越是穩固。(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批判大綱》)

  (六)

网赌被黑  丘也聞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孔子:《論語·季氏》)

  (七)

  合作社同資產階級的股份公司相比,管理得一樣好,而且廉潔得多。(恩格斯:《1890年8月21日致奧·伯尼克》)

  (八)

  當然,作為個人勞動的目的的分散的私有制轉化為資本主義私有制,同事實上已經以集體生產方式為基礎的資本主義所有制轉化為網賭被黑比較起來,必然要有更長的時間、更多的努力和痛苦。前者是少數掠奪者剝奪群眾,后者是群眾剝奪少數掠奪者。“資產階級無意中造成的工業進步,使勞動者通過聯合而達到的革命團結逐步代替了他們由于相互競爭而造成的孤立狀態。于是,隨著大工業的發展,資產階級賴以生產和占有產品的基礎本身也就從它的腳下被挖掉了。它首先生產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資產階級的滅亡和無產階級的勝利是同樣不可避免的……在現存的同資產階級對立的一切階級中,只有無產階級是真正革命的階級。其余的階級都隨著大工業的發展而日趨沒落和滅亡,無產階級卻是大工業本身的產物……中產階級,即小工業家、小商人、手工業者、農民,他們同資產階級作斗爭,都只是為了維護中產階級自身的生存……他們是反動的,因為他們力圖使歷史的車輪倒轉。”(馬克思:《資本論》法文版)

  (九)

  “在中世紀,馬克思所說的以自己勞動為基礎的個人所有制,甚至在經濟關系方面,既不是唯一的,也不是主要的因素。除它之外,還有許多其他的東西,但馬克思所解釋的辯證方法{莫非是米海洛夫斯基先生所歪曲的辯證方法嗎?}卻不主張研究這些東西……所有這些公式顯然不能表現出歷史現實的全貌,甚至也不能表現出它的局部情況,而只能滿足人們喜歡把任何事物都想象為它的過去、現在、將來的那種愛好。”米海洛夫斯基先生,甚至您的歪曲捏造的手法也單調得令人作嘔!他在馬克思的只求表述資本主義現實發展過程的公式里,先偷偷塞進三段式證明任何東西的意圖,然后斷定馬克思的公式不符合這個由米海洛夫斯基先生強加于它的計劃(第三階段恢復的只是第一階段的一個方面,而把其余各方面略去了),并隨隨便便地做出結論說:“這個公式顯然不能表現出歷史現實的全貌!”(列寧 :《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們如何攻擊社會民主黨人?》)

  (十)

  一切文明民族都是從土地網賭被黑開始的。在已經經歷了某一原始階段的一切民族那里,這種網賭被黑在農業的發展進程中變成生產的桎梏。它被廢除,被否定,經過了或短或長的中間階段之后轉變為私有制。但是在土地私有制本身所導致的較高的農業發展階段上,私有制又反過來成為生產的桎梏——目前無論小地產或大地產方面的情況都是這樣。因此就必然地產生出把私有制同樣地加以否定并把它重新變為網賭被黑的要求。但是,這一要求并不是要恢復原始的網賭被黑,而是要建立高級得多、發達得多的共同占有形式,后者遠不會成為生產的障礙,相反地它才將使生產擺脫桎梏……(恩格斯:《反杜林論》)

  (十一)

  有人說:中國舊日的社會很平等,因為官吏都是科舉出身,而且舊日的教育是很不費錢的。這種看法,過于樂觀。前清一代的翰林,哪一個在未得志以前曾經下過苦力?我們可以進一步地問,前清一代的翰林,哪一個的父親曾下過苦力?林則徐、曾國潘是前清有名的貧苦家庭的子弟,但是細考他們的家世,我們就知道他們的父親是教書先生,不是勞力者。中國舊日的資本家有幾個不是做官起家?中國舊日的大商業哪一種沒有官吏做后盾,仗官勢發財?總而言之,在中國舊日的社會里,有心事業者集中于政界,專心利祿者也都擠在官場里。結果是每個衙門里的人員永在加增之中,而衙門的數目亦天天加多。所以每個朝代到了天下太平已久,人口增加很多,民生痛苦的時候,官吏加多,每個官吏的貪污更加厲害,人民所受的壓榨也更加嚴重。(蔡廷黻:《中國近代史》)

  (十二)

  大國須有理論。我們應以中國人的資格來研究政治經濟學。所謂中國經濟學:蓋言中國歷史,蓋言中國歷史對世界史的貢獻和養成性;蓋言中國思維,蓋言中國思維對經濟學內涵和工作體系的原創性;蓋言中國語言,蓋言中國語言對人文精神的歷史創造性的開發和運用;蓋言中國實踐,蓋言中國實踐對經濟形態的型塑與開墾,對世界經濟的支撐與培植。所謂中國經濟學,一言以蔽之,即基于中國歷史的經濟學。在當下,具有時代性工作內涵的中國網賭被黑經濟學在內容和形式上則要面向實際、面向未來和同時面向網賭被黑運動,打造并不斷推出具有民族工作底蘊和涵養的“歷史-思維-語言”體系,以回應豐富的、多彩的經濟實踐。(本書作者)

  (十三)

  一個民族要想站在科學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沒有理論思維。(恩格斯:《<反杜林論>舊序·論辯證法》)

商品社會工作邏輯問題

 

  人類歷史發展的跨越之路遠自商品社會形成始。這是一個促使產品不斷社會化的物質性的實踐力量。由此可以說,產品社會和商品社會是相生相克的;在發展上如此,在規定性上亦是如此。經濟形態更換是表層運動現象,里層內容是產品規定與商品規定的彼此交融和滲透。【注:馬克思從來堅持這樣的工作聲明:“我們從流通出發,是為了達到資本主義生產。這也是歷史的發展進程,資本主義生產的發展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是以商業在另外的、過去的生產基礎上的發展為前提的。關于這一點要詳加敘述。”(《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2卷,1998,第155頁)所以我們必須立即要說:“中央計劃經濟和‘不發達’經濟是經濟世界的永久性特征。”(雷諾茲:《經濟學的三個世界》,朱泱等譯,商務印書館,2013,第7頁)可見對單純商品生產→資本主義生產的發展線路把握,也應始終清醒地堅持這個研究前提:“資本并沒有發明剩余勞動。凡是社會上一部分人享有生產資料壟斷權的地方,勞動者,無論是自由的或不自由的,都必須在維持自身生活所必需的勞動時間以外,追加超額的勞動時間來為生產資料的所有者生產生活資料,不論這些所有者是雅典的貴族、伊特魯里亞的神權政治首領、羅馬的市民、諾曼的男爵、美國的奴隸主、瓦拉幾亞的領主、現代的地主,還是資本家。但是很明顯,如果在一個經濟的社會形態中占優勢的不是產品的交換價值,而是產品的使用價值,剩余勞動就受到或大或小的需求范圍的限制,而生產本身的性質就不會造成對剩余勞動的無限制的需求。因此,在古代,只有在謀取具有獨立的貨幣形式的交換價值的地方,即在金銀的生產上,才有駭人聽聞的過度勞動。在那里,累死人的強迫勞動是過度勞動的公開形式。”(《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272-273頁)】這絕不是市民社會的單一邏輯。所謂市民資本主義或網賭被黑的認識看法,只是對于人類史的一個“唯心的”表達。從中暴露出大資產者的粗俗的認識性質,試圖從粗魯的資產者暴發戶的角度把勞動者歸為高貴階層組成社會的“雜費”,通過彈唱階級諧和曲,顯露虛偽的辯護嘴臉。同時也充分展示出小資產者的軟弱性:其作為“網賭被黑者”,只是希望“少交雜費”。因此,要么不明白,要么主觀上不大愿意承認資本主義生產的本質,其階級局限性可想而知,必然坐實理論上的虛幻性。關于這些,我們的耙梳在于洞明其理論意圖的實質性,指出它的思想酵素源于資產階級的意識形態。對于斯密教條,市民社會認識論者總看“立”的一面,從不管“破”的一面,看重認識關系,否認生長關系。網賭被黑創始人從“破”入手,而能找到其內的本質規定,又在于重視生長關系,遂破除了認識論預設。《資本論》的邏輯則一再指出:在史前發展時期,人類歷史是以“惡”的形式和道路向前進的,孤立的、獨立的生產和商品所有者的交換或等價交換最終要被揚棄,社會大生產將作為階級關系存續的最后場所。這種互系的工作邏輯凸顯整體的批判規定,凸顯客體批判啟動的主體批判。但在這里,歸根結底是市民的歷史批判:揚棄了的孤立的個人是歷史的發展,揚棄了的個人是社會形成,是歷史的總體發展。

  (一)

  始生之物,其形必丑。對此類拓荒性質的工作,其起步的研究在結果上往往是如此,但愿哪怕只是在這有所交代的地方,亦決不能蛇尾收筆,應盡可能做到娓娓道來。【注:狹義的經濟形態社會理論的整體構建似乎截至此章始有所交代,而且實質上,工作剛剛開始。前面的部分似乎均是說明馬克思“如何批判”的。至于建設也大多側重在方法論上,內容方面的建設則大都語焉不詳。這是研究對象性質決定的。“資本主義用了幾個世紀的時間發展自己的生產方式,它現在還處在改進和發展之中。網賭被黑,作為一種生產方式,并不像資本主義跟著盲目的市場力量成長起來那樣‘自動地’成長起來,它必得在一種適當的技術基礎上,由人類集體的、自覺而有目的活動產生出來。這種活動不僅要克服前一種生產方式的習慣條件,而且還要克服存在過各種階級社會的幾千年中的那些習慣條件;因為隨著資本主義的衰微,我們結束的不僅是一個社會形式,而且也是如馬克思所說的‘社會生產過程的最后一個對抗形式……人類社會的史前時期就以這種社會形態而告終。’根據這種觀點來考慮,那種認為資本主義社會的勞動過程,只靠以蘇聯為例這一簡單辦法就可以取消其資本主義性質的想法,乃是最壞的一種偽科學。”因此,“如果生產方式不會由于社會形式的變化而立即自動地發生變化,那么,我們在蘇聯看到混合的結構就不足為奇了。”(布雷弗曼:《勞動與壟斷資本——二十世紀中勞動的退化》,方生等譯,商務印書館,1979,第25-26頁)】為了徹底談清楚這個問題,讓我們從人類文明規劃說起。【注:馬克思強調:“如果沒有生產一般,也就沒有一般的生產。”我們多次提到這一句話,從不同角度進行把握,并沒有試圖給它予以認識上的定局。馬克思在發展的總體意義上靈活運用這個規定。所謂生產一般(生產的條件和形式),針對了運動一般,也針對實體的構造,尤為強調了運動一般對構造形式的發展關系。依本書的主題,可做出結論說:馬克思是從生產一般導出以后諸種概念的,如勞動一般、資本一般,而又從合乎主觀邏輯批判的需要出發制訂了價值一般、剩余價值一般(認識范疇)。它們的源頭歸集在生產一般。這些是金石之言。回溯歷史的工作困難確實巨大,畢竟,誰能一下子說清楚和聽明白生產力、生產關系呢?對于生產一般的把握只能徐圖進取,不可急迫。重要的是,在思維中將之首先確定下來。但不是為了構建什么確定性的知識。與知識論一味注重“證明”不同,辯證法關注“批判”。生產一般與一門統一的科學相適合,只為了說明這樣一個基本事實:人類一切生產階段共有的、被思維當作一般的東西所確定下來的規定,是存在的,但是所謂一切生產的一般條件,不過是一些抽象要素(生產、分配、交換和消費),直接用它們不可能了解任何一種歷史生產,不可能理解任一現實歷史的生產階段。不管學科分工如何專門化、如何多樣化,對象從來是統一的。】

网赌被黑  人類工藝學是關于勞動過程發展和運動構造的關系圖像。這樣一個事實在道理上再明白不過:人類生產源于勞動過程,最初是純粹自然的規定,爾后有了文明規劃;人類生產的文明——其后來的不斷發展,即在于對勞動過程進行不同的規劃。且看馬克思關于這些規劃的說法:“各種經濟時代的區別,不在于生產什么,而在于怎樣生產,用什么勞動資料生產。勞動資料不僅是勞動者發展的測量器,而且是勞動借以進行的社會關系的指示器。”在勞動過程的簡單要素中,馬克思重點取出勞動資料進行分析。“勞動資料是人置于自己和他的勞動對象之間作為自己的活動的傳導者的物或物的綜合體。”【注:《資本論》法文版,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3,第167-168頁】這種處置充分揭明政治經濟學該如何研究生產力在生產關系運動中說明生產力的性質——運動性質,從生產關系角度把握生產力的物質存在方式和發展形式。

  依據人類文明工作勘探,從中區劃出同時可用以比較的這么三種勞動資料發展類型:勞動資料I、勞動資料II和勞動資料III。經濟關系首先體現在具體產品的形成關系中。勞動資料I是物質過程中介,即“傳導者”(勞動器官)在物本身和人本身兩個運動方向上的同時歸集。這是主體依賴關系主導階段所具有的特征,勞動者身份和勞動條件合而為一。勞動資料II是傳導者主要地向“物”進行歸集。這其實就是馬克思所說的如下發展所經歷的歷史階段:“資本在其真正發展中使大規模的勞動同技能結合起來,然而是這樣結合的:大規模的勞動喪失自己的體力,技能則不是存在于工人身上,而是存在于機器中,存在于把人和機器科學地結合起來作為一個整體來發生作用的工廠里。勞動的社會精神在單個工人之外獲得了客體的存在。”【注:《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527頁】勞動資料III刻畫傳導者(社會人的生產器官)重新向人自身進行歸集的物質發展過程。【注:全面物化的控制中心(自然的人化)具有社會的性質。一旦社會自身掌握了生產資料的控制權,物化的控制中心就會轉到人的自然化的發展方向。這是真正意義的人化的勞動過程的發展起步。】這是當代網賭被黑網賭被黑生產大量涌現后所真正啟動的歷史發展特征。【注:在工藝學上,簡單來說,第一類型對應了經驗科學,第二類型對應了理性科學,第三類型對應了以靈性生活為基礎的理性-經驗科學。這是科學的自然史上的發展事件。僅僅從這里即可窺視出李約瑟命題的工作價值與不足性:他事實上地對經驗科學和理性科學的不同規定性予以了厘清,盡管他本人沒有清醒地意識到這一點并關聯二者的聯系,從而揭示出一個問題,中國這樣一個具有悠久的文明傳統積淀的大國體系為什么沒有從前者進一步提升為后者,相反為后來居上的歐洲領了先?中國既是早熟了的經驗科學的國度,有十分發達的經驗科學的應用體系,同時也形成了十分嚴格的具有歷史傳承性質的工匠生產制度,這些因素使得手工勞動技藝一直獨領風騷。這是對于純然的理性科學發展的重大束縛。總之,盡管“手工業時期留下了指南針、火藥、印刷術和自鳴鐘等偉大的發明”,“但總的來說,正如亞當·斯密指出的,機器在分工之旁起著次要的作用。”(《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403頁)】

  劃分類型的依據是勞動迂回中心這個歷史工藝學概念。這是從勞動自身規定中取出的物量基礎關系規定。勞動(時間)總是從勞動物理場(勞動過程本身)取出的物質規定,并且首先只是工藝學的概念。勞動物量成為這樣或那樣的社會形式——社會必要勞動(時間),作為社會概念,才上升為勞動社會場或社會過程的規定。勞動迂回中心提供勞動過程的物量形成基礎。圖19-1提示了工藝學的人類過程演化路徑:基于勞動對象的勞動迂回中心(勞動迂回中心I)→基于勞動者的勞動迂回中心(勞動迂回中心II)→基于勞動資料(機器)的勞動迂回中心(勞動迂回中心III)→基于人自身(社會智能勞動)的勞動迂回中心(勞動迂回中心IV)。類型的依次轉換對應于歷史自然過程,從中勾勒勞動生產力的基本歷史類型;它們在發展空間上必然是并存的,不過,后來的類型是顯得更加地明亮罷了,整體映照了其余類型。這種歷史發展自身帶有的勞動演化語言——詳見繪制于圖19-1中的表達,充分說明生產力亦是抽象和具體之統一。換言之,自然工藝學的語言也高度體現出歷史對于自身而言所具有的自我認識生產的活動特點。

  簡單地說,勞動資料I描述的是勞動迂回中心I→勞動迂回中心II歷史過程。勞動資料I在發生起點規定上涉及C1B1區間,對應人類簡單智力因素生成的發展階段,是猿經由勞動變為人(勞動者,簡單意義的初級智能者)的偉大長征;繼之的文明規劃或發展區間(或節點)落在B1A1范圍內,表征常規智力特征的勞動過程的發展歷程。其中,A1是完全智能意義的勞動者——體力、智力因素的有機統一。圖中顯示的平滑發展曲線是C1經由節點B1(人類開始利用現成的工具)至A1,以至C2B2發展區間。A1可以視為生產技能不斷擴展基礎上的能力總和意義的學習型勞動力,《商品的拜物教性質及其秘密》中,馬克思闡明的魯濱遜勞動、徭役勞動、農奴勞動、家庭勞動等等勞動形式在這里都可尋到工藝學根據,并且是它們必然的發展起點。相應,勞動資料II描述勞動迂回中心II→勞動迂回中心III歷史過程。勞動資料II嚴格意義的起點規定是A1,之后,它涉及發展節點B2、A2、C3、B3。圖中顯示的平滑發展曲線是C2至A2(途經了節點B2,即人類開始主動制造工具,可以視為機器產生),以至C3B3發展區間(節點B3,則可視為機器體系的誕生過程);勞動對象空前擴大,人類生產文明規劃進入飛躍發展期。勞動資料III將描述勞動迂回中心III→勞動迂回中心IV歷史過程。跨越性的文明起點規定是A2(智能型勞動者,亦可看作能夠看管、操作、維護和運用機器這種特殊勞動資料的人類勞動力),仍然落在由勞動資料II發展所規定和展示的平滑曲線區間內,并且先從資本主義生產關系內部發生;開放性的結束點將會是由真正意義的社會智能型勞動者(預期中的A3)主導社會生產的時代,其發展過程經歷全部的經濟形態時空。目前,這一發展規劃正在開辟中,是人類進入嶄新的勞動文明和生產文明的歷史發展時期。整個過程彼此重疊而接續發展,繪制出人類開放的發展藍圖。

  在這里,起作用的普遍規律在于:后一個[生產]形式的物質可能性——不論是工藝條件,還是與其相適應的企業經濟結構——都是在前一個形式的范圍內創造出來的。隨著一旦已經發生的、表現為工藝革命的生產力革命,還實現著生產關系的革命。【注:《機器、自然力和科學的應用》,人民出版社,1978,第111頁】

  對商品生產勞動而言,即無論處在物理場域內的勞動分工,還是社會場域內的實體勞動關系,均發展成為一定合類性的秩序關系。至于資本(主義)依賴的生產基礎,則萌芽于A1,真正的發展規定始于A2。猶如馬克思所言:“自然界沒有造出任何機器,沒有造出機車、鐵路、電報、走錠精紡機等等。它們是人的產業勞動的產物,是轉化為人的意志駕馭自然界的器官或者說在自然界實現人的意志的器官的自然物質。它們是人的手創造出來的人腦的器官;是對象化的知識力量。”所以《資本論》研究對象中生產方式規定是人類勞動發展到一定階段后的產物,是C3之后的產物。這一發展階段的基本勞動特征是社會化。因為向節點B3的發展,又意味著是向著新型生產方式過渡。猶如馬克思所言:“固定資本的發展表明,一般社會知識,已經在多么大的程度上變成了直接的生產力,從而社會生活過程的條件本身在多么大的程度上受到一般智力的控制并按照這種智力得到改造。它表明:社會生產力已經在多么大的程度上,不僅以知識的形式,而且作為社會實踐的直接器官,作為實際生活過程的直接器官被生產出來。”【注:《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人民出版社,1998,第102頁】

  (二)

  在馬克思的框架中,勞動資料的演化作為一種對于生產和權力予以整體架構的歷史動態分析。憑借于此:馬克思發揮抽象天才的分析能力,從這個運動中概括出很簡單的術語,把它分成很分明的時期。即是說,為使之和社會發展形態予以契合,必須對勞動過程的這一核心部件進行科學的刻畫工作。【注:盡管如此,如上所論,馬克思絕沒有抽象談論生產和權力,沒有使其機械對應。相反,比照著馬克思的觀點,我們可據此認為,族民、市民、資本、社會勞工所代表的發展類型均是巨型的權力結構,各自是基本的權力范疇。它們相互激蕩、互為推演的規定,因而皆取自勞動過程文明規劃,或毋寧說,內在于勞動過程的整體發展。】馬克思說明:

  從資本和雇傭勞動的角度來看,活動的這種物的軀體的創造是在同直接的勞動能力的對立中實現的,這個對象化過程實際上從勞動方面來說表現為勞動的外化過程,從資本方面來說表現為對他人勞動的占有過程,——就這一點來說,這種扭曲和顛倒是真實的,而不是單純想象的,不是單純存在于工人和資本家的觀念中的。但是很明顯,這種顛倒的過程不過是歷史的必然性,不過是從一定的歷史出發點或基礎出發的生產力發展的必然性,但絕不是生產的一種絕對的必然性,倒是一種暫時的必然性,而這一過程的結果和目的(內在的)是揚棄這個基礎本身以及揚棄過程的這種形式。資產階級經濟學家受一定的社會歷史發展階段的觀念的嚴重束縛,在他們看來,勞動的社會權力對象化的必然性是跟這些權力同活勞動相異化的必然性分不開的。但是,隨著活勞動的直接性質被揚棄,即作為單純單個勞動或者單純內部的一般勞動或單純外部的一般勞動的性質被揚棄,隨著個人的活動被確立為直接的一般活動或社會活動,生產的物的要素也就擺脫這種異化形式;這樣一來,這些物的要素就被確立為這樣的財產,確立為這樣的有機社會軀體,在其中個人作為單個的人,然而是作為社會的單個的人再生產出來。使個人在他們的生活的再生產中,在他們的生產的生活過程中處于上述狀況的那些條件,只有通過歷史的經濟過程本身才能創造出來;這些條件既有客觀的條件,也有主觀的條件,它們只不過是同一些條件的兩種不同的形式。

  馬克思進一步指責說,因此“約翰·斯圖亞特·穆勒的下述說法是極端荒謬”:

  “財富生產的規律和條件具有物理真理的性質……財富的分配卻不是這樣。這種分配僅僅是人間制度的事情。”

  (可實際上)財富生產的“規律和條件”與“財富分配”的規律是不同形式下的同一些規律,而且兩者都在變化,都經歷同一歷史過程,總的說來,只不過是一個歷史過程的各個要素。不需要有什么特殊的洞察力就可以理解:例如,如果把農奴制的解體中產生的自由勞動即雇傭勞動當作出發點,那么,機器只有在同活勞動的對立中,才能作為與活勞動相異己的財產和與它敵對的力量產生出來;也就是說,機器必然作為資本同活勞動相對立。但是,同樣也不難理解:機器一旦比如說變成聯合的工人的財產,也不會不再是社會生產的作用物。但在第一種場合,機器的分配,也就是它們不屬于工人這一情況,正是以雇傭勞動為基礎的生產方式的條件。在第二種場合,改變了的分配將以改變了的、由于歷史過程才產生的新的生產基礎為出發點。【注:《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人民出版社,1998,第244-246頁】

  毫無疑問,在勞動資料歷史類型中,馬克思重點研究了勞動資料I和勞動資料II相互間的歷史轉化關系;核心內容是機器的生成過程。用馬克思自己的話說,“應該研究,勞動資料如何從工具轉化為機器,或者說,機器和手工業工具有什么區別。”【注:《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427頁】

  馬克思認為,從總體上看:在由勞動資料I占據主導作用的生產類型中,勞動者將智力存貯在他自己軀體內;在由勞動資料II占據主導作用的生產類型中,工人則將自己的社會智力存貯在客體——機器體系中,他們使自身變成赤貧或潛在的赤貧。相應地,在第一種情況下,勞動條件就是勞動者的個人財產,私人生產者同時是勞動者;勞動和勞動條件是同一的規定。主體和客體條件是勞動過程的共同財產,它們并不相互分離。“我們把這種財產歸結為對生產條件的關系。”并且,“個人被置于這樣一種謀生的條件下,其目的不是發財致富,而是自給自足,把自己作為公社成員再生產出來,把自己作為小塊土地的所有者并以此資格作為公社成員再生產出來。”【注:《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471頁】在第二種情況下,“過去勞動對活勞動的統治,同機器體系在一起,——以及同以機器體系為基礎的機械工廠一起,不僅成為表現在資本家和工人之間的關系上的社會真實,而且還成為可以說是工藝上的真實。”“所以,資本主義生產的普遍趨勢就是:在所有生產部門中用機器代替人的勞動。”【注:《機器、自然力和科學的應用》,人民出版社,1978,第198-205頁】于是,勞動產品同勞動本身分離、勞動客觀條件同勞動主觀能力的分離,是資本主義生產過程事實上的基礎和實際起點。

  可見,從手工業生產乃至工場手工業的工具轉向機器經歷極其漫長的歷史年代。資本家沒有發明機器,卻是社會機器體系的發明者。“勞動資料發展為機器體系,對資本來說并不是偶然的,而是使傳統的繼承下來的勞動資料適合于資本要求的歷史性變革。”準確地說,資本家的功勞在于對機器的社會功能加以獨特發現。其巨大的歷史功績即在于,使機器勞動成為廣泛的社會性能動活動,而徹底克服手工勞動的局部活動范圍束縛,更換了社會系統中勞動類型的主導角色,并以一種獨特的、前所未有的方式推進機器體系的創造和廣闊社會應用。從而可以說,“提高勞動生產力和最大限度否定必要勞動,正如我們已經看到的,是資本的必然趨勢。”【注:《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人民出版社,1998,第92頁】拉佐尼克爭辯說,馬克思把工業資本主義的歷史分成兩個階段:工場手工業時期和機器大工業時期,但歷史的研究并不支持馬克思的所說:“把大量工人集中在一個地方即‘工場手工業’,是18世紀最后幾十年工廠制度出現之前的一個意義重大的工作組織形式。”然而在工廠制度之前,占主導地位的生產形式不是手工工場,而是外包制基礎上的家庭工業組織;英國工廠資本家在工業革命中事實上普遍采用了內部承包制。因此,從18世紀后期開始,工廠制度確實作為工業革命的制度特征而出現了,然而英國是在什么樣的條件下被集中到資本家工廠受雇傭的,這一點馬克思沒有給出多少明確的歷史分析。一句話,“是馬克思把‘工場時代’抬高為工業資本主義發展的一個階段。”【注:William Lazonick, Competitive Advantage on the Shop Floor (New York: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0), p. 35-36.】其實,按照馬克思的分析結論,所說的不是‘工具與機器之間’在工藝上的確切劃分,而是在所使用的勞動資料上發生的一種“改變生產方式、因而也改變生產關系的革命”,即“隨著一旦已經發生的,表現為工藝革命的生產力革命,還實現著生產關系的革命。”

  這是生產關系的生長運動,因而不能從技術、權威、合約的任何單個方面來說明,甚至不能機械地結合它們,而只有作為一個分析整體。拉佐尼克考證出來并確證的從16世紀中葉到18世紀后期導致英國工廠出現的那些實質性因素——機械技術的開始產生和普及(技術)、家庭直接監督和對工人紀律實行強制的社會環境條件(權威)、法律制度和市場分包系統(合約)等等,它們在集合意義上難道不剛好就是馬克思所說的“manufacture”(以分工為基礎的工場手工業)的概念嗎?馬克思考察這一過程的整體,指出歷史不能靠捏造公式來創造。因為社會史上的各個時代,正如地球史上的各個時代一樣,是不能劃出抽象的嚴格的界限的。比如,“機器絕不是到處都從工場手工業中產生的,也就是說,絕不是到處都從把生產一定商品的勞動分解成由不同的個人分擔的各種手工操作這一點產生的。”【注:《機器、自然力和科學的應用》,人民出版社,1978,第53頁】另外,從手工勞動向機器勞動的轉換過程看,機器無疑又是從那些以手工業生產為前提的工具中產生的,是從節省生產費用的活動中產生的。機器產生的歷史路徑:一種是從最古老的工具中產生出帶有動力特征的機器體(如紡紗機和織布機),并且,這實質上是歷史上的工業革命的最初起源;另一種是利用機器來制造機器,從而突顯了機器本身的生產重要性。對資本家來說,真正有意義是后一過程,這對應了分工協作體系的逐步完備,在此基礎上,工廠制度得以歷史形成和發展起來,爆發出機器應用的雨后春筍般的社會過程。【注:暴露這個事實:生產方式的變革,在工場手工業中以勞動力為起點,在大工業中以勞動資料為起點。】因此,機器與機器的社會應用二者截然不同。資本家對于機器功能的獨特發現、社會再造和廣闊推進,大大改變了人類技術演化的自然化進程,進一步將一定社會生產關系的規定植入這個體系,形成與資本權威相適合的“社會技術”,從而也就將一定技術和分工的結合的特定體式植入它的勞動方式和生產體系中,生成人類生產文明的特殊類型。資本家追逐剩余價值的行動邁出的每一步,既是社會發展一小步,又是文明歷史一大步。馬克思從勞動工具轉化為機器中得出總的結論;既是技術的,又是社會的發生學過程。歸根結底,不能把由機器勞動產生的工廠制看作一種純粹技術意義的組織形式,把機器勞動對于手工勞動的替代看作只是為了滿足技術上的需要,或者將之簡單看成為資本家進行社會選擇——依據成本-收益分析,權衡利用手工技術,或者利用機器技術——的結果,相反地,應當將之看作同等復雜程度的技術和社會(變遷)過程,是技術與社會內在疊合和相互推動的整體發生進程。

  可見,馬克思的發生史考察無意于對技術或社會過程的各自作用進行事無巨細的工作評估,或進行細枝末節式的邏輯推敲,爾后以此為基礎,把它們結合形成認識;同樣,也決不會糾纏或陷入類似于雞和蛋誰先誰后的“技術和制度(權威)孰先孰后”(或誰起決定作用)的語義詭辯。在發生史上,純粹就起源來談論這些問題是空洞和毫無作用的。馬克思說明歷史發展的依據,是把它看作一生成運動整體。馬克思恰當地將構成這個整體的過程和結構認作是資本生成的一個客觀正在史:既是前提形成的過程,同時又是結果生成的過程,它們互相推進、過程并存。

  第一,在以這種分工為基礎的工場手工業中,由分工所引起的勞動工具的分化、專門化和簡化——它們只適合非常簡單的操作——是機器發展的工藝的、物質的前提之一,而機器的發展則是生產方式和生產關系革命化的因素之一……(但)我們在這里特別指出的是,不僅是“每一項單獨的操作都使用一種簡單的工具”,而且還有這種情況所造成的后果,即分工導致了這些簡單工具的創造。

  第二,(可是)就像在英國的政治經濟學家中一樣,在英國的力學家中,可以遇到這樣一些人,他們認為,機器與工具沒有本質的區別;工具是簡單的機器,而機器是復雜的工具,或者說,兩者只有簡單機器與復雜機器之分……與此相反,另一些人則認為機器與工具的區別在于,工具的動力是人,機器的動力是畜力、機械力等等,總之,是異己的(不是作為人的特性而為人所固有的)自然力。

  關于勞動資料從工具轉化為機器的發展的內容或者說歷史的規定,馬克思集中談出了以上的兩點結論性內容。然而這里:

  由于機器使用同一的、簡單的、最多不過在年齡和性別上有區別的勞動,去代替有手藝的獨立的手工業者和由于分工而發展起來的勞動專業化,它就把一切勞動力都變為簡單的勞動力,把一切勞動都變為簡單勞動,結果,勞動力總量就貶值了。【注:《機器、自然力和科學的應用》,人民出版社,1978,第51-52、197頁】

  (三)

  馬克思闡明機器乃至資本主義工場的產生在工作思路上可總括為:勞動資料I的發展→勞動分工的發展→勞動資料II的發展→資本主義協作的發展。核心內容是勞動資料I對于勞動資料II的工作轉換,以及伴隨這個發展過程的相應的簡單協作體系變成資本主義協作體系,后者其實就是資本協作領導下的簡單勞動協作體系。我們在圖17-1中展示了技術和分工的協同演進與勞動協作水平不斷提升的歷史關系。

  首先必須再次重申:抽象勞動和簡單勞動不是等階次的工作規定,人們不應當對它們進行任意混同。前者關乎一般商品生產條件,后者關乎其特殊的社會條件,是把社會生產條件同時作為對社會(生成)而言的財產關系看待;或者,抽象勞動說的是一般規定的社會勞動形成問題,從而不是什么經濟范疇,相反,簡單勞動說的是特定商品經濟關系條件下的勞動發展類型的生成關系,針對生產關系構造的成型而言,實質性規定的指向是特殊經濟范疇關系。可見,抽象勞動和簡單勞動不應視為同一的經濟規定,簡單勞動是抽象勞動的特殊形態;一個是價值范疇的前向規定,一者是價值范疇的后向規定。因此厘清二者,委實意義重大。馬克思對此的說明是:“各種勞動化為當作它們的計量單位的簡單勞動的不同比例,是在生產者不知道的情況下由社會確定的,因而在它們看來,似乎這是約定俗成的東西。可見,我們在價值分析中應當把各種勞動力當作簡單勞動力。”【注:《資本論》法文版,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人民出版社,1983,第21頁】

  由于這個工作轉換,這樣能夠明白商品生產形態中的社會分配關系如何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由于生產要素作為生產條件乃是社會財產關系,分配關系和分配方式表現為生產要素的背面的規定。資產階級對待此種歷史發展真實的辦法是,硬把生產要素說成一般生產條件,通過物象化手法否認生產的歷史特殊性,“他們的論證是通過宣稱資本與生產設備具有同一性”,“試圖表明資本主義生產條件與一般生產同義的企圖。”于是在這種或那種云山霧罩的模型技術的推動下,自由主義政治經濟學家“將問題引向對資本本身起源的討論”,通過探討物象資本關系的起源,將真正的問題回避掉。其極力地在全球推廣一個語義學的物象公式:物質要素=社會要素。這樣,生產要素就被宣布為生產物質財富的要素,物質要素的發展關系也主要局限在這個層面進行理解;同時,表面上又能歸結出生產社會財富形式(價值)的要素,如此一來,物質要素和社會要素被說成是同一個經濟要素規定。形式上的語義對接,掩蓋事實的真相,通過和稀泥及瞞天過海的辦法,自由主義政治經濟學家擁有了自己的足可以憑此獲十萬次諾貝爾獎的經濟理論——西方生產要素理論。

  可是,真實的生產要素——經濟學(而不是工藝學)所唯一承認的經濟規定,只能是與物質要素依存和對立的社會要素,但絕不是物質要素本身。這種要素規定旨在摹寫社會生產條件的特殊歷史內涵,即達成“生產的一般規定在一定社會階段上對特殊生產形式的關系”。按《資本論》給自身所限定的理論任務看,生產要素的實質性規定指向“勞動”與“資本”的運動連結,即是說,就實質性內涵而言,不過就是在勞動與資本之間起連結作用的中介性規定。即是實踐性中介,也是認識性中介;徹底否決“勞動是生產要素”“資本是生產要素”荒謬之說。實踐路線是:勞動——生產要素——資本,前者是生產因,中者是分配因,后者是生產因、分配因之工作匯總。這樣就得到了內容飽滿和整體工作含義的資本批判。

  其次須得說清楚究竟什么是模型分析技術。模型本身是一種綜合——認識綜合。“數學,或者說模型,不能反映一個理論所包含的所有內涵;模型必然只是理論的特定構圖,并且人們也不會短視地相信不可以存在其他構圖,然而,這不能成為不去嘗試數學以理解理論的理由;同樣的理論但不同的彼此沖突的建模過程,恰恰是將之聚焦于理論灰暗地帶的過程。”【注:John Roemer, Analytical Foundation of Marxian Economic Theory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1), p. 3.】數學=模型技術,這肯定是從純粹綜合的角度說的,沒有分析半個原子,畢竟,思想是不可能被“數學化”的。并且,馬克思也不會愚蠢到認為經濟思想以及制度演化、動態變化等規定都可用數學工作予以代替。所以,他只是把具有發生學邏輯形式的歷史方法當作研究方法實體,用簡練的語言工具表述這一方法,并在實踐中予以檢驗。

网赌被黑  資產階級工作者使物質要素和社會要素混同的技術圖像是物象社會要素,即用數學理論形式闡述自己說明“起源”的方法。這種方法的虛假之處,我們在前面提到,甚至連米塞斯也曉得:“摒棄數學方法不僅是由于它無效。它是一種完全錯誤的方法,從錯誤的假定開始,導致錯誤的結論。”米塞斯的解決辦法是堅持將模型歸結為邏輯。“作為一種先驗的范疇,行動的原則等同于因果性原則。它存在于超越無意識反應的任何行動的全部知識之中。”通過把新古典主義運動的數學模型提升為先驗邏輯,米塞斯有力地向歷史學派乃至網賭被黑發起理論進攻:“他們失敗的決定性因素是從一開始起他們就運用了在科學上不會有結果的方法:他們不是從個人及其行動開始,而是從企圖評價總體開始。他們想要發現的不是人類行動中存在的規則性,而是人類從起源到一切事情結束的整個進步過程。”【注:米塞斯:《經濟學的認識論問題》,粱小民譯,經濟科學出版社,2001,第2-13頁】

  可是,真正的邏輯模型是什么呢?其只能是在工作邏輯形式上可被理解,即關于結構和數理的實現形式的統一,或者說是這兩方面的工作表現的統一。在這一具體的工作含義上,邏輯和模型結合乃是方法上的實在。一言以蔽之,科學方法的認識形式取得邏輯模型這一工作載體,不過在于圖解歷史,求得對歷史關系和階級內容最為準確、最為貼切和最為合適的工作反映。整個政治經濟學批判的模型方法應包括以下系統:邏輯模型、數學模型及它們契合的實踐化的計量工作模型。【注:這里有必要提及“馬克思的會計”,說明它的性質。《資本論》中,馬克思對資本邏輯的會計學進行了嘗試性建構,——這些實際上是后來的現代會計學及宏觀經濟學的工作起步和思想源泉。但必須予以明確的是,馬克思的工作是在例解的范圍內進行的,一些數字程式的說明并無意于改動所欲闡釋的邏輯對象。馬克思表達了對計量工作的重視,認為那對處理曲線波動大有好處。“為了分析危機,我不止一次地想計算出這些不規則曲線的升和降,并曾想用數學方式從中得出危機的主要規律。”(《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2009,第389-390頁)此外,他強調:“對于廣大讀者來說最重要的事,也就是編制統計表和解釋其中所包含的事實。”(《馬克思恩格斯<資本論>書信集》,人民出版社,1976,第367頁)】批判程序是倒過來的,從最后一個工作環節開始,即社會調查背景的數據采集,數量關系處理、分析,直至形成了有關對象發展的有效性提問;或可以明確地說,計量僅僅在于提出問題,完成對歷史分析的導引工作,本身并不能代替歷史分析。說到底,社會科學的計量工作在目的性上只能夠是這一點:“以自然科學的精確性去研究群眾生活的社會條件以及這些條件的變更。”【注:《列寧專題文集:論網賭被黑》,人民出版社,2009,第14頁】

  邏輯模型和計量模型從兩頭分別制止住了數學在綜合工作命題上的先天性缺陷。關于后者,我們應當記住數學家的這一名言:上帝告訴我們數學是不容矛盾的,魔鬼告訴我們這種不矛盾性是不能證明的。數學是悖論的工作組成和二律背反的系統。由于數學僅適用于純邏輯推理和知識綜合,作為分析方法實體的構成原本是工作虛假。之所以如此,奧地利學派很是知曉這個道理,于是一味堅持邏輯命題,拒絕數學命題。單純的綜合體系永遠躲不過、繞不開這一追問:“純粹理性的真正課題就包含在這一問題中:先天綜合判斷是如何可能的?”【注:康德:《純粹理性批判》,李秋零譯,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4,第37頁】結局也從來只存乎這樣的表述:“幾乎所有的主觀知識(世界2的知識)都依賴于世界3,就是說(至少實際上)依賴于用語言表述的理論。”【注:波普爾:《客觀知識——一個進化論的研究》,舒煒光等譯,上海譯文出版社,1987,第79頁】

  關于資產階級世界認識領域內的這個矛盾【注:在科學思想史中,資產階級實施了反革命:歷史學的哥白尼革命逆轉為數學的哥白尼革命。歷史科學路向逆轉為自然科學路向,其謀求的是自然學科主義,——最高形式和規范即是數學主義的規劃。于是,這一思想路線使“歷史學→經濟學”逆轉為“數學→經濟學”,政治經濟學全面降格為數學之分支,成為自然學科之特殊門類。】,馬克思說明它在客觀世界中是具有實在的根據的,即:“我們看到商品的交換過程包含著矛盾的和互相排斥的關系。商品的發展并沒有揚棄這些矛盾,而是創造這些矛盾能在其中運動的形式。一般說來,這就是實際矛盾賴以得到解決的方法。例如,一個物體不斷落向另一個物體而不斷離開這一物體,這是一個矛盾。橢圓便是這個矛盾借以實現和解決的運動形式之一。”【注:《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124-125頁】

  徹底克服這種認識障礙——沖破資產階級科學限界的牢籠,決定現在需要發動一場反逆轉意義的革命,進行反面塑形:從歷史實踐過程中重新將計量工作引申出來,在邏輯模型和計量模型的雙向夾擊下破除數學模型的自然迷霧形式,最終使物象認識迷霧得以解除。這是全新批判實踐。既然如此,那么其不應當被當作知性科學來看待,模型工作亦不應當被當作“純粹知識”來予以謀劃和組織生產。啟示我們:今日中國正處在革命洪流中,所謂科學,尚是“年輕的”;所謂革命,不過是重建統一歷史學科的研究新路向。從而,真正的中國科學路向乃是具有中國實踐意涵的學科重構行動,即是語言和思維工作體式的回家、回歷史、回中國。這意味著,在深入中華歷史中從事批判工作和進一步發掘世界歷史的未來。其擊碎的是資產階級理論的粉飾性:拒絕研究資本的矛盾結構,將有序裝飾成永恒理性的存在,將無序偽裝成理性本身的喪失。根本目的即在于徹底宣布資產階級理論之死。驅使我們必須在開放性的研究路向中認真領略其下屬的工作批判的實質涵義:

  這是勞動的終結、生產的終結、政治經濟學的終結。這是能指/所指辯證法的終結,這種辯證法曾使知識和意義的積累、復合話語的線性意群成為可能。這同時也是交換價值/使用價值辯證法的終結,這種辯證法曾使社會積累和生產成為可能。這是話語線性維度的終結、商品線性維度的終結、符號古典時代的終結、生產時代的終結。終結這一切的并不是革命,而是資本本身。正是資本通過生產方式廢除了社會確定性。正是它用價值的結構形式代替了商品形式。而且也是它在控制著系統目前的全部策略……這種歷史和社會的突變清楚地顯現在各個層面上。仿真時代就是這樣通過以前矛盾的或辯證對立的詞項的可互換性而全面開始了。到處都是以相同的方式出現的仿象:時尚中的美與丑的互換、政治中左派與右派的互換、一切傳媒信息中真與假的互換、物體層面上有用與無用的互換、一切意指層面上自然與文化的互換……理論生產和物質生產一樣,也喪失了自己的確定性,開始圍繞自身旋轉,以“紋心結構”的方式退向一種無法找到的現實……處在這種境遇中:處在不可判定性中,處在像浮動貨幣一樣的浮動理論的時代……所有的理論都在浮動,它們的意義僅在于相互示意。要求它們建立與某種“現實”的一致性,這是徒勞的。系統為理論勞動力免除了任何參照擔保,這就像為另一種勞動力所做的一樣。同樣也不再有理論的使用價值了,理論生產之鏡也破裂了……理論不可判定性本身是一種符號效果……浮動僅僅意味著從此所有的理論都可以按照浮動匯率相互交換,但它們再也沒有任何地方可以投資,除非是在自己的文字之鏡中投資……因為,兩個世紀以來(至少是從馬克思以來),歷史確定性正是圍繞著經濟形成的,所以應該首先從這里開始理解代碼的泛濫。【注:鮑德里亞:《象征交換與死亡》,車槿山譯,譯林出版社,2006,第6-8頁】

  (四)

  從分析邏輯看,勞動資料I對應于一種社會要素模型,勞動資料II對應于兩種社會要素模型;以后接續分析的勞動資料III則對應于三種社會要素模型。這是科學的邏輯診斷,因為,既然社會生產條件是歷史累積發生的,那么存有這種工作次序是必然的。所謂“一種社會要素”,指的是生產因與分配因同一的規定,生產同時也是分配,“我們的生產同樣是反映我們本質的鏡子”。商品生產的初級發展形式可刻畫為:

网赌被黑  W = W(P ( L ))

网赌被黑  式中,P代表要素的社會條件——以一定技術構成為基礎的所有制條件,L是抽象勞動。由于勞動資料在規定上既向物對象、對向人自身歸集,勞動過程始終表現為人和自然的統一,P(L)代表了勞動者自己的勞動過程的實現。按照生產決定交換的價值規律,生產與分配從形式上似乎直接實現了對接:

  W(L)= W(P);Vt T = Vq Q,或者Vt t = Vq,即Vq  =  Vt / f

  Vt表示單位勞動時間價值量,Vq表示單位商品價值量,前者是“平均的勞動”,后者是“平均的分配”。在這種生產情勢下,T就是社會生產條件的量的指標,Q相應是社會必需的商品量。方便起見,我們把生產單位商品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t)和勞動生產力(f)看成是互為倒數的一對指標。

网赌被黑  整個模型的工作順序(復合函數的邏輯形式)乃是表現出生產因和分配因的歷史統一性。按勞動進行價值生產,同樣,也按勞動(條件)進行價值分配。不過,這個按“勞”并不是資產階級法權概念意義的“基于勞動的所有”,仿佛說的是這一自然信條:“工人對自己的勞動所產生的價值擁有唯一的所有權。”“就是說,馬克思認為,基于勞動的所有權恰恰僅僅是市民社會和資本主義的所有權規律,在前資本(主義)主體或共同體那里,正好相反,是不基于勞動的所有,是基于所有的勞動。”因此,針對“勞動和所有的同一性”即基于勞動的所有,“并不是‘馬克思不變的世界史認識’,恰恰是市民社會的特殊規律,是資產階級社會的法權形式和意識形態。”鑒于身份-財產對活勞動的“關系管轄”,上一模型形式應從分配結構完全決于生產結構方面,而在認識上定位為:

  W = W(L)→ W = W(P)

  ——不過,我們在這里必須要說,按個體商品生產原則——勞動(過程)財產關系組織社會生產和進行社會分配的這種工作(按基于所有的勞動的社會投入,按基于所有的勞動實施社會產品分配),無論如何和新古典的平面物質運動結構的生產函數構造完全地不相同。我們已經對此反復進行了工作批判,此處不再贅述。概言之,“如果經濟現象的‘領域’不再具有無限平面的同質性,那么它的對象理所當然不再在所有場合是同質的,因而不再能夠以同一尺度進行比較和計量。但是,計量、數學及其特有的模型應用的可能性并沒有因此而被排除出經濟領域。這種可能性現在注定要取決于可計量的對象的領域和界限的概念規定,也要取決于其他數學手段(例如經濟計量學或其他公式)可以應用的領域和界限。數學公式只能從屬于概念公式而存在。因此,政治經濟學同經驗主義乃至形式主義的分界線也就是(理論)對象概念和‘具體’對象以及把握具體對象所用的數學公式的分界線。”【注:阿爾都塞等:《讀<資本論>》,李其慶等譯,中央編譯出版社,2001,第182-183頁】

  ——并且在這里,W就自身意義而言,沒有作任何的社會分解工作,P代表的是主體財產與客體財產的統一性,即勞動者實際在掌控自己的勞動過程。產品社會和商品社會的工作接口也就在社會生產條件本身:它向前走,即得到價值財產,完結社會抽象統治——沒有皇帝的皇帝統治;它在原處停留,則會成為行政的強制,整個社會的統治乃是在抽象之外,由對人身依附關系的強制關系進行。

  但在兩種社會要素模型下,執行的只是貨幣財產基礎上的社會抽象統治,即要素的社會條件P必然發展成為社會要素條件C,——這里運用大寫字母C稱謂,是說明這種要素條件代表著社會生產的所有權,按社會發展本性必然分解為c + v。由此在發達商品生產情勢下,“勞動者的勞動過程”變為“資本家的勞動過程”,模型形式應改寫為:

网赌被黑  W = W(C ( L ))

  在Vt相對不變情況下,商品價值由社會必要勞動時間決定。W分解為c + v + m,L定格為社會簡單勞動(標準化的重復勞動)。這就是資本主義雇傭勞動的不斷歷史生成,奠立經濟形態社會的完全顯像形態。從而,模型工作形式認識定位為:

  W(L)= W(C ( L ))= c + v + m

网赌被黑  也就是說,“工人喪失所有權,而對象化勞動擁有對活勞動的所有權,或者說資本占有他人勞動,——兩者只是對立的兩極上表現了同一關系,——這是資產階級生產方式的基本條件,而絕不是同這種生產方式毫不相干的偶然現象。這種分配方式就是生產關系本身,不過是從分配角度來看罷了。”【注:《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人民出版社,1998,第245頁】

  因此,如果將分配因素社會獨立出來(實質的投入仍然是社會勞動,分配則由資本這一特殊社會生產條件所統領),起內在制約作用的是以下轉換性理解公式:

  W(C (L))= W(X, Y)= W0  +  Xx  Yy

  式中,X為獨立性的主體要素類型(勞動的客觀條件全部從活勞動體內游離出來),Y為獨立性的客體要素類型(客體作為唯一的知識存貯器),x、y為其對應的社會分配率。

  如果確立隱含工作條件W0 = c(假定不變資本當年全部損耗,并僅實現保存或所謂的“轉移”自己的價值這一經濟功能),可推出x、y分別取v/(v+m)、m/(v+m)社會值。從而,可得到如下商品社會價值構成公式:

  W = c + x(v + m)+ y(v + m)

  這說明:“過去的聯合決不像《社會契約》中所描繪的那樣是任意的,而只是關于這樣一些條件的必然的聯合……在這些條件下,各個人有可能利用偶然性。”“這正是由于他們作為個人是分散的,是由于分工使他們有了一種必然的聯合,而這種聯合又因為他們的分散而成了一種對他們來說是異己的聯系。”【注:《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121-122頁】對于資本家統治下的聯合,“工人的聯合,像它在工廠里所表現的那樣,也不是由工人而是由資本造成的。他們的聯合不是他們的存在,而是資本的存在。”“活勞動能力屬于本人自己,并且通過交換才能支配它的力的表現。雙方作為人格互相對立。在形式上他們之間的關系是一般交換者之間的平等和自由的關系。至于這種形式是表面現象,而且是騙人的表面現象,這一點在考察法律關系時表現為處于這種關系之外的東西。”【注:《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1995,第457頁】相反,我們只能夠說契約無論如何僅僅是實體關系的外在表現,“契約規模隨資本主義生產的規模和水平一同擴大。”【注:《資本論》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280頁】歸根結底,社會分配率的存在證實了沒有皇帝的社會抽象統治權的客觀實在性。但是,馬克思同時又說:

  他們的勞動的聯合,表現為一種特殊行為,與此同時,他們勞動的獨立分散性仍然存在……現在資本不僅表現為工人的集體力量,他們的社會力量,而且表現為把工人連結起來,因而把這種力量創造出來的統一體。【注:《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587-590頁】

  (五)

  在本節結束的地方,我們不得不為之恰當地尋求一個總的題記,這就是馬克思在其簡短的序言中講到的:“無論哪一個社會形態,在它所能容納的全部生產力發揮出來以前,是決不會滅亡的……所以人類始終只提出自己能夠解決的任務,因為只要仔細考察就可以發現,任務本身,只有在解決它的物質條件已經存在或者至少是在生成過程中的時候,才會產生。”馬克思客觀指示了“資本主義”的合乎歷史發展本性的生命行程。

  【注:人們樂意杜撰神話,抱怨馬克思生前在其主要作品中并未正式使用過“資本主義”這個詞(始作俑者是布羅代爾),因此,德文kapitalist proudktion就不能像英文那樣譯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而只能譯作“資本家生產方式”。德文資本主義名詞是Kapitalismus。理由基本上是,在19世紀50年代,“資本主義”這個名詞還未出現,何從來“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了呢?這種說法不了解,資本家在合類性上同資本主義是相同的學術含義,既然馬克思不是研究各個資本家的發生史,而是刻畫全體資本家集團的發生發展運動過程,在和生產方式連用的“資本家”,就是指“資本主義”;在這些工作場合,資本家=資本主義。所以,無論資本家生產方式也好,還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也好,實質指的都是資本家這個階級的工作全體。馬克思用這個詞準確地指代資產階級生產方式。至于語言方面的演變,如果是《資本論》第一卷的出版導致資本主義一詞引起公眾睹目,以致起了意識形態和“主義”之爭,那么恰好是《資本論》生產了“資本主義”這個詞。就實質內容而言,把kapitalist proudktion重新稱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完全是一種還原歷史工作本質的一種做法。可見,所謂的翻譯馬克思作品“在翻譯時應以德語為準”(所謂“將Bürger和Bourgeoisie這兩類術語一詞一譯分別譯為市民與資產階級,并以此來確定法文和英文中的bourgeoisie是市民還是資產階級”)的說法,以此辦法推論出獨立存有“古典市民-中產階級”,在結論上既突然,也是徒然的。這顯然是一種字典工作主義,全然不識語言變遷規律。馬克思運用和駕馭語言藝術性的內涵,其實就在于越出“一詞一譯”或“一詞一義”的形式束縛。類似的例子是恩格斯在1891年,對重新出版的《雇傭勞動與資本》(馬克思寫于1849年)的術語處理,“我所作的全部修改,都歸結于一點。在原稿上是,工人為取得工資向資本家出賣自己的勞動,在現在這一版本中則是出賣自己的勞動力。關于這點修改,我應當作一個解釋。向工人們解釋,是為了使他們知道,這里并不是單純的咬文嚼字,而是牽涉到全部政治經濟學中一個極重要的問題。向資產者們解釋,是為了使他們確信,沒有受過教育的工人要比我們那些高傲的‘有教養的’人高明得多,因為前者對最難的經濟論述也很容易理解,而后者對這種復雜的問題卻終身也解決不了。”(《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322頁)】

  資本主義的歷史發展不是線性的。在一般意義上,可以同樣將其看作彼此相繼的不同模式的交叉和疊合,甚至包括某種程度上的迂回的發展路徑或形式。如資本福特主義生產組織方式的世界范圍的傳播、擴散,時而危機、時而重新崛起,并引發種類繁多的名詞現象,諸如新福特主義、高級福特主義、晚期福特主義以及美國福特主義、國際福特主義,甚至包括后福特主義等等,各種變異的形式反復出現;其發展與危機的反反復復的歷史較量,還會如期而至。調節水派曾經努力辨別了福特主義和福特主義之后的主義,認為必須從四個層次的分析進行,即勞動過程、積累制度、調節模式和社會化方式。但這是建立在福特主義和凱恩斯主義“福利國家”、熊彼特主義“后福利國家”等概念的相互妥協的基礎上做出的解釋,帶有意識形態的自我辯解。

  【注:福特制一邊使資本主義生產力得到持續地發展,一邊不斷積累結構性的社會矛盾。發展與矛盾的交織使福特制一度輝煌,又一度備受批評,這種意識形態的統一與分歧集中于凱恩斯主義和后來的新公司主義、新國家主義乃至新自由主義(這些內容合稱為“新福特主義”)之間的反復爭論以及理論合流。意識形態是抹不去的。但實際的斗爭以資本的統一利益為最高政治準則。這是資本社會治理的規則和規律。20世紀,福特制可以說取得了完勝。盡管有危機,但資本主義通過結構調整畢竟取得了社會治理的合法性,使之成為對合理的社會秩序進行工作引導的新意識形態。各種類型的福特主義獲得長足發展。這里完全能夠做出預測,21世紀的很多時候,人類仍將沐浴在福特主義中。此外,后福特制生產也許并不能真正形成對于福特制本身的反抗,后福特生產方式遠沒有成為資本主義社會生產的主流治理方式,也就不會上升為“后福特主義”,而倒過來,反可加強和鞏固福特主義的生產基礎。從這一意義上說,與其說后福特制是后福特主義導向的,不如直接說成福特主義的。其形成的是對機器大工業的組織社會學類型的一種現代反思,并且很明顯,這種反思是從日本豐田公司開始的,即可以追溯到精益生產體制和治理模式。】

  這說明資本主義在發展上恰恰就需要充足的時間結構和一種必要的空間組織結構作為支持。也就是說,在通向歷史與現實的過程中,必須將“資本主義工廠制”同時理解為生產方式、治理機制以及財產形式的相互銜接的運動,理解為抽象性層次的研究和具體性層次的研究的結合。【注:按照阿爾都塞《讀<資本論>》的觀點,《資本論》建立的資本主義對象是二重結構:既包括對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占統治地位的社會結構的闡述,——這是一個在嚴格意義上來說的“并不存在的具體目標”,又包括對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具有時代重要性的結構性特征的闡述,——這是對馬克思來說的“實際上現存的具體目標”。因此總體看,資本主義發展既是“一個抽象類型”,又是“一個具體類型”。所以我們不得不說,對當代資本主義歷史演化特性與治理特性的工作發掘,仍舊由《資本論》確立的工廠制范疇所奠基。】

  全面推進這一理解張力,目的就是把馬克思作品中的“結論”和“科學分析”統一起來,能夠將資本主義生產組織梳理為工廠制、泰勒制、福特制乃至后福特制【注:如上分析,后福特體制乃是福特體制的一個發展上的變種和進一步擴展、轉化形態。這種體制既對應了金融資本主義的控制條件和控制形態,又意味著絕對剩余價值和相對剩余價值生產策略在時空范圍內的簡單再結合(通過強有力的公司政策和靈活的管理策略),并互為來源。所以,“‘靈活積累’,標志著與福特主義的刻板的直接對抗。它依靠同勞動過程、勞動力市場、產品和消費模式有關的靈活性。作為其特征的是出現了全新的生產部門、提供金融服務的各種新方式、新的市場,首要的是商業、技術和組織創新得到了極大強化的比率。”(哈維:《后現代的狀況——對文化變遷之緣起的探究》,閻嘉譯,商務印書館,2013,第191頁)】的整體發展邏輯,在機械技術向信息技術的時代轉換的工作條件下,更為透徹地把握這一運動鏈條,從而了解知識經濟的實質含義,引導我們在對待資本主義發展和多樣性的問題上更加具有客觀性的態度。

  歷經19世紀到20世紀的大劫大難,歷史并示宣告資本主義行程行將結束。資本主義20世紀的跌宕起伏為其進入網賭被黑鋪設了各種形式的“入口”,就像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早已預測到的股份制、合作工廠和信用經濟等,網賭被黑生產目前已經在全球生根發芽,正茁壯成長;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內部體系中普遍出現了網賭被黑運動萌芽因素。但工廠制的使命似乎并未結束,仍舊在不斷尋求和創造全球化的市場,為資本的最后發展尋找出路。

  【注:不實現自己,就不能有效毀滅自己,這一發展行程最終要在過程中等待自己的全部價值實現后毀滅自己。從這一意義上說,它的生命力仍相當強盛。危機后的時代,一旦資本恢復自由流動,其在國內的盈利能力受挫時,即會在國外的某個地方相應得到補充。因而利潤率下降的規律并不可以從簡單公式的字面上被讀出來。另外,發達資本主義的國家關系也造成了對生產力的一定程度的社會調節,使由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內在制約的周期性短時化和多重路徑化。由于勞動和資本的社會斗爭的結果是直接造成實體資本短缺(由于利潤率下降)以及隨之而來的失業,而不是資本主義的覆滅,工人失去就不僅僅是鎖鏈,還有他們的社會福利。必須承認,這些因素誘發了勞資合作關系的良性發展,使工廠制能夠有更多的可供選擇的形態——各種組織社會學的治理類型。但即使在這些場合(包括國家壟斷),“都沒有消除生產力的資本屬性”,“這些解決只能是在事實上承認現代生產力的社會本性”,以至于我們要說:“生產力歸國家所有不是沖突的解決,但是它包含著解決沖突的形式上的手段,解決沖突的線索。”(《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753頁)】

  資本主義就這樣被曲折地引領進入人類的21世紀的發展。無論如何,這個發展即使在一開始——它的頭十年,就已經顯示了亂象。以后的發展在頻繁而紊亂的周期中,對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和交換方式進行不斷地突破,因此,既是一個具有更為遠大發展前景的過程,又是更加有不確定性和始終充滿激烈對抗性的動蕩時代。

  話題顯得有些冗長,我們不得不援引一段話來急遽地結束這里的討論:

  也許是,但也許不是。馬克思不會從這些外部因素中尋找資本主義的局限。他并不認為資本主義是永恒的,但他同樣不認為資本主義是不能改變的、創新和適應的。資本主義的局限性必須從資本主義的最大優點所包含的不足中去尋找——也就是說,用辯證的方法去尋找。只有當資本主義不能進步時,它才會達到自己的局限。但是,只有那些在日常實踐中創造了資本主義機制的人們才能感覺到資本主義的局限,而且只有他們才能克服這種局限。【注:德賽:《馬克思的復仇——資本主義的復蘇和蘇聯集權網賭被黑的滅亡》,江澄清譯,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8,第9頁】

產品社會工作邏輯問題

 

  網賭被黑運動其實從產品社會對商品社會的具有真正意義的批判形成,從而獲得揚棄自身意義的發展開始。蓋緣起于分配關系的重新塑造。爾后在科學批判上,進一步提出歷史實踐工作要求。它直接顯露商品社會的全部工作性質,顯露了產品社會和商品社會相互關系的全部秘密。一方面,商品社會起來“歷史反對”它的產品社會,這是對舊有的共同體生產規定的一個修訂;另一方面,產品社會由于努力直面這個欲全面替換自己的物象社會體系,也同樣修正自身發展規定。從形式上看,前者構成商品社會之于產品社會的替換性發展過程,后者則構成相反力量方向的揚棄過程。這就說明網賭被黑同資本主義一樣古老。并且深化了勞動過程對財產占有關系的規定,使之作為實踐化的歷史發展關系。于是,一方面是勞動過程的發展,另一方面是財產關系的發展,它們在商品和產品兩個向度上予以展開,生出人類迄今為止最為動蕩不安的發展“躁動”關系。

  【注:一方面,“經驗的自然研究已經積累了龐大數量的實證的知識材料,因而在每一研究領域中系統地和依據其內在聯系來整理這些材料,簡直成為不可推卸的工作。同樣,在各個知識領域之間確立正確的關系,這也是不可推卸的。于是,自然科學便走上理論領域,而在這里經驗的方法不中用了……其次,認識人的思維的歷史發展過程,認識不同時代所出現的關于外部世界的普遍聯系的各種見解,對理論自然科學來說也是必要的,因為這為理論自然科學本身所提出的理論提供了一種尺度。”(《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284-285頁)“另一方面,社會生產力的發展將如此迅速,以致盡管生產將以所有的人富裕為目的,所有的人的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還是會增加。因為真正的財富就是所有個人的發達的生產力……財富的尺度決不再是勞動時間,而是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結果是,“這樣一來,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就不再是對立的存在物了……社會的個人的需要將成為必要勞動時間的尺度”,“這個矛盾越發展,下述情況就越明顯:生產力的增長再也不能被占有他人的剩余勞動所束縛了,工人群眾自己應當占有自己的剩余勞動。”當他們已經這樣做的時候,——這就意味著客觀過程本身的發展,“正如隨著大工業的發展,大工業所依據的基礎——占有他人的勞動時間——不再構成或創造財富一樣,隨著大工業的這種發展,直接勞動本身不再是生產的基礎,一方面因為直接勞動變成主要是看管和調節的活動,其次也是因為,產品不再是單個直接勞動的產品,相反地,作為生產者出現的是社會活動的結合。”(《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人民出版社,1998,第104-105頁)】

  (一)

  整體看,簡單勞動表征著資本主義勞動二重性的“歷史發生學”。商品生產越是按自己的本性發展,商品生產就越是變成資本主義生產,簡單商品生產的所有權規律也就越是會轉變為資本主義的占有規律。【注:據我們前面的分析,勞動二重性和商品二重性是內外相互規定的、具有相生相克的強化發展路徑的一對工作規定;這就提供了對經濟形態的實體-形式-生活的整體描繪。它們將自身規定性寫在特定生產方式中,而錨定存在批判,揭露出商品生產歷史的、本質化的運動軌跡。反面的生動的例子則表現出對該種發展邏輯的毫無所知,馬克思嘲笑瓦格納這位講壇網賭被黑者:“這個蠢漢偷偷地塞給我這樣一個論斷:只是由工人生產的‘剩余價值不合理地為資本主義企業主所得’。然而我的論斷完全相反:商品生產發展到一定的時候,必然成為‘資本主義的’商品生產,按照商品生產中占統治地位的價值規律,‘剩余價值’歸資本家,而不歸工人。”(《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人民出版社,1963,第428頁)】

  工廠工人們應當牢牢記住,他們的勞動實際上是一種極低級的熟練勞動;沒有一種勞動比它更容易學會,按質量來說比它報酬更高;沒有一種勞動能通過對最無經驗的人進行短期訓練而在這樣短的時間這樣大量地得到。在生產事務中,主人的機器所起的作用,實際上比工人的勞動和技巧所起的作用重要得多,因為工人的勞動和技巧6個月就可以教完,任何一個雇農6個月就可以學會。【注:《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487-488頁】

  這是對簡單勞動的陳述。它的實現形態是在完成的商品——工廠的產品的生產中,在這里,工人自身的勞動財產實際上成了工人的唯一商品,而商品本身成了支配生產的一般范疇。有人反對馬克思的這種客觀描述,試圖用“簡單勞動力假設”予以搪塞。有人低估,視為體力勞動范疇,而沒有看到簡單勞動力的成就之處。試想,有哪一種生產方式能如此地使勞動技能極其容易地得到普及?就這種生產傾向于使大多數人乃至較低技能的勞動成為雇傭對象和轉化為平均標準這一點來說,它極大提升了社會技能水平,因而傾向不斷抬高整個勞動體的發展標準。可見,就歷史發現“簡單勞動方式”并提供出它的巨大發展基礎而言,資本始終是人類文明規劃上最具有創造力和活力的生產體式。這個規定性必然能夠使其躋身最為偉大人類生產方式行列。而在資本家看來,歷史發展起來的技能活動,特別是由商品生產體系利用已有社會的直接基礎發展起來的具有特殊技藝的那些職業活動,——這不過是人類復雜勞動本身,無論從哪一方面看,均是能提供“貢賦(生產租)”的特殊主體活動。

  【注:這里尤其值得提及中國的“官奴”——歷代相承襲的工匠制度下的勞動形態。“老早以前,中國竹官廳就將從事這各種物品之手工業,稱之為‘百工’……因其技能類為一時之選,其報酬大體較為優渥。但他們顯然不是創造交換價值而是專門創制使用價值的,‘御用’的。他們也許當得起‘貴族勞動者’的稱謂,但其數量是有限的。”(王亞南:《中國經濟原論》,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12,第281-282頁)】

  人類成百萬年的發展仿佛為這種生產方式早已備好了豐富的材料——取之不竭的地礦資源、源源不斷的廉價勞力;表面上看,這是一部早就準備好的技術工藝史和社會工藝史,仿佛已在那里靜靜地等待它們的天然的主人——資本家的實際任務只是按著他所從事的歷史工作本性的要求來行事罷了,——去輕輕地打開它。它尤其是巨大的人力富礦。這種發展導致:“生產上的智力在一個方面擴大了它的規模,正是因為它在許多方面消失了。”馬克思聲明了這一點:在資本主義生產體系中,“局部工人所失去的東西,都集中在和他們對立的資本上面了。”【注:《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418頁】

  較高級勞動和簡單勞動,熟練勞動和非熟練勞動之間的區別,有一部分是基于單純的錯覺,或者至少是基于早就不現實的、只是作為傳統慣例而存在的區別。一部分則是根據下面這樣的事實:工人階級的某些階層處于更加無依無靠的地位,比別人更難于取得自己勞動力的價值。在這方面,偶然的情況起著很大的作用,以致這兩種勞動會互換位置。例如,在一切資本主義生產發達的國家中,工人階級的體質已經孱弱和相當衰竭,因此,一般說來,同很輕巧的細活相比,需要很多力氣的粗活常常成為較高級勞動,而細活倒降為簡單勞動……據蘭格計算,英格蘭(和威爾士)有1100多萬人靠簡單勞動為生。當時的人口總數是1800萬……他還把所有工資較高的“工廠工人”列為中等階級中從事勞動的部分!甚至瓦匠也被列為“復雜勞動者”。這樣剩下來的,便是上面說的1100萬了。【注:《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230-231頁】

  較高級勞動和簡單勞動,熟練勞動和非熟練勞動之間的區別,有一部分是基于單純的錯覺,或者至少是基于早就不現實的,只是作為傳統慣例而存在的區別。一部分則是根據下面這樣的事實:工人階級的某些階層處于更加無依無靠的地位,比別人更難于取得自己勞動力的價值。在這方面,偶然的情況起著很大的作用,以致這兩種勞動會互換位置。例如,在一切資本主義生產發達的國家中,工人階級的體質已經孱弱和相當衰竭,因此,一般說來,同很輕巧的細活相比,需要很多力氣的粗活常常成為較高級勞動,而細活倒降為簡單勞動……據蘭格計算,英格蘭(和威爾士)有1100多萬人靠簡單勞動為生。當時的人口總數是1800萬……他還把所有工資較高的“工廠工人”列為中等階級中從事勞動的部分!甚至瓦匠也被列為“復雜勞動者”。這樣剩下來的,便是上面說的1100萬了。

  不過,應注意馬克思區分和運用不同勞動規定的方式和不同的含義。例如,他提到:“工人同資本進行交換的,是他例如在20年內可以耗盡的全部勞動能力……所以勞動就構成工人的資本……被理解為資本的東西,是工人勞動的界限,是工人勞動的中斷,就是說,工人不是永動機……資本家最大的愿望是讓工人盡可能不間斷地揮霍他那份生命力。”【注:《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251頁】此外還談到,“在同資本相對立的勞動方面,還應該注意的最后一點是:勞動作為同表現為資本的貨幣相對立的使用價值,不是這種或那種勞動,而是勞動本身,抽象勞動,同自己的特殊規定性決不相干,但是可以有任何一種規定性……另一方面,工人勞動的規定性對于工人本身是全無差別的;這種規定性本身是工人不感興趣的,只要是勞動,并且作為勞動對資本來說是使用價值就行。”【注:《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254頁】資本家通過對蘊藏在勞動力體內的使用價值的利用,從生理耗費方面把工人同等地宣布為“社會工人”。因此,又有哪一種勞動像簡單勞動這樣是真正意義的社會勞動。隨著資本從一個場所轉移到另一個場所,這種勞動力能迅速跟進,相應地從一個生產地點轉移到另一個生產地點。那種一律使簡單勞動范疇和勞動的非技能性、操作的不熟練等等工藝學概念等同【注:這樣即把商品生產勞動者和工人搞成“腦殘”了,將他們說成是不折不扣的“社會簡單”,簡單和復雜在職能上嚴重對立起來。】,以及和“生理學本身”掛上了鉤的認識【注:僅僅用動物學語言描述工人的勞動能力耗費,仿佛智力就不是生理消費活動,并非人的腦、神經等等的耗費。】,因而沒有看到,它是商品生產自身文明規劃中的產物。另外,也不能認為簡單勞動就是“雇傭勞動”。

  【注:不可否認,商品生產利用了生理學真理,“這些價值所包含的勞動之所以算作勞動,并不是因為它們同布和紗發生了生產上的關系,而只是因為它們是人類勞動力的耗費。”但是,單純的生理耗費作為社會耗費的標準來看待,單就這一點,即說明了商品生產的特殊性。同時,這些正是體現此種生產方式具有歷史進步性之處。所以不能說,抽象勞動歸結于生理活動,就立即體現出自然主義的觀點,好像一提“生理耗費”就立馬聯想到人們自己的自然而然的消費肌體的活動,好像與社會毫無關聯。這十足是動物王國里的幼稚想法。我們前面已經詳述,這里無須贅言。補充一點:生理耗費說=人類耗費說,進而提升為各種形式的社會耗費說,必然要超出動物學、生物學教科書的認識水準。畢竟,從人對自己勞動的消費到資本家對工人勞動的消費,這是社會客觀發展上的真實。后者實指資本主義簡單勞動:對勞動力的資本主義的特別地社會運用。在規定上,指的是這種發展狀況:“一切資本主義生產既然不僅是勞動過程,而且同時是資本的增殖過程,就有一個共同點,即不是工人使用勞動條件,相反地,而是勞動條件使用工人,不過這種顛倒只是隨著機器的采用才取得了在技術上很明顯的現實性。”(《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58、487頁)】

  作為一種文明規劃,簡單勞動(規定)蘊藏在商品生產勞動的發展公式中;它將勞動的類規定性盡皆展示出來,將人類發展的共同性顯露出來,要作為一種強制,要求社會每一個成員盡可能地去遵守。由此,圍繞著它的發展而展開激烈爭奪,那些失敗者將難逃淪為“簡單勞動者”命運;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馬克思從資本主義過程的歷史趨勢特點出發,在商品生產發展史實中提取了這個規定,指示著以后的發生進程——特殊的一種文明規劃:“工人對于自己勞動的內容是不關心的;一切生產部門的勞動都已盡可能地化為簡單勞動;工人拋棄了一切職業的偏見;最后,特別是:工人受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支配。”馬克思交代:“關于這個問題的進一步說明,屬于專門研究競爭的范圍。”【注:《資本論》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219頁】

网赌被黑  說到底,生產一般的第一個工作規定只能是生產方式本身。這個最初的歷史規定形式不過指示著人類生產的發生。從對全史的考察要求出發,馬克思重點研究商品經濟形態社會,確定的工作前提是:“人類勞動力本身必須已有或多或少的發展,才能以這種或那種形式耗費。”他還著重關注簡單勞動力的發展:在社會中進行生產的個人,從而這些個人的一定社會性質的生產,當然是出發點。盡管如此,馬克思不會傻到不顧其他勞動形式的地步。魯濱遜的勞動、徭役勞動、農奴勞動、家庭勞動等等這些形式在馬克思的闡述中,實際上都不同程度和簡單勞動進行發展著;甚至,馬克思重點關注的自由聯合體的勞動形式也不能說和這個規定完全無關,后面我們即要提到,這個形式是通過聯合生產的揚棄路徑達到的。歷史上各種勞動形式的并存提供了簡單勞動力發育的充分基礎。勞動者把他們自己的客觀條件看成是自己的財產,是最初的簡單勞動的發展。所以,商品生產(方式)的第一個歷史規定必然是勞動,是勞動本身的發展。“因此,他的勞動生產條件,也就是他的生產方式,從而勞動過程本身,必須發生革命。”“正是父傳子、子傳孫一代一代積累下來的特殊熟練,才使印度人具有蜘蛛一樣的技藝。但是同大多數工場手工業的工人相比,這樣一個印度織工從事的是極復雜的勞動。”【注:《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57、366、395頁】

  (二)

  商品生產必須使它們涵括的勞動盡可能地等同【注:這個意義更多地是在技術涵義上理解,即標準化和重復進行。】,以完成抽象統一。這是以價值為目的的生產和以使用價值為目的的生產的根本分野之處。最初的商品生產在發展上,就是努力地從使用價值目的轉向價值目的。而為了擁有徹底獨立的生產形式,商品生產必須使自身從對流通的依附關系中脫離開來,確立生產標準。因此,價值規律中具有兩個顯著規定性:(1)只承認一般勞動;(2)必須以勞動社會生產力的一定發展,從而一定生產規模的社會產品的存在為條件。簡單勞動的發展實際就是造成該種工作的量的標準。它同時是社會標準。【注:這個標準是后來的一切商品生產規律通過對抗產品生產規律取得發展的條件。】從而可以說,商品生產的最初發展一方面依存于產品社會的生產,依賴于固有的人類生產形式,另一方面極大地發展著這些標準,使之成為歷史發展基準。商品生產從最初的生產母體(共同體)中孕育出來,與產品生產對抗,與之相生相克,本身是巨大的革命。這種發生學整體標識了經濟形態社會的誕生。簡單勞動對原有勞動形式體系具有瓦解的作用,據此將它們建立為自身發展的條件。可以認定:商品生產勞動范疇的整體工作形態即是“簡單勞動(形式)”。實體內容是簡單勞動的財產關系,實體形式是簡單勞動所依存的,以之為實現自身的發展條件的各種歷史勞動形式。

  在初級形態中,實體規定正在形成中,實體形式直接是商品社會所依存對象——產品社會的各種勞動形式。“在中世紀,每一城市中的市民為了自衛都不得不聯合起來反對農村貴族;商業的擴大和交通道路的開辟,使一些城市了解到有另一些捍衛同樣利益、反對同樣敵人的城市。從各個城市的許多地域性市民團體中,只是非常緩慢地產生出市民階級。各個市民的生活條件,由于同現存關系相對立并由于這些關系所決定的勞動方式,便成了對他們來說全都是共同的和不以每一個人為轉移的條件。”【注:《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117頁】直接的簡單勞動(形式)和價值(形式)的最初發展規定整體對接,或者可以說,其本身就是商品價值的歷史產生和發展過程。所以,馬克思反復強調,勞動分化——簡單勞動的真正意義的形成史,乃是產生在工場手工業的發展中。從各種圍繞食殖的活動中,提煉出生產勞動的概念,又從各種歷史勞動形式中總結出商品生產勞動的實體規定。這些也可以說成是馬克思的“歷史學家的研究”。將分工首先看作自然規律的逐漸形成,爾后,從中引出勞動能力和交換的發展,把分工和交換的矛盾互動一般地看成是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矛盾運動的一個直接的外在表現。所以在引出價值和商品社會的地方,馬克思立即做出這樣的說明:

  各種使用價值或商品體的總和,表現了同樣多種的、按照屬、種、科、亞種、變種分類的有用勞動的總和,即表現了社會分工。這種分工是商品生產存在的條件,雖然不能反過來說商品生產是社會分工存在的條件。在古代印度公社中就有社會分工,但產品并不成為商品。或者拿一個較近的例子來說,每個工廠內都有系統的分工,但是這種分工不是由工人交換他們個人的產品引起的。只有獨立的互不依賴的私人勞動的產品,才作為商品互相對立。可見,每個商品的使用價值都包含著一定的有目的的生產活動,或有用勞動。【注:《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56頁】

  以資本主義發展上特有的“分工形式→內部分工→以內部分工為基礎的勞動協作”的發生史的過程為例,馬克思說明:(1)“真正工場手工業的歷史表明,工場手工業所特有的分工最初是如何根據經驗,好像背著當事人獲得適當的形式,但后來是如何像行會手工業那樣,力圖根據傳統把一度找到的形式保持下來……這種形式的變化,除了在次要事情上的變化以外,始終只是由于勞動工具的革命……分工的原則十分明顯,只需要簡單地把手工業生產(例如裝訂業)的各種操作分配給專門的工人。在這種情況下,用不著一個星期的經驗,就能找到各種職能所必需的人手之間的比例數。”(2)“工場手工業分工通過手工業活動的分解,勞動工具的專門化,局部工人的形成以及局部工人在一個總機構中的分組和結合,造成了社會生產過程的質的劃分和量的比例,從而創立了社會勞動的一定組織,這樣就同時發展了新的、社會的勞動生產力。”(3)而導致:“在真正的工場手工業時期,即在工場手工業成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統治形式的時期,工場手工業所特有的傾向的充分實現遇到了多方面的障礙。雖然工場手工業,如我們已看到的,除了把工人分成等級以外,還把工人簡單地分為熟練工人和非熟練工人,但是,由于熟練工人具有壓倒優勢的影響,非熟練工人的人數仍然極其有限。”(4)總的來說,“工場手工業分工的一個產物,就是物質生產過程的智力作為他人的財產和統治工人的力量同工人相對立。”【注:《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418-425頁】

  在發達或高級的形態中,實體規定已經形成,實體形式已成為內部工作形式,是所有的能換算或簡化為簡單平均勞動的社會勞動形式。前者體現在絕對剩余價值生產的發展中,后者體現在相對剩余價值生產的發展中。后者尤指各種復雜程度不同的特殊勞動形式,即執行協同活動的各種簡單性勞動和復雜性勞動。

  實現為價值的勞動,是社會平均性質的勞動,也就是平均勞動力的表現。但是,只有同名稱的量之間才有平均量。在每個產業部門,個別工人,彼得或保羅,都同平均工人多少相偏離。這些個人偏離或者數學上人們所說的誤差,只要把大量的工人放在一起計算就會互相抵消,歸于消失……如果一個工人生產一種物品所花費的時間顯著地超出社會必需的時間,因而他的個人必要勞動時間顯著地偏離平均勞動時間,那么,他的勞動就不能當作平均勞動,他的勞動力就不能當作平均勞動力;這樣的勞動力就會低于正常價格出售,或者根本賣不出去。因此要有一定的最低限度的勞動熟練程度作為前提,以后我們會看到:資本主義生產是知道如何衡量這個最低限度的勞動熟練程度的。不過這個最低限度是會偏離平均水平,雖然,勞動力必須按平均價值支付。因此,在6個小業主中間,有人賺到的會高于一般剩余價值率,有人賺到的會低于一般剩余價值率。這些差別就整個社會來說會互相抵消,但是就小業主來說卻不是這樣。因此,價值生產的規律只有對集體地使用許多工人,從而推動社會平均勞動的資本家來說,才會得到充分的實現。【注:《資本論》法文版,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3,第323-325頁】

网赌被黑  這種母子工作關系足以保證了:“對于價值的增殖過程來說,資本家占有的勞動是簡單的、社會的平均勞動,還是復雜的、比重較高的勞動,是毫無關系的”,因為,“在每一個價值形成過程中,較高級的勞動總是要化為社會的平均勞動”,另外,“假定資本使用的工人是從事簡單的社會的平均勞動,我們就能省卻多余的換算而使分析簡化。”這種“簡化”(社會的量的工作)所含的工作規定即是資本主義發展這個經濟事實,即等于說,將各種復雜程度不同的勞動或勞動形式歸結為簡單平均勞動從而簡單勞動本身,乃是整體對應了剩余價值(形式)發生史的全過程。產生出如下發展特點:“剩余價值是資本家的財產,它從來不屬于別人。”最后,馬克思總體談道:“起初,工人因為沒有生產商品的物質資料,把勞動力賣給資本,現在,他個人的勞動力不賣給資本,就得不到利用。它只有在一種聯系中才發揮作用,這種聯系只有在它出賣以后,在資本家的工場中才存在。”【注:《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230-231、417、676頁】

  因此,工人作為社會勞動力,乃是資本家的社會可變財產,可以說不是勞動自己的,而是資本的歷史財產關系。勞動成為設定資本的勞動,即雇傭勞動。“雇傭勞動是設定資本即生產資本的勞動,也就是說,是這樣的活勞動,它不但把它作為活勞動來實現時所需要的那些對象條件,而且還把它作為勞動能力而存在時所需要的那些客觀要素,都作為同它自己相對立的異己的權力生產出來,作為自為存在的,不以它為轉移的價值生產出來。”從而,馬克思也就要強調:“雇傭勞動,在這里是嚴格的經濟學意義上的雇傭勞動,我們也只是在這個意義上使用這一術語,今后我們應該把嚴格的經濟學意義上的雇傭勞動同短工等等其他勞動形式區別開來。”【注:《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455-456頁】

  (三)

  勞動體(body of labor),是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所運用的一個詞,表明人直接自身的生產活動,開顯人本身的經濟屬性。

  例如,“一個小組,即執行同一局部職能的一定數目的工人,是由同質的要素組成的,并且構成總機構的一個特殊器官。但在某些手工工場,這種小組本身就是一個已經組織好了的勞動體,而總機構由這些基本的生產有機體的重復或倍加形成。”【注:《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401-402頁】

  {英文版中,這段話是:The isolated group of laborers to whom any particular detail function is assigned, is made up of homogeneous elements, and is one of the constituent parts of the total mechanism. In many manufactures, however, the group itself is an organized body of labor, the total mechanism being a repetition or multiplication of these elementary organisms.}

  再例如,“工人在技術上服從勞動資料的劃一運動以及由各種年齡的男女個體組成的勞動體的特殊構成,創造了一種兵營式的紀律。”【注:《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488頁】{英文版中,這句話是:The technical subordination of the workman to the uniform motion of the instruments of labor, and the peculiar composition of the body of workpeople, consisting as it does of individuals of both sexes and of all ages, give rise to a barrack discipline.}

  這是一個摹寫勞動過程內的協作活動的工作術語。【注:不知為什么,它很快消失在以后的網賭被黑作品中,或者至少說,沒有得到繼續地廣泛使用。原因并非難以查找。人們更多局限了個體間的那種狹隘意義的合作,以為是細小的涵義,沒有把目光投注于人類過程;而如果不和勞動過程在內在進程方面的歷史發展特性的考察進行持久地聯系,也就不可能運用好這個用語。甚至從相反方向進行理解,例如把它說成純粹的勞動小組、協作團體概念,即僅僅是工人聚集在一起,所以會說:This division of labor is purely technical。為了避免這種種的誤會,馬克思同時用了多個詞來對這個術語進行對釋,包括:“協同勞動”(work in co-operation)、“協力”(concours de forces)、集體勞動者(collective laborer)、“總體工人”(collective workpeople),以及“總機構的各個肢體”(parts of a mechanism)、“結合勞動力”(combined labor-power)等等。這些詞是人們耳熟能詳的,但常常被有意地忽略掉。】

  勞動體的本義就是結合勞動。又分兩種:由協同而合作的結合勞動和僅僅協同而并不合作的結合勞動。協同是工藝學上的事實,這是勞動協作的物質前提。許多人在同一過程中,或在不同的但互相聯系的生產過程中,為了共同目的有計劃地一起協同勞動,這種形式就叫作勞動協作。勞動物理場域內的這個特點是不可規避的。

  協同勞動的規定發生于合作或非合作的協作活動場域,即勞動社會場內。《資本論》描述的協作是勞動非合作類型,所謂“在工場手工業中,也和在簡單協作中一樣,執行職能的勞動體是資本的一種存在形式。由許多單個的局部工人組成的社會生產機構是屬于資本家的。因此,由各種勞動的結合所產生的生產力也就表現為資本的生產力。”資本不是同單個勞動交換,而單個勞動卻只是同資本交換,資本引起的是一切人和一切人的競爭;這種非合作基礎上的勞動博弈目的即在于設置勞動的同質性加總。相對既定的社會博弈主體(資本)而言,外生性規則總是具有先在性。以資本主義企業形成為例,馬克思干脆說,“工業企業規模的擴大,對于更廣泛地組織許多人的總體勞動,對于更廣泛地發展這種勞動的物質動力,也就是說,對于使分散的、按習慣進行的生產過程不斷地變成社會結合的用科學處理的生產過程來說,到處都成為起點。”【注:《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417、723-724頁】

  這是兩種社會要素模型的因由。總體工人本身僅僅是由許多局部工人以機械的方式結合成的勞動總體,“工人按其自然的性質沒有能力做一件獨立的工作,他只能作為資本家工場附屬物展開生產活動。”即社會生產根本是為了鞏固這一點:在內部分工和內部交換體系中,“總體工人從而資本在社會生產力上的富有,是以工人在個人生產力上的貧乏為條件的。”【注:《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418頁】關于它的歷史成長根據,馬克思交代:“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奠定基礎的變革的序幕,是在15世紀最后30多年和16世紀最初幾十年演出的……大量不受法律保護的無產者被拋向勞動市場……通過把農民從土地……上趕走,奪去他們的公有地的辦法,造成了人數更多得無比的無產階級……對這一時代說來,貨幣是一切權力的權力。”可見,“資本主義制度卻正是要求人民群眾處于奴隸地位,使他們本身轉化為雇工,使他們的勞動資料轉化為資本。”【注:《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825-827頁】馬克思生前以異常堅定的口吻說:“在分析資本主義起源時,我說:‘因此,資本主義制度的基礎是生產者同生產資料的徹底分離……這種剝奪只是在英國才徹底完成……但是西歐其他一切國家都正在經歷著同樣的運動。’”“由此可見,在《資本論》中所作的分析,既不包括贊成俄國農村公社有生命力的根據,也不包括對農村公社有生命力的論據。”馬克思進一步論證說,“但是,從我根據自己找到的原始材料所進行的專門研究中,我深信:這種農村公社是俄國社會新生的支點:可是要使它能發揮這種作用,首先必須肅清從各方面向它襲來的破壞性影響,然后保證它具備自由發展所必需的正常條件。”【注:《馬克思恩格斯〈資本論〉書信集》,人民出版社,1976,第379頁】

  “因為總體工人的各種職能有的比較簡單,有的比較復雜,有的比較低級,有的比較高級,所以他的器官,即各個勞動力,需要極不相同的教育程度,從而具有極不相同的價值。”所以,“工場手工業時期所特有的機器始終是由許多局部工人結合成的總體工人本身。”而從另一面看,資本主義勞動并不合作,“與等級制度的階梯相并列,工人簡單地分為熟練工人和非熟練工人。”不僅如此,“工場手工業在它掌握的每種手工業中,造成了一類所謂的非熟練工人,這些工人是手工業生產極端排斥的。如果說工場手工業靠犧牲完整的勞動能力使非常片面的專長發展成技藝,那么它又使沒有任何發展成為專長。”之所以如此,乃是因為:“對后者說來完全不需要學習費用,而對前者說來,由于職能的簡化,學習費用比手工業者要低。在這兩種場合,勞動力的價值都降低了。”可見,由資本并入的勞動小組本身是不合作的。“工場手工業發展了勞動力的等級制度,與此相適應的是一種工資的等級制度。一方面,單個工人適應于一種片面的職能,終生從事這種職能;另一方面,各種勞動操作,也要適應這種由先天的和后天的技能構成的等級制度。然而,每一個生產過程都需要有一些任何人都能勝任的簡單操作。現在,這一類操作也斷絕了同內容較充實的活動要素的流動的聯系,硬化為專門職能。”【注:《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404-406頁】

  此外,簡單交換者也并不進行直接的勞動合作。所以,歷史已有的勞動合作現象只存于商品社會背后的生產過程,即古老而處于漫長演化進程中的產品社會的狹小角落里。因為在哪些場合,并不曾有對工人勞動過程的私人領域的專制。超經濟強制對人身進行極端性統治,但沒有創造出兵營式的勞動和生產紀律。由此可以產生三種社會要素模型的某種萌芽。這或多或少要求違背資產階級的那個強有力的信條:“勞動所有權是一切其他所有權的主要基礎,所以,這種所有權是最神圣不可侵犯的。”【注:斯密:《國民財富的性質和原因的研究》上卷,郭大力等譯,人民出版社,1972,第115頁】

  (四)

网赌被黑  資本媒介只會使勞動協作達成非合作的鎖定狀態,資本完全奪取了工人的腦力勞動成果。可見,勞動體的合作目標只能于產品社會中尋求,在直接社會勞動即直接勞動和社會勞動的工作接合中尋求。關于生產基礎的重建,布絡維談到,從布雷弗曼對資本主義的批判中:

  我推出以下幾點:腦力和體力勞動的再統一,這種統一在集體層面是存在于必然王國中,在個體層面則是存在于自由王國中;物質必需品的生產應該由工廠委員會來組織,這個委員會則是通過一個民主的計劃機制來協調的,從而可以在必然王國之上創造出類似于工匠的自我實現的基礎。從這些線索中,我推測出一種網賭被黑的生產政治,即集體協商的共產主義。【注:布洛維:《公共社會學》,沈原等譯,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7,第290頁】

  資本積累的矛盾運動一方面造成對簡單勞動力的需求持續增長,另一方面,也以一定數量復雜勞動力的存在和增長為運行條件。盡管作為社會勞動,它們直接或間接簡化為簡單勞動,所以僅作為一項特殊的資本職能上的個別勞動,不具有宏觀存在上的意義,并且不是一個系統變量,但不可否認,它們在微觀生產場域,具有毫無爭議的實存性。

  資本主義內涵的復雜勞動廣義上存有兩種類型:復雜勞動I(勞動熟練程度和勞動強度)和復雜勞動II(勞動非標準化程度和綜合技能素養程度)。復雜勞動I僅存在于絕對剩余價值生產領域內,是個別資本家運用的變量:一方面取決于資本主義生產過程的性質,另一方面取決于資本家作為指揮和監督勞動發揮效能的程度。“這種勞動力必須以通常的平均的緊張程度,以社會上通常的強度來耗費。”然后,“資本家小心翼翼地注視著這一點,正如他小心翼翼地注視著不讓有一分鐘不勞動而白白浪費掉一樣。”因為,“他購買的勞動力有一定的期限”,所以,“他要得到屬于他的東西。他不愿意被盜竊。”最后一點,“他不允許不合理地消費原料和勞動資料,為此我們這位先生有他自己的刑法,因為浪費了的材料或勞動資料是多耗費的對象化的勞動量,不被計算,不加入形成價值產品中。”【注:《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228-229頁】因此,熟練工人的勞動復雜性提高的性質并不在于工人是否注意對自己的勞動進行“投資”,而完全決定于資本家對勞動力購買的“十分注意”以及對他的消費的“十分注意”。就這一點而言,復雜勞動I仍舊是普通意義的資本主義雇傭勞動(“簡單性勞動”工作類型的一種),其實就是簡化含義對象上的意義。它是個別形態的生產勞動概念,是各種比例中傾向于向上游發展的那些“比例”,從而廣泛應用于資本主義直接生產領域。【注:適用的勞動類型包括直接生產勞動、直接交換勞動和一般性研發勞動、技術勞動以及從事日常協調職能的組織管理勞動。】

  由于資本家最大程度地剝削勞動力和努力擴充資本生產流通的特點,相對剩余價值生產領域產生出實現分配權的勞動的新類型。復雜勞動II類型對于單個的資本家而言,是直接的生產租和經濟租,同時也是滿足盡可能地奪取生產領域內的勞動自治權,相應深層次地再生出“資本自治權”之需要。資本戰勝其他類型的生產資料私有者依靠的物質條件是機器,這迫使了產業資本家以及一切的職能資本家還必須進一步依靠對機器的體系善加運用的人。通過和借助他們,資本家切實做到了這一點。

  【注:產業資本家普遍具有一種經營知識:“生產資本越增加,分工和采用機器的范圍就越擴大。分工和采用機器的范圍越擴大,工人之間的競爭就越劇烈,他們的工資就越減少。”同樣,“不言而喻,小產業家在這種斗爭中是不可能支持下去的:這種斗爭的首要條件之一就是生產的規模經常擴大,也就是說要做大產業家而決不能做一個小產業家。”(《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362頁)亦有一種信條:“機器體系是生產資料的最適合的形式”,并且,“機器體系表現為固定資本的最適當的形式,而固定資本——就資本對自身的關系來看——則表現為資本一般的最適當的形式。”“從而,固定資本在生產過程內部作為機器來同勞動相對立的時候,而整個生產過程不是從屬于工人的直接技巧,而是表現為科學在工藝上的應用的時候,只有到這個時候,資本才獲得了充分的發展,或者說,資本才造成了與自己相適應的生產方式……因此,資本作為固定資本來發展時所達到的數量和效能(強度),一般說來,表明資本作為資本,作為支配活勞動的力量的發展程度和資本支配整個生產過程的程度……這絕不是說,這種使用價值,這種機器體系本身就是資本,或者說它作為機器體系的存在同它作為資本的存在是一回事。”說到底,“機器體系所以發生這種作用,只是由于它變成固定資本,而機器體系所以變成固定資本,只是由于工人是以雇傭工人的身份,而且總的說來,從事活動的個人只是以工人的身份同它發生關系。”(《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人民出版社,1998,第93-98頁)】

  為此,為了更牢固地建立資本自治的王國,也為了逐漸在社會競爭中站穩腳跟,個別的資本家必須學會更為有效地利用歷史上的私有制的統治經驗,運用自己獨特的勞動合約,對勞動過程實行特別的治理。【注:因而也可以說,這種企業勞動完全是勞動合約(技術-權威-契約形式)的一個特定產物,是資本發揮生產整合功能的“固定人力資本”。】

  在馬克思看來,抽象勞動的歷史顯像發生在簡單勞動發展域中,這里的社會勞動對勞動者來說具有直觀的感性存在關系;在資本主義發展階段,簡單勞動取得現實存在關系和工藝學真實性的規定。簡單勞動規定使勞動協作發展成為社會的非合作關系,抽象勞動體通過非合作的協同類型達成,工人成為局部工人、社會專業工人,終生從事少數的幾項專門性操作。這是嚴格分工下的有序協作——所謂的螞蟻王國。由于操作工藝、科學研究的不同以及本身對監督、協調、指揮的不同隸屬,客觀上存在著勞動發展的各個等級,這些等級形成各種簡單性勞動和復雜性勞動;其依據重復性→非重復性以及標準化→非標準化成長路徑,各種定位自己的勞動的社會角色,執行不同的生產協作職能。但是他們并不真正協作,就是說,協作者并沒有就勞動素質發展方面進行交流和合作——互換他們的經驗、才智以及非凡的個性創造能力,以進行有質量的創造;協作在資本統一的生產意志面前,僅表現為數量指標(對更高勞動生產率的追求)上的單一的類型,以方便資本家對于分工協作自然力的利用。

网赌被黑  無論簡化意義的直接復雜勞動,還是治理向度上發生的社會復雜勞動,均不可避免地以鞏固簡單平均勞動為宗旨。就這一點而言,他們是不發展的,也就不能真正推動勞動朝著本身不斷復雜化——越來越具有非重復性和非標準化的勞動表現、個性化的勞動特征以及更具個性創造力——的歷史方向演進;換一個角度來說,這些勞動仍舊不過是個別存在方面的生產規定,并不具有對存在者進行考量方面的實在意義。從而,他們沒有整體表現為社會的宏觀的量。他們幫助個別資本家奪取了超額剩余,甚至為全社會的相對剩余價值生產做了鋪墊,但是,所創造的個別價值合并在商品社會總價值中,合并在平均量中,他們僅為此獲得分配上的榮譽。歸根結底,這是個別資本家社會逐利的一個特別方式。

  【注:復雜勞動者只是為他們所服務的資本家相對做出了更多的貢獻,但對社會而言,是一個生產的零和博弈。社會價值并不會增加什么,也不會將自身的規定從某個方面歸于這些個別的社會創造者。因此,希望藉此成為某種中產階級,實在是他們的一廂情愿的想法。這種勞動按照本性越來越提升了“世界充滿了偉大的、美妙的、有益的服務”那種幻想,據此,更加凸顯簡單勞動的社會規定性,并在片面性路徑上極大化了勞動為資本服務的有效性功能。所以,也必將帶來嚴重的資本主義勞動問題:在已有的資本和勞動之間的巨大差別性之外,勞動之間的差別性也逐漸地拉大了,甚至于產生鴻溝效應。】

  關于勞動培養途徑上的資本逐利行為,馬克思談道:

网赌被黑  一個沒有財產但精明強干、穩重可靠、有能力和經營知識的人,通過這種方式也能成為資本家(因為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中,每一個人的商業價值總會得到或多或少正確的評價),這是經濟辯護士們所贊嘆不已的事情,這種情況雖然不斷地把一系列不受某些現有資本家歡迎的新的幸運騎士召喚到戰場上來,但鞏固了資本本身的統治,擴大了它的基礎,使它能夠從社會下層不斷得到新的力量來補充自己。這和中世紀天主教會的情況完全一樣,當時天主教會不分階層,不分出身,不分財產,在人民中間挑選優秀人物來建立其教階制度,以此作為鞏固教會統治和壓迫俗人的一個主要手段。一個統治階級越能把被統治階級中的最優秀的人物吸收進來,它的統治就越鞏固,越險惡。【注:《資本論》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679頁】

  這種途徑也確實具有存在上的幻覺性。畢竟在歷史上,資本家是從個人創業開始的,即從履行資本的生產職能開始的,從而一方面作為“生產者”,一方面作為“勞動者”,他由此獲得“企業家”歷史榮譽。

  【注:在這一限定的范圍內,我們能讀到以下的馬克思關于圣西門勞動學說的評論:“如果考察一下那些在理論上維護并鼓勵在英國建立現代信用制度的著作的實際內容,那么,我們所發現的無非是這樣一種要求:生息資本,總之,可供借貸的生產資料,應該從屬于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成為它的一個條件。如果我們只是抓住這些著作中的詞句,那么,這些著作同圣西門主義者的銀行幻想和信用幻想一直到用語上的一致,往往會使我們感到吃驚。像重農學派所說的耕作者[cultivateur]不是指真正種地的農民,而是指大租地農場主一樣,圣西門所說——他的學生也往往這樣說——的勞動者[travailleur]也不是指工人,而是指產業資本家和商業資本家……總之,我們不要忘記,圣西門只是在他的最后一本著作《新基督教》中,才直接作為工人階級的代言人出現,才宣告他的努力的最終目的是工人階級的解放。他以前寫的所有著作,事實上只是歌頌現代資產階級社會,反對封建社會,或者說,只是歌頌產業家和銀行家……在他的后繼者的著作中……產業資本家也仍然是真正的勞動者。如果我們批判地讀讀他們的著作,我們就不會因為他們的信用幻想和銀行幻想的實現無非是前圣西門主義者埃米爾·貝列拉所創設的動產信用公司而感到吃驚,這種形式也只有在法國這樣一個信用制度和大工業都還沒有發展到現代水平的國家,才會流行起來。在英國和美國,這樣的情況是不可能的……這里,勞動者是指產業資本家。”(《資本論》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683-685頁)】

  為此,馬克思和恩格斯鄭重聲明:

  市民創造了這些條件,因為他們掙脫了封建的聯系;同時他們又是由這些條件所創造的,因為他們是由自己同既存封建制度的對立所決定的。隨著各城市間的聯系的產生,這些共同的條件發展為階級條件……資產階級本身只是逐漸地隨同自己的生存條件一起發展起來……它吞并了在它以前存在過的一切有財產的階級(同時資產階級把以前存在過的沒有財產的階級的大部分和原先有財產的階級的一部分變為新的階級——無產階級)……另一方面,階級對各個人來說又是獨立的,因此,這些人可以發現自己的生活條件是預先確定的:各個人的社會地位,從而他們個人的發展是由階級決定的,他們隸屬于階級。這同單個人隸屬于分工是同類的現象,這種現象只有通過消滅私有制和消滅勞動本身才能消除。【注:《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117-118頁】

  因此,“資本家作為的資本的人格化在直接生產過程中取得的權威,他作為生產的領導者和統治者而擔任的社會職能,同建立在奴隸生產、農奴生產等等基礎上的權威,有重大的區別。”復雜性勞動成為資本鞏固統治地直接手段是由這種生產特性和權威特性決定的。在形式上,它似乎使生產和分配具有彼此之間的諧和性,但是,“如果說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以生產條件的這種一定的社會形式為前提,那么,它會不斷地把這種形式再生產出來。它不僅生產出物質的產品,而且不斷地再生產出產品在其中生產出來的那種生產關系,因而也不斷地再生產出相應的分配關系。”【注:《資本論》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995-997頁】這不是內容的前進,而是標準的“從內容到形式”,這里沒有揚棄行動,復雜勞動直接表現簡單勞動的社會再生關系。【注:市民社會發展導致無論這個社會本身,還是在這個社會基礎上進一步發展的資產階級社會,均不可能保持簡單勞動和復雜勞動并存的諧和生產局面,而不致出現勞動簡單化的社會趨勢。鑒于此,能得出的結論必然是:資本主義生產體系由于這種生產方式發展的需要,盡管保持有一定數量的復雜勞動力隊伍,但和龐大的勞動失業大軍相比,這畢竟是有限度的,且具有特別經濟用途,甚至和簡單勞動隊伍相比,這也是純粹經濟形式的規定,是資本主義生產形式的靈活性調整所需。可見,這種復雜勞動尤其復雜勞動II不是任意的,它不是自生的,完全由簡單勞動的發展決定。】

  (五)

  早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馬克思和恩格斯就提出觀點:“個人力量(關系)由于分工而轉化為物的力量這一現象,不能靠人們從頭腦里拋開關于這一現象的一般觀念的辦法來消滅,而是只能靠個人重新駕馭這些物的力量,靠消滅分工的辦法來消滅。沒有共同體,這是不可能實現的。只有在共同體中、個人才能獲得全面發展其才能的手段,也就是說,只有在共同體中才可能有個人自由。”【注:《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118-119頁】共同體如何重建呢?讓我們回到這一章的開始。

  生產始終是總對象。物質生產的運動和社會生產的運動,由存在者方面來看待時,就被說成是生產力和生產關系。它的構造是從勞動過程方面來談論的;勞動過程總是具有“構造”,就這一點而言,構造的本身是適合一切時代的不變的規定,另外,構造的內容和形式是隨時代發展——物質生產的發展、社會生產的發展——不斷變化和發展的規定。因此,我們已經開始的探討——勞動過程文明規劃。

  【注:現在國內大談“創新驅動經濟發展”。以著名專家學者運用的詞匯量來看,科技創新、制度創新、管理創新、知識創新、技術創新、產業創新、產品創新、市場創新、企業創新、品牌創新、金融創新、服務創新(商業模式創新)以及自主創新、協同創新(產學研協同創新)、創新發展、創新投資、創新型人才、創新型經濟、創新行為、創新主體,甚至舉出了創新型政府、創新型國家、創新系統等等,是標識“創新”的一些關鍵用語,盡管龐雜重復,反復詠唱,但實際上講的都是一個問題和對象:從“中國制造”轉為“中國創造”,提升利潤空間。令人遺憾,這是整體離開勞動過程文明規劃的談論,在所謂“創新要素”聚集與匯流的口號中唯經濟和唯科技,實際上不是什么提升勞動過程能力——勞動主體創造力的問題,而在于為更高、更好地進行空間謀利以及利益分享提供智力與智慧支持,是在物質支持之外增添的無形的軟實力,所謂從“比較優勢”轉向“競爭優勢”。這在產業經濟技術(使用價值和工藝學)領域具有一定道理和工作效果。但是這種指向“創新”的生產要素規劃,如果離開勞動過程本體,勢必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的東西,相反,引導人們將視線更多地盯住所謂“微笑曲線”的前端或高地。勞動過程規劃和資本資源配置之間的聯系被視為“非存在”,而熊彼特和波特的理論被廣為吹捧,以所謂創新為抓手,實施要素驅動→投資驅動→創新驅動→財富驅動的經濟發展方式和發展戰略,這難道不是資本配置資源的理論的代名詞嗎?難道不是徹頭徹尾的財富(發展)理論嗎?這種理論只知道引用馬克思關于“科學日益被自覺地應用于技術方面”的趨勢性預言,推論出科學新發現越來越成為創新的源泉,甚至還推斷出創新“是指新發明第一次引入到商業中去的全過程”,但要是提到對于創新的制度內涵的分析就不甚了了,這自然不是馬克思《資本論》的本意。因此如果要說一國經濟乃至整體的世界經濟是通過單一維度的創新來支撐或予以構筑的話,那么只有一個條件:創新=全體要素=生產力=生產關系的發展,而這又不過是制約了創新本身,使一種創新和另一種創新沖突、矛盾,直至產生“非創新”和“不創新”行動。這個競爭經濟學的工作用語實在是挑明這樣一個事實:企業家要求主導或配置資源,通過將資本家最大程度地囊括進來的辦法“消滅”資本家,從而,實施途徑也只有一個:人人成為實業家。那樣的話,最后連勞動者賴以謀生的“創業行動”照例要被說成是創新的一項常規性內容操練了。創新一般似乎就是“自主”創新,全民創新嗎?帕累托最優?自由主義?抑或虛假化自由人聯合體的烏托邦主義?!】

  實際上是從物質運動(物質內容和物質形式的變化)方面談論勞動過程構造(勞動物量關系的取出所經歷的工藝路線)的變遷運動,為全面揭明“社會勞動過程構造”(勞動的社會量的取出所經歷的生產運動或經濟運動)的相應變遷運動做鋪墊。從商品批判到資本批判,勞動資料類型徹底進行了歷史更新:勞動資料II對勞動資料I實現了歷史類型上的工作更換;以固定資本形成標志性內容,——從性質上看,“在固定資本中,勞動的社會生產力表現為資本固有的屬性;它既包括科學的力量,又包括生產過程中社會力量的結合,最后還包括從直接勞動轉移到機器即死的生產力上的技巧。”【注:《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人民出版社,1998,第111頁】從而歸根結底,“從機器體系隨著社會知識,整個生產力的積累而發展來說,代表一般社會勞動的不是勞動,而是資本。”就是說,“只要勞動資料變為固定資本,就從自己的物質方面失去了自己的直接形式,并且在物質上作為資本同工人相對立。在機器體系中,對工人來說,知識表現為外在的異己的東西,而活勞動則從屬于獨立發生作用的對象化勞動。只要工人的活動不是[資本的]需要所要求的,工人便成為多余的了。”而又由于“各個人的出發點總是他們自己,不過當然是處于既有的歷史條件和關系范圍之內的自己,而不是玄想家們所理解的‘純粹的’個人。然而在歷史發展的進程中,而且正是由于在分工范圍內社會關系的必然獨立化,在每一個人的個人生活同他的屈從于某一勞動部門以及與之相關的各種條件的生活之間出現了差別。”各種勞動在自己體系內的協同和合作就是難以消除的發展規定,并且,這是無法回避的歷史發展問題。資本通過建立社會外部的協同機制解決了勞動聯合的組織形式問題,但無法解決內部過程的合作問題,避免不了一切人和一切人戰爭的勞動協同困境。其實,資本并不想要解決這個問題。從另一角度看,資本回避問題的目的正在于利用這個問題,因為,“屬于資本概念的東西卻是:增長了的勞動生產力表現為勞動之外的力量的增長和勞動本身的力量的削弱。勞動資料使工人獨立——使他變成所有者。機器體系——作為固定資本——則使工人不獨立,使他成為被占有者。”勞動合作顯示了勞動非合作的起源規定,反過來,勞動的非合作也同等程度地展示出勞動的合作要求。【注:這是歷史發展的辯證法。正如馬克思如此談論機器體系的社會生產效能及其性質:“正像黃金不再是貨幣時,它不會喪失黃金的使用價值一樣,機器體系不再是資本時,它也不會失去自己的使用價值。”(《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人民出版社,1998,第93-97頁)】

网赌被黑  在機器體系消除其特有的社會勞動統治功能【注:這一點也就意味著機器知識同人本身能力的外在的結合,同時也是特定的社會形式。】之前,個人的勞動仍然必須采用特殊個體的結合形態,不過是走在通往社會聯合的歷史存在者規定的路途中了。“這不應當理解為,似乎像食利者和資本家等等已不再是有個性的個人了,而應當理解為,他們的個性是由非常明確的階級關系決定和規定的,上述差別只是在他們與另一階級的對立中才出現,而對他們本身來說,上述差別只是在他們破產之后才產生。”然而,“對于無產者來說,他們自身的生活條件、勞動,以及當代社會的全部生存條件都已變成一種偶然的東西,單個無產者是無法加以控制的,而且也沒有任何社會組織能夠使他們加以控制。”【注:《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119-120頁】共同體生成的意圖同時是促成勞動合作社會條件的形成,所謂的產生“企業質性規模”,就是在發展上促成基于社會所有的勞動。這種勞動是真正意涵的面向存在者規定的活動復雜化的工作形態,是立足在簡單勞動揚棄運動歷史根基之上的勞動自主技能的歷史生長活動。從而,它的目標是徹底消滅勞動的“簡單性”。

  迄今為止的一切革命始終沒有觸動活動的性質,始終不過是按另外的方式分配這種活動,不過是在另一些人中間重新分配勞動,而共產主義革命則針對活動迄今具有的性質,消滅勞動,并消滅任何階級的統治以及這些階級本身,因為完成這個革命的是這樣一個階級,它在社會上已經不算是一個階級,它已經不被承認是一個階級,它已經成為現今社會的一切階級、民族等等的解體的表現……這種變化只有在實際運動中,在革命中才有可能實現;因此,革命之所以必需,不僅是因為沒有任何其他的辦法能夠推翻統治階級,而且還因為推翻統治階級的那個階級,只有在革命中才能拋掉自己身上的一切陳舊的骯臟東西,才能成為社會的新基礎。【注:《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90-91頁】

  消滅勞動的途徑必不可少地是通過勞動,消滅舊有活動的性質是通過從舊有的活動醞釀新的活動,釀出活動的嶄新的革命性質。既然全部的商品生產的秘史在于寫出一部勞動簡單化的發展趨勢,從中得以窺見它的發展全貎,那么,“鐵的邏輯”就是從擊破簡單勞動的發展規定開始。“凡有限之物莫不揚棄其自身……凡有限之物不僅受外面的限制,而且又為它自己的本性所揚棄,由于自身的活動而自己過渡到自己的反面……凡有限之物都是自相矛盾的,並且由于自相矛盾而自己揚棄自己。”【注:黑格爾:《小邏輯》,賀麟譯,商務印書館,1980,第176-177頁】這是工作內容的逐漸克服,從而揚棄運動不是單純形式的,而要重建復雜勞動及其基礎上的勞動合作。這確立以下說法的真實性:

  工人自己的合作工廠,是在舊形式內對舊形式打開的第一個缺口……資本和勞動之間的對立在這種工廠內已經被揚棄,雖然起初只是在下述形式上被揚棄,即工人作為聯合體是他們自己的資本家,也就是說,他們利用生產資料來使他們自己的勞動增殖。這種工廠表明,在物質生產力和與之相適應的社會生產形式的一定的發展階段上,一種新的生產方式怎樣會自然而然地從一種生產方式中發展并形成起來。沒有從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中產生的工廠制度,合作工廠就不可能發展起來;同樣,沒有從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中產生的信用制度,合作工廠也不可能發展起來。【注:《資本論》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499頁】

  合作工廠是勞動者自己,特別是少數勇敢的“手”獨立創辦起來的勞動合作運動,以抵制勞動非合作行為。與此同時,“不管合作勞動在原則上多么優越,在實際上多么有利,只要它仍然限于個別工人的偶然努力的狹隘范圍,就始終既不能阻止壟斷勢力按照幾何級數增長,也不能解放群眾,甚至不能顯著地減輕他們的貧困的重擔……要解放勞動群眾,合作勞動必須在全國范圍內發展,因而也必須依靠全國的財力……所以,奪取政權已成為工人階級的偉大使命。”【注:《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606頁】

  (六)

  可見,“這種歷史觀就在于:從直接生活的物質生產出發闡述現實的生產過程,把同這種生產方式相聯系的、它所產生的交往形式即各個不同階段上的市民社會理解為整個歷史的基礎……追溯它們產生的過程……這種歷史觀和唯心主義歷史觀不同,它不是在每個時代中尋找某種范疇,而是始終站在現實歷史的基礎上,不是從觀念出發來解釋實踐,而是從物質實踐出發來解釋觀念的形成,由此還可得出下述結論:意識的一切形式和產物不是可以通過精神的批判來消滅的……而只有通過實際地推翻這一切唯心主義謬論所由產生的現實的社會關系,才能把它們消滅;歷史的動力以及宗教、哲學和任何其他理論的動力是革命,而不是批判。”亦可見,“迄今為止的一切歷史觀不是完全忽視了歷史的這一現實基礎,就是把它僅僅看成與歷史過程沒有任何聯系的附帶因素。因此,歷史總是遵照在它之外的某種尺度來編寫的;現實的生活生產被看成是某種非歷史的東西,而歷史的東西則被看成是某種脫離日常生活的東西,某種處于世界之外和超乎世界之上的東西。這樣,就把人對自然界的關系從歷史中排除出去了,因而造成了自然界和歷史之間的對立。”例如,把勞動和資本作為永恒的生產要素,不過是把實在的生產力發展規定從歷史是排除出去了,從而,對簡單勞動這一永恒要素的渴求成了資本主義這一整個時代的幻想。“印度人和埃及人借以實現分工的粗陋形式在這些民族的國家和宗教中產生了等級制度,所以歷史學家便認為似乎等級制度是產生這種粗陋的社會形式的力量。”同樣如此,資產階級“所謂客觀的歷史編纂學正是脫離活動來考察歷史關系。”【注:《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92-94頁】

  在這之外的要素是什么呢?資產階級工作者會不加思索地說,在資本和勞動(人力)之外不過是資本的其他物質要素,技術、知識、管理、組織,甚至連人的智力因素也要作為與之并列的物質要素,即商品新增價值中除開不變資本價值,均是由據說反映了動態技術水準的“其他要素”創造的。人的體力要素創造了v,人的智力要素湮沒在各種社會物中,成為對經濟學家說來是“實在的”物質要素,它們共同創造了m。物的演化序列越來越富足,越來越具象,越來越與時俱進和貼近生活現象,目的就是為了掩蓋勞動非合作問題。而且現在,人的智力方面的發展因素被說成是“人力資本”,這樣,單一的資本控制權的問題似乎被解決了。然而解決的方式是令人吃驚的:資本積累和人力資本積累并存、并駕齊驅,并且它們均是社會要素,是平等的契約關系和經濟合約。而這似乎又能夠解釋現階段的中國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的結構:資本要素的所有權與其他要素的所有權一樣,在收入分配份額的領取中不取決于任何“社會強權”,而取決于其作為“社會要素”在合同集中的地位和作用。資本方面的分配結構被強釋為“按要素分配”,收入分配的原則是要素報酬,依據是它們各自在競爭過程中的均等化行為,即所配給的要素“能力”大小。因此資本作用強——這意味著占有要素的能力強,其分配能力則強,反之,知識要素和企業家——這意味著“其他物質要素”——作用強,其分配力則強,分配亦向之傾斜。由于資本的占有對象是全體要素,所以資本被其他要素所役使取得的知識或企業收入的情況,就不能一概認定為剝削收入。這其實就是國內流行的“資本雇傭勞動”和“勞動雇傭資本”兩種學說的無原則地諧和,是從全體要素的觀點把不能調和的東西調和起來。結果呢,人們普遍跟著這種能夠無限變形和伸縮的全要素學說掉入了資產階級理論家事先挖好的知識陷阱。

  【注:在資產階級經濟學中,沒有科學性的東西一向擁有顯赫的學術地位。畢竟,意識形態科學也是科學。作為意識形態,只要該形態所服務的經濟基礎依然存在,這種階級科學就是“科學”,——并從來只會聲稱自己是科學。不科學的東西實際上不會自動退出歷史舞臺,越在臨近死亡的時期,相反地,越要全面地以科學面目出現在人們面前。弄明白這一點,也就對它如此“深入人心”保持充分的戒備了。這是西方生產要素理論在當下潮流中,得以酣暢淋漓表演而且必須進行全球知識輸出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然而實體關系呢?乃是這個理論所極力掩蓋的事實。因而,他們不會談論各種要素與勞動類型之間的關系,不會區分各種要素的不同,厘清它們各自的社會性質,僅在于把對要素經濟性質的空泛而談視為真理,力圖使之等同化,好像目的都是為了利潤。】

  勞動關系、資本關系一概被設定為要素關系,這樣就掩蓋了簡單勞動問題,通過掩蓋扼殺問題的破局。合作工廠也就不會和工廠本身,乃至和資本主義的其他生產組織類型有什么本質性區分,至多是要素配給方式和類型不同;更不要談網賭被黑工廠了,它們只代表完全不同的“效率”。按照效率標準,“勞動雇傭資本”則是必然向“資本雇傭勞動”進行漂移,而不是相反。所以國有企業、集體企業紛紛要“被轉軌”,由國有制、合作制轉向雇傭制。這就將網賭被黑工廠和資本主義工廠在發展性質上完全弄混了;而離開了所有制關系看待經濟發展,也就根本背離開對勞動的發展關系的弘揚,重新使合作型的勞動協作關系折回非合作型的勞動協作關系。可見,在困頓、失敗面前如果不是思索如何更好獲得向前走的行動步伐,而相反地,一味采取大撤退、全面投降路線,畢竟是有違歷史前進的辯證法的。

  對一般人的理解而言,網賭被黑工廠僅體現國家占有制這一經濟事實。但對本書的分析而言,這種事實同時是對這一種發展道路的內在性的證明。這種道路源自工廠制的自我否定的發展本身,是內源性力量上的“掙脫要求”。從而意味著,它是對于資本主義工廠業已建立起來的生產秩序的根本性跨越。它的最終目標是擊破“工廠圍墻”。而為了擊破工廠制度樊籬,就要最終揚棄資本雇傭勞動這種生產制度。其擔負著拆除束縛網賭被黑勞動素質發展之“資本圍墻”偉大歷史任務。這是一個不斷實踐、發展著的過程,循序漸進中充滿著對曲折道路的不盡探索。

  【注:猶如馬克思滿懷豪情地予以指出的:“決不能從機器體系是固定資本的使用價值的最適合的形式這一點得出結論說,從屬于資本的社會關系,對于機器體系的應用來說,是最適合的和最好的社會生產關系。勞動時間——單純的勞動量——在怎樣的程度上被資本確立為唯一的決定要素,直接勞動及其數量作為生產即創造使用價值的決定要素就在怎樣的程度上失去作用……活勞動同對象化勞動的交換,即社會勞動確立為資本和雇傭勞動對立的形式,是價值關系和以價值為基礎的生產的最后發展。這種發展的前提現在是而且始終是:直接勞動時間的量,作為財富生產決定因素的已耗費的勞動量。但是,隨著大工業的發展,現實財富的創造較少地取決于勞動時間和已耗費的勞動量,較多地取決于在勞動時間內所運用的作用物的力量,而這種作用物自身——它們的巨大效率——又和生產它們所花費的直接勞動時間不成比例,而是取決于科學的一般水平和技術進步,或者說取決于這種科學在生產上的應用。{這種科學,特別是自然科學以及和它有關的其他一切科學的發展,本身又和物質生產的發展相適應。}例如,農業將不過成為一種物質變換的科學的應用,這種物質變換能加以最有利的調節以造福于整個社會體。現實財富倒不如說是表現在……被貶低為單純抽象物的勞動和由這種勞動看管的生產過程的威力之間在質上的不成比例上。勞動表現為不再像以前那樣被包括在生產過程中,相反地,表現為人以生產過程的監督者和調節者的身分同生產過程本身發生關系。{關于機器體系所說的這些情況,同樣適用于人們活動的結合和人們交往的發展。}這里已經不再是工人把改變了形態的自然物作為中間環節放在自己和對象之間;而是工人把由他改變為工業過程的自然過程作為中介放在自己和被他支配的無機自然界之間。工人不再是生產過程的主要作用者,而是站在生產過程的旁邊。在這個轉變中,表現為生產和財富的宏大基石的,既不是人本身完成的直接勞動,也不是人從事勞動的時間,而是對人本身的一般生產力的占有,是人對自然界的了解和通過人作為社會體的存在來對自然界的統治,總之,是社會個人的發展。現今財富的基礎是盜竊他人的勞動時間,這同新發展起來的由大工業本身創造的基礎相比,顯得太可憐了。一旦直接形式的勞動不再是財富的巨大源泉,勞動時間就不再是,而且必然不再是財富的尺度,因而交換價值也不再是使用價值的尺度。群眾的剩余勞動不再是一般財富發展的條件,同樣,少數人的非勞動不再是人類頭腦的一般能力發展的條件。于是,以交換價值為基礎的生產便會崩潰,直接的物質生產過程本身也就擺脫了貧困和對立的形式。個性得到自由發展,因此,并不是為了獲得剩余勞動而縮減必要勞動時間,而是直接把社會必要勞動縮減到最低限度,那時,與此相適應,由于給所有的人騰出了時間和創造了手段,個人會在藝術、科學等等方面得到發展。”(《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人民出版社,1998,第94-101頁)】

  網賭被黑運動實踐中的直接生產過程以完全不同于資本主義已有的方式看待勞動體的發展規定,尋求著物役使人的生產世界的實踐解決。實踐尋求的道路必不可少地要和一種新的勞動過程文明規劃歷史相遇。圖19-1從工藝社會的自我規劃角度闡明了勞動過程的發展,尤其是社會人的生產器官形成史,所孕育的諸種勞動類型的生生不息運動由三種社會要素模型的相生相克的發展關系所代表。因此很明顯,勞動資料III的發育成長就寫定于勞動資料乃至勞動過程的整體發展。發展關鍵節點B1、B2、B3是對整個發展規劃的勾勒。例如,勞動資料I可看成是B1B2這一發展段落,繼之的勞動資料II則可看成是B2B3的發展階段。從而,如果說勞動資料I是從工具制造這一人類偉大發明激發出來的歷史性力量,那么,繼之的勞動資料II則可看成是從機器制造這一繼之的人類歷史發明所進一步激發出來的偉大性力量。這些力量以相互激蕩的方式發展,孕育出勞動資料III生成性規定。后者的啟動點仍可視作是B3點。但其文明規劃委實以B2B3段落的發展為直接根據,而又以全部已有的發展規劃的歷史存在性為據,——是全部力量的歷史發展意義的匯集,因此,整體規定的啟動點落于B1B3的發展行程中。

  (七)

  已經發生的、正在發生的以及將要發生的運動,都可歸入歷史的范疇或規定,都是歷史。讓我們重新闡述勞動過程規劃。一種社會要素模型闡明以下類型社會生產構造的歷史發生與成長:A(Pm)→A~ + Pm~。簡明起見,直接采用生產權力這一發展概念【注:其作為物質生產的歷史發展規定,體現基本物質運動關系。】,記以符號“~”,以上標形式附著在相應的實體要素頭上;由于這一工作轉換,帶有上述標記的字母,已不再單純是勞動過程簡單要素的身份,而同時表示社會要素條件,或者是與勞動迂回中心對應的社會主導生產形式。顯然在這里,A~ + Pm~潛在的表達含義是勞動過程本身生產權力。之所以必須要把生產權力符號(權威因子)分別注到勞動者和他的客觀條件的頭上,乃是考慮到,這種勞動過程不過是從孤立地點上進行生長的個別人的過程,就發展上的狹隘性而言,其不能夠作為社會勞動過程看待。權威因子是分立存在著的。這些個人的勞動:合作,卻并不進行真正意義上的社會協同,只產生淺層含義的生產社會。并且,說勞動者和客觀勞動條件即主體和客體,同時都擁有生產權力,這不過是在說:主體是人、客體是自然,這總是一樣,這已經出現了統一。

  出發點是純粹的自然規定性:A(Pm),這是伴隨人本身的概念生成的勞動過程生成規定。表明勞動過程是屬人的發展的過程,此乃文明規劃所特有的工作含義。在這個最初的發展階段,人擁有他的勞動過程同人屬于某個自然共同體是一樣的含義:人把他的勞動條件當成天然的財產形式,而他的財產形式也把人本身當作自己的天然的主人,他們彼此之間相依為命,共同謀劃著他們的共同的自然。而人能夠獨立地制造工具,標志著一個潛在的社會自然人的獨立存在性,到此,人有了發展上的分化。進一步,隨著人們制造和運用工具的能力的不同,——這又不過表現出個人的生產能力在類存在規定中的差異性,勞動于是開始出現分化的趨勢,出現了各自之間是截然不同的勞動類型。因此,說勞動資料I以B1為嚴格意義的發展起點,毋寧說,這是A~條件的開始歷史生成;這種起點本身以Pm條件的開始歷史生成為前提,從而,這仿佛是一種天然的雙權力的歷史結構。這種雙權力結構本身就說明了歷史發展的“悖論性”。例如可以把“A + Pm~”結構形式說成奴隸制生產,而把與之相對的“A~ + Pm”結構形式說成農奴制生產。然而,人們不能據此武斷地認為農奴制生產方式的歷史效率(生產力嗎?)就是要遠高于由奴隸制生產所對應的那種方式。機械地套用生產力決定生產關系的公式是不能說明問題的。

  【注:另有一種觀點認為:奴隸制效率、生產規模水平其實對應高于封建農奴或農民生產體制下的個體私有生產。理由是奴隸制生產的協作具有規模效應。這沒有從A + Pm整體結構上運用生產力概念。奴隸制集約生產資料,生產協作效應高于個體單干生產的那種,卻不具有嚴格意義的社會再生產能力;尤其奴隸勞動力的再生水準極其低下,決定它的大規模生產及效率是不可持續的。相反,農奴或農民的勞動是積累技藝的勞動,也是和生產資料逐漸地直接結合的歷史勞動,從而間接推動了生產資料發展,形成嚴格意義的社會再生產這個概念。可見,以上兩種生產方式從外部勞動協作的角度各自片面發展了工藝學意義的生產資料集約發展和勞動力集約發展,但沒有超出實行人身依附關系統治的生產目的,在這些地方,超經濟強制在規定上從來是實質相同的。我國古代社會長期存在的“公田”“私田”共同存續的發展現象提供了一個有力的歷史證明。前者顯然可以組織奴隸生產。無論前者或后者皆可以施行佃農的生產方式,后者也還可以是個體單干的自耕農生產。重要的是,這些歷史類型的“生產力”和“生產關系”以有機組織的形態予以結合,它們共同構成資本的前史。】

  在生產塑形上,兩種社會要素模型采用的歷史成長體式是:A~ + Pm~ → Pm~ (A)。物的生產資料合并一切物的要素,由于主體同時要被作為物的要素,也就被并入進來。這種技術和權威的特殊結合體式正是一種特別的合約規定,它將外部實施的契約形式的規定囊括進來,而不像通常所說的那樣恰恰相反。

  以分工為基礎的協作或工場手工業,最初是自發地形成的。一旦它得到一定的鞏固和擴展,它就成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有意識的、有計劃的和系統的形式……工場手工業分工通過手工業活動的分解,勞動工具的專門化,局部工人的形成以及局部工人在一個總機構中的分組和結合,造成了社會生產過程的質的劃分和量的比例,從而創立了社會勞動的一定組織,這樣就同時發展了新的、社會的勞動生產力。工場手工業分工作為社會生產過程的特殊的資本主義形式,——它在當時的基礎上只能在資本主義的形式中發展起來,——只是生產相對剩余價值即靠犧牲工人來加強資本(人們把它叫做社會財富,“國民財富”等等)自行增殖的一種特殊方法。工場手工業分工不僅只是為資本家而不是為工人發展社會的勞動生產力,而且靠使各個工人畸形化來發展社會的勞動生產力。它生產了資本統治勞動的新條件。【注:《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421-422頁】

  簡單勞動的資本主義發生史是解讀雇傭勞動經濟形式的一把鑰匙。在歷史上,它是經由勞動分化運動達到的。既然如此,馬克思有充足理由把工場手工業視為促成社會分工一般的經濟規定的標志,又把“工場手工業的資本主義性質”確立為資本主義簡單勞動范疇開始歷史成型的內在根據。這種歷史抽象的意義是顯而易見的,——因為,它已經足夠從認識上,從實際的資本主義生產當事人角度,從而也就從資產階級的意識中批判地將工廠制度生產了出來,據此抵擋住人們的俗見中的指責。c和v與其說是對立的兩種社會要素,毋寧說是同一要素結構生產關系的不同方面:(1)它們是歷時性共生發展關系——反映歷史實體關系的生長方式;作為歷史的元素的發生,它們各自獨立形成,在人類社會實行自覺改造以前,人類自身的發展實際上只是通過浪費個人發展的辦法來予以保證和實現。這就是不變財產和可變財產在性質上對立的根源。所謂歷時:浪費個人的歷史發展在先,而貨幣貯藏者對于財產的節約行動在后。(2)它們也是共時(或者說同時)性的共生發展關系——反映財產關系本身的空間構型的方式;作為歷史現象系統從而存在方式和存在形式的發生,它們既在一個整體結構中形成,且形成行動本身也必然形成整體的規定。畢竟,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是將不變財產的極大地節約和對可變財產的極大地浪費這兩種經濟行為高度一體的,因為,節約的性質也是勞動的社會性質,而對工人生命和健康的浪費也就是節約行動本身。所謂共時:對不變財產的節約性使用是空間之母的規定,而對可變財產的浪費性使用則是空間之子的規定,前者之于后者產生了特有的母子依存工作關系。“羅西說得完全正確,雇傭勞動不是勞動的絕對形式,但是他卻忘記了,資本同樣也不是勞動資料和勞動材料的絕對形式,這兩種形式[雇傭勞動和資本]是處在不同要素上的同一形式,因而是共存亡的;因此,羅西談到沒有雇傭勞動的資本家,是荒謬的。”【注:《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595頁】

网赌被黑  這是一個純粹經濟因素(抽象)迅速成長的過程。歷史發展進程表現為主體生產權力的逐步喪失的過程。在這一體系中,社會經濟形式發展路徑只是表現為W(C)→c(v),即W(貨幣化的商品)和C生成的雙向互動,以及c和v生長活動的雙向互動。表明,兩種社會要素其實是勞動過程被整體并入一種統一性的特殊社會要素的運作之中。這種特殊社會要素在結構上的實存規定即資本(C=c+v)。可見,馬克思關于W=c+v+m認識概貎其實不會是純粹綜合命題,不在于對c、v、m元素進行簡單綜合,而是對資本的發展歷史進行內在性分析。資本將勞動并入體內是有歷史發展條件的,條件就是勞動主體的社會權威因子的喪失。其實,生產權力不可能喪失掉,乃是內隱于機器體系之中。帶有權力結構的勞動資料即機器體系,奠定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強大的物質技術基礎,使之最終獲得Pm~ (A)的結構形式。勞動過程的零散的、彼此孤立的協同被一個強大的社會力量所協整,集中起來,組成一個形式上異常強大的王國。資本(俱樂部組織)是這個王國的臨時最高統治者。這個過程從流通過程進發,逐漸形成以資本為領導中心和社會協調基礎的生產社會。在這里,商品流通與剩余價值生產并存,商品生產版本則升級為資本主義生產。

  內蘊剩余價值實體的商品生產關系,最終歷史羽化為W=W(v(L))。外表運動形態是W=(1+p')C,實質關系是W=(1+c'+m')v。生產各自進行,分配由資本社會統制,這就是極富個性特征的資本主義經濟形態。生產生態和分配生態在主體上脫節,它們的結合關系便要取決于c+v+m總結構,限制于社會有效需求(即v)的狀況。于是,“在這里,機器的特征是‘主人的機器’,而機器職能的特征是生產過程中(‘生產事務’中)主人的職能……科學對于勞動來說,表現為異己的、敵對的和統治的力量,而科學的應用一方面表現為傳統經驗、觀察和通過實驗方法得到的職業秘方的集中,另一方面表現為把它們發展為科學(用以分析生產過程);科學的這種應用,即自然科學在物質生產過程中的應用,同樣是建立在這一過程的智力同個別工人的知識、經驗和技能相分離的基礎上的,正像生產的[物質]條件的集中和發展以及這些條件轉化為資本是建立在使工人喪失這些條件,使工人同這些條件相分離的基礎上的一樣。”【注:《機器、自然力和科學的應用》,人民出版社,1978,第207-208頁】

  (八)

  勞動過程構造的歷史巨變促成社會要素的巨變。關于從一種社會要素模型向兩種社會要素模型的歷史進軍究竟具有怎樣的發展意義,馬克思的第一個文件(工作草稿) 如此詰問:

  現在讓我們超出國民經濟學的水平……來回答以下兩個問題:(1)把人類的最大部分歸結為抽象勞動,這在人類發展中具有什么意義?(2)主張細小改革的人不是希望提高工資并以此來改善工人階級的狀況,就是(像蒲魯東那樣)把工資的平等看作社會革命的目標,他們究竟犯了什么錯誤?

  人們對《資本論》的結構,或者說理論部分作為“邏輯”的工作性質,普遍存有認識誤解。誤解從“歷史的=歷時的”這一武斷的理解公式開始。這樣就可能認為:第一卷是歷時的,而二三卷是共時的,或者把二者說成“縱向”與“橫向”的結構耦合關系。還有一種相反的誤解:從第一卷到第三卷都是歷時的發展結構關系,即一至三卷中皆可找到“歷史發展的”線索:第一卷反映了較早時期的資本主義,第二卷次之,第三卷再往后,且這個“歷時”是一貫到底的統一的一條發展線索,馬克思如此安排寫作是為了優先地從邏輯上把握結構。所謂《資本論》完成邏輯結構的構型同時,也描述了資本主義發展的不同階段,意味著從第一到第三卷走的是漸次發展的歷時的“邏輯上升”道路!由于沒有把握好時空統一關系,人們對結構的誤讀程度確實很深,更有科學抽象法從中推波助瀾,以至于這種邏輯統率主義并不曉得結構是什么。人們不理解資本的第一個講述為什么是流通,既然是實體——形式——生活的生長結構,那為什么不直接從對實體關系發展描述開始呢。【注:“長期以來,政治經濟學教材中按照《資本論》的邏輯結構,先論述‘資本的總公式’和‘總公式的矛盾’,然后才提出勞動力成為商品是貨幣轉化為資本、產生剩余價值的前提條件……有必要……指出,政治經濟學的教材與教學中不講‘資本總公式的矛盾’,不但不會削弱剩余價值理論,反而有利于消除疑點,更簡明地闡述和把握剩余價值理論。”(衛興華:《政治經濟學教材可以不講“資本總公式的矛盾”》,《教學與研究》2006年第3期)】

  《貨幣轉化為資本》獨立成篇富有深意。人們不能簡單運用“歷時闡述”這個腳手架,或者相反地運用“共時闡述”的語義辯證法,去斷章取義地對待時空統一關系。我們必須承認,這一“邏輯”謀劃的是時空統一結構。這種統一性也不能從經濟史或思想史的某個單獨方面進行把握,只能由歷史生長的特性即資本規定在發展方式方面的特性角度予以把握。

  【注:從貨幣出發,折射出資本與單純商品生產之截然不同的實體類型。基礎仍然是一種社會要素模型。其可以視為“歷史的元素發生學”,確立了勞動過程的各個生理構造的成熟形態,從而為經濟形態社會作為“獨立意義的社會”來發揮作用奠立了堅實基礎;另外,勞動過程的已有發展使勞動過程內的每一元素都有彼此進行社會結合的可能性和內在要求,這就為一個共時社會準備了充分的發展條件。】

  資本社會實際上就是這樣一個歷史上的特定發展形態:它從歷時和共時——也可說成時間規劃和空間規劃——的兩方面完成了對勞動過程的同時性的文明規劃,即交融了“共時”和“歷時”。這樣,勞動過程作為統一元素間的協同的緩慢發生進程就可能在一瞬間被打斷,突然進到一種各方面因素齊頭并進的快速發展時代;沉寂一下子被打破,爆發力的社會整體推進替換了局部的精心研磨和慢條斯理的細碎行動。勞動過程從社會外部力量上的強制逐步進到建立對自身進行強制的內部發展過程。勞動過程的各種元素從此之后不再彼此孤立,它們必須在相互聯系著的過程進行勞作,又迫使自己按照統一的時間和地點進行社會意義上的協同。在這一特殊背景下,與其說時間架構(歷時運動)和空間架構(共時運動)為內部過程的發展第一次較為完備地預備了條件,不如說這就是資本歷史產生的過程。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資本為勞動過程諸要素的發展帶來了共時發展的局面。不過,這是資本這一外部條件強加到它們頭上的。《貨幣轉化為資本》率先對此予以表述,預示了一種社會要素模型被另一種更為特殊的統一發展的生產要素結構所更換。在這里,資本本身從某種意義上看,也就是“唯一的一種”社會要素,它在特殊含義上完成魔力般的模型構造,不惜為此給自身準備掘墓人。這種唯一的特殊社會要素的內在特性是發展上的二元對立。在這里,它以超級的經濟的一元強力神奇般統治著經濟元素的二元結構,使這種構造作為自身發展的規定,仿佛是生產要素結構上的不可或缺的必備成分。資本家的歷史代言人于是念起祈禱的語言:但愿啊,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只相似!竟要完全忘記前面的話: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如果一種社會要素模型可以比作“海上生明明”(歷時),那么兩種社會要素模型對應可比作“天涯共此時”(共時)。可見,理解是貫通歷史的行動。理解絕不是為了空談口號,繼續去用理論杜撰行動公式。同時,它也服從勞動過程文明規劃的歷史貫通性這個工作總要求。這樣,一種社會要素模型必然是包含在兩種社會要素模型中的一個實在工作規定,它不可能被遺忘掉,事實上也從來不可能真的這么去做。資本作為統一的社會存在不過是對生產要素結構的社會工作提升,從而賦以特殊的社會統治的規定性。規定的賦給純粹以經濟的名義完成,而造成一種假象:資本也是物,也是一種社會的物質要素即社會要素,從而也僅僅是和勞動相并列或相提并論的生產要素。平面結構神話其實為了全面復活三位一體公式,不僅如此,資產階級理論家還要進一步地為它們進行各自美容,以模型修剪術不斷裝飾,讓人對武裝起來的“它們”從認識上加以害怕,不得不接受和不得不服從。這不過是一場又一場的數學的、現象術的鬧劇的反復上演。

  【注:要之,重讀語境中的行動不是字面上的尋章摘句,搞語義諧和,仿佛那就是個自由陳述的菜園;亦不是被動地作為“賓詞”來閱讀的文獻學的解讀行為,仿佛忘了真實世界并不在歷史發展真實之列。澄明之境的閱讀終歸是行動性認識的閱讀,是敞開歷史胸懷的閱讀;而澄明之路的理解,則在于澄明境內的閱讀已能夠接納工作批判規定,并產生催人奮進的理解效應。總之,這是澄明境內的理解,是理論前進中的吶喊,從而能夠通達歷史,產生真正的理解規定性:作為有價值的讀,作為存史之讀,作為教育之讀,以及作為使自身溶入生長之境的閱讀,而不僅僅作為資治之讀。這樣,重讀行動獲得了行動性議程,它在堅持回歸歷史的實踐線路中重新理解了歷史的發展,也就產生出對更大范圍的“辯證講述”的認識渴求。】

  關于政治經濟學教材的敘述如何恰當地符合歷史與實踐的兩方面要求,在答復恩格斯就為《雙周評論》雜志撰寫《資本論》第一卷書評所需的寫作方法一事進行的工作詢問時,馬克思明確表示:“我完全同意你的意見,一開頭不必詳細論述貨幣理論,而只要指出這個問題是按新式闡述的,就夠了。”

网赌被黑  而恩格斯的文章主題就是有關于“貨幣如何轉化為資本”論述內容的介紹的。就這一主題,恩格斯事實上認為,在敘述上:“盡管貨幣問題對于英國來說是重要的和有意思的,我還是認為這次把這個問題放在次要地位是合適的,否則,僅僅為了使英國人弄明白單純的貨幣本身是什么,我就得撇開主題而去做一大篇解釋,何況英國人只習慣于把貨幣跟信用貨幣等等老攪在一起。”針對斗爭的實際需要,恩格斯認為,貨幣和資本生成的歷史描述解決了當時歐洲的一個極為重大的問題。因此,“關于貨幣轉化為資本的一章和剩余價值的產生的一章,就敘述和內容來說,是迄今為止最光輝的兩章……我高興的是,經濟學家先生們在碰到上述兩處時將陷入窘境。誠然,價值形式的闡述揭示了全部資產階級的垃圾本身,但革命的結論還表現得不很明顯,人們可以較容易地避開這些抽象的東西而用空話敷衍過去。可是在這里不行,這里談得十分清楚,我看不出他們能對此說些什么。”【注:《馬克思恩格斯〈資本論〉書信集》,人民出版社,1976,第217、252-253頁】

  《貨幣轉化為資本》獨立成篇,文字簡約,這在《資本論》當中是非常突出的。從中彰顯出馬克思對資本發展特性的分析的高度概括性和濃縮歷史材料的非凡能力。【注:對于一般的讀者而言,為此確實需要了解更多一些的歷史知識。包括:(1)貨幣實體一般是理解價值實體一般的一把鑰匙,相應,價值實體一般是理解抽象實體一般的一把鑰匙;(2)所謂貨幣實體一般,就是貨幣既作為流通實體元素,也作為生產實體元素,從而反映資本主義的基本社會分配關系。】

  從一種社會要素模型與兩種社會要素模型的比較來看,后者的特點是形式重建,正是由于社會發展形式的創造性的歷史重建行動,導致實體發展關系相應做出激烈的改觀。盡管內容和形式是協整的,但是相較而言,社會形式重建畢竟成為“第一個歷史行動”,而且意義更加重大,在歷史上產生的作用和發揮的影響力也更為深遠和巨大。它從形式方面統一了社會生產要素,賦以統一的貨幣資本形態,又從這個形態出發,從歷史上的資本的第一個購買行動出發,這樣就能全面揭開內部過程在發展上的全部奧秘。從而,這不過是真實的內部過程的發展史,是資本的特殊的發生史。它從歷史過程中孕育而出,在漫長的歷史發展時代中整體醞釀著,但最終的噴薄而出乃是依靠了貨幣化為資本的神奇性力量。這在歷史上要歸功于商人階級的偉大發展性,因為是這個發展階層或者說歷史特定的階級,將一般的商品生產和商品流通乃至一般的市民社會,最終引導到資本主義的發展航向上來。

  (九)

网赌被黑  魯迅先生評價《史記》是“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之藝術巨著。我們也可以做出論斷,《資本論》是“無歷史學之歷史學”,成就“史家之絕唱”;亦是“無邏輯學之邏輯學”,成就“無韻之離騷”。依此工作完結一部理論鴻篇巨制。這并不是說,《資本論》敘述時歷史不在場,同時邏輯也不在場,恰恰相反,辯證講述要求二者的“雙重在場”。言其“無歷史學”,是盡可能避免歷史編纂學的直接在場,言其“無邏輯學”,是拋棄黑格爾神秘主義的工作玄虛,堅持辯證法是從腳立起來的歷史過程。馬克思時刻提醒自己:既避免陷入史家工作的歷史材料的喋喋不休,又防止脫離材料的邏輯學家的自圓其說。

  《資本論》是以上方面完成了對于要素模型的歷史更換工作的闡述,將資本模型視作對個人所有的勞動模型所發動的一次翻天覆地的大變革,整體運動由社會形式變遷所引致。社會生產條件集中為統一形式(在一種社會要素模型中,以大寫字母P予以代表【注:此乃簡單勞動(形式)的發展初步,是勞動創造價值的實體的歷史成型;社會要素結構P表現為勞動者自己的“社會貨幣”,它本能地要求我們的生產同樣應該是反映我們本質的一面寶鏡。】),即生產要素結構自此有了實在的社會統一含義。正是基于這個發展基礎,W=W(L)逐步向W=W(Ls)工作模式進軍,抽象勞動定格于一種特殊發展形態,即社會簡單勞動Ls之上;借助流水線的人機關系,最終,L與Ls實現了歷史發展關系的等同。而這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歷史功績。據此,它完成了社會勞動工作的第一步:勞動概念化,并越來越和勞動實際的內容與執行相分離。第二步行動是生產要素結構P徹底轉向C。【注:歷史上的商人資本和高利貸資本是通過貨幣,并借助和生產力量的結合使自身羽化成生產資本形式,將社會要素P轉為C。這樣,使勞動者的自我預付行為變成資本家的社會預付行動。】C(L)并不是什么特殊規定,而是替換P(L)的勞動過程形式,即資本主義勞動過程。【注:“從資本家的觀點來看,勞動過程只是他消費他所購買的勞動力商品,而他只有把生產資料加到勞動力之上才能消費勞動力。勞動過程是資本家購買的各種物之間的過程,是歸他所有的各種物之間的過程。因此,這個過程的產品歸他所有,正像他的酒窖內處于發酵過程的產品歸他所有一樣。”(《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216-217頁)】W=W(C ( L ))模型在此場合下登上了歷史舞臺。

网赌被黑  在兩種社會要素模型工作體式下,資本家并不需要勞動者之間進行真正的協同(Vt是固定的),而只要能最大限度地利用由分工協作提供的自然力就可以了,并且,這已經足夠讓這個生產方式維持高速發展態勢。【注:由外包合約推動的分工協作(非核心業務的剝離及代工生產等等):以柔性化的機器體系(一種有機生長態的空間分布)把越來越多的邊緣工人和技能工人組合進來,把它們的協同勞動組合進來,也不能直接說成是資本控制勞動的結構化的“社會力”,如上指出,它實際上首先是復雜勞動和簡單勞動協同的“自然力”;準確地說,這是簡單勞動的有效實現的自然社會形式。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利用這種人自身的特殊的自然力,為新的生產方式的發育、發展備好了空間條件。】說明在三種社會要素模型工作體式下,光靠形式改進已經一定不可能奏效。因為采用的歷史成長體式是:Pm~ (A)→A~ (Pm~),它需要完成對資本主義體式的歷史否定,同時要完成向勞動過程規劃起點的復歸意義的否定工作。從而,這是任務艱巨的徹底意義的否定性發展過程。相應就要求有完整工作含義的勞動過程文明規劃與之對應,以實現主客體雙權力結構的歷史復出,真正兌現Pm~對于A~本身的工作內化,促成開放式的人類發展文明結晶:A~ (Pm)。畢竟,Pm~褪去自己的生產權力,是一次真正意義的“歷史脫皮”過程,它要求主體能力的極大地發展,并最終實現“真正的財富就是所有個人的發達的生產力”。

  與資本主義過程之于初級商品生產的工作替換截然不同,網賭被黑過程之于資本主義過程的工作替換性,以實體領域為革命行動的工作突破口,并實際地發生于工廠領域。這種社會結構轉換不是以生產要素的一種工作符號去替換另一種符號,好像簡單運用黑板擦技術就算完事。這里顯然不能夠同樣如此。實體變革是扎實穩健的一項歷史革新行動,所更換者不過是“簡單勞動(形式)”這一規定。由此,它引出簡單性勞動和復雜性勞動的社會協同實踐,產生的新的生產規定不過就是“復雜勞動(形式)”。生產規定對生產規定,這是實體批判道路;目標是簡單勞動實行最終揚棄,實現向人類學含義和社會學含義并重的勞動(形式)過渡。在后者那里,“消滅勞動”的行動口號體現為對實現“完成了的自然主義=人道主義”的合乎人的個性發展要求的實踐模式和形態的探求,即實現人的全面發展的工藝學。勞動形式規定朝著為人的全面發展所要求的那種社會工藝學類型的方向發展。這樣,經濟學的抽象財產規定和平面運動結構被真正地工作克服了。在發展的層面上,應該辯證地聆聽波普爾為我們帶來的“忠告”(撇開它的顯而易見的對于“政治”的誤解不管):

  網賭被黑并不只要求成為一門科學。它遠不止是做出一種歷史的預言。網賭被黑要求成為實際的政治行動的基礎。它批判現存的社會,并斷言,它能夠指引通往更美好的世界的道路。然而,按照馬克思本人的理論,例如,我們就不能隨意通過法律變革改變經濟的現實。政治只不過能夠“縮短和減少產前的陣痛”。我認為,這是一個十分貧乏的政治綱領,它的貧乏在于,它把政治權力在權力等級中的位置歸因于第三等級的結果。因為在馬克思看來,現實的力量在于機器的進化;其次具有重要性的是經濟的階級關系的體系;最不重要的影響是政治的影響。【注:波普爾:《開放社會及其敵人——預言的高潮:黑格爾、馬克思及余波》,鄭一明等譯,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9,第201頁】

  波普爾明顯地從權力的獨斷的意義上把實在的政治活動和經濟活動分開了,并脫離了生產權力場域的討論。既然這樣,網賭被黑者需要充分汲取這一教訓。就是說,必須充分認識到在商品生產的基礎上——即使在它的揚棄的基礎上,單純依靠分配和實行“勞動貨幣”總是不切合實際的平庸的空想,因為它排除實體規定的整體發展。工作仍要從形式還原開始。網賭被黑者既然需要利用商品生產的經濟形式,就同時需要貨幣的經濟運動形式。于是對它的關系的揚棄,也需要從實體方面入手,從對資本運作和實體——形式生產的社會約束入手,對資本逐步地予以限制,直至實現最終的克服行動。不可否認,網賭被黑仍然需要貨幣和財產權形式。但將只會限于經濟運動形式層面,即在這一規定層面,逐漸完成貨幣對效用關系向勞動對效用關系的轉移,將貨幣的工作中介職能逐步移交給勞動形式本身。不可否認,這是一次次的實踐跨越過程,伸向前方的路會很遙遠。總的來看,這畢竟是嶄新的生產運動,因而恰恰是商品生產自我消滅運動的發展伊始。

  通過實體革命的先行和全局性的帶動作用,無論如何,網賭被黑并不是一項“未來的運動”,不是什么玄想和烏托邦,而取決于現實的行動舉措。馬克思說了,正像各種不同的地質層系的相繼更迭,各種不同的社會經濟形態在形成上不是相互截然分開的,在這里,起作用的“普遍規律”乃是在于:后一個生產形式始終都是在與之工作接續的前一個形式即其母體的發展范圍內創造出來的。股份制財產形式組織、合作工廠、集體經濟和網賭被黑生產,這些都是真正意義的社會合作勞動的誕生地和大力發展的場所,從而代表了社會所有制的不同程度的發展形式。說明網賭被黑總是從既有的母體組織——無論產品社會的,抑或商品社會的——孕育出來的具有揚棄意義的新的發展規定。網賭被黑將會有多種社會實現形式。真正的未來(規定)是永恒開放的發展。具有自由人聯合生產的特征工作形態的A~ (Pm)將人類文明規劃牢牢建構在她的內部過程域,從勞動的自我消滅的歷史行程中發掘源源不斷的工藝學和社會人類學的生長力量。這種合類性循序的工作尋求不是把人類文化誕生史上的始源結構——A(Pm)——遠遠拋在身后,而恰恰是從那里重新開始;這樣意味著,人類從自己的始源中重新發掘出來的共同體就是全面解放自身的實踐行動,而且因為它處在不斷生成的運動中,所以就無愧于共產主義這個稱號。這一探索性行動也即1844年手稿說明了的:“共產主義是私有財產即人的自我異化的積極的揚棄,因而是通過人并且為了人而對人的本質的真正占有;因此,它是人向自身、向社會的即合乎人性的人的復歸,這種復歸是完全的、自覺的和在以往發展的全部財富的范圍內生成的。”

  (十)

  我們把網賭被黑運動領域中存在的勞動合作稱為“超越資本的生產政治”。從而,具有工作突破性質的實體發展關系被描述為進行真正意義的社會協同的勞動協作——社會勞動(形式),它帶來了真正具有實踐形態的價值概念——企業價值(形式)。直接社會勞動被確定為直接生產域內的企業勞動協作,即帶有合作意蘊的不同生產性勞動類型之間的協同。這意味著Vt并非固定的。企業價值創造的邏輯形式被這樣摹寫:

  W = W(LS, LC)

  式中,Ls代表各種簡單性生產勞動類型,Lc代表各種復雜性生產勞動類型。W代表與資本商品生產工作對照的企業價值。同樣如此,作為復雜性和簡單性生產勞動協同結果的“企業勞動”(總體勞動者的勞動)就不能僅僅是個別存在意義上的社會勞動,而同時是從存在者類型上進行考察的“簡單勞動”“復雜勞動”。它們在這里是實體;我們把簡單勞動統一為非個性化的社會勞動,把復雜勞動統一為個性化的社會勞動——非標準化、非重復性自主勞動。由此達成“2+6”模式:簡單勞動和復雜勞動是兩類基本存在方式,它們的組織化的互激行動生出勞動的六種具體存放狀態——直接操作勞動、交易勞動、研發勞動、技術作業勞動、特殊社會職能勞動、企業家意義的創意或創新勞動。【注:為了和資本主義簡單勞動對照,方便起見,我們對復雜勞動仍舊以字母LC予以代表。但和資本主義價值創造結構不同。在資本主義生產體系中,復雜勞動只有在社會鎖定的勞動形式(LC)中才能夠被談到,即作為“簡單(平均)勞動”的特別發展方式和特別的實現形式。】

  在資本主義體系中,企業價值和商品價值具有相同的價值構成內容,或者毋寧說,資本主義企業價值不過是商品價值的各種個別表現形式。二者的統一構造出資本主義生產的微觀經濟基礎。在具有網賭被黑實踐蘊涵的生產體系中,企業價值是和社會產品價值構造對應的,或者毋寧說,這里,企業價值構成是從工作規定上和產品價值構成合而為一了。一方面,它們的結合是網賭被黑生產的微觀經濟基礎,網賭被黑企業是社會產品的制造單位,是設立社會勞動關系、塑造新型生產政治的實踐場域;另一方面,整個社會產品從價值形態上看,不過就是企業價值的合成形態,企業價值獲得了社會產品價值的直接工作形態。這些規定既包含對既有資本主義生產形態的工作映照性,同時又含有截然不同的經濟內容。如此,我們仍然可以把產品價值或企業價值從形式上區分為這么幾項構成:(1)社會預付的不變(價值)財產部分,以字母符號Wc表示;(2)社會矛盾的可變(價值)財產部分,以字母符號Wv表示;(3)社會預付財產的增殖部分,相應,也以字母符號Wm表示。而采用以下的統一表達體式:

  W = WC + WV + WM

  式中,每一字母符號的下標,我們之所以采用大寫的商品價值構成字母來說明,實際是標注它們的這一經濟含義:企業為完成社會總產品目標而在自己的價值構造中專門設定的對應的價值錨定物。企業價值本身表達了對于社會產品的價值工作的內在指向性。

  在與資本主義生產整體共存的狀況下,網賭被黑生產仍然脫離不開“價值財產”。按照網賭被黑生產的發展本性和進一步所要達成的社會工作指向,該生產投入實際上只能說是“社會財產”(國家的或集體的公有財產)。至于產出,則可以同樣用社會財產的不變價值、可變價值以及必然具有的“增殖部分”來予以對應,所產生的革命性的實踐內容是:沒有更多地拘泥于對財產進行形式描述,相反,對財產關系本身的實在內容投入更多的關注。但畢竟是總體遵從價值財產用語的一種表達。這種將價值直接視為財產關系的用語可視作是對物象態的經濟范疇從實體發生層面的工作抵制,而直截了當地突顯主體對客體的占有關系,使主體對于他們共同面對的客體行使社會占有權并保持了時刻在場的工作關系。這既是“人人所有”,也是“社會所有”。這種分析效果是在牢記兩種社會要素模型向三種要素模型的歷史進軍的邏輯含義條件下得到的,由此,我們可能進入對主體占有財產的社會生產關系的正面分析。設立的用于基本理解的模型工作形式是:

  W(H (LS, LC))= W(X, Y, Z)= W0  +  Xx  Yy  Zz

  實質性的工作轉換結構是:C(Ls)→H(Ls,Lc),或者說,C(X,Y)→H(X,Y,Z)。如果說資本主義體制特征是由社會生產關系,而不是物象態的資本規定統一了從勞動過程生發出來的社會主客體要素,那么可以順著這種思路把它的工作揚棄形態說成是,網賭被黑生產在體制特征上必然同樣應該由一種規定來統合不同類型的生產要素。物象態的社會要素用語是和物象資本理論契合的,反過來,對西方生產要素理論予以繼續沒用的習慣則使得人們嚴重依賴物象態的資本概念,以致在把人力資本稱為生產要素的同時,在邏輯上沒有任何障礙地,也把它叫作“資本”,即物象態的人力資本。上述網賭被黑的作為逐漸聯合起來的勞動者對社會財產的占有關系,需要從工作規定上和這個“物象態的人力資本”有所區分,撇除的是“物象態”,保留的是“社會人力資本”。

  【注:西方生產要素理論其實只是表層的工作語言,里層語言是“效用價值論”。這種表層語言并無實質的財產理論與之對應。作為工作揚棄的手段,勞動價值論也應作為“里層語言”對待,其表層的工作語言恰恰是系統和實踐化的財產關系(運動)理論。】

  因此,聯合起來的勞動者對于社會財產的占有占用的經濟規定在用語上就只能稱為具有社會身份關系特征的“財產態的人力資本”,——盡管大多時候和多數場合下通常直接叫它人力資本,但明確語義區分,仍然相當必要!這樣,我們可以繼續導出以下的工作形式:

  W(LS, LC)= W(H (LS, LC ))= WC + WV  +  WM,或者= c + v + h + m

  式中,H可用財產態的人力資本予以表達,另外,H作為社會要素結構,體現“知識所有制”的發展關系。

  【注:這是蘊涵社會身份成長關系的所有制規定。以之為跳板,展看自由聯合體社會勞動的全部發展形式:首先是獨立意義個體勞動的邊界形成意義的形式,即簡單的個性勞動;其次為各種簡單性和復雜性的勞動——總和擴大形式,或稱之為一同發展起來的“簡單勞動”和“復雜勞動”,這是和商品生產并存并進的勞動發展形式;其次為以實現知識共享這一內涵作為勞動社會條件的普遍形式,其實質是資本主義生產勞動即簡單勞動(形式)的揚棄形態,亦就是復雜勞動(形式)的工作形態;其次為自由結合勞動,只是在這種形式這里,經濟必然性的揚棄成為可能,勞動的自我揚棄成了可能。最后的發展形式是個性養成的歷史結果,也是個性勞動的新航程的開端,是知識所有制條件下自由人的勞動。】

  h則作為工人和網賭被黑勞動者的社會人力資本預付——可變財產中的社會個體直接預付的部分。因此Wc+Wv為社會預付,在存有私人資本的生產條件下,它改寫為c+v+h工作形式,其中,Wc和C對應,Wv和v+h對應。

  勞動與資本在戰場上的捉對廝殺——作為兩股沖突性的結合力量,其質的歷史變化就發生在這種結合作用中。現在,由于社會范圍內的混合所有制在結構上的實在性【注:其本義只能如此理解。所以并不意味著網賭被黑將拆除自身的微觀邊界,在企業領域也實行全盤的“混合所有制(經營)”。此外,我們同樣不能毫無原則地把社會范圍內的股份制經營與之混同。】,這種歷史變化也就發生在結合它們的“工廠”里。相生相克的經濟形態統一在社會的內部,使它的內部過程開始有了現代的和揚棄工作形式的表達。這樣,可以考察產品和商品在企業-市場中的相遇。就是說,網賭被黑市場經濟體系內的經濟利潤是m和Wm兩者的轉化形式,因此社會的市場價值中的增殖部分仍然總體用字母m來表達,只不過要記住這個m是被Wm所修訂了的含義。投入結構c+v以及Wc+Wv之間的統一則是一種“化合過程”:Wc在形式上與Wm并入m相類似,也并入不變資本結構中,而只有Wv獨立地屹立在一旁,最后,它通過合并v的工作方式,使自身羽化成v+h。依據這種闡述,我們最后對生產要素結構及其所形成的社會路徑在分析上進行工作協整:

  W(P (L))= W(C (LS))= W(X, Y),以及W(H (LS, LC ))= W(X, Y, Z)

  式中,前者的社會生產結構由資本的社會結構C=c+v表征,所對應的要素實體是主客體的社會對立化形式。要素結構形式:主體要素類型+客體要素類型,它們直接以對方為社會博弈對象,整個社會的中介是客體要素結構;且就嚴格的工作含義而言,主體類型要素并無“結構”,他們沒有自己的結構——他們是作為“雇員”的消費者,具有的僅是他們為之工作服務的對象上的結構規定。后者的社會生產結構由財產態的人力資本的社會結構H=c+v+h表征,要素實體對應是主客體的社會交互作用形態。在這里,由于Z的存在性,X、Y各自具有了截然不同的經濟含義:原有的X產生了工作分化,即保留在自己體內的成分僅是主體要素類型I,其擴展類型即主體要素類型II現在已經離開它的對象——機器體系的客體要素結構,并作為獨立態的生產要素對應從事社會工作;于是,原有的Y現在具有多少顯得單薄了的內容,即更多地體現個性發展特征的知識要素將會從這個體系中獨立和游離出去,而它們不過就是Z要素本身,要素結構形式可扼要成:主體要素類型I+主體要素類型II+客體要素類型。從而,Z要素結構已經不是什么“第三要素”了,按照發展本性,也并不是暫時停留在社會主體和社會客體的中間形態,由于揚棄資本,它必然體現傳導者從而勞動迂回中心主要向“人自身”(即勞動體)進行歸集這一歷史性工作內容的規定。勞動資料III和人本身的經濟規定的合流使人類對勞動過程的規劃具有了新的文明前景,同時必然從勞動體的聯合中產生出真正的工藝學——人的工藝學。

  三種要素結構形成以主體生成為中心規定的社會博弈構造。在博弈過程中,知識被資本獨占的唯一性被耗散。隨著生產社會化程度越來越高,以及資本對自身否定的要求越來越強烈,社會耗散的速度也就越發加快。知識越來越為更多的社會個體擁有從而為其共同分享,這就會為知識存貯器承擔者身份的社會多元化打下基礎。知識與勞動的結合決不意味著單純的主體的生產權力,而意味著社會整體形態的相應變遷。同時意味著,機器體系本身也處于瓦解狀態。它不再是吸納一切生產能力的龐然怪獸,知識轉向、知識管理、技能提升、模塊化生產以及為知識而工作等等這些明顯帶有主體性增強特征的生產形式或手段,既標志著各方同資本社會博弈的力量持續趨強,同時,也標志著勞動過程中生產智能化因素的持續變強。這些有力的證據將被進一步社會協整。表明:在一個謀求徹底變革的企業——產業工作組織中,社會人力資本的工作宗旨恰恰在于揚棄資本。

网赌被黑  【注:這意味著人力資本并不是資本,無論是在理論邏輯上,還是在實踐層面,其均不可能被直接稱呼為“資本”。有一種認識:勞資關系的討論范圍同時涵蓋私有制經濟和網賭被黑經濟,即“主張根據公有資本與私有資本并存的現實,重新定義資本一般,將它理解為一個在市場經濟中反映資本所有者和勞動力所有者經濟關系的一般概念,階級分化和階級對立不再是它的必要條件,勞動的強制和剩余勞動的占有則仍然是其核心內容……公有資本關系不是階級關系,而是勞動者整體對個體的制約關系,是勞動者為社會提供剩余勞動的關系。”這個立論的依據似乎是:“大型公司制企業中處于權力頂層的專業經理人員……這個階層在企業勞資關系中不屬于勞動者一方,而屬于資本所有者一方,他們是資本所有者在企業的代理人,代表資本利益行使資本職能……他們是資本權力與利益的分享者,因此有責任成為資本所有者忠誠盡責的代理人。”這明顯地是試圖混淆企業治理結構的屬性和資本及所有制的性質。資本從來就是私人資本,這一點毋庸置疑,爾后在治理屬性上具有公司制、股份形式及社會化的實現形態,使權力結構高度立體化、網絡化和細微化,呈現出社會共同治理的傾向性。但這毋寧說成是私人資本自我揚棄的發展道路。人力資本是從反方向切入進來,意味著“超越資本”的種種現實努力。人力資本顯然不能混同于資本一般基礎上的“公有資本”,乃是勞動者聯合所有的社會占有制的財產關系——財產運動關系和財產組織關系。在后一層面上,才能夠談得上“等級制的權力源已經從政治權力轉換為資本權力、公有資本的權力,或者公私混合的資本權力”,“企業管理制度和管理策略的許多內容是相同的,資本主義國家先進的勞動管理的思想和方法往往可以為我所用”,以及存有這一物象迷思:“要讓工人理解網賭被黑企業和私有制企業勞動工資制度的根本區別,不說是不可能,至少也變得越來越困難了。”(榮兆梓等:《通往和諧之路:當代中國勞資關系研究》,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0,第22-25頁)】

网赌被黑  其柔性化的包容個性的分工協作謀劃著大寫規定的社會生產關系,工作謀劃其不間斷的生成性。從而,建立“超越資本”的現實力量結點在于對社會生產——分配結構及其分配關系進行重新規劃:

  W = c + v + h + m1 + m2 = c + x(v + m)+ y(v + m)+ z(v + m)

  即在形式上,x、y、z(對應要素的社會分配率)分別取v/(v+m)、m1/(v+m)、m2/(v+m)的社會量值。表明:在社會就整體而言采用“混合所有制”的生產形態下,社會人力資本和資本之間存在著社會剩余分享。

网赌被黑  【注:如上交代,其包括外生和內生的形成路徑。外生的路徑實際就是所有制管理結構,是各種產權形式的并存和共生,如中國當下實踐域內的國民經濟整體“以網賭被黑為主體”約束條件下國有企業之“股份制改造”和“分類改革”。內生的路徑如中國的亞私有制→網賭被黑的發展路徑,中國鄉村工業化走的是這條路子。歷史可考的我國鄉村工業經濟組織遠追宋代(原始形態),發軔于明清兩代(原始工業化發展時期),流變和分化于晚清民國時際(半工業化發展時期);向網賭被黑的挺進是在建國以后,其中受到“計劃經濟時期”(典型時期是1956-1978年)的制度性規制,采取“社隊企業”組織建制。這是整體的歷史考量。但總的來說,中國鄉村工業化成于中國鄉鎮企業的發展。歷史上的各種鄉村工業組織形式多為后來發展起來的鄉鎮企業提供諸多的必不可要的構成元素,成為它的組織成型基礎。改革開放后,鄉鎮企業異軍突起,漸漸占據網賭被黑經濟半壁河山,撐起了半邊天。其后的發展道路和制度取向將會是股份合作制。如此撩人眼目的組織形態變化和建制,雖多姿多彩而內質不易,如此長時段的歷史變遷,雖屢遭割斷而延宕連續,以致我們禁不住要問:有哪一個民族國家的歷史生產組織的發展像中國鄉村工業化這般地特立獨行?概言之,鄉村工業化組織委實是中國人力資本歷史培育的土壤,是孕育其成長規定的一個過程。一般的言論是將鄉鎮企業所起的作用視同一種強有力的黏合劑:上與城市掛鉤,下以農村為基地,使城鄉關系得到有序調節,成為經濟社會協調發展的一個有機體系的連結中樞,可與此同時,我們也必須將之視為具有自己民族特色的網賭被黑工業化的發展道路。就整體記錄了人力資本生長的特殊的歷史方式而論,其寫就中國“亞網賭被黑”特色。它塑造了新型農民,提升了主體綜合素質,大為拓寬國民經濟的產業門類,深掘結構層次,乃是鄉村建設的主陣地。主體就業關系介乎雇傭制和合作制之間,鼓勵合作投入,從而為發育網賭被黑合作制創造良好的環境氛圍,提供寶貴的建設經驗。這種“一體”(網賭被黑網賭被黑主體)、“兩翼”(國有企業和鄉鎮企業)、“多層次”(多種所有制經濟形式協同)的發展模式,實際上為社會勞工范疇在中國的廣泛發展奠立雄厚的發生學基礎。因為力圖從內部“消化”私有制,就形成了對國有企業的發展(履行必由的歷史使命)的堅實拱衛。】

  簡約分析起見,可進一步令剩余分享的社會博弈參量為△,這是一個雙方角逐的社會量。產生以下變形的社會價值構成公式:

  W = c+v+h + (m1-△)+(m2+△)

  式中,v代表資本家所有體制下的主體要素的所得,或社會所有體制下的簡單型勞動主體要素的所得,即勞動力再生產自身的社會價值;h是具有社會財產占有關系規定的復雜型勞動主體要素,從而,和資本物質要素分享社會剩余:m1-△、m2+△分別表示了這兩種要素結構按照社會分配率的實際占有的社會剩余量。

  對隸屬資本要素結構的“局部人力資本”而言,社會博弈剩余量是一個可社會剝奪的變量參數,它沖減Z的事實存在性。就其對知識的“運用”而言,知識的社會要素(具有主體占有關系蘊涵的知識資料)一定程度上處在了一般社會規定與特殊社會規定之間,是微觀基礎之不斷夯實,但作為宏觀變量,其實不存在。這顯見了當代資本主義生產組織的一個整體性特點:以工廠制為制度內核的系統的、彈性的全球化生產組織發展與治理生態——以時間為序、以空間為運動的展開軸,在特定的勞動合約(勞動過程內的締約活動)擬制關系下,實現工作轉化和自我超越。所以當△恰好等于m2的負值時,社會知識資料全部落入客體要素中,知識資料作為社會要素只是充作微觀生產體系的機動靈活的治理參數;或寧可說,這時獨立態的社會知識生產要素是不存在的,主體嚴重依賴于客體的體系。相反,當△恰好等于m1時,“社會知識”全部落入主體的類型,毋寧說,這時的“知識要素”乃是掌控著生產權力的社會主體要素。這樣的發展情形也可以直接說成是一個完全化了的網賭被黑生產。

  可見,m2說明了Z的存在性,是一個歷史數據;相反,△只是社會數據,取決于主體要素在整體結構方面的成長情況。而根據這種分析,人力資本要素結構實際獲得的社會剩余數值當然是在0 ~ m之間,如上指出,這個數值具體由兩個部分組成:基本數值即m2,以及博弈參量即△。在客觀存有資本要素結構的社會條件下,社會人力資本通過經濟實現獲取的博弈參量,乃是介乎于上述兩個極端數值之間,即△∈(-m2, m1)。這也是我們堅持將Z要素類型認定為從屬于主體類型的一種基本理由。此外,也是鑒于下列工作考慮的需要:隨著網賭被黑生產在社會范圍內的廣泛推廣,以及公有經濟成分在混合所有制企業中的比重越來越增大,不僅人力資本分享社會剩余能力在不斷增強,而且博弈參量值水準也會持續地提升,這樣一來,造成一個剩余的全民分享的發展時代不是距離我們愈加遠了,相反是更近了。

  (十一)

  敘述從來只是研究的規定,敘述服從研究,由研究決定;或者說,敘述根本就是為了研究。密納發的貓頭鷹等到黃昏降臨,即會起飛。勞動和資本的搏殺在這個階段上也才顯示出真正的較量。因此,國家資本主義或金融資本主義與網賭被黑發展實質并非有任何雷同之處。國家資本主義是資本主義的金融治理或全球掠奪的方式與工具形式,不是網賭被黑工作揚棄形態的序列,它和聯合起來的勞動者占有社會財產的含義上的社會所有制也不是一回事。金融資本主義作為最高形態的資本主義的發展,乃是一邊實現自身,一邊消滅自身的歷史規定。屈從現象,一味跟從現象發展的趨勢性特點進行認識總結,和認真進行科學研究、從事工作批判,畢竟不是一回事。

  以“中國人的資格”研究政治經濟學,工作涵容中國歷史規定,得出對世界歷史尤其馬克思之后的世界歷史的新理解。這種運思和釀造以極高的智慧統一了人類生產的“歷史”和“邏輯”。從中得出創造性的結論:中國經濟學的現代主要對象是網賭被黑經濟。這種對象規定不過是經濟形態的人的規定,不過是客觀史上的生產的發展(邏輯),——通過對現代資本主義發展規定的批判,其由初級產品社會的相應規定內化而來。其研究對象按馬克思的說話方式,乃是網賭被黑生產運動以及和它相適應的生產關系和分配關系。從而和產品社會整體契合,從嚴格意義上說,是它的發達形態和建設形態。畢竟,市民批判的結局和建設新型經濟形態的人的工作模式是緊密聯系著的;并且市民實現歷史的自我揚棄的一個必由的通道即是歸入“社會勞動者”。從這一立場出發我們必須要說,網賭被黑重在建設,要旨在于建設發達的產品經濟形態,為揚棄商品社會從而整個人類史前時期的經濟形態社會,跨入人的全面發展的生產文明規劃做好規劃。

  【注:工作批判的目的始終在于對建設的探索。然而,這個主體研究工作截至目前尚付之闕如,例如,我們雖然提到了企業價值(形式),但之所以不能對它進行更為充分地闡述,原因在于沒有研究它的社會形式——身份與財產關系運動,沒有揭露它的生活現象形式;換一個角度說,我們還沒有對人力資本(形式)以及它在整體運動現象上的構造——社會價格(形式)等等,進行深入地探究。而缺少了這些研究,敘述上的缺陷性可想而知了,——這是網賭被黑市場經濟實踐留給我們的越來越顯得重要了的研究課題。但無論如何,網賭被黑市場經濟是《資本論》中的資本概念的揚棄力量的始航,啟動了“實踐融合”之路。由此決定“社會人力資本”范疇可以成為網賭被黑生產方式的實存的規定。它醞釀著人類勞動過程的新的文明規劃。它沖垮了“人人都做資本家”的行動訴求,并堅持把分配方式的革命不斷地引入生產方式的實踐領域,推動生產方式的革命。其作用的聚焦點是引導新型人類生活的“生產關系-交往關系”,即聯合勞動發展取向的能動的社會交往形式。】

  本書是中國歷史和文化條件下《資本論》的“時代續寫”(富有“重讀”“重寫”雙重的內涵意義),從中定格建設元素。因此,為加強網賭被黑市場經濟理論指導的現實性,對理論和實踐的結合工作體式予以整體勾勒,即是“必要”的。簡約起見,以下同樣通過繪圖的方式導引出本書作者在這方面的一些粗略的預前交代。

  圖19-2 網賭被黑市場經濟條件下再生產的社會實現模型

  分析概要之一:這不應當看作“數學模型”,更應當被直接看成“邏輯模型”。本書中,沒有按通常方式運用數學,即在大部分的工作場合禁止數學演繹,而運用了直截了當的數學表達形式。這是將數學形式看成數量邏輯,即歷史-科學方法的邏輯實現形式。對于數學或數理邏輯在經濟學中的應用,一種更為妥當的說法是稱之為“歷史數學方法”,即邏輯-數學-計量。這種工作效果是由勞動價值論整體達成的。這種數理分析其實是一種質性分析。恩格斯指明,不可否認,“純數學具有不依賴于任何個人的特殊經驗的意義,這當然是正確的”,“而這種能力是長期的以經驗為依據的歷史發展的結果。”【注:《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377頁】

  關于這一點,弗里也做出過很好的歸納:

  (1)馬克思的哲學的、方法論的命題對許多閱讀者來說是陌生的,它導致對于馬克思的不必要的誤讀,尤其是不能正確地領會馬克思從抽象水準和辯證敘事方面進行的闡述。

  (2)基于歷史的變化的現實,馬克思討論了人類的知識生產。在馬克思的思考方式中,知識和現實的生成具有諸多重要的相似點。但他決沒有同一化二者。事實上,馬克思既不順著黑格爾的線路,將現實看作思想本身的產品,也不按照經驗主義者的路線而將知識當作簡單的、沒有中介的關于真實的反映物。

网赌被黑  (3)盡管如此,馬克思很大程度上采納了黑格爾的分析人類知識的結構:一種即使主要內容總在變化,但被視為一貫的形式,結構的基本元素是馬克思所稱之為“抽象或規定”的范疇,馬克思用這些從它們的組成具體事實的整個復雜有機體的實體要素關系中,被分離和凈化出來的范疇來討論現實的特征。

  (4)馬克思辯證法的深層影響力,在于提供了對現實的本質和知識的本質的深刻洞察力。

  (5)因此,馬克思把理論視作一個復雜、有序的關于抽象范疇的結構,以其作為理解世界的途徑。理論本身是充滿矛盾的實體,這是由于它包含著自我轉化的種子,包含著諸多的潛在不一致性,從而不斷導向新的理解。從另一方面來說,模型是理論的表征,可以將一些矛盾因素加以忽略——這在思想的數學表達上是經常允許的。這樣,模型就只是理論的代表,而不是關于真實本身的代表。每一個理論都能生成眾多模型,這些模型或許均要求代表理論的某一方面特征,但不會有任何一個模型能與理論本身同一。事實上,也沒有任何模型能夠與它所代表的理論精確地一致,因為它抑制或消除了理論中的真實因素。這一研究與新古典經濟學的方法論實踐形成鮮明對照:在那里,主要工作是探究抽象模型的各種屬性,這導致模型與真實世界之間的關系問題時常成為討論的中心話題。【注:Dincan Foley, Understanding capital: Marx's economic theory (New York: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6), p. 1-11.】

  分析概要之二:由勞動價值論造成的奇妙的批判工作效果,致使西方經濟學的理論家不約而同地視之為與馬克思經濟學實際是“同義詞”的一個理論上的“等價物”。

  如埃爾斯特認為,“這種分析是建立在勞動價值論和利潤率下降論這兩個主要支柱基礎之上的”,所以必須要公開宣布:“這兩種理論最終被證明是無效的。”然而如何證明呢?證明的方式是解釋學路徑的,而且還是一種極為拙劣的“形式的類推法”。【注:仿照波普爾,他也先把馬克思歸結為錯誤論證的一種,爾后否定馬克思邏輯的錯誤性。但是,他在這里明顯不如他的前輩,竟然愚蠢地把馬克思說明事物發展的邏輯方法歸結為數學的形式類推。】

  “勞動價值論不能解釋均衡價格和均衡利潤率的形成。勞動是交換價值和利潤的源泉這種主張,也未能逃脫一種批判的檢驗……勞動價值混淆了對平衡增長的分析,并把它認為是分析資源配置和技術選擇理論的工具。此外,堅信勞動價值論使得馬克思接受了對資本拜物教的一種無效解釋……(因此)盡管馬克思有一種經濟學理論,但他是否也在各種經濟學模型中創造了它則不甚明了。這涉及審慎地運用各種簡化的量化的假定——以現實主義為代價而達到精確性……馬克思完全意識到了這些優點,雖然他的黑格爾式的素養有時使他誤入歧途。他嘗試為其主要論斷提供代數的與算術的證明表明,他認識到了數學在這一方面的力量,雖然在今天看來他的努力顯得笨拙。與黑格爾不同,他沒有把數學歸類為‘知性’這個平庸的層面,即把它和‘理性’對立起來。他也沒有和恩格斯一道試圖使數學成為一門神秘的‘辯證的’學科……馬克思常常提到經濟生活中‘現象’和‘本質’之間的一種區分……馬克思在根本上完全誤解了黑格爾……這就是馬克思認識勞動價值和價格之間關系的方式。”關于馬克思做出了如此多的重大發現,爾后的埃爾斯特抵制不住內心興奮,一定要匆匆忙忙說道:“前者是一種不同的、比后者更為根本的本體論秩序,而后者只是一些顯現為經濟動因的秩序。價格在雙重的意義上(即它可以直接被觀察到,可以通過更深層的和更根本的結構得到解釋)處于事物的表面。其次,人們可能考察現象的局部特征——因為現象的東西總是顯現為一個人根據一種特殊的視角來觀察現象。因此,任何既定的現象都可能和那些與任何一種特殊觀點無關的現象的全局性網絡相對立。就我所理解的黑格爾關于現象與本質的理論而言,第二種解釋是正確的。它認為,本質是相互關聯的現象的總體,而非某種‘隱藏在’它們背后的東西,以及一種不同的本體論秩序。這方面的一個例證是經濟學中對局部均衡與一般均衡的關系的分析……勞動價值在任何意義上都不先于價格。因此,馬克思的理論應該被放棄,因為它是錯誤的,而不是因為它是建立在對黑格爾的誤解之上。”可是埃爾斯特又必須要說,“然而,這種理解是驅使他堅持勞動價值論的第一性的一個重要原因。”【注:埃爾斯特:《理解馬克思》,何懷遠等譯,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8,第117-122頁】

  網賭被黑經濟學當然不要在一種極為被動中繼續接受埃爾斯特式的工作批評。被動地挨打,總歸沒有出路。避免對生產要素進行平面化設計的結構概念,從反面看,無疑就是關于社會生產要素的結構形式的探索。一部《資本論》,皇皇巨著不過是說資本的總體發生學。資本,總的來說是特殊的生產要素結構,是對其總體進行把握和總攬,因而,在它的必然性的規定中孕育著發展的總體性。這就需要歷史和系統的發生學研究之先行,也就有了邏輯模型在構造上的優先性。馬克思生前對股份制和合作工廠的探索揭示出社會要素結構正在發生變革的事實和前景。這是從現象發生學的角度提出的看法。不過,這一分析進路也沒有得到有效的擴展,僅僅停留在一些抽象認識圖式上。一句話,生產要素不僅沒有很好地作為社會規定——相反作為“技術規定”——對待,也沒有作為社會批判上的經濟規定。同樣,對這些元素發生社會作用的現象的把握也很粗糙,并且普遍沒有當成歷史范疇來予以把握。從而,整體上忽略了對生產結構本身的歷史成長的分析。而忽略了這種工作進路,對象→研究對象的工作規定就不可能順利地從中國歷史中引導出來。可中國經濟學的工作實質正在于這種引導,從中引出對網賭被黑經濟的歷史的內在性分析。所以正確的做法是:把當前正在實踐的元素視為歷史的一種“正在發生史”,它本質上是歷史上的元素在當下場域的匯聚。在中介模式上,網賭被黑中國化恰恰需要形成中國歷史—中國思維—中國語言的工作路徑和工作模式,以能適用于對“中國制造”進行民族歷史與世界歷史并重意義的批判性分析。

  分析概要之三:商品公式W=c+v+m譜寫了簡單勞動(范疇)的完整發生學,即孕育、成長、社會成型和進一步壯大,以致最終的發展導向——走上歷史消滅的道路,這一切不過是工作摹寫一個全過程的概念——商品價值,從而委實是講述價值(形式)發展史。正如馬克思的卓越分析,這個全過程在發展特性上最終要求把知識的存貯權全部交付給外在于工人的客體——機器(體系),從而造成特殊的客體類型以及相應占據知識存貯器位置的發展景象。這和工人聯合起來的發展相抵觸。畢竟,“必須承認,我們的工人在走出生產過程時同他進入生產過程是不一樣的。”所以,“為了’抵御‘折磨他們的毒蛇,工人必須把他們的頭聚在一起,作為一個階級來強行掙得一項國家法律,一個強有力的社會屏障,使自己不致再通過自愿與資本締結的契約而把自己和后代賣出去送死和受奴役。”【注:《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349頁】

  這就要求工人聯合起來重新掌握自己的和社會的知識存貯器,使之作為他們共同體賴以建立的基礎。那么,這對于正在進行網賭被黑市場經濟偉大實踐,并業已處在為“世界工廠(生產體制)”發展格局提供服務的中國有怎樣的啟示呢?

  答案已經不言而喻了。人類最初的勞作場所本是沒有圍墻的,后來逐漸有了,且愈加牢固和固定化起來,“工場手工業作為經濟上的藝術品,聳立在城市手工業和農村家庭工業的廣大基礎之上。”【注:《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426頁】

  最終,勞動資料的機器化與工廠立法為為數眾多的工人豎立了歷史上最為堅固的圍墻,工人的揮汗如雨和不辭辛勞成為創造歷史上發展最快的人類生產力的堅實保證。隨著機器技術和大規模生產發展到一定程度,這種把外部市場當作自己的再生產條件和社會消費條件的經濟增長模式也就日益步履維艱,越來越難以克服社會生產和由它自身創造出來的社會需求之間的矛盾。隨著這一矛盾的日益發展,勞動階級亦日益強大起來,“結合總體工人”生活必需品水平有了歷史性提高,一種超越資本的政治經濟學實踐日益被需求并在生產實踐中實質性地建立起來了。這些因素總合起來決定資本家和工人彼此和諧共處這個發展事業就像“相互詛咒的符碼”,不可持續。資本家一天不拆除圍墻,工人們就一天不停止斗爭。可見,網賭被黑工廠絕不是尋求這種“相互詛咒的符碼”。從上述粗略的分析已經能夠看出,它的發展決不意味著對于資本主義工廠不加改造地簡單移植,其利用者是機器大生產的合理成分(相對剩余生產方法),堅決摒棄者乃是“金融工廠”。

  要之,本書基于中華科學研究與講述立場(從中國學科到中華科學),展示出一條中國式斗爭路徑,定格一種尋求發展的有效行動斗爭方式。它不為少數人的致富欲所動搖,沒有為致富經所迷糊,堅持由長時段和宏觀場域看待人類的資本和社會人力資本的發展問題,堅持歷史和科學的工作接合的視角以及在世界格局“變局”中整體審視資本主義和網賭被黑的當代發展差異。對資本主義生產體制來說,人力資本是一個微觀場域的個別變量,并不具有實在的宏觀意義。相反,對網賭被黑生產體制來說,人力資本是從微觀到宏觀無時不變身著的經濟參量,從而是在謀求共富縮距的發展軌跡中脫穎而出的生產制度結構和社會博弈參量。其具有宏觀和社會實在意義。而且,越來越發展為網賭被黑經濟的“以太范疇”。可見,對人力資本的把握要從民族歷史內涵出發,從對資本的歷史揚棄性的工作內涵出發,以此兩點統籌認識。

网赌被黑  【注:王亞南早就說過,“批判經濟學是比之資本家經濟學更高一級的東西,對于它的理解,特別是對于它在實際上的應用,是非經過更洗練的消化不行的。”“不過,批判經濟學對于中國經濟學的研究,雖有上述這種種啟迪作用,但并不如一般人所想象的,我們知道了若干批判經濟學的概括公式或術語就行的。機械的公式主義者對于中國經濟認識的隔膜,并不比流俗經濟學者有很大的距離。所以,后者尚是行所無事地把中國經濟當作資本主義商品經濟來處理,前者卻引經據典地來說明我們已經是資本的商品經濟社會。”(《中國經濟原論》,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12,第57頁)】

  關于人力資本從微觀變量到宏觀變量的發展特點,它的征兆,恩格斯的料想是:在現代生產部門,兩種性質截然不同的預付活動現實并存。這甚至在馬克思寫作《資本論》的時代也是如此。【注:恩格斯在《資本論》的一個注釋中評議說:馬克思已經說明,“實際上不是資本家‘預付’給工人,而是工人‘預付’給資本家。”(《資本論》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250頁)】

  分析概要之四:在以上圖畫出來的社會再生產的實現模型中,社會人力資本的實現活動僅集中完成在生產資料部門中,沒有過多涉及消費資料部門。這實際是將人力資本主要處理成了“固定可變資本”(請恕我們總是繼續沿用馬克思的工作用語),從而,關涉它的預付活動在經濟性質上,就不僅僅是個別資本家的機器體系屬性,必然也指向全社會的機器體系屬性;同樣,不僅僅是單個企業的勞動(發展)體系,必然也指向全社會的勞動(發展)體系。在機器體系和人的生產權力分治的生產場合,這種預付行動是資本家群體和社會共同決定的,資本家共濟會意義的社會正在工作揚棄,聯合體意義上的社會正在確立中;社會從抽象統治中一步步地脫身出來,走向能夠真正實現自身價值的共同體的規定。很明顯,在這當中由社會或國家安排教育和福利計劃(即廣義上的重建勞動者的個人消費品的所有制),顯得尤其重要。

  圖19-2不應當簡單看成是在圖14-1之上建成的分析或工作承續。在那種分析圖式中,均衡或經濟社會平衡被看成資本主義再生產的強制性實現條件,從而無論簡單再生產抑或擴大再生產,均是既有前提條件,也有實現條件的。例如,資本的簡單再生產可算是“社會的零追加”,這是很嚴格的前提條件;如果有個別資本家試圖突破,那么全社會的生產圖式仍然要在或多或少的程度上算作有追加表現的再生產,為什么呢?競爭使然。擴大再生產的前提條件是“整個社會的正追加”,就更為嚴格些;但資本的本性就是要促成這個條件。至于實現條件,即使簡單再生產也不會比擴大再生產更容易做到。歸根結底,這種條件分析不過是說,資本作為運動的資本實際上很難達到或滿足這些會條件,而采取了“強制均衡”的策略。網賭被黑生產揚棄“運動的資本”的規定是社會身份關系(主體規定)的成長與“運動的財產”的相互結合。和兩要素的對立結構整體表現為“剛性實現結構”不同,三要素的社會結構整體顯示出趨向“柔性實現結構”發展的態勢。從而,它日益改寫著社會再生產實現的內涵邏輯形式,即:

  I(v + m/x+△v) = II(c+△c) → I(v+ m/x +△v) = II(c+h+△c)

  增加的h并非是使社會利潤率趨于下降,——畢竟網賭被黑生產并非要嚴格遵守資本主義的利潤規律,而在于根本改變資本積累的產生根源和運行方式。這里,既沒有什么局部均衡,也沒有什么一般均衡,因為,整個社會產品的生產規律表現為企業生產體制和整個社會生產的宏觀實現體制的柔性接合。資本有機構成的活動范圍讓位于一個在發展上更高級的社會有機構成的工作規定而發揮作用。即仿佛:“預先總是由契約規定的勞動力價格,無論是用貨幣支付還是用生活資料支付,不論在哪一個場合,它是一個一定的、既定的價格這個性質都是不會改變的。”【注:《資本論》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4,第251頁】

  經過社會統籌、國家層面的協調,對人本身而言的個人投資或組織投資并不會和社會投資發生根本性沖突,主客體的統一到對抗,再到實踐過程中根本解決工作性對抗關系,從而走上尋求真正實現和解的道路。這種實踐化路徑尋求,純屬工作實踐關系,不會再是單純認識上的想象關系。因此,盡管在形式上還涂有為資本而配置的工作色彩,并帶有資本主義式樣的行動律令要求,一定程度上受抽象規律規制,但資源配置將從突破資本的工藝學的行動開始,于再生產領域內重建人自身的工藝學,并使經濟形態的人和社會的自由結合的人的個性發展要求保持工作一致性。可以講,經濟形態社會的全部活動范圍(圖景鳥瞰,參看圖19-3),即是社會生產本身的存在批判→本質批判→概念批判→總和意義的現象學批判的實踐化的發展道路和調適過程。在這個工作范圍內,它將完成自己的文明規劃的歷史使命。

  圖19-3 政治經濟學批判暨經濟形態揚棄的歷史道路和社會過程

网赌被黑  分析概要之五:人們普遍懷疑網賭被黑經濟學產品一般范疇的存在性,那是因為這個歷史生產方式迄今為止一直處于建設當中,還不十分地穩固,還不十分地堅強。但是,正如資本的范疇系統寫就了從勞動一般到資本一般的商品生產的社會人的器官的發生史,那么,從勞動體和社會聯合體中工作取出的人力資本范疇規定同樣能夠勝任這種偉任。脫去身份和財產雙重束縛關系之后,猶如盧卡奇的指認:勞動處處都處于中心位置,成為中心范疇,在勞動中所有其他規定都已概括地表現出來。勞動二重性規定在網賭被黑實踐領域內仍然發揮著作用。一方面,網賭被黑生產今天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更加需要對發生在勞動物理場域中的實踐模式加強研究,另一方面,社會產品生產本身作為物質身份勞動過程和社會產品財產的再生產過程的統一,也就要求對外在的運動進行綜合形式的工作批判。資本主義生產以發達形態的勞動二重性——商品二重性為運轉中軸和批判性理解中軸;在對勞動過程進行重新文明規劃的基礎上,網賭被黑生產體系同樣建設了自己的二重性規定的形態外觀:產品的二重發展性態——直接產品和社會產品。這是依據社會的人的活動的二重性對商品二重性進行社會內容更新所達成的運行規定,其實質的內容是產品的帶有主體行動內涵的實現方式和社會經濟實現形式。這是對資本主義體系所含有的價值批判和生產價格批判的工作接續和實踐性超越。

  要之,社會使用價值批判和價值批判蘊藏著內在性批判要求,即揭開物的面紗的人的發展本身。所以,事實并不像《<資本論>的存在論》所說的勞動二重性=人的存在的二重性,好像是說任何個體的人均具有這種性質:所謂人既是自然存在、又是社會的存在的說法,說到底,還是強調了人的自然性的獨立性。揚棄的工作中介是發展人的合類性。

网赌被黑  【注:在這個意義上,把盧卡奇的本體批判工作的努力和馬克思的勞動二重性系統批判進行對比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盧卡奇從學科統一的角度使自然科學領域中的勞動(形式)和社會科學領域中的勞動(形式)工作統一,作為總體歷史的“本體”和作為實踐模式的“勞動”。“特殊本體論”設置的好處是,避免了各種存在和存在形式的空間自足,說明它們不是空間的一字排開,仿佛廣場的樓群布局;表明了:社會存在在規定上尋根,也絕對不是設定“先驗存在”,而根本是認識的生產,即對存在如何生長問題的總把握。不足之點:由于缺乏真正區分開歷史(對象)和社會(對象)的工作眼光——某種程度上是把它們看成一回事,使得采用了簡化含意的歷史歸納公式:人的類存在=人類的存在=社會存在;但是很明顯,這是用唯物主義的存在論(本體論)來認識覆蓋真正意涵的唯物主義的存在——存在者的發展的規定。盡管問題不少,但我們仍然必須承認,盧卡奇對于馬克思的勞動二重性及其實踐理論的解讀總體上是成功的,并富有創造性意蘊。因為,正是它開啟了走向歷史深處的工作研究,有效接合了人的發展和二重性批判的工作關系。這樣,一個總體的歷史的勞動發展理論就逼近了人類生產的歷史理解深處。】

  所以,事實只能存在于如下的發展情勢中:揚棄的勞動二重性是人的發展的二重性態,即人在合類性的自然工藝學上的發展,以及相應在合乎人的本性要求的人類工藝學上的發展,從而在實現政治經濟學批判(消除經濟的必然性)基礎上的社會工藝學的重建,亦即產生社會自由結合的勞動工藝學的實踐態。

  結論是正確的。但不應要求有任何的超然的認識論來與之對應。“所以,社會存在本體論應以一般本體論為前提。但是,這一種一般本體論不能再被歪曲為認識論。”并且網賭被黑經典作家從來不會把本體論批判規定輕易地歸結為一般認識論,從而有利于上升為一種僵化的指導理論。“盡管認識論觀點引入黑格爾的本體論邏輯具有重要性,然而決定性的二律背反卻由于本體論事實被擠壓進邏輯形式而在本質上受到歪曲產生了。”可見,“馬克思始終如一地把對于社會的這種理解方式看作是普遍的方法”,盡管如此,“它在存在上必須以發生學的方式從它的過渡形式中推導出來。”【注:盧卡奇:《關于社會存在的本體論》上卷,白錫堃等譯,重慶出版社,1993,第566、643頁】

网赌被黑  對網賭被黑經濟生活而言,一方面,在有效替換資本的工作位置上,處在勞動社會場域的總體人力資本,從而社會勞動體規定必須被視為直接的網賭被黑生產方式,定格這樣的行動公式:社會人力資本=網賭被黑生產關系,以及網賭被黑主體的合作交往=社會分配關系;另一方面,其人格化范疇又須得從抽象領域中抽身出來,通過行動即社會實踐內涵的唯物主義寓意處處為實踐提供具體工作范型。這種人本身對社會產品一般,即勞動場域隨實體構造一步步成長的工作關系,隨時揚棄自身,從而定格為消滅勞動社會抽象性的發展規定。于是,復雜勞動就在直接社會勞動中實存,新型的創造價值方式據此創造出來,它的表達式即應寫作“W(Lc)”。勞動并不是在簡單平均的意義被加總,而在復雜平均的意義被加總,也就產生了真正的具體性,產生了由工藝學揭示出來的人對自然的能動關系。關于馬克思的思想根源和來源,因此有了一個匯總的講法:

  黑格爾以后的唯物主義者……不理解人在借助于思維同外部的感性對象發生關系同時也使自己對象化的過程中,在語言和在生產中實現他的思想使之外在化時,怎樣據此而進入同其他人的關系中。在第一個場合,只有目的論,沒有物質因果性。在第二個場合,既然物質因果性不包括實踐的主觀因素,那么,目的論就只是一個“幻想”或外表。例如,費爾巴哈就從來也沒有把因果性和目的論成功地統一起來過。一方面,費爾巴哈從來沒有把感性世界理解為構成這一世界的個人的共同的活生生的感性的活動,他不理解客體也是人的對象化,是主觀之間的交往,從而也是一種社會關系;另一方面,由于他停留在抽象的“人”上面而沒有從人們的社會聯系上來觀察人們,因而他只知道人與人之間的倫理關系,而不知道人與人之間的指向客觀世界的那種改造的關系。科萊蒂認為,馬克思匯合和解決西方哲學史上這二股具有深厚的根子而又相反的文化歷史傳統思潮,即唯物主義決定論思潮和唯心主義人道主義傳統思想之處,在于他提出了人作為“類的自然存在”的概念——以后發展為“社會生產關系”的概念……論證這兩個概念的接續性……馬克思這個論述說明了,人同自然的關系,同時也是人同其伙伴的關系,這就是說,生產是人們主觀之間的一種交往,因而是一種社會關系;而在另一方面,人同其伙伴的關系,又是為生產的目的而建立的,就是說,是著眼于人對自然的活動和影響的,而且是它的一個功能……換言之,人并沒有他自己的存在;這樣,類的關系(人同其他人的關系)就包含人同不同于他的其它自然存在的類的關系……《雇傭勞動與資本》中用社會生產關系這個概念論述的這一命題,也正是作為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的焦點的同一個命題……《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把勞動定義為自我生產,這不僅意味著勞動的產物是工人的對象化,從而通過勞動的改造,使自然適應和適合于我們的需要和我們的目的;而且也意味著,人在勞動過程中、也使自己適應于自然……勞動在這兩個場合,即人的既創造又適應的自我再生產,在第一個場合,因為人同客觀的其它性的關系,實際上就是他同其他人的關系的表現(通過對象化);而在第二個場合,則是因為人同其他人、從而同他自己的類或同他自己的關系意味著人為了同他自身發生關系,就必須同一個有別于人的存在發生關系。科萊蒂強調說:“歷史唯物主義的一切就在這里”;“歷史唯物主義和《資本論》本身的邏輯都植根于此。”【注:徐崇溫:《西方網賭被黑》,天津人民出版社,1982,第531-534頁】

  勞動二重性實踐之路意蘊在于批判與建設,在于不間斷地推進揚棄運動。主體力量得以源源不斷地激發出來。在這里,勞動過程中的締約行動特別具有意義。馬克思概括了兩條道路:(1)物質生產和它所包含的關系;(2)生產的一般規定在一定社會發展階段上對特殊生產形式的關系。可見,勞動二重性是人類處在物質生產共同體的發展階段上整體受其約束的認識形式的必然王國內的行動事件。它將工作指針始終指向了對工藝社會本身的探索和規定的發掘,從中審視經濟形態社會的基本脈絡和運動性狀,從歷史運動——勞動和生產發展史——的里層和內在的方面解明了勞動的性質和生產的性質,對它們進行充分的比較,以揭示規律。作為工作指針,它迄今為止依然發揮著強大的認識效力。作為自由王國的認識效力和行動事件,乃是“消滅勞動”。因為一旦消滅了勞動的謀生要求,勞動就自動上升為真正的活動,具有普遍工作含義的實踐模式和形態就會脫穎而出。勞動范疇對網賭被黑(運動)來說,依然是一柄雙刃劍;它有效驅除拜物教認識,要求建設產品社會,并在社會使用價值與社會價值的雙重性批判中建立自己的王國:工人自治或勞動體意義的生產自治。作為解放自身的過渡性質的“臨時王國”【注:圍繞勞動過程新構造的若干實質性因素(例如技術、權力、權威)不斷化為實踐關系,成為蘊藏著新的發展力量的締約活動。這些關系或活動要求生產一般在本質上超出勞動一般和資本一般的行動律條,向人類生產深處領域進軍,向人力資本一般進軍,并不斷逾越自身的舊有的抽象規定;要求超越工藝形式和社會形式的硬性分割的發展束縛,重建向人的自身回歸的勞動職業規劃——具體的實踐的人和具有靈性生活基礎,建設社會人類學發展意蘊的新型的人的工藝學。“向人自身回歸”以及“向產品自身回歸”將是重建行動的工作方向和努力目標,這在實質內容上就是要求重建工藝社會這個概念本身,也就是二重性規定的真正實現消解自身的道路。】,它們不可避免地具有發展的缺陷,比如容易滋生各種非經濟的強制因素,容易重新導致必然王國的盲目統治,一些正確的方向雖然得到澄明,但一些事實——至少在工作細節上沒有得到有效地澄清。這就使得以未來為取向的建設將充滿復雜性和曲折性,具有發展上的變數。

  勞動和資本之間的較量依然是整體意蘊的:反復進行和長期化,有時甚至是必要的。可這就是勞動的辯證法和資本的辯證法,社會勞工(作為政治范疇和作為經濟范疇)的發展是對這些辯證法的總歸結。以致,資本和社會人力資本(規定)同時成為彼此以對方為條件的自我揚棄的發展運動。這是一場看似沒有結局的廝殺和較量,所以不會有固定程式,唯有和歷史接合的不斷處于變動狀態的知識理論生產,即歷史認識。然而結局總會有,在爭斗勝出的一方中產生,——不過是在最先爭奪了通向未來生產權力的一方中產生,如上指出,這意味著即使該方亦必須時刻從事揚棄自身的工作。從而,這是實現勞動共生的必由之路,需要兼懷“常無”“常有”之心。我們拭目以待吧!勞動——通過自身運動聚集為社會規定的勞動形式——消滅自己的資本!!既然申明了歷史唯物主義,就當以發生的批判的行動方式迎接結果產生。

  附識人們總愿意將政治經濟學和資產階級的經濟活動內在關聯,至多延伸一點,與市民階級(資產階級是這個階級的一個變種)的活動相關聯,至于“經濟學帝國主義”,也是拿了資產階級經濟學的“令牌”(所謂有成本—收益分析,所謂理性分析,所謂效率,所謂均衡,所謂最大化),去隨意支配人類經濟史而已。如果把生產一般僅作為“商品生產一般”,那么,政治經濟學就仍然是“范式經濟學”,廣義的概念就依然跳不出狹義的范圍,政治經濟學批判——作為學科方法和學科的工作邏輯——就仍然實際作為“客體批判”在被運用!這樣,將《資本論》創作視為“巨型的史書”(規定)研究計劃的想法,沒有體現出應有的方法論意義。而即使僅僅從市民的活動出發,其分析觸角也必然廣泛涉及人類歷史上各階級的活動,從所有這些軌跡當中必能取出“產品生產一般”規定來。所謂生產一般,蓋言生產之“總體規定”,它首先是“歷史總體”的規定。這樣從高度上看,政治經濟學超出一般意義經濟學的地方是:它以“統一之歷史學科”理論經濟學規定性,來高于它作為實踐科學與批判科學的工作規定。這個“高于”本質上就是它的學術屬性所在,所以,“總體性”(從行動主體方面看)以及“階級性”(從歷史客體方面看)必須作為“科學性”(從實踐屬性看)的實存規定意義的“內容”。即所謂科學,是由歷史行動和階級生成賦予內置規定性的邏輯和認知方法。如此,主客體批判行動規定“對接”了,從中升華出“總體經濟學”,就是總體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并且,根本上是關于產品生產一般和商品生產一般之客觀研究體系。由于“產品生產一般”的研究側重在“主體向度”(主體的生產力、生產關系),與之對應,“商品生產一般”的研究側重在“客體向度”(客體的生產力、生產關系),在政治經濟學批判的統一框架內,產品生產關系與商品生產關系的對接研究首先即被提上日程。更進一步,由于“主體的生產力”與“客體的生產力”是工藝學貫通的,人類自此步入自覺的生產力系統文明規劃發展階段,而這就意味著生產力智能化序列的歷史完成:人類勞動生產力I(人類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能力)→人類勞動生產力II(人類征服自然和改造社會的物質力量)→人類勞動生產力III(人類征服自然、改造社會以及塑造自我的本質力量,是人的自由歷史本質借助物質力量的全部意義的展開)。

  【本章判語·意難平曲】一個是宮苑庭葩,一個是寶玉帶瑕;若說沒奇緣,今世偏遇見它,氏民一個家。分享聚合皆前定,好似食盡鳥投林。相生終難恰!相克中間化!縱然是齊眉舉案,到底意難平。都道是良姻金玉,美中不足今生信。一個兀自嗟呀,一個空勞牽掛;一個是從頭越,一個是族中花。別時容易見時難,人民共天下。狼之將死,龍之將亡,奈何風云總虛化?涅槃一個家。我乞隼擊,鹿鳴羊兮重生化。落了片,茫茫大地國無睱!

  【作者:許光偉,江西財經大學研究員、博士生導師;研究領域:《資本論》、政治經濟學方法論、網賭被黑經濟理論與實踐。全文原載《保衛資本論》修訂版(2017),P611-677,為該著(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的第十九章。】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網賭被黑 責任編輯:小石頭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網賭被黑網賭被黑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淡化”網賭被黑的“錯誤”已大勢所趨
  2. 韓丁:網賭被黑的反攻
  3. 郭松民 | 1962中印邊境自衛反擊戰:解放軍為什么能“快刀切黃油”?
  4. 李光滿:調查結果公布之后,需要進行四個方面的反思!
  5. 關東軍被蘇軍殲滅得太快,差點讓國軍來不及趕來接收東北
  6. 孫錫良:老孫微評(用心思考)
  7. 網賭被黑真狠!15000字的“為人民服務”講話被縮到不到800
  8. 英國崛起不是因為蒸汽機,而是它從印度竊取45萬億美元,這為入侵中國提供了資金
  9. 用朝鮮無核化取代朝鮮半島無核化?此路不通!
  10. 張志坤:應該提高對美國霸權野蠻本性的認識
  1. 网赌被黑蘭斌強:這位委員的呼聲讓洋奴們跳腳!
  2. 网赌被黑“淡化”網賭被黑的“錯誤”已大勢所趨
  3. 日軍為什么要在中國奸淫婦女?日軍的氣質一直都是舊軍隊
  4. 鶴齡: 對華為總裁任正非“憶毛時代苦”的評說
  5. 韓丁:網賭被黑的反攻
  6. 望長城內外:波音事件對我國大飛機研發是利好消息嗎?
  7. 毛時代為什么不會出“小學食堂喂豬食事件”
  8. 網賭被黑和江青都是“月光族”——開國領袖工資揭秘
  9. 基礎教育開倒車 教育資本化是罪魁禍首
  10. 老田 | 老網賭被黑人的政治規矩是如何破壞的:兼談周總理是如何模范地遵守政治規矩的
  1. 网赌被黑袁立爆料崔永元失聯,有關崔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2. 許光偉 |《保衛資本論》: 生產一般的理論與實踐
  3. 對于《鄧力群贏了,李某輸了》一文的修正
  4. 老田:徹底失敗的“千里躍進大別山”行動
  5. 老田 | 八九十年代的那些改革家怎么了:以褚時健為例
  6. 老田 | 人類歷史上空前規模的剩余吸收難題:2019年統計公報讀后
  7. 網賭被黑阻止給周恩來治療癌癥真相
  8. “生不逢時、死得其時”的褚時健
  9. 網賭被黑說“干部子弟是一大災難”,事實令人乍舌
  10. 說說對越自衛反擊戰
  1. 網賭被黑和江青都是“月光族”——開國領袖工資揭秘
  2. 一些美國名校的“底褲掉了”,原來你是這樣的美國?
  3. “淡化”網賭被黑的“錯誤”已大勢所趨
  4. 李光滿:調查結果公布之后,需要進行四個方面的反思!
  5. 淚目:工傷爸爸帶娃送外賣
  6. 成都七中食堂問題觸目驚心,毒手伸向孩子,問題的根源到底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