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思想
  • 学术
  • 观点
  • 社情
  • 舆情
  • 时代
  • 文化
  • 乌有之乡
来自 思想 2019-05-13 20:39 的文章

是立足于他对中国的国情问题有比较全面深刻了

  在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实际工作中,由于过早完成了由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过渡的任务,过早地改造完了民族资本主义,并在60年代中期以后声势浩大地批判资本主义,“割资本主义尾巴”,公有制,毛主义犯了一系列“左”的错误,以致于今天有些人认为毛泽东从来就是一个“乌托邦主义者”、“民粹主义者”。在国际、国内的毛泽东研究中都有人持这种观点。然而,以毛泽东晚年错误为依据,断言他是一个“乌托邦主义者”、“民粹主义者”,是很不公正的,有失偏颇的。实际上,在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经济理论中,中华文明关于资本主义经济的论述引人注目。网刊即使在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以后,他也提过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利用和发展资本主义的思想。当前,对毛泽东资本主义经济思想进行探讨,无论就恢复毛泽东思想的本来面目,还是对丰富理论的来源,推进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都是有益处的。

  中国的事情总是非常奇怪的。1927年以后上台的南京政府不能建立一个代表民族资产阶级利益的政府,却建立了一个代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利益的政府。它的代表蒋介石在《中国之命运》一书中,公开宣称“既不要东方的,也不要西方的自由主义”。而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代表中间党派也不敢正面提出发展资本主义的主张,他们的建国方案则是:“在政治方面比较多采取英美式的自由主义与民主主义,同时在经济方面比较多采取苏联式的计划经济与社会主义。从消极方面说,既采取民主主义而不要资本主义,同时采取社会主义而不要无产阶级专政的革命;我们要自由而不要放任,要合法而不要斗争。不要放任故不要资本家的垄断,不要斗争故不要阶级斗争。”(注:张东荪:《一个中间性的政治路线日。)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在“建国”问题上只有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人把保护民族工商业,发展资本主义作为自己的经济纲领明确提出来,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复宣布:在新民主主义社会,不但不应害怕资本主义,还要在一定条件下提倡它的发展。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一文中说:“现代的中国是多了一个外国的帝国主义和一个本国的封建主义,而不是多了一个本国的资本主义,相反,我们的资本主义是太少了。”(注:《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1060页。)毛泽东提倡保护和发展资本主义的思想,是立足于他对中国的国情问题有比较全面深刻了解研究的基础之上。他深知中国的生产力结构中小生产占有绝对优势,生产关系结构中封建的生产关系占主导地位,因此,虽然实践一再证明中国资产阶级领导不了革命,中国不可能在革命胜利后建立一个资产阶级专政的资本主义社会,他也同样坚持中国决不能从这样落后的半殖民半封建社会中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他在《论联合政府》一文中说得十分清楚明白:“要想在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废墟上建立起社会主义社会来,那只是完全的空想。”(注:《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1060页。)他在1945年同美国外交官的谈话中说得更深刻也更尖刻:“不管是农民还是全体中国人民,都没有为实现社会主义而作好准备。在未来很长的时间内,他们不会准备好的。必须经历漫长的、民主管理的私人企业时期。奢谈立即进入社会主义是‘反革命的思想’,因为它不现实,而想实行它总会自招失败。”(注:谢伟思:《备忘录:与毛泽东的谈话》,载美国国务院《美国外交关系,1945年,中国》。)为什么说这是一种“空想”,一种“反革命的思想”呢?毛泽东有过一系列重要论述。第一,这种社会主义缺乏社会化生产的坚实物质基础。毛泽东1944年8月31日致秦邦宪的信中,特地指出要不要这个基础,“这是马克思主义区别于民粹主义的地方。”(注:《毛泽东书信选集》第239页。)第二,这种社会主义不仅缺乏先进的生产力基础,而且必定会破坏近代中国数量极少、有待于大大发展的工商业及其所容纳的现代工业生产力,保护落后的小生产。毛泽东在1948年4月1日曾经指出:“现在农村中流行的一种破坏工商业,在分配土地问题上主张绝对平均主义思想,它的性质是反动的、落后的、倒退的。我们必须批判这种思想。”(注:《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1314页。)毛泽东批判的这种思想就是一种破坏工商业,建立在小农业生产基础上的社会主义思想。第三,这种社会主义不仅保护落后的小生产,而且必定维护封建主义,把社会主义异化为压制个性解放的专制主义。毛泽东在党的七大上反复强调“没有几万万人民的个性解放和个性的发展”,就不能建立起社会主义社会。这之前,在1949年8月31日论述马克思主义与民粹主义的区别时,特别地附加了一条:“被束缚的个性如不得解放,就没有民主主义,也没有社会主义。”(注:《毛泽东书信选集》第239页。)总之,这种社会主义是违背社会发展规律的,是一种空想的,反动的思想。[责任编辑:张爱萍]

  在生活的意外和转折面前,人们辗转腾挪,无不是为了突破自我的迷途。小说将小人物的苦闷鲜活地展现出来,通过小人物的小切口,反映出宏大的时代镜像,也让我们看到时代变迁中的复杂面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