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思想
  • 学术
  • 观点
  • 社情
  • 舆情
  • 时代
  • 文化
  • 乌有之乡
来自 社情 2019-06-12 17:06 的文章

看到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领导在城楼上向我们

  一九六六年五月下旬,我在平圹县中学读高一,刚开学不久,毛主席的“五·七”指示发表,学校组织我们班的学生到离县城20多公里的马场农社帮助农民收麦子、打田、栽秧。五月十六日,中共中央《五、一六通知》发表后,六月初,学校通知我们返校,参加“”运动。

  回校后,开始是学习一些批判“三家村”之类的文章,上街开展向老百姓宣传“破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活动。八月五日,人民日报上发表了毛主席的《炮打司令部》的文章,学校即成立了“文革领导小组”并成立了由革命干部,贫下中农家庭出身(当时叫红五类)的学生参加的《》组织。并且在十月份,挑选了十多个到北京去接受毛主席的接见,他们从北京回来后,在学校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因为见到毛主席是每个学生最大的梦想。当时在报纸上看到毛主席要八次在北京接见的消息后,于是我们班有7个家庭出身不太好的学生就商量到贵阳去,找省委文革领导小组给我们开证明到北京见毛主席。当时的交通很落后,我们从平圹走小路到墨冲,中国革命从墨冲坐火车到贵阳,费尽周折找到贵州省委文革接待组给我们开具了外出串连证明。

  因为我们从未出过远门,加之年龄也小,父母不免担心,但丝毫动摇不了我们去见毛主席的决心。经过一番准备,我和另外两个同学出发了,我们从平圹走路到独山坐火车,途中两次转车,花费了五天时间,十一月十六日终于到达向往已久的首都—北京。到北京后,我们住在崇文区的北京市工艺美术学校。在这里住的人很多,传统文化几十个人分别住在学校的各个教室里,我们三个人借得两床被子,一床垫,一床盖,北京的冬天很冷,但好在教室里有暖气,没有棉衣的同学,接待站还可以借给大衣。和今天比起来,中华文明条件虽然艰苦,但吃住都不要钱,每人还发一枚毛主席纪念章和北京市的公交车免费乘车证,我们都觉得很满足了。

  刚到北京的第二天,我们就迫不及待的到广场照了一张照片。并每天出去参观当时北京的人民大会堂,革命历史博物馆,军事博物馆,工人体育场,科技馆等十大建筑,还到了清华大学,北京大学,颐和园,北海公园,天坛公园等地方游玩。

  到北京一个多星期后,上面派了十多个军代表到学校来,每天训练我们走方块队的队形,准备等待毛主席的接见。十一月二十四日吃晚饭时,接待站通知明天(十一月二十五日)毛主席在天安楼城门上接见,食堂给每个人发了两个鸡蛋,两个馒头作为第二天的午饭。十一月二十五日半夜三点,大家起床吃早餐,四点半排队向出发。由于人太多,队伍走走停停,直到中午十二点半左右,才到达。当我们走到城楼前,看到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领导在城楼上向我们挥手时,原先还比较整齐的队伍一下子沸腾起来,大家一边挥舞着毛主席语录,一边高喊着毛主席万岁的口号,都想挤到前面去,清清楚楚的看看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大家也不愿挪动脚步,都想多看看毛主席。直到下午四点钟,我们才走回到住地。后来才知道,我们参加毛主席第八次接见的是在十一月二十五日,二十六日两天分三个地点进行。二十五日从上午十一时半开始到下午三点半结束,共接见70万,二十六日接见190万,毛主席八次共接见1100多万,我幸运的赶上了最后一次见到了敬爱的领袖毛主席。

  十二月九日,我们离开北京,坐火车经宝成线到达重庆,又在重庆参观了毛主席、周总理在重庆谈判时住过的红岩村和关押革命志士的中美合作所,社会主义到十二月十六日才回到平圹。怀着对毛主席无比崇敬的心情,一九六七年二月份,我和另外几个同学来回用一个月的时间,步行串连走到了毛主席的家乡—湖南韶山冲,参观了毛主席旧居……

  现在,我还保存着贵州省委接待组给我们开具的证明,北京工艺美术学校的出入证,毛主席纪念章,车票等文革物品。每当我看到他们的时候,五十多年前那激动人心的情景又浮现在我的眼前,使我终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