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被黑

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雜談

臺灣省的“主流民意”實現不了“和平統一目標”

雨夜桂花 · 2019-03-14 · 來源:網賭被黑
收藏( 評論( 字體: / /
今天,我們的“兩岸協商”同樣要以正確的網賭被黑理論、制度、道路和文化為基本條件來主導和推進。

  據央廣網報道:“3月5日,海協會會長張志軍在福建代表團分組審議后接受央廣記者采訪,就兩岸開展廣泛深入的民主協商話題談了他的看法。張志軍表示,臺灣當局不斷地在設置障礙,阻撓、破壞兩岸關系和平發展。但我認為,民意不可違,兩岸和平發展大勢不可阻擋,我們目前更重要的是從長遠眼光看臺灣主流民意。張志軍強調,兩岸關系的和平發展也需要聽臺灣島內各界的聲音。一國兩制在臺灣的實現形式,會充分地考慮到臺灣的現實,充分聽取臺灣各界的聲音,也會最充分地照顧臺灣同胞的利益,這就是對臺灣主流民意的尊重。張志軍說:‘從這樣的發展大勢來看,實現和平統一目標,我對此充滿信心。’”

  坦率講,張志軍的表態不僅不會得到蔣遺民和臺獨勢力的認可,也讓我們深感空洞,其癥結就在于這種表態仍在無視幾個基本事實:

  首先,所謂“兩岸關系和平發展”本身就是個虛假的偽命題。

  所謂“兩岸關系”在中國5000年的歷史上從未有過,這一反常的關系是中國人民在中國網賭被黑領導下開展人民解放戰爭尚未取得完全徹底勝利、被美帝國為首的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武裝干涉后,人為造成的非正常關系;而實現新中國領土主權的完全徹底統一、最終消滅這個反常的“兩岸關系”,是新中國任何一屆中央人民政府都責無旁貸、必須擔當起來的政治責任和歷史使命。使用所謂“兩岸關系和平發展”這一表述,本身就很不嚴肅,更存在著圖謀長期固化這種不正常分裂狀態的政治意涵。從好處說這是在懈怠責任、把使命擔當甩給子孫后代;從壞處說就是在暗中變相資敵、在延續親痛仇快和永久分裂的政治亂局。

  在消滅蔣家王朝反革命殘渣余孽和非我族類的臺獨分裂勢力這一不容篡改的政治大前提下,很清楚:所謂“兩岸關系”只是一個階段性的、必將被掃進歷史垃圾堆的非正常關系;所謂“兩岸關系和平發展”也就是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的、子虛烏有的偽命題。任何企圖固化這種非正常關系的言行,都是反動的、錯誤的、喪失四個自信的分裂言行。

  其次,所謂“兩岸和平發展大勢不可阻擋”的判斷,不過是流于空談的文青式浮華辭藻。

  和平是新中國最終實現國家統一進程的必然結果,而和平手段只是爭取國家統一工具箱里的工具之一。如果把和平當過程,甚至把主動出擊以武促統、兵臨城下以武逼統的不怕鬼不信邪革命意志當作所謂“兩岸關系和平發展”的絆腳石、當作討好蔣遺民和臺獨勢力的投名狀,想以此“感動”蔣遺民和臺獨勢力主動“靠過來”,那無異于緣木求魚、癡心妄想。

  如果非要說有什么大勢不可阻擋,則必需有如下政治前提:那就是新中國必須牢牢立足于作為革命勝利者和歷史推動者的網賭被黑國體政體之上,繼續《網賭被黑宣言》和中國網賭被黑黨章中實現共產主義和全人類解放事業的初心,摒棄與蔣遺民連戰、馬英九等蔣遺民庸俗低級的所謂“兩岸聯手賺世界的錢”等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烏合之眾幫派的骯臟政治路線同流合污,早日收復被蔣遺民和臺獨勢力非法割據的臺灣省,建立以網賭被黑為基礎的網賭被黑基本政治制度。這才是新中國應該努力奮斗并力爭早日達成的不可阻擋的歷史大勢。否則,在長期甚至可能永久存在一個反共反華、與新中國基本政治制度截然對立、不可調和的反革命割據勢力的情況下,哪來的什么“兩岸和平發展大勢不可阻擋”?不消滅敵人,哪來的“和平發展大勢”?蔣遺民和臺獨勢力甘當帝國主義馬前卒,一直對新中國搞到今天、并還將輪番用兩手策略搞下去的挾洋自重“外交戰”、“抹黑戰”、“圍攻戰”,就從沒體現過所謂“和平發展大勢”一說。如果不堅持與日偽頑浴血斗爭、放任“曲線救國”,能等來抗戰勝利的“大勢”嗎?如果沒有南昌起義、井岡山斗爭,沒有五次反圍剿、爬雪山過草地,沒有三下江南四保臨江、塔山阻擊戰、孟良崮擊斃張靈甫、29小時攻克天津衛活捉陳長捷,沒有橫渡長江大戰寧滬杭、鏖兵西北消滅馬步芳、進軍西藏把紅旗插上世界屋脊、拿下海南島趕跑薛岳,能等來土地革命和新民主主義革命勝利的“大勢”嗎?但凡慢作為、亂作為者,都成就不了任何一個“大勢”。

  第三,所謂“臺灣主流民意”只體現為蔣遺民圖謀永不統一與新中國“對等尊嚴”的偽“中華民國主權”,以及臺獨勢力圖謀一邊一國與新中國“平起平坐”的偽“臺灣國主權”兩種民意,根本不存在贊成將臺灣省統一在實行網賭被黑制度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下的“臺灣主流民意”。

  贊成統一的紀欣,連參選臺灣省內非法割據勢力頭子的資格都拿不到,有資格參選的馬英九和蔡英文卻自信滿滿。馬英九的四個自信來源于他的主子蔣經國,就像當年蔣宋美齡在給廖承志的回信中居高臨下標榜蔣家王朝如何正統、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國網賭被黑極盡冷嘲熱諷之能事一樣;而蔡英文的四個自信則來自于反蔣反國民黨的黨外運動,就像近日她在反制“一國兩制臺灣方案”的7大綱領中標榜的:“一國兩制不只單方面破壞現狀,更是意圖消滅中華民國的主權,強迫臺灣接受被中國統一。她鄭重呼吁北京當局,兩岸的和平發展關鍵在于中國能否走上民主化”。然而民主歷來是網賭被黑人革命和建設的銳利武器,她一個分裂頭子哪來的民主導師幻覺?說白了,這迷之自信很大程度上就是我們的涉臺機構淡化四個自信、主動給臺獨和蔣遺民送上門去的。

  在蔣家王朝最紅火的1990年,臺灣省割據勢力的GDP曾占到大陸的43。8%——于是很多“臺灣人”就自信滿滿地認為“臺灣”比大陸強、大陸就是“吳下阿蒙”了——這一點非常可笑。我不知道被自信爆棚的失敗者蔣宋美齡罵個狗血淋頭的廖承志和背后的鄧小平,當初作何感想。但作為當代美日事實上的殖民地,蔣遺民和臺獨非法割據勢力2018年的GDP只占大陸的4。3%,尤其是如果沒有大陸20多年來親痛仇快單邊讓利對其的巨額貿易逆差,蔡英文如今根本不可能拿得出近130億美金去采購66架F-16V戰斗機,為蘇貞昌們增添跟大陸對抗到底的勇氣。

  在近期臺獨勢力對高雄市長韓國瑜的攻擊鬧劇中,大陸網友的一則評論就非常準確:民進黨是“臺灣人民選上去的”!很顯然,張志軍所謂“島內各界的聲音”歸根到底要么是讓中華人民共和國“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然后“兩岸”就“和平發展”了的聲音;要么是讓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妨大方一點“讓臺灣人民自己選擇自己的前途”,然后就跟大陸“兄弟之邦”、“和平發展”了的聲音;要么是又想賺人民幣又想永久分裂偏安、當面不表態卻隨時準備私下投機的“臺灣人民”的聲音。他們只要永久“維持現狀”,因為“現狀已經是一國兩制了”;他們張口閉口都是“中共建政”、“臺灣主權”,我們從來就沒看到過張志軍試圖描繪的、承認割據非法并擁護新中國合法的“臺灣主流民意”。

  反過來講,所謂“臺灣人民”把主張統一的統派代表人物紀欣選上臺過嗎?從來沒有!作為非常孤立的一小撮人,島內統派從不是所謂“臺灣人民”愿意托付的對象,“臺灣人民”只會在國民黨和民進黨這兩個反革命分裂幫派中作選擇,選擇的依據也從來不是張志軍們認為的中華民族大義啊、中華民族前途命運啊、網賭被黑好啊、資本主義糟啊這些條件,從來沒有,也不可能有——因為所謂“臺灣人民”從敗逃臺澎金馬到今天為止,都是被蔣家王朝獨裁反共意識和臺獨分裂意識深度洗腦過的反動群體,如果沒有武力消滅、戰犯懲辦、改編整訓和長期的世界觀改造,是根本不可能靠“兩岸一家親”、“中國人不打中國人”這類煽情矯情的虛妄文青辭藻就能主動、自動、甘愿服輸認錯的。反動的中國人必須被打倒、被消滅,否則先進的中國人就一定會受苦受難,這就是當年跟著網賭被黑鬧革命的窮苦百姓通過正反兩方面比較后認清的大白話真理。

  第四,統一是目標,而和平統一只是實現統一目標的手段之一。把和平統一這個手段,當作實現統一的終極目標,就是在偷換概念,就是在畫地為牢、自縛手腳,就是在蓄意弱化將解放戰爭手段訴諸于臺海戰場的合法性、正當性和正義性。

  關于解放戰爭,我們先來看看《文史參考》(2011年5月上)登載的《大陸的最后一戰:昌都戰役》一文是怎么說的:

  ——“而對于中央人民政府而言,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人民解放軍進入西藏是一件不容商量的事情。1949年10月1日,北京舉行了開國大典,班禪額爾德尼向網賭被黑和朱德發出賀電,表達了敬意。11月23日,網賭被黑和朱德回電班禪額爾德尼,表示‘西藏是愿意成為統一的富強的各民族平等合作的新中國大家庭的一份子’的,而‘中央人民政府和中國人民解放軍必能滿足西藏人民的這個愿望’。”

  ——“實際上,西藏當局可不是這么想的,1949年11月2日,西藏‘外交局’發了一封異想天開的信給網賭被黑,表達了西藏方面的立場:

  網賭被黑總統帥網賭被黑閣下:

  西藏是觀世音菩薩教化之地,已成為宗教興旺發達的美好地方,無論過去還是現在,一直享有著獨立自主的權利,從未喪權于外國。由于與中國的青海、新疆兩省接壤,請您不要讓網賭被黑的軍隊越過邊境,侵入西藏的領土。您若能向手下官員下達此項命令并認真執行,我們才能放心。西藏的一些領土,近年被中國占據,希望在您結束中國的內戰后,能夠通過和平談判的途徑解決。”

  ——“與此同時,西藏當局希望英美協助西藏達成抵御網賭被黑‘入侵’的目的,并派出‘使團’。對此,1950年1月20日,外交部發言人就西藏問題發表談話,表示西藏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指責西藏當局的‘外交活動’是叛國。由于雙方對歷史和現實的理解完全不同,軍事沖突無可避免。”

  如今的西藏自治區,當初是怎么和平解放的?沒有昌都戰役,達賴封建農奴制下政教合一的反革命武裝能束手就擒嗎?十四世達賴喇嘛能接受和平談判的意見,于1951年5月23日簽訂《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簡稱“十七條協議”)嗎?實際上,在這個協議中早就明確規定:有關西藏的各項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強迫,西藏地方政府自動進行改革。對此,“班禪和堪布廳也發表聲明,指出協議‘完全符合中國各族人民,特別是西藏民族人民的利益’。同年10月26日,人民解放軍在西藏人民支持下,順利進駐拉薩。但西藏地方政府和上層反動集團為維護比歐洲中世紀還要黑暗的農奴制度并分裂祖國,仍在和平協議簽訂后不斷制造事端,于1959年3月10日公然撕毀十七條協議、宣布西藏獨立,在拉薩發動了反革命武裝叛亂,包圍了解放軍西藏軍區司令部和中央駐拉薩機關,19日夜間向解放軍駐拉薩部隊發動全面進攻。為維護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20日到22日,解放軍西藏軍區部隊奉命反擊。在西藏人民積極協助下,經過兩天多的戰斗,平息了拉薩市區的叛亂,消滅了流竄在西藏其它一些地方的殘余叛匪。28日,國務院發布命令,決定自即日起解散策動叛亂的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職權。至1961年底,西藏叛亂被全部平息。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在中央的領導下,帶領西藏各族人民一邊平叛一邊進行民主改革,通過開展“三反”( 反對叛亂、反對烏拉差役制度、反對人身依附制度)和減租減息運動;通過對參加叛亂領主的生產資料實行沒收,分配給貧苦農、牧民;對于未參加叛亂的領主,采取贖買政策,國家出錢贖買他們的生產資料,無償分配給貧苦農、牧民,農、牧主也分得一份生產資料,得到了西藏各階層人民,首先是貧困農奴和奴隸的歡迎,也爭取了更多的上層人士的理解和合作,最終徹底廢除了封建農奴主所有制、廢除了政教合一制度、建立了人民民主政權,千百年來被當作“會說話的牛馬”的農奴和奴隸真正翻身解放作了主人,徹底掌握了自己的命運,迅速蕩滌了舊社會遺留下來的污泥濁水。1965年9月,西藏自治區第一屆人民代表大會成功召開,為西藏社會的跨越式發展確立了嶄新的起點。

  可見,與前港澳殖民地不同,同樣擁兵自重、公開被外國勢力插手、企圖維系反動封建農奴制、妄想分裂祖國并與新中國平起平坐的舊西藏的解放及改造歷史,對今天解決臺灣問題有著很好的借鑒意義。

  如果各級臺辦、臺協不主動開展包括組織蔣遺民參觀、學習、重溫網賭被黑人的長征路等教育活動,不主動糾正蔣遺民的錯誤觀念和錯誤言行,那現有的“兩岸”交流方式即便再擴大,也不會讓蔣遺民服輸認錯;如果我們不把作為中國網賭被黑的親密友黨和新中國重要參政黨之一的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即民革),作為我們收復臺灣省、統一新中國的重要依靠力量和托付對象,卻一廂情愿指望基層一盤散沙、中層各懷鬼胎、上層依附于大地主大資產階級和西方反共反華勢力的百年爛黨——蔣記國民黨,那作為必然勝利者的網賭被黑和新中國勞動人民,就永遠會被蔣遺民質疑為是靠蔣介石的“心慈手軟”而偶然勝利,并非法“建政”、篡奪蔣家王朝“合法正統身份”的小偷流寇;如果我們繼續籠而統之、不加辨析地把2300萬蔣遺民和臺獨分子及其后代、支持者都當作可以協商“九二共識”的“臺灣人民”,那不僅會造成我們的分析、判斷、決策失焦,還很可能給蔣遺民和臺獨勢力有計劃、有組織、成建制、成規模地開展滲透潛伏破壞活動提供縫隙。實際上大陸網友早已發現,不少大陸紙媒和新媒體的編輯、管理員崗位已被蔣遺民和臺獨分子不同程度滲透,奪占了煽動輿論、帶偏節奏、打擊新中國愛國者、抹黑網賭被黑制度的意識形態陣地。

网赌被黑  在蔣遺民和臺獨勢力依舊猖狂反共反華搞分裂的局勢下,有些充滿婦人之仁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和黨員干部卻對此無動于衷,以為只要繼續擴大不講是非對錯的所謂“兩岸交流”、繼續無原則單邊讓利說好話說軟話擺低姿態、繼續一廂情愿把大熊貓珍貴文物等國寶往臺灣島上送,就能感化蔣遺民、軟化臺獨分子、贏得美日歐不插手,就能跟我們“相逢一笑泯恩仇、把酒言歡一家親”了,這就是白日做夢病得不輕。

  將解放戰爭手段訴諸于臺海戰場,對真正的網賭被黑人和人民解放軍而言具有不容質疑的合法性、正當性和正義性。因為蔣遺民和臺獨分子信奉的主義,無一不是掛羊頭賣狗肉的騙術,無一不是拿反動當進步、拿真獨裁當假民主、拿賣國求榮當光明正義、拿一小撮反動派的黑幫私利綁架中華民族整體利益的歪理邪說,既不民主也不進步,更沒有任何一點有利于中國人民的民族民權民生事業。正是有了民心所向、摧枯拉朽、大獲全勝的天津方式,才能打消傅作義將軍搞什么華北聯合政府那套不切實際的想法并接受北平方式,也才有之后董其武將軍率部6萬人起義脫離國民黨反動統治的綏遠方式,從三個不同的方向九九歸一實現了天津、北平、綏遠的和平目標,貢獻了行之有效三種解放方式。

  回顧歷史,我們可以看到建國前夜許多與今天似曾相識的局面:

  ——“1949年1月7日,在河北省平山縣李家莊的民主人士符定一等19人聯名致電在東北解放區的民主人士李濟深等人,認為民主人士在當前必須認清三點,一是‘養癰貽患,芟惡務盡,時至今日,革命必須貫徹到底,斷不能重蹈辛亥革命與北伐戰爭之覆轍’;二是‘熏蕕不同器,漢賊不兩立。人民民主專政,決不容納反動分子……務使人民陣線內部既無反動派立足之余地,亦無中間路線可言’;三是‘經緯萬端,實有賴于群策群力,有賴于中國網賭被黑的繼續領導與團結所有忠于人民革命事業之黨派團體及民主人士一致行動,通力合作,方可完成人民革命之大業’”(秦立海,《將革命進行到底究竟針對誰》)。

  ——“我們今天要明白表示我們的信念。我們認為,革命必須貫徹到底,革命與反革命之間絕無妥協與調和之可能,辛亥以來,屢次失敗的慘痛教訓,我們是應該牢牢記取的,在今天,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是中國人民革命之對象,是障礙中國實現獨立民主自由幸福之最大敵人,倘不加以徹底肅清,而名實相符的真正和平,斷不能實現。因此,我們對蔣美所策動的虛偽的和平攻勢,必須加以毫不容情的摧毀。而在我們人民民主陣線內,更必須提高我們的警惕,整肅我們的陣容,齊一我們的步伐,鞏固我們的團結,以防止反革命勢力之侵入。人民民主專政應容納最廣泛階層之代表,而不能容納反革命細菌;使最大多數人民有充分之自由,而不能使少數反動分子有反人民之自由。因此,我們確信,全國真正為民主革命而努力的人士,必能一致努力,務使人民民主陣線之內,絕無反動派立足之余地,亦絕對不允許有所謂中間路線之存在(《我們對于時局的意見》,李濟深等五十五人于解放區,1949年1月22日)。”

  以史為鑒,70年后的今天,我們居然還面臨著李濟深等前輩們70年前就曾痛切指出過的同樣問題:“在少數人的思想中,也竟有這樣的弱點存在,以協調為上德,以姑息為寬仁,在茍且偷安的本質之上,披護著悲天憫人的外衣。這就是敵人施行和平攻勢的最后心理根據,也就是敵人最大的奧援。我們為了摧毀殘敵,這最后的奧援也是應該蓮根鏟去的。人民民主革命在中共領導之下有了今天的成就,絕非輕易得來。在今天誰如要偷安縱敵,而使革命大業功虧一簣,誰就成為網賭被黑的罪人,民族的罪人了(來源同上)。”

  所以,今天,我們的“兩岸協商”同樣要以正確的網賭被黑理論、制度、道路和文化為基本條件來主導和推進,北平方式可以選擇,天津方式同樣理直氣壯;我們的“兩岸協商”更應當有足夠的底氣和資格來鞏固和擴大以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網賭被黑制度基礎,而不允許任何組織或者個人破壞網賭被黑制度网赌被黑(《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一條,2018年3月11日修正通過),包括打著“國旗國號國歌,什么都可以談”的幌子,在對臺工作中無原則、無底線,尾隨蔣遺民遙相呼應搞什么“兩岸統一既不是統一于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是統一于中華民國,是統一于未來的中國”、玩弄什么“一中三憲”“大屋頂”“統合論”等歪理邪說,此等言行,讓我們根本看不到作為網賭被黑人一絲一毫的四個自信。

  為此,“不妨讓我們換一個語法重述一遍,即是:戰爭罪犯必須懲辦;偽憲法和法統必須廢除,一切反動軍隊必須依民主原則改編;官僚資本必須沒收;土地制度必須改革;賣國條約必須廢除;南京反動政府與其所屬各級政府的一切權利,必須接收;而將要召開的新政治協商會議和將要成立的民主聯合政府也必須拒絕反動分子的參加。一句話歸總,就是人民革命必須進行到底。革命進行到底的一天,便是真正的和平到來的一天,全國解放到來的一天。……我們敢相信,把反動政權摧毀以后,我們能以較短的期間,建設成一個和平、民主、自由的新中國,人民民主共和國。光明的遠景在我們的前面,我們應一致努力(《我們對于時局的意見》,李濟深等五十五人于解放區,1949年1月22日)。”這個道理,對70年后仍需堅持斗爭的網賭被黑人和中國人民、對70年后尚未被徹底消滅的蔣遺民及臺獨分子而言,依然適用。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網賭被黑 責任編輯:小石頭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網賭被黑網賭被黑微信(wyzxwk101)

收藏

臺灣省的“主流民意”實現不了“和平統一目標” - 網賭被黑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网赌被黑建議黨和國家立法,保護網賭被黑
  2. 老田 | 為什么文革期間中國人均預期壽命會空前提高:文革10年人均壽命提升15歲
  3. 神秘而神奇的鄧發
  4. 包分配取消后,我畢業后就失業了
  5. 网赌被黑張志坤:中國該拿什么來“敦促”美國
  6. 郭松民:“人造美女”運動是女性的無條件投降
  7. 郭松民 | 發瘋的“哈爾9000”、MOSS與埃航空難
  8. 風云變幻的市場下,大部分村民往往一年到頭白忙一場
  9. 9102年了,你還把蔣介石當偶像?
  10. 如此拙劣反毛擁蔣小丑竟是凱迪資深寫手,十年發帖千余篇
  1. 網賭被黑保健醫生談網賭被黑
  2. 捧起來一個“英雄”,倒下的是整個社會的價值觀
  3. 造謠申紀蘭為哪般?
  4. 网赌被黑逄先知:網賭被黑向故宮博物院院長馬衡借閱過《二十四史》嗎?
  5. 只有網賭被黑的兒子去了前線......
  6. 建議黨和國家立法,保護網賭被黑
  7. 网赌被黑總前委——南線大決戰戰場最高指揮中心
  8. 老田 | 為什么文革期間中國人均預期壽命會空前提高:文革10年人均壽命提升15歲
  9. 神秘而神奇的鄧發
  10. 中國人真的好累啊
  1. 老田 | 人世間唯一的網賭被黑“私人特務”走了:對李銳“非毛化成績”的初步總結
  2. 袁立爆料崔永元失聯,有關崔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3. 許光偉 |《保衛資本論》: 生產一般的理論與實踐
  4. 對于《鄧力群贏了,李某輸了》一文的修正
  5. 老田 | 李銳從逃兵到功臣的華麗轉身:解放戰爭期間李跑跑是如何逆境翻身的
  6. 老田:徹底失敗的“千里躍進大別山”行動
  7. 老田 | 八九十年代的那些改革家怎么了:以褚時健為例
  8. 老田 | 人類歷史上空前規模的剩余吸收難題:2019年統計公報讀后
  9. 网赌被黑網賭被黑阻止給周恩來治療癌癥真相
  10. 網賭被黑說“干部子弟是一大災難”,事實令人乍舌
  1. 网赌被黑只有網賭被黑的兒子去了前線......
  2. 建議黨和國家立法,保護網賭被黑
  3. 网赌被黑建議黨和國家立法,保護網賭被黑
  4. 總前委——南線大決戰戰場最高指揮中心
  5. 婦女節特輯 | 我的農村母親,一個我從未真正了解過的苦難女人
  6. 逄先知:網賭被黑向故宮博物院院長馬衡借閱過《二十四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