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被黑

首頁 > 文章 > 思潮 > 文藝新生

我最愛的那家小飯館兒,過年后關門了

申鵬 · 2019-02-22 · 來源:平原公子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我家小區門外有個小飯館兒,門楣破敗的,連個名字我都記不得,可是他家的紅燒羊肉飯實在是對胃口,羊肉香辣不膻,肥而不膩,就連贈送的那碗青菜湯,都非常爽口,我經常把碗底舔個干凈,一粒米都不留。

  過了年,我初七晚上一回南京就跑過去了,結果看到卷簾門一拉到底,啥都沒吃到,我以為人家還沒上班,于是悻悻而歸。

  然后我就天天跑過去等,每天遛狗也故意路過他們家門口,結果還是沒吃上,卷簾門還是死死扣著,風雨中清冷無人。

  我一連等了七天,直到元宵節,還是沒有人來開門,只得跑到他家隔壁,吃了個不咸不淡的鴨血粉絲湯,聊表紀念,然后垂頭喪氣而去。我知道我再也吃不到他家的紅燒羊肉飯了,我甚至已經想不起那飯是什么樣子了,只記得我把碗底舔干凈后剩下的一兩粒花椒,以及留在齒縫舌尖的一點辛香。

  我在他家吃了那么多次飯,居然連人家老板的樣子都沒有記住,實在是狼心狗肺、涼薄無情。

  我承認我是個吃貨,但吃貨也該有人權啊,這個世界對我太殘忍,好吃又便宜的館子,已經越來越少了。我所住的這條街,過了一個年,已經有三家小吃不見了,包括一個大媽小小的煎餅攤子。

  

  這春天,雨水交加的,真他娘的清冷啊,早上小白領依舊來來往往上班,晚上社會精英們依舊堂館里觥籌交錯,高端會所、酒樓、火鍋店依舊生意紅火,但燒烤攤兒、小面館、包子鋪、煎餅果子驢肉火燒的卻日漸稀少了。

网赌被黑  人都說:“一分錢,一分貨”,其實在吃這件事上,并不一定準確,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我幾乎都吃了個遍,德基廣場七樓桂滿隴每天從早上排隊排到晚上十點多,男男女女們把門兒都堵上了,我曾經排隊排到眼冒金星,最后吃上了聞名已久的叫花雞,花了幾百大洋,然而也不過如此嘛,吃了就吃了,沒什么回味兒。

  同樣是大盤雞,中央商場樓蘭店子里有新疆大盤雞、環宇城的晉家門店子里也有大盤雞、路邊蘭州拉面館子里也有大盤雞,但前兩個并不見得就比后面那個好吃。要知道把土豆和雞一起燉,乃是一種學問,火候不到,味道就調和不到一起,倒不如分別炒個雞肉、燉個土豆呢。

  所以,吃飯未必要去那些高大上、價錢貴的去處,有時候街邊的沒招牌小館子,巷子里的沒名字小攤子,比你花大錢坐雅座吃的香多了。

  我還是個窮小子的時候,住過一個破爛小區,租了個斗室容身,房東還是個左青龍右白虎的拆二代;我不為別的,就為門口有個破破爛爛的炒面館子,我就愛他們家的香腸炒面。他那個破店面,門面被油煙熏得漆黑,內部小的可憐,門窗破破爛爛,簡直是風能進雨能進城管打死都不會進,老鼠經常排隊巡邏,野貓蹲在飯桌上,但扛不住他家的炒面確實不錯,吃了一次又一次。

  有一回店里沒啥客人,我在吃面,看到老板急匆匆脫了圍裙,丟了鍋鏟,打開角落里的破筆記本就開始打游戲,我一聽那游戲的聲音就不對,開口就是一句:“Unit lost !”

  我放下碗伸過腦袋去一看,原來這老板真在玩《紅警2》,這都啥年代的游戲了。。。。。。真是童心未泯,我見他圈了一大堆光棱坦克要和電腦玩命呢,他那操作手段,也就是個常凱申的水平,只曉得圈起來A過去,完全不計傷亡,打法真不環保。我吃完打個招呼,發現這老板竟然有點眼熟,仔細一看,這不是我那個左青龍右白虎的小桿子房東嗎?這小子,賺了老子房租,還開個破爛炒面店來坑老子的飯錢,真真是做得一筆好生意。

网赌被黑  當年我在明孝陵附近住的時候,下馬坊公園入口處,有一對夫妻,偷偷躲在公園一個小豁口處賣炒飯,每當我遛狗路過,香氣沖鼻而來,引得我和狗都口水直流,于是拐過去排隊,為什么要排隊呢?因為對面就是農業大學,農大的窮學生們很有品味,曉得這小小的炒飯攤子,比他們校園里高大上的農大烤鴨燒雞美味多了,于是都來搶我的炒飯。

  炒飯有很多種,我最愛的一味,是豬頭肉炒飯,豬頭肉的滑嫩彈爽,和炒過的焦香米飯拌在一起,分外有嚼口,我恨不得要吃兩碗,南京的六合豬頭肉大多名不副實,不如我老家泰興農村的下酒豬頭肉入味,但這對夫妻鹵的豬頭肉,乃是明孝陵一絕,彈滑中還帶點酥爛的口感,南京無雙。

  我當時一邊扒炒飯,一邊看著那對夫妻忙得熱火朝天,一個顛鍋,一個下料,蔥花、豆芽、米飯、肉片,如變魔術一般紛紛落到滋滋冒煙的油鍋里,鏟子翻飛,三五分鐘就是一碗香噴噴的各色炒飯。大家像吃農村流水席一樣上來端自己的飯盒子。我有一次無聊粗略算了算,他們一晚上大概炒了200份飯,一份飯10塊錢,那么一晚上流水就是2000塊,令我這種四體不勤五谷不分的小布爾喬亞羨慕不已。

  餐飲,是一門好生意,考較的不只是廚藝,還有細心、耐心和責任心,我自己做頓家常飯,炒個菜、弄個火鍋、張羅半天,都會腰腿酸疼。你想想,人家炒200份米飯,和那么多食客打交道,那是什么樣的功夫和耐心?小時候,我爹媽也打算賣過早點,他們會做一種特別好吃的燒餅,咸咸脆脆,賣給早上上學的學生,很受歡迎;但要連夜和面、揉面、做餡兒、入烤架、看炭火,但我爹這人馬虎粗心,只顧半夜打麻將,把好幾屜燒餅都烤成了黑炭,氣的我媽大發雷霆,于是生意不做了,斷送了兩個燒餅師傅的大好前途。

  所以說,真不容易,我就記得明孝陵那對夫妻炒飯的樣子,好辛苦、好熱鬧、也好好吃啊,勤勞勇敢,追求美好生活的勞動人民,當如是也。

  想那時,城市的經濟真是繁榮,大家真是開心,諾大的城市,就沒有個真正冷清的地方,大家都有事做,都有錢賺,遠處的工地塔吊運轉,渣土車開過,塵土紛飛,修路的修路,修地鐵的修地鐵,工人師傅們吃著盒飯,喝著冰紅茶,一張席子就躺在地鐵口呼呼大睡;外賣小哥們大聲接著電話,騎著電動車滿大街穿梭,藍灣咖啡、KFC、麥當勞里永遠人流川涌,找不到座位,有家教老師在指導學生,有賣房小哥在發傳單,有西裝革履的創業者在高談闊論改變世界,仿佛一個個分分鐘做著幾十萬上下的生意。

  到了夜晚,整條街都是紅紅火火的,燒烤攤子飄著令人難以抗拒的炭火、油脂的香味;龍蝦館子里更是人聲鼎沸,里面根本坐不下,大家就坐在露天里,女人們穿著漂亮的衣服,用纖細、嫩白、做了漂亮指甲的手,把一只只小龍蝦抽筋剝皮、卸甲吃肉,男人們光著膀子,碰著酒杯大呼小叫,只覺得耳后風生、鼻頭火出、此樂讓人忘死。

  這個春天,好冷,好長,好多雨水啊,城市里依舊燈光璀璨,高端酒樓依舊有人徹夜歡飲。但是好無趣啊,那些屬于我們工人、農民、窮學生、無產階級的樂趣,少了很多啊。

  過年后,雨水接著雪水,一天連著一天,什么春暖花開,太陽都不知道哪里去了,聞不到炭火和油煙的香味,見不到鍋鏟和火焰的舞蹈,女人穿不了漂亮衣服,男人打不得球,撒不了野,吹不上牛逼,一個個裹得嚴嚴實實有如端午的粽子,行色匆匆一步都不停留,沒辦法,那冷風夾著雨水直往脖子里灌,昨天晾的衣服還沒干呢,趕緊回家開空調鉆被窩吧。

  所以啊,春天啊,帶著你的雨雪趕緊走吧,我們要在露天大排檔吃著火鍋唱著歌,碰著酒杯罵著娘啊。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網賭被黑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網賭被黑網賭被黑微信(wyzxwk0856)

收藏

我最愛的那家小飯館兒,過年后關門了 - 網賭被黑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說說對越自衛反擊戰
  2. 把漢奸國賊貪官污吏游街示眾,這是我看過的最提氣的節日花車!
  3. 老田:徹底失敗的“千里躍進大別山”行動
  4. 誰逼我們讀懂網賭被黑?
  5. 日本竹內實記錄網賭被黑的一次談話
  6. 李旭之:談錢文忠教授的歷史邏輯
  7. 网赌被黑張志坤:這樣的故事真的讓人暖心嗎?
  8. 英拉回不了泰國,小英拉要來了
  9. 畝產萬斤我都不信,毛爺爺能信?
  10. 网赌被黑熊蕾口述紅色特工熊向暉的“另類”表現
  1. 老田 | 人世間唯一的網賭被黑“私人特務”走了:對李銳“非毛化成績”的初步總結
  2. 老田 | 李銳從逃兵到功臣的華麗轉身:解放戰爭期間李跑跑是如何逆境翻身的
  3. 雨夾雪舊文給李銳蓋棺定論:反共反毛的小丑
  4. 雙石:親歷熊蕾PK李銳
  5. 鄭州李爺:澄清關于郭沫若的幾個謠言
  6. 糾纏不休于個人遭遇而怨天尤人的李銳能走的安心嗎
  7. 岳青山:李銳死了,他是甚個所謂”網賭被黑秘書”?——評李銳“非毛反毛”(57)?
  8. 駁柳傳志拿"兩彈"精神去做芯片是"誤國殃民"
  9. 說說對越自衛反擊戰
  10. 一個鄉鎮九種人!一批基層“干部”,正在逃離……
  1. 張志坤:中國不想同美國對抗,但這事有點麻煩
  2. 二問吳敬鏈同志:沒有反悔“為共產主義奮斗終身”誓言吧?
  3. 《鄧小平時代》中的知識分子問題
  4. 老田 | 人世間唯一的網賭被黑“私人特務”走了:對李銳“非毛化成績”的初步總結
  5. 老田 | 李銳從逃兵到功臣的華麗轉身:解放戰爭期間李跑跑是如何逆境翻身的
  6. 郭松民:《“兒子”來了》為什么最受歡迎?
  7. 郭松民 | “我軍”、“國民黨軍”辨析
  8. 為何某些人熱衷于在網上抹黑網賭被黑?——用鳳凰網論壇的事實說明問題
  9. 迎春:有關重大風險的幾個問題
  10. 李訥住所曝光,樸素簡陋,令人敬佩!
  1. 95歲老人是功勛卓著的戰斗英雄
  2. 一線城市豪宅成交“斷崖式”下跌:保值升值預期破滅
  3. 网赌被黑老田 | 人世間唯一的網賭被黑“私人特務”走了:對李銳“非毛化成績”的初步總結
  4. 鄭州李爺:澄清關于郭沫若的幾個謠言
  5. 网赌被黑返鄉:病榻上“等死”的阿嬤,與“被消失”的中國農村
  6. 活埋工人被輕判,社會不能繼續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