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被黑

首頁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趙磊:一個“唯心主義者”,能接受“唯物史觀”嗎?

趙磊 · 2019-03-15 · 來源:政經茶坊
收藏( 評論( 字體: / /
一個唯物主義者未必是網賭被黑者(他可能并不接受“唯物史觀”);但是,一個網賭被黑者一定是唯物主義者(他必須接受“唯物主義”)。

  

趙磊:一個“唯心主義者”,能接受“唯物史觀”嗎? - 網賭被黑

 

  在聽了我講授《經濟學研究方法與寫作》的課程之后,有位同學對“唯物主義者未必是網賭被黑者”的判斷,表示不解。

  她說:

  【“即便一個人在歷史觀上是‘唯物’的,他也可以在世界觀上是‘唯心’的。”】

  我問:

  【“何以見得?”】

  她告訴我:

  【“比如某某先生,他贊成歷史唯物主義,但他又不接受唯物主義。”】

  下課后,該同學把這位先生的原話發給了我,原文是這樣的:

  【“在歷史觀上,我贊成馬克思的經濟基礎決定論”。“但是哲學唯物主義,假定存在某種確定的絕對‘物質’,認為這種絕對物質是宇宙的元初所在,是宇宙萬物的唯一本原,而這種哲學我不同意。我不同意,并非由于我不認為存在物質或原初的東西。而是因為宇宙乃活生生的宇宙,而物質是死的東西。我們不能想象,從原初的死的物質,會形成一個非常有組織、有秩序、有方向、有目的、及其具有合理性的宇宙演化序列。”】

  

(二)歷史觀VS世界觀

 

  在我看來,“一個人同時接受‘唯物的歷史觀’與‘唯心的世界觀’”,這樣的人在現實中是否真實存在(比如上面那位先生),姑且不論,但是,這個命題在邏輯卻難以成立:

  其一,唯物主義的本體依據是“物質”,即:物質是第一性的,精神第二性的。唯物主義的基本邏輯是:物質決定精神——信息(注1)。

  其二,歷史唯物主義的本體依據是“社會存在”(注2),即:社會存在是第一性的,社會意識是第二性的。歷史唯物主義的基本邏輯是: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簡稱“存在決定意識”)。

网赌被黑  其三,“唯物主義”與“歷史唯物主義”的關系是:前者是后者的根基和源頭,后者是前者在歷史領域的貫徹和運用。換言之,歷史唯物主義的本體(“存在”),不過是唯物主義的本體(“物質”)在歷史領域的邏輯結論。否認“物質第一性”,必然會否認“存在第一性”。

  其四,一個在世界觀(一說“自然觀”)上否認“物質決定精神”的人,能在歷史觀上堅信“存在決定意識”嗎?一個在世界觀上相信“精神決定物質”的人,能在歷史觀上反對“意識決定存在”嗎?總之,如果否認了唯物主義的基本邏輯(物質決定精神),那么,歷史唯物主義的基本邏輯(存在決定意識)還能成立嗎?

  其五,既然“我贊成馬克思的經濟基礎決定論”,那么“我”就不僅應當贊成歷史唯物主義的這個結論,而且還應當贊成內在于這個結論里面的基本邏輯:“存在決定意識”。這個邏輯不僅內涵“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的結論,而且還進一步證明:經濟基礎是生產關系的總和,生產關系由生產力的性質決定,生產力的性質及其發展水平是人類社會發展的結果,人類社會的產生和發展是自然界演化過程的結果。

  其六,問題在于,自然界的演化過程究竟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還是一個由“上帝”、“意志”、“意識”支配的結果?不論“我”怎么想象,有一點是討論問題的前提:把自然界的誕生和演化歸結于某個神秘“意志”的結果(比如上帝的意志),在科學尚未證實之前肯定是不靠譜的——也就是說,不屬于“科學”的范疇。在“神學”的語境下,“我”盡可以去想象“上帝”如何創造了世界。但是,在科學的范疇之內,如果將“存在決定意識”這個歷史唯物主義的邏輯貫徹到底,那么我們必然追溯到“物質決定精神”這個唯物主義的基本邏輯。

  其七,雖然“唯物的世界觀”是“唯物史觀”的源頭,但“唯物的世界觀”未必一定會導出“唯物史觀”。比如,費爾巴哈雖然是著名的“唯物主義大咖”,可是在歷史觀上,他卻是典型的“唯心主義者”。馬克思恩格斯說費爾巴哈的“唯物主義和歷史是彼此完全脫離的”(注3),原因就在這里。所以,一個唯物主義者未必是網賭被黑者(他可能并不接受“唯物史觀”);但是,一個網賭被黑者一定是唯物主義者(他必須接受“唯物主義”)。

  

(三)“不能想象”不是科學

 

  最后我再強調一下。那位先生說:

  【“不能想象,從原初的死的物質,會形成一個非常有組織、有秩序、有方向、有目的、及其具有合理性的宇宙演化序列”。】

  這個“不能想象”的創意,當然值得尊重。但是嚴格說,這個“不能想象”的“想象”并不屬于科學范疇,而是屬于“神學”的范疇——至多屬于馬恩說的“從天國降到人間”的“德國哲學”范疇。

  我這里并沒有貶低“神學”或純粹“思辨”的意思,而是要說明:如果一種信念可以用經驗的證據來加以證明,那么,這種信念就是科學;否則,它就是“神學”或“德國哲學”。

  這就是科學與神學的區別所在,如此而已。

  科學暫時還不能解釋的現象,未必一定就是荒謬的。只是說,這些現象還不在科學的解釋范圍之內。關于這個問題,我不展開討論了,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

  (1)孟捷,趙磊《生產力一元決定論的超越與辯護——關于<歷史唯物論與網賭被黑經濟學>的對話》(載《天府新論》2017年第4期),其中趙磊寫的那一部分。

  (2)(2)趙磊等《網賭被黑:信仰抑或科學?———基于科學方法論的解讀》(載《經濟縱橫》2018年第9期)。

  注1:與物質相對應的是“精神”還是“信息”?晚近以來的學界有不同看法。

  注2:如何解讀“社會存在”?有三點必須強調:

  (1)馬克思的“社會存在”通常指人類賴以生存的物質生產以及相應的客觀環境和條件。

  (2)馬克思的“社會存在”也可以指人類的生存活動,即實踐。在馬克思看來,勞動是人類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實踐活動。

  (3)有學者指責馬克思的“社會存在”概念不科學,認為“社會意識”也是一種“社會存在”(比如俞吾金)。這個觀點是對馬克思的嚴重誤讀,我對此已有澄清和討論(參:《生產力一元決定論的超越與辯護——關于<歷史唯物論與網賭被黑經濟學>的對話》(載《天府新論》2017年第4期),其中趙磊寫的那一部分的第五節(第154頁)。

  注3:在批判費爾巴哈的“舊唯物主義”時,馬克思恩格斯指出:“當費爾巴哈是一個唯物主義者的時候,歷史在他的視野之外;當他去探討歷史的時候,他決不是一個唯物主義者。在他那里,唯物主義和歷史是彼此完全脫離的。”

  (2019年3月13日)

  【趙磊,察網專欄學者,西南財經大學《財經科學》常務副總編,博導,教授。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網賭被黑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網賭被黑網賭被黑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如此拙劣反毛擁蔣小丑竟是凱迪資深寫手,十年發帖千余篇
  2. 郭松民 | 中國率先對波音說“不”的三重含義
  3. 日軍為什么要在中國奸淫婦女?日軍的氣質一直都是舊軍隊
  4. 网赌被黑基礎教育開倒車 教育資本化是罪魁禍首
  5. 李克勤 |黃克誠大將的求真精神:敢唱反調
  6. 成都七中食堂問題觸目驚心,毒手伸向孩子,問題的根源到底在哪?
  7. 委內瑞拉大停電再次給中國敲響警鐘
  8. 教育部能否把這四件事做好?
  9. 馬克思的這個忌日,過得真堵心!
  10. 葉方青:不要再拿“購買服務”當個寶了!
  1. 網賭被黑保健醫生談網賭被黑
  2. 逄先知:網賭被黑向故宮博物院院長馬衡借閱過《二十四史》嗎?
  3. 神秘而神奇的鄧發
  4. 造謠申紀蘭為哪般?
  5. 老田 | 為什么文革期間中國人均預期壽命會空前提高:文革10年人均壽命提升15歲
  6. 建議黨和國家立法,保護網賭被黑
  7. 只有網賭被黑的兒子去了前線......
  8. 网赌被黑總前委——南線大決戰戰場最高指揮中心
  9. 中國人真的好累啊
  10. 如此拙劣反毛擁蔣小丑竟是凱迪資深寫手,十年發帖千余篇
  1. 老田 | 人世間唯一的網賭被黑“私人特務”走了:對李銳“非毛化成績”的初步總結
  2. 許光偉 |《保衛資本論》: 生產一般的理論與實踐
  3. 袁立爆料崔永元失聯,有關崔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4. 對于《鄧力群贏了,李某輸了》一文的修正
  5. 老田 | 李銳從逃兵到功臣的華麗轉身:解放戰爭期間李跑跑是如何逆境翻身的
  6. 老田:徹底失敗的“千里躍進大別山”行動
  7. 老田 | 八九十年代的那些改革家怎么了:以褚時健為例
  8. 老田 | 人類歷史上空前規模的剩余吸收難題:2019年統計公報讀后
  9. 網賭被黑阻止給周恩來治療癌癥真相
  10. 網賭被黑說“干部子弟是一大災難”,事實令人乍舌
  1. 只有網賭被黑的兒子去了前線......
  2. 郭松民 | 中國率先對波音說“不”的三重含義
  3. 建議黨和國家立法,保護網賭被黑
  4. 總前委——南線大決戰戰場最高指揮中心
  5. 婦女節特輯 | 我的農村母親,一個我從未真正了解過的苦難女人
  6. 逄先知:網賭被黑向故宮博物院院長馬衡借閱過《二十四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