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被黑

首頁 > 文章 > 時政 > 時代觀察

女程序員回家當全職媽媽,再優秀也不自由

山谷  木匠 · 2019-03-14 · 來源:一顆土逗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女程序員李彤曾在職場叱咤風云,碼代碼、談項目、拼加班,哪一點都不輸于男同事。如今,雷厲風行的職業女性回了家,優秀如她,當個全職媽媽也是風生水起,對孩子教養有方,家人朋友紛紛點頭。當越來越多職場女性“自愿”選擇回家,她們過得真的好嗎?

  作者 | 山谷  木匠

  美編 | 黃山

  微信編輯 | 侯麗

  

 

  近幾年,越來越多的中產精英女性將全職媽媽這個選項納入自己的人生規劃。與以往不同,這屆全職媽媽在“回家前”大多有著不錯的工作和相對可觀的收入。

  在“回家后”,這些全職媽媽也延續著她們干練的職場風采:她們有自己的一套教育理念,以及一種必須事事親力親為的使命感,她們陪著孩子上各種興趣班和早教課,藝術熏陶從小抓起;她們善于觀察和反思,渴望營造平等和睦的親子關系。

  看起來,離開職場,全力擔任母職,不再是女性被迫的結果,反而不失為一種不錯的選擇。據某全職媽媽社區網站的調查,50%以上的女性表示,“回家”是“自主選擇的”,是為了“更好地照顧孩子和家庭”。據說,對于孩子,她們的收獲遠多過付出。

  過去走出家庭的女性而今為何又再次回到家庭?如今,這些全職媽媽們過得好嗎?

  

 

  “為了更好地照顧孩子和家庭”

  李彤是喜歡做全職媽媽的,至少看上去是這樣。

  每天早上9點,她會準時打開早教機,陪著女兒朵朵一起聽英語“磨耳朵”。朵朵兩歲,已經能用英語熟練說出猴子、猩猩等各種動物的名稱,最喜歡唱的歌是“ABC”。

  早教機沒有屏幕,只能播放聲音,功能類似藍牙音箱——李彤正是看中這一點,“小孩子不應該接觸太多電子屏幕,傷眼睛,而且動畫片會扼殺想象力。”李彤賞罰分明,只有在睡前,朵朵才可以被“獎勵”看兩集“小豬佩奇”,如果白天表現不好,這兩集動畫片則會被取消。

  午飯是奶奶做的,李彤負責把菜挖到一個小碟里,訓練朵朵自己吃。餐前必須洗手,李彤在洗手臺前擺好小凳子,說“來,比一比媽媽和朵朵誰洗得快”,“我最快”,朵朵飛快地站上去,把手洗干凈。朵朵從前不愛洗手,這是李彤多次嘗試后找到的竅門。

  

  圖片來源:大河健康網

  今天,朵朵多次想要獨霸一整盤菜,被拒絕后就開始哭鬧。面對哭得氣喘吁吁的孩子,李彤熟練地克制住脾氣,把她抱在懷里,“你是不是很難過?來,哭出來就好了。”這是李彤在早教班學到的方法,“朵朵正處在‘Terrible Two’,自我意識萌發,總是無理取鬧,面對孩子的小情緒,家長尤其要冷靜。”

  李彤常聽到朋友夸自己對孩子的教育充滿智慧、游刃有余。

  李彤有時會慶幸當初辭了職,才能像現在這樣參與朵朵的成長。聽英語、不看電視、飯前洗手、控制情緒,在她看來,這些都是需要每天朝夕相處才能教會孩子的,而一個朝九晚五的媽媽很難做到這些。

  一年前,李彤辭去了月入兩萬的國企程序員的工作,做起了全職媽媽。她辭職后,月入三萬多、同為程序員的丈夫小陳成了家里唯一的收入來源。作為從小城市流入上海的80后滬漂,除去月均近兩萬的房屋貸款,每月家庭可支配收入大約一萬出頭。李彤也考慮過重回職場,減緩家庭的經濟壓力,可現在是朵朵成長中最重要的時期,她不想錯過。

  在上海,像李彤這樣的全職媽媽越來越多。上海某公辦小學的郇老師對此感受尤為真切,今年自己學生家長中全職媽媽的比例比2012年的上升了一倍。在全面二胎的政策背景下,這一數字還可能繼續上升,智聯招聘發布的《2017職場媽媽生存狀況報告》顯示,21.7%的職場女性有做全職媽媽的未來規劃。

  很多全職媽媽并非沒有選擇的余地。孩子幾個月時,李彤的婆婆就從山東老家來到上海,包攬了洗尿布、打掃衛生、拖地等多數家務;看一個孩子,對一輩子辛勞慣了的婆婆來說,自是不再話下。

  可把孩子交給奶奶,李彤是不放心的。奶奶不會英語,沒法陪孩子上早教班;奶奶溺愛孩子、不講原則,不利于給寶寶養成好習慣……李彤說,“有些事情,必須要媽媽來做”。

  而這樣的事情實在太多了。李彤表示,供給吃穿只是最基本的,“做一個好媽媽”還需要知識、關愛和陪伴,最好再懂點心理學。而這些,意味著她們要在孩子身上注入大量時間和精力,為此,工作可以擱置。

  時間往前倒推30年。

  李彤的媽媽曾是一名生育了兩個孩子的高中教師,在李彤媽媽看來,辭職、回家照顧孩子是不可設想的事。“誰不是邊上班邊把孩子拉扯大的?”白天在學校上完課,改完作業,趕完工作匯報,6點前下班,晚上偶爾還要一邊寫教案一遍看孩子,但是,“一個女人,起碼要有自己的工作,經濟獨立比什么都重要。”李彤媽媽認為,這是一個原則問題。

  時代變了。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的數據,近年,盡管中國女性受教育比例不斷上升,但中國女性的就業率卻從2000年的68。2%下滑至2017年的58。9%,這意味著有更多女性最終回到了家庭。

  觀念也在變。對于李彤來說,與其說做全職媽媽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她更傾向將此視為她實踐育兒觀念所做的自由選擇。這代中產女性正在回歸家庭的過程中表現出前所未有的自主性——她們不再要求自己“兼顧事業和家庭”,回到家里全職照料孩子成了與工作平行的一個選項。

  然而,她們真的更自由了嗎?

  

  “我只有她”

  “去年春天就不干了,沒想到回家一歇歇大發了。”回憶起一年前的選擇,李彤說得輕描淡寫。某種意義上,做全職媽媽并不是一個干脆利落的決定,而是李彤一系列遭遇后的順水推舟。

  在懷孕之前,她是個在事業上雄心勃勃的女性,身處男女比例嚴重失調的IT行業,硬是靠業務能力殺出了一條血路,工作繁忙期,忙到凌晨是家常便飯。李彤覺得在工作上,自己和身邊的男同事沒什么區別。

  

  女程序員。圖片來源:華服小當家

  懷孕是個轉折點。李彤不能再加班了,懷孕九個月,上司的臉越拉越長,“他沒理由阻止我下班回家,但決不會給我好臉色。”李彤感到了隱形的歧視。

  不止如此,歧視有時甚至是有形的。同事們漲工資、發獎金,都沒有李彤的份,因為她即將成為一個母親。李彤說,“我不能多干活,公司能利用我的價值就少了,他覺得還不如去外邊再找個人。”李彤當時選擇默默忍受,甚至會因為比別人干得活少而心懷愧疚。

  李彤的經歷也是許多女性的共同遭遇。智聯招聘和北京大學社會調查中心2017年的研究顯示,22%的中國女性表示就業過程中性別歧視嚴重,且集中在25-34歲之間——這既是職場黃金期,也是女性的最佳生育時期。

  朵朵四個月,李彤決定回去上班。然而,等待她的卻是更加嚴重、露骨的歧視:李彤之前負責的工作都被分掉了,而今接到手的都是一些邊邊角角、不被重視的工作;部門開會,輪流發言,她是被直接跳過的那一個,同事見面打招呼,臉上都是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她再也不用加班了。

网赌被黑  在端傳媒的一篇報道中,一位大陸勞工NGO工作者趙進表示,雇主辭退孕期、產期或哺乳期女員工的法律風險很大,所以面對她們,許多用人單位的態度是“對你不好,逼你辭職”,其手段五花八門,包括崗位調換、晉升阻礙、削減報酬、言行,甚至干脆讓女員工簽訂幾年不得生育的合約。

  引爆點出現在李彤復工的第八個月。李彤的勞動合同到期了,按常理,公司應該續約,可人事部卻遲遲沒有動靜。“我的上司,要是想留我他完全可以說的。”但他沒有。

  李彤辭職了。

网赌被黑  彼時,接二連三爆出的社會新聞又一次沖擊著她。“考大學遞條子你知道嗎?什么廳長的兒子、部長的兒子,遞個條子就能上XX大學。”李彤的聲音透出絕望, “你含辛茹苦十幾年,不如別人遞個條子;我兢兢業業工作了五年,待遇還不如我剛入職的男同事。”她冷笑幾聲,“努力再多,人家一步就跨過去了。”

  “現在我只剩下朵朵了,我唯一的奔頭就是把她養好。”

  

  “她也只有我”

  李彤在工作中倍感壓抑,而回到家里,在呀呀學語的孩子面前,她迅速找到了自己的價值,她強烈地感覺到,她們相互需要。“朵朵現在只有我們,上幼兒園之前,只有爸爸媽媽能給她好的陪伴和教育,三歲之后,她才會有更大的世界……”李彤很快下定決心,這兩年不找工作了,一心顧家。

  李彤如今的想法,卻和自己童年的經驗有極大的出入。1980 年代,許多企事業單位會開辦托兒所,以解決職工育兒的困難。李彤的童年就是在單位創辦的托兒所和幼兒園中度過的。那個時候,家庭并不是幼兒唯一的生活場所,母親的撫育職責也并非完全不可替代、無人幫襯。

  然而,隨著市場化推進,國企效益下降,“企業辦社會”的理念被認為是阻礙國企發展的一個重要原因。此后,國家企事業單位陸續關閉托兒所、幼兒園。到了今天,全上海托兒所總數只有40所,僅能容納6000 多名18至36個月的幼兒,而上海每年的新生兒就有25 萬左右。

  沒有的國家福利的庇護,女性“遭了秧”。如社會性別研究學者沈奕斐所說:“社會將公共領域應該提供的服務大部分轉嫁到了家庭,而家庭內又轉嫁給了女性。”

  比如現在,看護孩子就成了李彤最重要的工作。面對每天不定時爆發的孩子,她的神經時刻緊繃。“爸爸下班回家,可以說我累了要休息,那我就必須要頂上去。有什么事我都要站出來,她的動態我也要及時掌握。”每天24小時,李彤沒有下班時間。

  孩子年幼時的生理性撫育或許還能夠委托家中老人,但充滿競爭的教育市場絕不會放過李彤。

  每個周末,李彤都要帶朵朵去早教班,學習音樂、畫畫,認識新朋友。睡前一個小時,是她和孩子一起閱讀繪本的時間。李彤家的繪本擺滿了整整兩排書架,都是歐洲和日本的作者編繪的,價值數十元。書的內容大多生動可愛,在一本名為《小乳房》的書里,小女孩把兩個皮球捧在胸前,希望拼湊出一對像媽媽那樣的乳房,這是李彤專門挑來給朵朵進行性教育的。

  

  圖片來源:錢江晚報

  有時,李彤會規劃起孩子上幼兒園之后的日子,她知道,自己只會越來越忙。到時候,除了協助孩子完成學校無休無止的家庭作業,她還要發揮人際網絡,給孩子尋找最合適的課外補習機構和興趣班;她要當保姆、當司機、當陪讀,只要孩子上課外班就得跟著,去約束她。這些,家里的老人做不到。

  學者楊可認為,在教育競爭加劇、教育市場化背景下,城市家庭里,母親不僅要照顧子女,還要在教育市場中扮演孩子的“經紀人”,發揮了解教育市場產品與目標學校需求、定制個性化學習路線、規劃課外學習時間等一系列功能,從而幫助子女在激烈的教育競爭中獲得優勢。母親成了聯結家庭、學校和市場的一個樞紐。

  據研究,母親作為“教育經紀人”的投入程度越高,孩子的學習表現越好。楊可解釋道,如果孩子自覺,學業成績會不錯;但是如果希望孩子有卓越的表現,就還是要有人推他,而這個人往往是媽媽。

  當孩子的學業成績與母親的表現如此相關時,扮演孩子經紀人已經成為一種強加在媽媽身上的霸權。對于相對有錢有閑、又急于向上流動的中產階層來說,母親將主要精力投入孩子教育是 “義不容辭”的職責。為此,她們不得不承受育兒給自身職業發展造成的影響。而一旦因投入不夠導致孩子學業表現不佳,媽媽們又會面臨深深的“失職感”。

  “我連哺乳期擠不出奶都覺得自己不是好媽媽,你說不好好教育孩子、不在孩子身上花錢、花時間我會不會內疚?”李彤說。

  

  “做個好媽媽”

  在微信簽名里,李彤寫到:努力做個好媽媽。自從有了朵朵,這就成了她對自己最大的期許。

  好媽媽,什么樣?

  提供物質保障和日常照料是最基本的,在李彤心里,一個好媽媽還要會教育孩子。規劃學習日程和升學軌跡是一方面,滲透在日常生活中的陪伴、交流、觀察和引導更須花費心力。李彤說,朵朵現在是與父母建立信任的關鍵時期,“如果這個時候父母沒給她提供足夠的安全感,她以后怎么讓她去和別人建立信任?”

  在中產階層精細化育兒的趨勢下,家庭對理想母親的期待逐漸超越照顧責任,對母親的情感投入和智慧養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李彤覺得自己肩上擔子很重,她拍了拍在身旁玩鬧的朵朵,“這個孩子牽扯到我一輩子”。為了做一個理想中的好媽媽,她放棄了工作,從早到晚、從吃飯睡覺到藝術熏陶,一心撲在孩子身上。她很少買衣服,幾乎沒有自己的休閑時間,直到上個星期,她才和丈夫小陳抽空去逛了逛街,看了一場電影,又因為牽掛著家里的孩子,影片一結束他們就匆匆回家了——這是朵朵出生兩年以來李彤第一次自己出來逛街。

  照顧與教育的任務量巨大,但與李彤在家庭中的密集投入不同,李彤的丈夫小陳在朵朵的教育中常常是缺席的。“每天晚上洗完澡他就負責給朵朵穿衣服,然后陪她看兩集小豬佩奇,其他都是我的事。”這是多數中國城市家庭的常態,學者楊可表示,在子女教育上,中國家庭往往呈現出一種父親經濟投入為主、母親人力投入為主的性別化模式。

  

网赌被黑  圖片來源:https://www。redchili21。com

  “你昨天不還發了爸爸陪朵朵做游戲的朋友圈?”

  “那是我把他僅有的陪伴都發上去了。” 李彤苦笑了兩聲。

  可即便有些許不滿,李彤依然對丈夫小陳表示諒解。小陳白天忙于工作,晚上還要復習考試,打算通過學習換個收入更高的工作。李彤認可這種付出,“他是在為家庭做貢獻,我也沒法責備他”。盡管李彤覺得在教育和經濟上雙親是應該相互分擔的,但她也并不想耗費精力,去挑戰既有的性別分工傳統。

  不過,李彤依然不認為自己是個好媽媽。在她的理想中,“好的媽媽也不能完全撲在孩子身上,要獨立,要有自己的事業。不耽誤工作,孩子也成長得很不錯。”

  但這太難實現了。有工作時,李彤為懷孕沒法加班、升職心有不甘;回到家里,她又為無法為家庭做出經濟上的貢獻感到內疚。畢竟,在家庭分工中,男性經濟上的付出更容易得到承認,而女性在家務勞動中的直接投入卻往往被忽略。因為內疚,李彤對丈夫的要求降得更低了,“小陳在我做了全職媽媽之后沒有任何責備,也沒有催我找工作,這本身就是一種支持,是需要感激的。”

网赌被黑  工作還是孩子?有時李彤也會陷入自我價值的糾結當中,好像怎么做都不對。她時而欣喜于自己從孩子身上獲得的成長,“朵朵給了我歡樂和成長的過程”;時而又覺得育兒這事缺少成就感,“做全職媽媽這件事本身對我沒有什么成長,我情愿去做事業,我會碼代碼,這至少是我作為獨立個體的一種能力的體現。”

  正當外人紛紛被那些全職媽媽們美麗而自信的笑容融化時,她們卻偷偷患上了“抑郁癥”。調查發現,全職媽媽患上抑郁癥的概率是在職媽媽的1.5倍,她們面臨著脫離社會(79%)、經濟壓力(65.4%)、夫妻關系惡化(50.5%)等問題。

  社會學學者陳蒙的研究顯示,年輕女性普遍理想的做母親的狀態是一種工作與家庭、孩子與自我的友好共存。然而,一邊是剝削嚴重的工作,一邊是“嗷嗷待學”的孩子,市場化改革把女性推回家庭,卻根本沒給她們成為理想媽媽的機會。

  

 

  “回家”,還是“被回家”?

  隨著市場化滲透到了每一個個體家庭中,這一代女性與孩子的聯系變得比以往更加緊密,也更加復雜。

  網賭被黑時期,托兒所、食堂、澡堂是多數國有企業的標配,即便在農村,也有類似的設施。可以說,當時的婦女解放是以家務勞動社會化為前提的:家務勞動是國家和社會不可推卸的責任,即便在微觀層面國家一時無法完全兌現這個承諾,但這個制度足以讓大量的婦女走出家門,進入公共領域。在這個時期,即便對女性境遇有極大的改善,但“女主內、男主外”的家庭內部性別分工傳統尚未受到根本上的撼動。

  

  1951年,重慶農忙托兒所。圖片來源:短史記

  在隨后90年代的市場化改革中,國家先后卸下了住房、教育、醫療等責任,改由市場接手,在此過程中,再生產的職能被推給個人和家庭。企業無需承擔“人的再生產”這部分成本,從而獲得了最低的生產成本和更強的市場競爭力。

  家庭變得私人化。絕大多數無力通過市場解決家務勞動和養育職能的家庭,只能通過夫妻間的性別分工內部消化。由于傳統父權制的性別分工一直未得到徹底清理,生育、養育照料等工作自然落到了女性肩上。結果是,家務勞動影響了女性的生產效率,她們不得不淪為劣等勞動力,在工作中面臨被歧視和被淘汰的命運。

  市場改革伴隨著家務勞動私人化與企業逐利化,二者不斷制造著無人看管的孩子和充滿性別歧視的工作崗位,它們構成了“一推一拉”的兩股力量,最終共同把女性趕回家庭。

  而在文化層面,母職神圣成為主流輿論的“口頭禪”。家庭與女性母職緊緊捆綁在一起,并加以自然化和情感化,為女性回家提供了最佳借口,讓女性坦然地將職場交還雄性的世界,乖乖戴上母性、陰柔、感性的標簽,甘愿為下一代作出無私犧牲的道德枷鎖。

  然而,上世紀婦女解放的余溫尚在,走出家庭、獨立自主的勞工女性形象仍然深入人心,這使媽媽們沒有放棄“平衡工作與家庭”的愿望,而在其擔當全職媽媽的經歷中,始終呈現出一種被迫的自主,一種竭盡全力的欲求不滿。

  “一個女人,起碼要有獨立的工作”,李彤回了家,可李彤媽媽的話,卻在她心里不停地騷動。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網賭被黑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網賭被黑網賭被黑微信(wyzxwk101)

收藏

女程序員回家當全職媽媽,再優秀也不自由 - 網賭被黑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建議黨和國家立法,保護網賭被黑
  2. 老田 | 為什么文革期間中國人均預期壽命會空前提高:文革10年人均壽命提升15歲
  3. 神秘而神奇的鄧發
  4. 包分配取消后,我畢業后就失業了
  5. 張志坤:中國該拿什么來“敦促”美國
  6. 戲里戲外:“趙薇們割韭菜”有什么國際大背景?
  7. 网赌被黑前鋒:農村衰敗在“失魂”
  8. 風云變幻的市場下,大部分村民往往一年到頭白忙一場
  9. 遼寧王忠新:從趙孟頫“熱”想到文天祥“冷”
  10. 郭松民 | 發瘋的“哈爾9000”、MOSS與埃航空難
  1. 造謠貶損網賭被黑的北大校長——斥“功狗”蔣夢麟
  2. 告訴你一個真實的凱豐
  3. 網賭被黑保健醫生談網賭被黑
  4. 捧起來一個“英雄”,倒下的是整個社會的價值觀
  5. 造謠申紀蘭為哪般?
  6. 逄先知:網賭被黑向故宮博物院院長馬衡借閱過《二十四史》嗎?
  7. 華為剛剛宣布起訴美國政府,還曝光一個核彈級新聞!
  8. 只有網賭被黑的兒子去了前線......
  9. 郝貴生:中國究竟有多少假文憑?假博士?假教授?假博導?
  10. 网赌被黑總前委——南線大決戰戰場最高指揮中心
  1. 老田 | 人世間唯一的網賭被黑“私人特務”走了:對李銳“非毛化成績”的初步總結
  2. 袁立爆料崔永元失聯,有關崔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3. 許光偉 |《保衛資本論》: 生產一般的理論與實踐
  4. 网赌被黑對于《鄧力群贏了,李某輸了》一文的修正
  5. 老田 | 李銳從逃兵到功臣的華麗轉身:解放戰爭期間李跑跑是如何逆境翻身的
  6. 老田:徹底失敗的“千里躍進大別山”行動
  7. 老田 | 八九十年代的那些改革家怎么了:以褚時健為例
  8. 老田 | 人類歷史上空前規模的剩余吸收難題:2019年統計公報讀后
  9. 網賭被黑阻止給周恩來治療癌癥真相
  10. 網賭被黑說“干部子弟是一大災難”,事實令人乍舌
  1. 只有網賭被黑的兒子去了前線......
  2. 建議黨和國家立法,保護網賭被黑
  3. 建議黨和國家立法,保護網賭被黑
  4. 總前委——南線大決戰戰場最高指揮中心
  5. 婦女節特輯 | 我的農村母親,一個我從未真正了解過的苦難女人
  6. 逄先知:網賭被黑向故宮博物院院長馬衡借閱過《二十四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