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被黑

首頁 > 文章 > 時政 > 時代觀察

兩會:為女性發聲!企業:那我不招女的了......

秋曉 牛柳 · 2019-03-14 · 來源:一顆土逗
收藏( 評論( 字體: / /
這么多年來經濟看起來在迅猛發展,女性(尤其是城市女性)看起來也變得更獨立更強大了,但為什么實際上她們的權益卻被剝奪殆盡,以至于那些看似進步的提案,看起來都只像是杯水車薪呢?

  女性“終于”在兩會上得到關注,婚育風險、社會安全、就業平等等方面都有代表提出建議,“為女性發聲”。本文將聚焦就業性別歧視的相關提案,通過對女性生存現狀的部分還原,探討女性權益與企業剝削剩余價值之間的矛盾、以及政府在私有化進程中扮演的角色。女性本應有的平等和權益,為何要高喝著以“特殊待遇”和“福利”的形式重新給予她們?回到歷史語境中,才能揭開女性在生產領域和再生產領域遭受的壓迫,是父權制和私有制共謀的結果。

  作者 | 秋曉 牛柳

  編輯 | 林深

  美編 | 太子豹

  微信編輯 | 侯麗

  

 

 

  聽說2019年經濟可能是過去十年最差一年,但會是未來十年最好一年,在北京亦莊工業區找臨時工工作的女人們可能感觸最深。

  前幾年,哪怕早上近七點才起來,街上還會有大聲吆喝招臨時工的中介。今年年初,五點半就早早上街找工作,卻發現大街上的中介寥寥無幾,整條街道冷冷清清,時不時從安靜的冷空氣中冒出一句:“招物流咯物流咯!150一天!包兩餐!”女人們擁簇著上前,還沒發話呢,中介就迎頭潑了盆冷水:“不要女的。”

  在一條幾百米的街上來來回回走了兩遭,有招快遞分揀的,招物流搬運的,招化妝品包裝的,但就是不招女的,或者已經招滿了女工。透過中介班車昏暗的車窗玻璃往里一看,也就三四個女工擠在一堆男工中間,甚是凄涼。

  其他沒趕上趟兒的女人們,有的邊走邊聊:“我這都三天沒找著工作了。哎回家去吧!”

  有的初來乍到,渾身憋著一股勁兒,一定要賺點錢再走,一聽到“招保安啦!”都急著湊上去打聽。熟手不用聽都知道,肯定不要女的。但是新手們總還抱著點希望,去抓每一根可能的救命稻草——萬一要我了呢?

  也有的經驗豐富,使出渾身解數推銷自己:“我干過這活,我很快的,就我一個女的行不行?再多一個行不?”中介的大哥尷尬一笑:“就算我們要你,到了那兒公司也給你趕下來啊。”

  最后,總算還有印刷廠愿意收留這些女人們。但是在排隊的時候,中介又漫不經心地攆走了幾個年長的女人:“你、你、還有你,出去。”

  這些被淘汰的老女人,還有更多沒找到工作的人們,只能聚集在大街另一頭人山人海的紅綠燈路口,互相交換著招工信息和越來越不樂觀的工作形勢,來獲取一些慰藉。

  

 

  兩會關注女性就業平等,誰將會是買單的人?

  北京郊區,女工在經濟下行的影響下被更加赤裸裸地歧視;而彼時的首都,正迎來又一次兩會,今年,如何解決女性就業歧視問題,成為代表以及社會輿論都極為關注的熱點話題。

网赌被黑  繼2月九部門印發《關于進一步規范招聘行為促進婦女就業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禁止用人單位在招聘環節進行性別歧視后,多位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在兩會中提出女性權益相關提案。其中,在就業性別平等方面,延長產假、女性彈性工作制、社會托育等議題受到關注:

  

  “用人單位為在職女職工每人每月發放衛生費;給予保胎假,產檢計入勞動時間;流產也可休假;每年為女職工安排一次婦科檢查。”

  ——全國人大代表  張曉慶

  “力爭在全國范圍內實現女職工一年帶薪產假。”

  ——全國政協委員  謝茹

  “應規定各類企業保留產婦工作,并接受其產假后重返就業崗位,對接納育齡婦女重新工作的企業實行一定幅度的稅收優惠。”

  ——全國政協委員  劉曉莊

  “建議在女性工作中使用彈性工作制,并利用當下迅速發展的互聯網技術,推廣‘互聯網+’就業,實現女性居家辦公,以實現照看家庭和工作兩不誤。”

  ——全國政協委員  張英

  “將0~3歲兒童托育服務納入學前教育規劃;建議有條件的企事業單位自辦或合辦托育機構;鼓勵更多有愛心、有責任擔當的社會力量進入幼兒托育領域;鼓勵采取公辦民營、公辦民助、民辦公助、依托和擴展現有幼兒園、補貼社會組織和個人辦園等多種方式開辦非盈利性或營利性托育機構。”

  ——民盟中央

  很多女性相關提案并不是第一次被提出,如延長產假,支持“年輕媽媽”的個人事業發展等等。然而,這些看起來很美的提案,卻在社會上引來了爭議:兩會提案看似關注女性權益、提高女性地位,實際提高了女性用工成本和風險,企業“惹不起還躲不起嗎?”以至于人們開始擔憂,這些提案不過是:政府請客,企業買單,最后廣大婦女結賬。

  

 

  女性就業歧視,到底有多嚴重?

  人們對于提案的擔憂,來自于兩會女性提案背后依托的社會現實。對此,我們想用數據來部分說明。

  首先,經濟在發展,女性的勞動參與率卻不見得有多少起色,并遠不及男性。根據世界銀行數據,2000年至2018年,在勞動人口數量上升的情況下,中國15-64歲女性的勞動參與率從76.823%連續下降至68.578%。雖然15-64歲男性的勞動參與率也呈下降趨勢,但2018年的最低值82.815%,仍要高于18年前的女性勞動參與率。根據國家統計局《中國婦女發展綱要(2011—2020年)》統計,截至2017年年末,中國女性就業人員占全社會就業人員的比重為43.5%,三年來只提升0.6個百分點。

  

  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女性加入勞動力市場的可能性低于男性,而一旦進入就業市場,她們找到工作的可能性低于男性,更別提找到的就業崗位的質量了。

网赌被黑  在梳理“就業性別歧視監察大隊”2019年3月來接收的近80條投稿時發現,性別歧視幾乎存在于各行各業的招聘啟事中:編輯、翻譯、證券、行政、法律、影視制作、壁畫修復、秘書、素材整理、宿舍管理等等。除赤裸裸的“僅限男性”要求外,招聘啟事上還常見隱形的性別歧視措辭,包括:“適合男性”、“男生優先”、“大多數都要男性”、“原則上要男生”、“女生已經收滿”等。

  除了盈利性企業,國家公務員招錄也是性別歧視的重災區。网赌被黑如福建省公務員招錄,22個職位僅限女性,88個僅限男性;吉林省屬機關工作委員會選調工作人員3名,全部要求僅限男性;寧夏石嘴山市公安局選調人民警察10人,女性不得超過2名。公務員體系內的就業企業情況普遍存在。據《2019年國家公務員招錄性別歧視調查報告》統計,3成以上崗位存在性別限制,7成以上崗位偏好男性。

  

  女秘書與男上司

  《金秘書為何那樣》劇照

  就業歧視,還隱藏在用人單位的招募環節之外。211校招網總經理孫鵬曾向媒體表示,一般單位在招聘過程中,不會直接把性別要求的內容表述出來,而是在招聘過程中,以經常加班、勞動強度大等客觀因素設置障礙,達到婉拒女生的目的,“這很難界定為性別歧視”。在九部門的“通知”發布后,連網友都能給企業“支招”,不能詢問婚育狀況,就問“你公公婆婆身體還好嗎?”、“幼兒園學費貴嗎?”、“一個孩子寂寞嗎?”這些調侃背后透露著無法疏解的擔憂,“最怕是不問了,連面試都不讓了”。

  好不容易擠入職場,女性發展仍受多重限制。這首先體現在男女薪酬差距上。

  

  男女薪酬差距隨工作年限增長

  圖片來源:BOSS直聘研究院

  《2019年中國女性職場現狀調查報告》中,2019年男性收入比女性高23%,男女薪酬差距相較上一年度仍在擴大。對此,智聯招聘CEO郭盛向媒體分析道,女性生育造成1-2年的工齡損失,相對上用工生產時間更長,故未來價值離生育期越近就越低。領英最新的“女性職業機會”調研結果驗證了這一點:46%的女性由于生育錯過職場機會,而受影響的男性僅有23%。

  而今年兩會中提的鼓勵“彈性工作制”,能夠改變這一狀況嗎?已有的歐美國家實踐恐怕可以提供一份參考答案:保障女性權益而采取彈性工作,結果卻會導向“影響女性前程”,并且無法扭轉男女就業不平等的局面。

  根據德國社會經濟專家組(German Socio-economic Panel)的調查,轉為彈性工作時間和自主掌控時間的員工,無論男女,加班時間都多于固定工時的人。而同一組中的男性加班獲得的收入遠高于女性——彈性工作的男性平均每年收入提高6700歐元,而女性只高出約2000歐元。

  這是因為,男性更可能因為效率提高或升職而獲得對工作時間安排的控制權,然后利用這種權力制定效率更高的時間表;女性則更可能利用這種權力遷就家庭。尤其是同事和老板,認為女性總是利用彈性工時迎合家庭需要。在此情況下,國際義工和麥肯錫在2017年的一項研究中發現,女性認為時間靈活的項目會傷害她們的事業,不愿意參加。

  而在中國,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的中國婦女勞動報告,女性為低薪工作的主要勞動力。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在二十個行業門類中,農、林、牧、漁、水利業是吸納女性就業的最主要行業——這是幾年來年平均工資最低的行業;商業服務業是吸納女性就業的另一大行業,其2014年的平均年薪為39322元,是全部就業人員平均水平的86%,處于底端。

  

 

  把本屬于女性的權利還給她們,難在哪里?

  今年的相關提案乍一看來如同雪中送炭,但是面臨以上種種現實困境,仍要打個問號。

  首先,所謂彈性工作制,是否只針對正式就業的白領女性、中產女性?它是否能正面回應底層女工、低薪女性的社會保障問題?

  其次,這種用工形式算臨時工還是正式工,有無勞動合同,是否購買五險一金?如果不明確這些細節,老板長期處于強勢地位而工人處于弱勢,彈性工作制還極有可能彈掉加班費,成為企業進一步榨取剩余價值的工具。

  再說說建立生育基金保險。反觀現在不容樂觀的經濟形勢,我們真的能指望各大企業“大發善心”,拿出利潤中的一部分為女性建立生育保障設施嗎?如果連大企業都難以做到,小企業又怎能指望?

网赌被黑  至于看起來能解決燃眉之急的城鎮托育的提案,正如人大代表劉曉莊說的“生育是家事,更是國事”,首先需要政府加大對公共事業的投入。可是在大力發展私營經濟的背景下,政府把大多數的公共服務都交給私人企業或者公益機構承包了,如若真的要發展托育事業,單靠企業恐怕難以全面貫徹這一政策的,頂多是自愿為主,支持為輔,甚至只是走走形式。

  總而言之,深挖這些提案就會發現,要填的坑比想象中多得多:起初只是想保障女性的基本權利,但是不斷的追問下去,很多問題還懸而未決:資金從哪來?誰來負責?為什么它就一定愿意負責?在這個向效益看齊的時代,保障女性正常工作的權利似乎并不能為企業帶來更多的利潤,尤其是在經濟下行期,企業便更是機關算盡克扣工資和福利,女性就業平等之路任重而道遠。

  

  少數公司允許女員工帶娃上班

  圖片來源:《每日郵報》

  也許立刻就有人反駁說,即便如此,從整體趨勢來看,新時代的女性還是比以前獨立了,有選擇伴侶的自由、選擇工作的自由、經濟獨立的自由。但這些是時代發展帶來的新成果嗎?還是早就已經存在、卻被極盡破壞的遺產呢?

  聽起來匪夷所思,在改開后的幾十年,女性的經濟地位居然比以前更低了。全國婦女地位調查的數據顯示1990年中國城鎮就業人口中,女性平均工資約為男性工資水平的77.5%,而到2010年女性工資只有男性的65.8%。當下,中國離男女同工同酬還有很遠。

  

  世界經濟論壇發布的2018年的全球性別差距報告顯示,同一工種中,中國女性的工資為男性的64%。

  圖片來源:世界經濟論壇

  馬克思曾說:“每個了解一點歷史的人也都知道,沒有婦女的酵素就不可能有偉大的社會變革。社會的進步可以用女性的社會地位來精確地衡量。”可以說,婦女地位是衡量一個國家文明程度和現代化進程的重要標志。

  那么問題在于,這么多年來經濟看起來在迅猛發展,女性(尤其是城市女性)看起來也變得更獨立更強大了,但為什么實際上她們的權益卻被剝奪殆盡,以至于那些看似進步的提案,看起來都只像是杯水車薪呢?

  這得從經濟基礎說起。在過去的40年來,由于大規模的私有化,住房、醫療、教育、養老都市場化,這些基本的社會服務越來越昂貴,而不像以前一樣是免費的,導致大多數人的生活越來越不穩定,不得不為維持基本生存而疲于奔命。

  在再生產領域,國家也將再生產的職能推給個人和家庭,家務勞動因而變得私人化。絕大多數無力通過購買服務解決家務勞動和養育職能的家庭,只能通過夫妻間的性別分工內部消化。由于傳統父權制的性別分工一直未得到徹底清理,生育、養育、照料等工作自然落到了女性肩上。結果是,沉重的家務勞動影響了女性的生產效率,她們不得不淪為劣等勞動力,在工作中面臨被歧視和被淘汰的命運。

  2018中國女性職場現狀調查報告顯示,女性每周平均工作時長為47個小時,每天投入家庭的時長為2小時,這段時間還相當于義務勞動,那么每周將近50小時的勞動時長,相當于每天(周一到周五)十小時的勞動強度,自然拼不過把更多時間精力投入到工作中的男性。

  在生產領域,利潤和效率被放在第一位,員工之間只能通過激烈的競爭獲得晉升的機會和更高的工資,而女性因為上述原因忙于履行家庭責任,缺乏和男性競爭的時間,有項目會優先讓男性去做,所以女性的晉升機會也減少了。在私營企業的績效工資制下,女性因為投入工作的時間和精力降低,工資增長自然受限。

  這使得很多女性傾向于選擇工資較低但是福利更有保障的國有部門,如教師、護士等。但是即使國有部門,女性工資仍然低于男性,而且大多數管理崗位仍由男性占據。經濟地位不如男性高,生活也不如男性穩定,“干得好不如嫁得好”有其深刻的經濟原因,與其說是女性好吃懶做的一句玩笑話,不如說飽含她們被瘋狂壓榨的血淚。私有制的資本主義經濟是父權制賴以生存的根基,二者相輔相成,狼狽為奸。

  

 

  性別平等,或要向歷史汲取營養

  回頭看看,歷史實踐并不總是落后而腐朽。雖然1949年的革命并沒有實現徹底民主的網賭被黑,但通過廢除資本主義和封建地主制度,這場革命的勝利曾經在提高女性地位、推動男女平等以及落實廣大婦女的基本權利等諸多方面帶來了巨大的社會進步。正如野草在《中國:女性抗爭與網賭被黑》里闡述的:

  “通過公有化管理大公司和銀行,并置其于計劃經濟之下,從根本上改變了父權制度的經濟基礎,有利于保障婦女的平等就業的權利。公有化并大量建設公共服務,如托兒所、養老院、公共洗衣機房和物美價廉的公共餐廳等等,減少主要由婦女承擔的家庭勞動并提供大量就業。

  同時,提供廉價的公共住房,使得女性可以脫離不幸的戀愛關系,或者逃離家庭暴力而不用擔心無家可歸。在工廠委員會和社區委員會的基礎上建立民主的工人貧農政府,代表民主選舉產生,并可以通過民主程序隨時撤換,以保障女性的政治權利。”

  事實上,為網賭被黑進行的斗爭亦包括爭取女性權利的斗爭。然而再看向最近維護女性權益的提案,既無法動搖任何經濟基礎,又未覆蓋到更為廣大的、不被重視的底層女工——亦莊的女人們,恐怕還在清晨陰霾籠罩的大街上游蕩徘徊吧,她們甚至連基本的就業機會都沒法保障,兩會的就業平等提案,離她們還是太遠太遠。

  那么代表們口口聲聲說要男女平等,怎么做到男女平等,又是面向誰平等呢?

  參考文獻:

  https://data.worldbank.org.cn/indicator/SL.TLF.ACTI.MA.ZS?contextual=default&end=2018&locations=CN&name_desc=true&start=1990&view=chart

  http://www.199it.com/archives/744569.html

网赌被黑  https://cn.weforum.org/agenda/2017/03/e0f66c38-0c62-41cb-ac2b-1aa9f84ff74b/

  http://news.sina.com.cn/c/2014-05-27/094930239675.shtml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18144414308860

网赌被黑  https://mp.weixin.qq.com/s/BmnYRg4SMJPt7t2Jjz2RMQ

  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989474.html

  http://economy.caijing.com.cn/20180307/4414135.shtml

  http://reports.weforum.org/global-gender-gap-report-2018/data-explorer/?doing_wp_cron=1552441396.9875080585479736328125#economy=CHN

  https://chinaworker.info/cn/2013/03/12/1900/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網賭被黑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網賭被黑網賭被黑微信(wyzxwk101)

收藏

兩會:為女性發聲!企業:那我不招女的了...... - 網賭被黑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建議黨和國家立法,保護網賭被黑
  2. 老田 | 為什么文革期間中國人均預期壽命會空前提高:文革10年人均壽命提升15歲
  3. 神秘而神奇的鄧發
  4. 包分配取消后,我畢業后就失業了
  5. 張志坤:中國該拿什么來“敦促”美國
  6. 戲里戲外:“趙薇們割韭菜”有什么國際大背景?
  7. 前鋒:農村衰敗在“失魂”
  8. 風云變幻的市場下,大部分村民往往一年到頭白忙一場
  9. 遼寧王忠新:從趙孟頫“熱”想到文天祥“冷”
  10. 网赌被黑郭松民 | 發瘋的“哈爾9000”、MOSS與埃航空難
  1. “生不逢時、死得其時”的褚時健
  2. 造謠貶損網賭被黑的北大校長——斥“功狗”蔣夢麟
  3. 告訴你一個真實的凱豐
  4. 網賭被黑保健醫生談網賭被黑
  5. 捧起來一個“英雄”,倒下的是整個社會的價值觀
  6. 造謠申紀蘭為哪般?
  7. 逄先知:網賭被黑向故宮博物院院長馬衡借閱過《二十四史》嗎?
  8. 華為剛剛宣布起訴美國政府,還曝光一個核彈級新聞!
  9. 网赌被黑只有網賭被黑的兒子去了前線......
  10. 网赌被黑郝貴生:中國究竟有多少假文憑?假博士?假教授?假博導?
  1. 老田 | 人世間唯一的網賭被黑“私人特務”走了:對李銳“非毛化成績”的初步總結
  2. 袁立爆料崔永元失聯,有關崔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3. 网赌被黑許光偉 |《保衛資本論》: 生產一般的理論與實踐
  4. 對于《鄧力群贏了,李某輸了》一文的修正
  5. 老田 | 李銳從逃兵到功臣的華麗轉身:解放戰爭期間李跑跑是如何逆境翻身的
  6. 老田:徹底失敗的“千里躍進大別山”行動
  7. 老田 | 八九十年代的那些改革家怎么了:以褚時健為例
  8. 老田 | 人類歷史上空前規模的剩余吸收難題:2019年統計公報讀后
  9. 網賭被黑阻止給周恩來治療癌癥真相
  10. 網賭被黑說“干部子弟是一大災難”,事實令人乍舌
  1. 只有網賭被黑的兒子去了前線......
  2. 建議黨和國家立法,保護網賭被黑
  3. “生不逢時、死得其時”的褚時健
  4. 總前委——南線大決戰戰場最高指揮中心
  5. 婦女節特輯 | 我的農村母親,一個我從未真正了解過的苦難女人
  6. 逄先知:網賭被黑向故宮博物院院長馬衡借閱過《二十四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