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被黑

首頁 > 文章 > 時政 > 時代觀察

老田 | 八九十年代的那些改革家怎么了:以褚時健為例

老田 · 2019-03-06 · 來源:網賭被黑
收藏( 評論( 字體: / /
一幫子政治投機分子的宣傳投機行為,不可能真的為新時代留下什么說得過去的精神遺產,一切真正的建設行為,都需要等待投機氣氛最濃的那個時段過去之后,才會悄悄開始。

  八九十年代的那些改革家怎么了:以褚時健為例

  老田

  褚時健走了,人死為大,無需對他個人進行過多糾結。但是,褚時健之死激起了強烈的輿論反響,這表明濃縮在褚時健身上的“社會關系人格化”問題,至今依然有著極高重要性,本文就對逝者身上的“社會關系人格化”問題,做一點初步的梳理和展開。

  1980年代這些人為樹立的企業家典型中間的大多數,都進了監獄,或者流落到了毫無成就的地步。這些人的成就,是透過貶低勞動者和管理團隊之后,把所有功勞都歸結為一個宣傳對象,是一種宣傳在紙面上造就的典型。把勞動者貶低為零——說勞動者都是“大鍋飯養的懶漢”,把管理團隊貶低為可有可無的馬仔,然后無限突出一個人,這么塑造出來的宣傳典型。這群人當中,沒有任何一個人經受住了歷史和現實考驗,記憶力還好的人,應該對這些名字還有印象,例如年廣久,步鑫生,馬勝利。更為可笑的是,武柴都跨完了,有關方面還趁機樹了個洋典型格里希。

  應該說,一代被宣傳造成出來的企業家或者改革家們,未能真個確立新的社會關系準則或者制度,他們自身也是在這個變革大潮中間的探索者而已,甚至,后續的職業生涯還證明,這些人連“開風氣之先”的先行者都談不上——沒有起碼的證據證明這些人真能夠在新社會體系中間如魚得水或者成功。

  但是,經過這樣的宣傳之后,那些被樹立的典型自己也更加以為:企業發展的成果完全是源于自己。所以,無論給多少年薪或者承包費,都會覺得沒有夠,自己被虧待了,需要自己動手去拿回自己的勞動果實。這后來成為侵蝕國企利潤的一個主渠道,一把手聯合管理團隊,搞“廠外設廠、店外開店”,把公司的主營業務利潤送入外賬,然后轉給私人腰包。在這個意義上,褚時健既是改開搞年代的制造物,也是改開搞年代的犧牲品,正是在這個年代,褚時健無法準確看待自己,甚至無法準確看待自己與企業的關系,然后,挑戰了法律并吞下了惡果。很多人應該還記得這句話:跟著組織部,時常有進步;跟著宣傳部,時常犯錯誤。應該說,褚時健不能夠正確看待自己,是與人民日報等媒體的宣傳運動及其宣傳口徑之間,有著直接的因果關系的。

  墨子有個說法“染于蒼則蒼、染于黃則黃”,這是說環境對人自身塑造的力量太大了,一個人在社會輿論環境中間,很難真正做到“潔身自好”。褚時健在毛時代是煙廠的一個優秀供銷科長,在改開搞年代被樹立為企業家典型,在人生的兩個不同階段上,褚時健都不那么勉強地適應了自身的社會角色。得益于1980年代的宣傳氛圍,褚時健在毛時代從不認為企業經營成果是他一個人創造的,但現在,人民日報教會他以一種新的方式看待自身個人與企業經營成果的關系,褚時健也恰如其分地行動起來,想要“撈回”自己的貢獻和成果。

  在很大程度上,改革在輿論和社會變革中間,是一個真正的統治階級再形成過程,從前不曾有過的統治階級現在不僅有了,還高高地凌駕于全社會之上。由此,需要在精神生產領域對于這個階級成員成員的諸方面,進行德道和價值方面的“高估和賦值”。人民日報的宣傳鼓噪,說企業效益改進或者經營狀況改善,不是“大鍋飯養的懶漢”的功勞,也不是管理團隊發掘全部生產要素潛力的結果,僅僅出自于改革家們頭腦之中的改革措施,這個宣傳上的賦值方法在任何國度的任何時段,都無法以經驗驗證。

  輿論熱衷于高估褚時健的功勞,不僅僅是為了繼承和發展人民日報的宣傳口徑,而是在今天這個資本主導的社會中間,重新評定上等人對于社會的巨大貢獻和統治必要性。褚時健自身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一個資本及其榨取事業日益受到民眾質疑的中國,迫切需要給企業家或者改革家不斷地賦值或者充值,從而穩固住“物質生產領域的統治階級”在精神領域的統治地位。褚時健在今天還有重要性,應該盡在于此了。

  更何況,企業家在認識世界方面,遠非熟知前程后世的“算師”和預言家,他們對于改開搞年代的主要變化趨勢而言,與普通人一樣沒有充分的思想準備,讓企業去面對市場是一個新的事務,整個的社會經濟關系都在不停滴重組之中,奢言看清楚大勢確立起新制度,那不過是笑話而已。說企業家或者改革家,作為舊時代的舊人,能夠完美創造新時代和新規則,這樣的宣傳口徑,就根說初生嬰兒的第一聲啼哭就是一首好詩差不多。畢竟,企業家本身也只是被這個大潮所裹挾的一員,能夠看清楚身邊的利害關系結構變化,利用手中日益擴大的權力去營建各種“自主可控”的化公為私渠道,才算是有點“創新”的味道,當然,這個在任何國度的任何時代都是不合法的。

  換言之,1980-1990年代的所謂企業家經營,及其對于歷史經驗的貢獻,僅僅在于主流經濟學家們深惡痛絕的“國企產權模糊和虛置”創新,這個模糊或者虛置是怎么來的?沒有任何奧秘,企業管理權系統性地構建各種把國企利潤“化公為私”的渠道,產權模糊或者虛置的唯一依托,是受到宣傳蠱惑的管理團隊過高地看待自己對企業的貢獻,然后非法地對企業利潤進行“侵蝕和自肥”的結果。這個化公為私的自肥行為,應該說是法律不能接受和容忍的,但是卻受到宣傳鼓噪的間接肯定——說企業經營改進都是企業家自身銳意改革的成績。

  依據美國企業史家小錢德勒的看法,一個產品或者技術成熟之后,想要通過企業經營去實現利潤,企業需要三個方面的“三重投入”:廠房和設備方面的投入、購銷網絡的建設,以及進行管理結構方面的投入,其中管理結構投入的周期最長一般需要十年以上的時間,合適的管理結構投入完成之后,能夠順利管理企業的軟硬件投入實現“大通過量”生產,實現市場競爭優勢,據以獲得規模或者范圍效益。

  中國在1980年代人為樹立的企業家典型中間,除了鼓噪出各種“奇謀密計”的想當然之外,僅僅只是實現了權力集中于少數人手里去掌控(多數情況下是不公正地掌控)多數人命運的“變天”,鏟除了傳統網賭被黑的政治根基,談不上一絲一毫的有效管理結構投入“經驗”,至今為止,依然沒有人能夠總結出1980年代的變革,對于企業經營有什么值得傳下去的“管理結構投入經驗”,所有的宣傳鼓噪無不隨風而逝,唯有管理結構之中的各種“自肥”構建——引致那個主流經濟學家至今不愿意清楚說出原因的“產權模糊和虛置”,這是多么大的諷刺。

  不過,這恰好很符合認識發展的規律,一幫子政治投機分子的宣傳投機行為,不可能真的為新時代留下什么說得過去的精神遺產,一切真正的建設行為,都需要等待投機氣氛最濃的那個時段過去之后,才會悄悄開始。

  二〇一九年三月六日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網賭被黑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網賭被黑網賭被黑微信(wyzxwk0856)

收藏

老田 | 八九十年代的那些改革家怎么了:以褚時健為例 - 網賭被黑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這個時代已經容不下雷鋒
  2. 恐怖的檢查
  3. 网赌被黑反駁韋伯與賀衛方教授的一個論點
  4. “北上廣5年,負債10萬”:成年人的崩潰,都是從借錢開始的
  5. 崔永元的性格悲劇
  6. 那些拼命考研的人是為了什么?
  7. 趙磊:警惕“談紅色變”
  8. 网赌被黑俄對美“特洛伊木馬”戰略的回應給中國提了個醒
  9. 喝牛奶、學雷鋒與“貧窮”的網賭被黑時代
  10. 害了孩子, 肥了教輔, 誤了國家:“教育減負”為何越走越偏?
  1. 許光偉 |《保衛資本論》: 生產一般的理論與實踐
  2. 老田 | 人類歷史上空前規模的剩余吸收難題:2019年統計公報讀后
  3. 王林清所犯的事情可能比他所說的更嚴重
  4. 強硬!強悍!特朗普的“追加措施”被金正恩拒絕!
  5. “金特會”真的談崩了?兩個不為人知原因浮出水面!
  6. 突發:特朗普畫皮被撕了!原來他從沒想過讓美國變偉大
  7. 劉繼明 |我們怎樣理解浩然?
  8. “弟兄們”還是“同志們”
  9. 郭松民 | 梟龍驚天一擊,彰顯中國優勢
  10. 陸定一墓碑鐫刻的“夢想”: “要讓孩子上學,要讓人民說話。”
  1. 老田 | 人世間唯一的網賭被黑“私人特務”走了:對李銳“非毛化成績”的初步總結
  2. 袁立爆料崔永元失聯,有關崔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3. 對于《鄧力群贏了,李某輸了》一文的修正
  4. 老田 | 李銳從逃兵到功臣的華麗轉身:解放戰爭期間李跑跑是如何逆境翻身的
  5. 老田:徹底失敗的“千里躍進大別山”行動
  6. 網賭被黑阻止給周恩來治療癌癥真相
  7. 說說對越自衛反擊戰
  8. 郭松民:《“兒子”來了》為什么最受歡迎?
  9. 孫錫良:對“王林清舉報案”調查結果的看法
  10. 雨夾雪舊文給李銳蓋棺定論:反共反毛的小丑
  1. 胡新民:榮毅仁父子眼中的網賭被黑
  2. 突發:特朗普畫皮被撕了!原來他從沒想過讓美國變偉大
  3. 這個時代已經容不下雷鋒
  4. 崔永元的性格悲劇
  5. 這“十三道保命題”叫我來做,那我一定沒命了!
  6. 14萬孕婦基因案將開庭,華大基因起訴我侵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