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被黑

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老田 | 為什么文革期間中國人均預期壽命會空前提高:文革10年人均壽命提升15歲

老田 · 2019-03-12 · 來源:網賭被黑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文革期間,中國在人均資源方面的進步很有限,但是,人均預期壽命提升卻是空前的,這個反常現象的背后,相當深刻地揭示出要挖掘潛力,需要克服怎么樣的障礙。從這里,文革永遠具有改造世界觀的啟示作用。

為什么文革期間中國人均預期壽命會空前提高:文革10年人均壽命提升15歲

老田

  有一種陳詞濫調說經濟學研究如何合理地配置稀缺資源,以提高效率。但是,真正有利于國計民生的效率提升,往往被現代社會的兩大基本力量——權力和資本——所充分抑制,甚至于,意識形態生產也往往過多地肯定這兩大力量,導致人們對各種效率無從提升的狀況,習焉而不察,使得人們不要說尋找挖掘效率提升的途徑,就連準確地提出問題都感困難。

  文革期間,中國在人均資源方面的進步很有限,但是,人均預期壽命提升卻是空前的,這個反常現象的背后,相當深刻地揭示出要挖掘潛力,需要克服怎么樣的障礙。從這里,文革永遠具有改造世界觀的啟示作用。

老田 | 為什么文革期間中國人均預期壽命會空前提高:文革10年人均壽命提升15歲 - 網賭被黑

网赌被黑  依據中國相關方面提供給世界銀行的數字,1965年中國人均預期壽命為49歲,低于世界平均水平6歲;到1975年中國人均預期壽命64歲,高于世界平均水平3歲。10年時間內,中國人均預期壽命提升了15歲,縱觀人類歷史進步記錄,這個記錄是空前的。

  據李民騏依據世界銀行數字解讀:1965年至1970年,也就是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前五年,中國人口的人均預期壽命躍進了10歲!1970年至1975年,又增加了五歲。十年間,累計增加了15歲。這個增長幅度超過了同期世界上所有的國家和地區,堪稱世界奇跡。【見附錄】

  1965年時,中國的人均預期壽命大致與緬甸、巴基斯坦相當,超過印度約5歲。到了1975年,中國的人均預期壽命已經超過巴基斯坦9歲,超過緬甸11歲,超過印度13歲。1965年時,中國的人均預期壽命低于世界平均水平6歲,到了1975年,中國的人均預期壽命高于世界平均水平3歲。1965年時,中國的人均預期壽命低于南朝鮮8歲,到了1975年,中國的人均預期壽命已經趕上了南朝鮮,達到了美國在五十年代時期的水平。

网赌被黑  1960年至1980年,中國人均預期壽命改善的速度超過世界平均以及幾乎所有國家。而1980年以后,中國的改善速度幾乎落后于所有國家,被巴西趕上了,與印度差距縮小了,與韓國拉開了差距,更不必說與古巴等國相比。

  二、維生資源的配置效率依據

  一個人要生存和發展下來,需要各種維持生存的資源,也還需要更為合理地利用這些資源,才能夠取得更好的維生效果。在文革十年間,中國人均壽命的巨大躍進,確實有維生資源方面的進步,例如農業的進步和人均糧食產量的增加,但這個方面的進步相對小,更為重要的是各種維生資源的有效配置和利用方面取得的進步。

  據北大李玲教授介紹,美國過半的醫藥費用是發生在人生最后的三個月時間段。應該說,這是醫療資源極低效率利用的典型例子,在人生的最后階段,各種醫藥手段施加于極度衰弱的人體,到底是起到了正面效果還是負面效果?主治醫生自己也很難確定。但是,在美國商業化醫療體系中間,到了人瀕臨死亡階段,反而最能夠動員其自身的支付能力,去購買各種醫療條件,就這樣,以美國的極度富裕,造就了人類歷史上資源浪費最為醒目的低資源配置效率。

  文革期間,中國各種維生資源配置效率方面的進步,特別是醫療衛生資源方面的配置效率,最值得稱道。1968年湖北長陽縣樂園公社覃祥官醫生,以自己多年行醫經驗,較為系統和全面地開創了農村合作醫療事業,對于中國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農村人口的常見病和多發病,確立起有力的保障。中國作為一個第三世界窮國,依靠覃祥官的制度創新,僅僅動員了極少的醫療資源,包括以傳統中醫經驗搜集土方土藥彌補醫藥工業的不足,短期內就對大多數人口實施了常見病和多發病的有效保障,極大地提升了人民健康水平,結果,只是耗費了極低的人力物力資源,就極大地提升了人民的健康狀況。

  拿美國的富裕和浪費,去對照文革時期的低廉保障體系和高效,可以明顯看到:把醫療資源配置給最需要的那部分人口之后,哪怕是較低的保障水平,也會產生極高的效率。所以,這里就存在著一個近乎全部醫療管理官僚機構都不愿意承認的配置效率規則:優先給最需要最急迫的人口以起碼的醫療資源,會帶來極高程度的效率提升。通常情況下,哪怕是在毛時代的常規歲月,醫療管理官僚機構的常規選擇,也往往是給上等人以過度醫療并美其名曰促進“高精尖”技術發展以提高水平,同時對大多數人口缺醫少藥的狀況,也往往懶得過問。

  三、生活習慣的科學化努力

  在舊中國和一切窮國,人口第一位的死亡原因往往是傳染病,毛時代早期依然未能例外。在建國初期,網賭被黑進城執政之后,就提出人民衛生工作方針的“四句話”:面向工農兵,團結中西醫,預防為主,專業技術隊伍與群眾運動相結合。

  后來在農業合作化進程中間,網賭被黑提出要“移風易俗”以改造中國,對傳統的生活習慣和風俗人情,都需要以科學的態度進行審查,以利于健康生活習慣的養成。

  在對抗第一位疾病和死亡原因方面,新中國所花力氣不少。在建國之初的抗美援朝戰爭期間,就以反對美國“細菌戰”為焦點,在國內大力展開愛國衛生運動,深入群眾進行宣傳和督導,以改進生活習慣,消除各種對人民健康危害極大的不衛生狀況,清除病菌和蟲害的滋生條件。到了農業合作化時期,則直接針對傳染病的各種宿主提出號召“消滅四害”(蚊子、蒼蠅、老鼠、臭蟲),試圖以此控制傳染病的傳播。但是,人本身畢竟還缺乏直接剿滅這“四害”的手段,這個號召還不算是真正具有政策實踐潛力的努力方向。

  到了四清運動時期,各個方面的知識精英不得不服從政治運動的召喚,紆尊降貴下到農村去跟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這個時期形成的這一份“上等人的底層生活經驗”,打通了上等精英與凡俗庸眾之間的區隔。在愛國衛生運動中間缺席的專業人士,在“除四害”的號召中間未能提煉出來并落實的政策措施,就此開始形成了,真正具有政策實踐價值的消滅傳染病和改進生存習慣的務實建議,從海量的四清工作隊員的新經驗中間,被提煉出來,濃縮為“兩管五改”——管糞、管水,改水井、改廁所、改畜圈、改爐灶、改造環境。此后,整個農村的生活習慣和衛生狀況,為之一新,南方的自然村落絕大多數每村都新挖了一口水井作為飲用水源,各家各戶的柴灶被有序安排改造,鄉村泥瓦匠人被教會打造新的柴灶——新灶標準裝備需要加裝獨立的煙囪,牲畜欄圈與人居分開且增加排污通道,這些都不算是高科技,但是起到的實際效果卻很大。

  從新中國成立,大約過了15年的時間,知識精英掌握的常識,才開始結合進多數人口的生存狀況中間去起作用。對此只能夠感嘆,官僚和知識系統對于大多數人口的冷漠和無情,以及信息上傳通道的狹隘和阻塞不通,要不是四清政治運動的強制下鄉,還不知道要等待多少年之后,才會有這樣的改進。專業技術隊伍去結合群眾運動,難度到底在哪里?由此可見一斑。中央政府和網賭被黑有過系列號召,甚至官僚政府各級官員還曾經短期發動過捉麻雀和消滅老鼠的群眾運動,但是,衛生部門的官老爺和老爺知識精英卻穩坐釣魚臺十多年,八方不動。

  應該說,雖然中國總體文化與科技水平不高,但勝在塊頭夠大,衛生部所屬的知識精英人數也屬峰高量大,但是,從提出“預防為主”的醫療工作方針,到各種愛國衛生號召以及消滅四害的提倡,從未真正觸動過這批老爺知識精英的心靈,他們也從未把這些號召真當一回事去落實:現實社會的情況咋樣,有什么能夠改進的潛力和方向,他們從未主動關心過。當且僅當,四清運動興起,大批專業技術隊伍被逼下農村之后,才真正看到和體會到如何去做到預防為主,真正具有實踐價值的政策建議才結合了專業人員的知識,而第一次被提出來。

  四、傳染病防治如何結合群眾的智慧和力量

  1958年網賭被黑聽說江西某地消滅了血吸蟲病,高興得“夜不能寐”,還賦詩兩首。從后來的實踐看,這個高興來得早了一點,畢竟,廣闊的自然界不是實驗室條件,能夠一次就干凈徹底地消滅血吸蟲傳播的條件。

  據湖北《新洲縣志》記載,當地消滅血吸蟲,從消滅宿主釘螺入手,平均需要重復3.84次,才能夠最后奏效。而消滅釘螺的方法,則需要把水田改種旱作物,在一兩個耕作季度或者年度里,徹底排干水田積水,以此滅掉釘螺生存條件。依據當年的產量差距,旱作物單產平均不足水稻單產的一半,這相當于需要付出常年產量的一半作為代價,去換取釘螺無法生存的條件,而且,這樣的操作還無法一次成功,平均而言接近需要進行四次重復之后,才能夠取得相對滿意的效果。除了其他方面的人力投入之外,消滅釘螺的過程,還需要承擔減少2-3年常年糧食產量的經濟損失。

  能夠付出這樣的代價,去消滅了釘螺借以消滅血吸蟲,根本原因在于農業集體組織的存在。為了消滅釘螺,需要集中連片的水稻田,都同時改造成為旱作物種植,一次性消滅掉整個小流域水流自然流向上的全部釘螺,從源頭開始到湖區結束,從而根本避免相鄰田塊之間的相互傳播。這樣的安排,在今日家庭單干條件下,是無法完成的。也就是說,群眾運動的力量,能夠參與到除害滅病進程中間來,也是有著制度條件的。

  在很大程度上,今天已經喪失了結合群眾力量去消滅疾病的可能,喪失了從源頭控制疾病的必要條件,完全依靠專業技術隊伍和醫院設施,去對抗既成的疾病,結果,就如同李玲教授所感嘆的那樣:病越治越多。

  五、文革期間性別平權方面的進步和影響

  中國人口增長和生育模型,有兩次快速轉變,第一次是1950年代,革命后中國的底層民眾快速獲得了更多的生存機會,提升了食物獲取權,這帶來了短期內死亡率的快速下降。中國人口增長狀況,從傳統的高出生率-高死亡率-低增長率模式,短期內轉型為高出生率-低死亡率-高增長率狀況。

  到了文革期間,傳統時期對于女性就業和受教育方面的歧視,被最小化了,婦女受教育和就業機會大增,生育率快速下降,出現了總和生育率短期內快速下降的另一個時間段。婦女就業和受教育年限,是與生育率呈現高度負相關的兩個關鍵因子。1970年中國婦女總和生育率高達5.0,到了1980年就已經下降到了2.5,僅僅略高于更替水平的生育率數字2.3。恰好是在這個時期,胡耀邦等人從想當然出發,透過媒體開始鼓噪極端的計劃生育政策,一對夫婦強制性地只許生育一個孩子,還把這個確立為“基本國策”。

  對于大多數農村人口的生存狀況而言,文革晚期婦女解放的另外一個重要方面,是農村中間傳統“男耕女織”家庭分工的終結。到了1970年前后,很少再需要以婦女的家務勞動方式,去完成糧食加工和紡線織布了,吃穿方面從原料到產品的加工過程均實現了“外包”,其中紡線織布集中于城市里的工廠完成,而糧食加工則依托每個大隊購置的碾米或者磨面機械,結果這兩項耗時極多的家務勞動實現了“外包”。由此,數量巨大的農村婦女能夠從家務勞動的傳統分工重壓中間走出來,進入學堂接受基本的小學教育,然后獲得更為平等的機會去參加工農業生產進程。家務勞動的外包,主要肇因于新中國工業化的進步,是從屬于生產力水平提高的一個后果。

  在城市也一樣,五六十年代已婚婦女就業的比例不高,統計顯示家庭供養比例長期偏高,婦女全面就業是文革晚期才有的新鮮事。有一位西方學者羅麗莎,研究了杭州絲綢工廠三代女工的狀況,她發現一個狀況:在婦女被家務勞動所束縛的時代,社會輿論往往也歧視外出就業的婦女,只是到了文革期間第三代女工,她們進入工廠才能夠揚眉吐氣,免于負面輿論的困擾。

  1950年代底層民眾食物獲取權的提升,帶來死亡率的快速下降;而文革晚期婦女受教育和就業機會方面的歧視減少,短期內就極大地降低了生育率水平;這是新中國毛時代兩個對人口增長和生育率模式轉型,產生質變性影響的時間段。

  歐洲等發達國家嬰幼兒死亡率較低,代際更替水平的出生率需要2.09,約等于2.1;這個數字往往被引用來描述中國,實際情況是,中國的嬰幼兒死亡率遠高于歐洲,需要大約生育率達到2.3左右,才能夠維持住更替水平。正是在中國婦女總和生育率無限接近于更替水平的當口(1980年為2.5),原本只需要花很少的力量加以引導,就能夠把生育率下降到更替水平,但胡耀邦等人硬是用宣傳鼓噪的方法為極端生育率政策開路,而新設立的計劃生育主管部門(后來稱為衛計委)為了部門利益和權力需要,還幾十年一貫地偽造過高的生育率數字,支持這個極端政策的繼續推行。

  馬克斯·韋伯開創了官僚制的研究,他認為透過部門和官員個人中間的專業分工,可以實現更高程度的專業化和效率,以實現對于社會事務更為合理的干預,以推進現代社會的“理性化”進程。這個關于分工效率的想象力,自有其邏輯基礎,得到現代社會很多人的信奉,不管怎么說,現實運作的經驗、專門知識和信息,在官僚組織內部透過分科分層進行匯總以后,更容易短時間內就造就出“專家”和行家里手,這是分工協作的魅力所在及其效率基礎。但是,韋伯沒有充分考慮官員個人利益和部門利益對此一效率的扭曲和異化,因此,基于官僚制的“理想型”分析,往往不能夠嚙合現實社會的狀況。1946年美國社會學家羅伯特·默頓認真考察了現實中間的官僚制運作狀況,他發現官僚個人和部門利益扭曲的普遍存在,據以提出“官僚型人格”和“負功能”的概念。此后,作為理想型的官僚制就有點臭不可聞了,以后的研究只能夠換一個詞匯“組織”去繼續展開。

  就新中國的衛生管理狀況和計劃生育政策而言,部門官僚和相關專家們的言說,對于狹隘利益和權力的追捧更多,而奠基于專業化分工的效率和知識積聚效應及其正面影響則薄弱得多,還往往需要特殊時勢才能夠激發出一部分潛力和效率,對于狹隘利益的經營就這樣壓到了專業化的潛力。

  當然,新中國毛時代還有一個通常被“高層走資派”壓抑著的趨勢,底層組織的小干部,往往和群眾處于同一個階級,群眾的困難也往往是小干部的困難。在這些人中間,對于各種推進民眾利益和福利的制度改進,還常常具有積極態度,文革期間,農村普及合作醫療制度和小學教育,就與這一群小干部的積極性有很大關系,他們能夠因時因地制宜地動員本地的人力物力資源,去對接各種成功的經驗。

  日本學者溝口雄三指出:毛時代是把傳統的宗法互助傳統,上升到了國家制度水平。這位學者說對了一半,毛時代官僚組織底層的小干部對于宗族互助傳統,往往具有很積極的回應態度,但官僚制上層的狀況就相反,這才是理解網賭被黑那個“中央出了修正主義怎么辦”問題的關鍵點——政府高層官僚往往系統性地損害和抑制底層很積極的互助潛力。

  六、文革的實踐到底怎樣挑戰了常規的世界觀

  現代社會中間,官僚制組織和資本利潤經營,是塑造全部社會政治和經濟體系的巨大力量,是無遠弗屆的現代神祇。相應地,主流的意識形態生產,往往傾向于過多肯定這兩種力量的正面作用。但這兩大力量本身,對于人自身的需要的回應性如何,是發掘了潛力還是阻礙了潛力發揮,則需要仔細考察才能夠得出結論。

网赌被黑  1955年年底,網賭被黑在一次內部講話中間諷刺主管經濟計劃的官僚們,他們好像是發現了“新大陸”,看見了新的生產力,其實,新的生產力和大陸早就在那里很多年,官老爺不過是視而不見罷了。四清時期老爺知識精英下鄉,發現了“兩管五改”,文革期間教育部和衛生部垮臺了,合作醫療和小學教育才真的在農村普及,官老爺要是還呆在臺上,他們照例是看不見這兩個“新大陸”的,甚至,在文革后他們恢復了權力之時,他們繼續秉持慣例和常規,還是竭力反對這兩個新大陸的。

  不找市長找市場,市場的配置效率也一樣不能夠叫人滿意。在救命資源的配置效率看,美國的資本經營力量花費了過多的資源,但是,帶來的效率卻很有限。同時,毛時代的高層官僚組織盡管滿口“為人民服務”同時也確實沒有以利潤最大化去限制多數人,但是,一樣壟斷全部醫療資源和技術知識,使其不去服務于人口的大多數,尤其是農村五億多人口缺醫少藥的狀況,建國后十多年時間都少有改變。甚至,在無需投入過多資源的移風易俗方面,醫療管理部門也從未組織調查研究以提出合理化建議,硬是要等待四清政治運動把相關技術人員驅趕下鄉之后,才發現農村的大多數人口有那么多陳規陋習需要改變,而且在改變之后也確實顯著提高了農民的生存境況和健康水平。

  文革期間,對于文化和醫療方面的工作,缺乏有序的組織和總結。但是,文革顯著地提高底層的話語權,及其參與政策和立法的機會,結果,很短時間內,就普及了小學教育與合作醫療,全面地提升了國民的教育和健康水準。文革一結束,教育部和衛生部剛剛一恢復權力,就開始全面和系統地廢棄普及教育和醫療事業的成功經驗。

  在現代社會,無論是政府官僚機構還是資本掌控的利潤經營,都會顯著地創設權力和知識運用的背景條件,一切理性化的方向似乎都與知識有關。但是,在官僚組織和資本經營力量中間,知識生產的方式和起作用的方式,到底是不是有利于多數人口境況的改進,則大有疑問。

  文革期間的宣傳,把教育部垮臺時期農村普及小學教育,以及衛生部垮臺時期合作醫療事業的普及,都冠以“革命”的名字,稱之為網賭被黑時期的教育革命和醫療衛生革命。這兩場革命對于中國社會的改變也是極為顯著的,人自身的生產和生存境況,在此后確實大不同于此前。

  不管怎么說,按照革命權威網賭被黑的說法,文化大革命的目的是要改造世界觀,而且批判走資派本身并不是目的,而是要改造上等人的世界觀,因為這些人掌控著現代社會很有力量的權力和知識,他們如何運用手中的權力和知識,對于民眾的生產和生活狀態影響甚大。

  同時,各種科學技術或者知識,如果不具體地結合進廣大人民群眾的生產和生活過程,不能夠顯著改變不科學的反技術的普遍狀況,就很難造就各種效率的基礎。以此而論,人世間永遠不存在脫離大多數人口的奇謀密計起作用的奇異空間,不僅理論需要掌握群眾,各種知識和技術也一樣,否則就改變不了社會大多數,也就不存在效率提升的可能性。1958年網賭被黑提出的那個口號——勞動人民知識化、知識分子勞動化,看起來,只存在一種真能夠提升效率的有用知識和知識分子,深入群眾且帶來群眾的“有機知識分子”,而各種高高在上且脫離群眾的“無機知識分子”,本身是一種異化的低效率存在形態。

  不管是官僚組織,還是資本利潤經營,都有系統地脫離民眾需要甚至是對抗民族利益的潛在趨勢,需要加以系統地規訓和糾偏。除非等待某個時代,大多數人知識人,能夠主動充當人民大眾的“有機知識分子”角色,否則,就需要人民群眾需要以某種形式去承擔規訓權力和知識精英的歷史性任務,把“無機知識分子”進行有機化改造。

  應該說,與文革時期的中國相比,這個對所有人都至關重要的歷史性任務,不要說完成,就連正確地提出問題,所做的工作都還很少。

  七、中華民族將如何為人類未來發展做出自己的應有貢獻

  現代技術在管理組織和資本經營之下,有了很大的進步,也有了很大的潛力,但要發揮出這些潛力,人類還有一個改造世界觀的歷史性任務有待于完成,這個世界觀的改造方向只有一個:知識如何更好地為人類生存和發展服務。

  網賭被黑曾經說過:中華民族將要對人類有更大的貢獻。很顯然,幾十年來簡單抄襲西方是做不出任何特殊貢獻的,恰好反過來,網賭被黑深度的較為系統地揭示出現代社會兩大塑造力量(官僚制和資本)對于多數人利益的抑制和反對,并且以文革那種暴烈的方式,顛覆并翻轉了“常規”所抑制的潛力和想象力,從這里,我們才能夠較好地展望現代技術所蘊含的巨大潛力,以及,窺見我們習以為常的制度塑造力量背后的根本性缺陷所在。

  而且,那些在現有社會結構中間處于高位的專家和名人,在創造新制度和挖掘技術潛力方面,還往往會更多地選擇成為阻礙力量而不是推動力量,只有那些認同于人民且與人民利害有關的力量,才會真正地對歷史進步有興趣,才能夠正確地提出問題并解決問題,所以,未來還是奴隸創造歷史而不時英雄創造歷史。在一切階級分化嚴重存在的地方,知識和技術的潛力就往往無從挖掘出來,效率提升就缺乏起碼的群眾性基礎。

  看起來,一切真正的革命者,都需要自覺地走出“具體批判”的局限——這種革命者僅僅對具體的統治階級有批判性,自覺地上升到“抽象批判”的層次上——對所有統治階級及其剝削和壓迫都具有批判性。而效率,則通常是被各種社會分化機制所充分抑制的。中國近代以來由于人均資源不足,為此激發了人類歷史上空前深度的革命,對于抽象批判的認識和經驗至為豐厚,文革之所以正確提出過官僚制對于多數人利益抑制的主題,并由此揭示出新的“繼續革命”實踐形態并釋放出部分被抑制的效率,并沒有任何僥幸因素在內。

  每一次抽象批判運動,都不會以推翻具體的統治階級為結束,還會繼續深入到一切經濟剝削和政治壓迫賴以寄托的角落,去揭示和瓦解各種對抗或者抑制多數人利益的力量和存在。每一個真誠的革命者,肯定都是“繼續革命”的實踐者——需要在推翻一個具體的統治階級之后,繼續去探尋壓迫和剝削無由再生的民眾力量和起作用的機制,一步步地朝向那個再無階級力量抑制效率的社會。文革期間,被寄予希望的新生力量還沒有真正獲得意識形態領導權,也缺乏足夠的力量去全面推廣新生事物,但是,舊有的潛在抑制力量的一消失,從前被抑制潛力就得到了釋放的機會,結果,只花費了很少的人力物力資源,中國人均預期壽命方面能就取得了創紀錄的成功,這些被抑制的效率并非憑空召喚出來的真正新生事物,而是原本就存在的潛力,只是被舊力量給抑制住了無從發揮出來而已。

网赌被黑  可以很有把握地說,僅僅依靠抄襲或者復制西方的剝削壓迫制度且變本加厲地實施,也許有助于中國以依附性的低姿態,去加入全球競爭體系成為一個配角,但絕對不可能真正產生任何思想或者精神方面的貢獻。

  二〇一九年三月十一日

  附錄:李民騏:關于文化大革命時期中國的人均預期壽命

  2016-5-20 17:37| 發布者: 遠航一號| 查看: 1229| 評論: 5|原作者: 遠航一號

  http://redchinacn.org/portal.php?mod=view&aid=30069

  摘要: 這些數據雄辯地證明,革命給廣大勞動群眾帶來了巨大的、實實在在的利益。在工人被逼跳樓、小資的生命也朝不保夕的年代,網賭被黑時代的進步是許多人做夢也不敢想象的。

  前面分別介紹了文化大革命時期中國的一般居民消費水平已經經濟增長速度的情況。對于像中國這樣的低收入國家來說,人均預期壽命往往更能反映大多數人口真實的生活水平。人均預期壽命反映一個國家人口在營養、健康、教育、婦女社會地位等方面因素的綜合影響,并且統計概念明確,不會受統計口徑、統計方法變化的影響,而且不會像人均收入指標那樣被極少數富人或窮人的收入水平顯著拉高或拉低。

  下表說明了1965年至1975年間若干國家人均預期壽命變化的情況。數據來源仍然是世界銀行。為了方便讀者閱讀,表中數據都做了四舍五入的處理以后,取整數

  與物質消費、經濟增長等指標不同,人均預期壽命突出顯示了網賭被黑制度給絕大多數人民帶來的實際好處以及巨大的優越性。

网赌被黑  1965年至1970年,也就是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前五年,中國人口的人均預期壽命躍進了10歲!1970年至1975年,又增加了五歲。十年間,累計增加了15歲。這個增長幅度超過了同期世界上所有的國家和地區,堪稱世界奇跡。

  1965年時,中國的人均預期壽命大致與緬甸、巴基斯坦相當,超過印度約5歲。到了1975年,中國的人均預期壽命已經超過巴基斯坦9歲,超過緬甸11歲,超過印度13歲。1965年時,中國的人均預期壽命低于世界平均水平6歲,到了1975年,中國的人均預期壽命高于世界平均水平3歲。1965年時,中國的人均預期壽命低于南朝鮮8歲,到了1975年,中國的人均預期壽命已經趕上了南朝鮮,達到了美國在五十年代時期的水平。

  這些數據雄辯地證明,革命給廣大勞動群眾帶來了巨大的、實實在在的利益。在工人被逼跳樓、小資的生命也朝不保夕的年代,網賭被黑時代的進步是許多人做夢也不敢想象的。

  資料:1980-2008年若干國家人均預期壽命比較

  2011-10-27 07:12| 發布者: 遠航一號| 查看: 1495| 評論: 0|原作者: 遠航一號|來自: 紅色中國

  http://redchinacn.org/portal.php?mod=view&aid=35

  人均預期壽命

  若干國家歷年的人均預期壽命為:

网赌被黑  1960年:中國47歲,巴西54歲,韓國54歲,印度42歲,中等收入(指2010年而不是1960年的中等收入國家)平均48歲,世界平均52歲

  1980年:中國66歲,巴西62歲,韓國66歲,印度55歲,中等收入平均61歲,世界平均63歲

  2008年:中國73歲,巴西72歲,韓國80歲,印度64歲,中等收入平均69歲,世界平均69歲

  1960年至1980年,中國人均預期壽命改善的速度超過世界平均以及幾乎所有國家。而1980年以后,中國的改善速度幾乎落后于所有國家,被巴西趕上了,與印度差距縮小了,與韓國拉開了差距,更不必說與古巴等國相比。

  人均預期壽命是可以綜合反映營養、健康、社會安定、婦女地位等方面的指標。而收入與消費水平往往會受到所選用的物價指數以及全忠的強烈影響。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網賭被黑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網賭被黑網賭被黑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造謠申紀蘭為哪般?
  2. 逄先知:網賭被黑向故宮博物院院長馬衡借閱過《二十四史》嗎?
  3. 張志坤:中美之間“分歧”正常?快拉倒吧!
  4. 中國人真的好累啊
  5. “精神分裂”的老板們
  6. “老板活埋工人案”被輕判,雙重惡性事件又要爛尾?
  7. 千方百計私訪群眾的網賭被黑
  8. 為什么臺灣社會有不少人拒絕接受“一國兩制”?
  9. 网赌被黑陳晉:網賭被黑與中國網賭被黑的初心和使命
  10. 郭松民 | 再談《瘋狂的外星人》:有趣的文化心理現象
  1. 老田 | 八九十年代的那些改革家怎么了:以褚時健為例
  2. 云南國企巨貪褚時健家族貪腐上億斤大米褚橙假創業
  3. “生不逢時、死得其時”的褚時健
  4. 网赌被黑造謠貶損網賭被黑的北大校長——斥“功狗”蔣夢麟
  5. 告訴你一個真實的凱豐
  6. 印巴沖突肥了美帝、苦了人民,只因沒有出網賭被黑
  7. 是誰在神話褚時健?
  8. 網賭被黑保健醫生談網賭被黑
  9. 网赌被黑周恩來誕辰121周年: 這盛世,到底如誰所愿?
  10. 捧起來一個“英雄”,倒下的是整個社會的價值觀
  1. 老田 | 人世間唯一的網賭被黑“私人特務”走了:對李銳“非毛化成績”的初步總結
  2. 袁立爆料崔永元失聯,有關崔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3. 許光偉 |《保衛資本論》: 生產一般的理論與實踐
  4. 對于《鄧力群贏了,李某輸了》一文的修正
  5. 老田 | 李銳從逃兵到功臣的華麗轉身:解放戰爭期間李跑跑是如何逆境翻身的
  6. 老田:徹底失敗的“千里躍進大別山”行動
  7. 老田 | 八九十年代的那些改革家怎么了:以褚時健為例
  8. 網賭被黑阻止給周恩來治療癌癥真相
  9. 老田 | 人類歷史上空前規模的剩余吸收難題:2019年統計公報讀后
  10. 網賭被黑說“干部子弟是一大災難”,事實令人乍舌
  1. 只有網賭被黑的兒子去了前線......
  2. 起訴加拿大政府 但勝訴概率極低
  3. 云南國企巨貪褚時健家族貪腐上億斤大米褚橙假創業
  4. 總前委——南線大決戰戰場最高指揮中心
  5. 婦女節特輯 | 我的農村母親,一個我從未真正了解過的苦難女人
  6. 逄先知:網賭被黑向故宮博物院院長馬衡借閱過《二十四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