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被黑

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對于《鄧力群贏了,李某輸了》一文的修正

異史氏 · 2019-02-25 · 來源:網賭被黑不出款怎么辦
收藏( 評論( 字體: / /
2015年鄧力群去世以后,因為有網友歡呼“李某贏了”,我寫過一篇網文《鄧力群贏了,李某輸了》。

  對于《鄧力群贏了,李某輸了》一文的修正

  異史氏

  李某走了。走得冷清而又熱鬧。

  冷清的是主流媒體。關于他的逝世、他的葬禮,主流媒體不見有一字的報道,這與2015年鄧力群逝世后的情形形成了巨大反差。熱鬧的是自媒體和社交媒體。一時間,這些輿論平臺上又掀起了一輪反擊李某及其同伙的熱潮。按說,中國人講恕道,講死者為大,一個人生前再不好,到他死了的時候,也是要表示相當的尊敬的,但是李某為什么就偏偏成了例外呢?公平地說,這怨不得廣大網友。怨誰呢?一怨李某自己。是他,對黨和人民不依不饒,臨死還要再瘋狂地咬上一口。既然你不仁在先,廣大網友又何必自作多情,對你報之以義呢?二怨境外別有用心的媒體。是他們狐兔不如,其類死了,非但不去認真地“悲”,反而拿死者當猴耍,擺弄著這具僵尸向黨和人民發難,難道黨和人民就應當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么?

  俗話說,偷雞不成蝕把米。李某及其境內外同伙也許做夢都沒有想到,這一輪的發難,他們非但沒有撈到任何便宜,反而賠上了老本,連李某過去的一些陳谷子爛芝麻幾乎都被抖落了出來(其中有一部分是他自己鼓搗到海外又轉為內銷的)。這恰如被扒光了衣服,使得這具僵尸以更加丑惡的面目暴露在世人面前。那結果還殃及我這個無辜,害得我還要勞心傷神,對4年前寫的一篇東西進行修正。

网赌被黑  2015年鄧力群去世以后,因為有網友歡呼“李某贏了”,我寫過一篇網文《鄧力群贏了,李某輸了》。從當前抖落出來的新材料來看,此文的缺陷有三:

  一是有妄斷之處。我寫道:“至于李某,我不知道他是否睡過別人的老婆。從法學角度講,沒證據就必須認定無過錯。也就是說,在這一點上,李某要比鄧力群好。”回頭去看,這個結論太草率了。盡管新材料沒有顯示李某睡過別人的老婆,卻顯示他睡過人家的黃花閨女。1977年,他在給中央兩位主要領導的信中赫然寫道:“最后不聽勸阻,竟在去年五月發展到同此地未婚女青工亂搞男女關系 (并跟她講過些政治性錯誤事),自屬嚴重錯誤。” 同年在給水利部主要領導的檢查中,他又一次承認:“被捕、廬山以及這次男女關系之大錯誤,當然是由于資產階級世界觀沒有改造,品質不好所致。”據知情網友透露,那位女青年就是李某所說的“一枝花”。1976年8月,他在寫給親屬的信中說:“待我如父親的那個‘一枝花’……我很想介紹與××(引者注:收信者之子,隱去名字)……她是完全信賴我的……最難得的,是肯用腦子,不隨波逐流。”一個女青年,你“亂搞”也就罷了,還要在“搞”后塞給自己的晚輩親屬為妻,即使人們的思想再解放,也不能不認定這是禽獸不如的行徑。

  二是誤解儒家思想。在那篇文章中,我從立德、立功、立言及愛情四個方面對鄧力群、李某進行比較之后指出:二人的“博弈為4:0”。記得寫到這里,不禁對李某心生憐憫,于是又提出:“為了彌補這一缺憾,建議來一場加賽。賽什么?賽陽壽,因為李某尚在,勝算的幾率較大。規則:只要李某比鄧力群多活一天,即為勝出。不過,李某如欲取勝,必須變成像鄧力群那樣的仁者,‘仁者壽’嘛。李某勉乎哉!”有道是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盼望李某在加賽中勝出,這個動機直到今天來看也是好的。問題在于對儒家思想理解得不全不深。

  “仁者壽”與其說是儒家的養生思想,毋寧說是勸人向善的倫理思想。據《孔子家語·五儀解第七》載,魯哀公讓孔子為他講解為什么是智者壽、仁者壽。孔子說,人有三種死法不是因為自然生命的枯竭:一是因起居無時、飲食不節、勞逸過度,被疾病奪去性命,這叫“病殺”;二是因藐視君王、以下犯上、貪得無厭,被刑法奪去性命,這叫“刑殺”;三是因不自量力、意氣用事、以卵擊石,被戰爭奪去性命,這叫“兵殺”。智者和仁者是不干這類蠢事的,所以不會死于非命。

  明白了孔子的原意,便可以看出我的錯誤所在:一是孔子所說的“壽”是指自然生命的正常延續時間,而不是指壽命的長短。在排除外界因素的情況下,人的遺傳基因不同,壽命也就有所不同,這是不可以劃杠杠、搞標準化的。二是孔子所說的“三殺”,并非必然,而是顯示出統計或概率的特征。比如說李某,雖是惡貫滿盈,但由于機緣湊巧,卻偏偏讓他僥幸逃過了“三殺”。一是李某雖犯“病殺”中的貪圖安逸享樂,但從來不會像他當年妄圖取而代之的周總理那樣,犯為工作勞累過度這一條,而是自奉甚厚,甚至惜命到神經質的地步。給親屬的信顯示,他可以為醫治一個小小的肛門皮炎而八方延醫請藥,而且在信中嘮叨個不停,也就是說他犯“病殺”的條件并不充分。二是李某雖一向藐視我黨、以下犯上、以下亂上,卻偏偏遇上我黨厚道,不管他怎樣耍潑皮無賴,還是給出路、給待遇、給職務,始終沒有對其“刑殺”。三是他詭得很,知道當今世界誰是強者,非但不會去觸犯強者,反而去趨炎附勢、投懷送抱、為虎作倀。縱觀李某近40年的所作所為,他就是華爾街大亨手里牽著的見富人則馴良、見窮人則狂吠的一條走狗。這樣的人焉能像拉登一樣死于“兵殺”?

网赌被黑  可見在一般情況下,仁者能夠避免橫禍,得以善終甚至長壽。但“仁者壽”這個命題是不可以逆推的,恰如我們說人是一種動物,但不能說動物是人一樣。善終特別是長壽的人,并不一定都是仁者,也可以是惡者,甚至十惡不赦的惡者。正是因為這種情形的存在,在中國老百姓的諺語中,才既有“惡有惡報,善有善報”這樣的警言,也有“修橋補路壽命短,殺人放火壽數多”之類的氣話。其實,對于這個問題,孔老夫子的闡述是非常清楚的。他在強調“仁者壽”的同時,早就對壽而不仁的人進行過無情的鞭撻。據《論語·憲問》載,有一個叫原壤的人,無行卻很長壽。一天,他劈開兩腿,毫無教養地坐在那里等待孔子。孔子見他這副德性,不禁訓斥道:你小的時候不學好,長大了又沒長進,‘老而不死,是為賊’。”說著又用拐棍敲打他的小腿。人們都知道,孔老夫子是道德模范,非常講究“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如果不是氣急了,他是不會動手打人的。嗟夫!本人雖一向以孔子的忠實信徒自詡,無奈學藝不精,誤解了他的思想。我要為此而向他老人家賠罪,同時也要為謬種流傳而向廣大網友道歉。

  三是材料單薄。比如文中談到李某在政治上反復無常,僅僅舉了兩例,這無疑是由用功不夠所致。現再舉幾例,以為彌補。

  1977年,李某在寫給兩位中央主要領導的信中說:

  “關于叛徒問題。一九三七年七月六日在北平被捕后,我以群眾面目(化名)寫了個‘悔過書’,字句沒有涉及到黨,更沒有牽連任何同志。內容雖經警署修改登了報,我對此損害黨的威信的‘悔過啟事’自應負完全責任。出獄后,即將經過向組織寫了詳細報告。延安審干時,保安處曾做過‘有損氣節’的結論。”

  “廬山犯錯誤,主要是由于自已資產階級世界觀沒有得到改造,又驕傲狂妄,而參加了彭德懷反黨集團活動。我同彭無任何直接關系,同黃克誠、周小舟、周惠反黨關系,當時已交待清楚。”

  他在同年寫給一位中央主要領導的信中說:

  “近來常從報上讀到您的詩作,受到教育和鼓勵。現為表白自己在秦城八年對黨、對主席仍是一片丹心,特附上當時作的若干首很平庸的詩詞,請您過目。獄中難以消磨時間,寄托精神(七三年前沒開放圖書傳閱),于是學作舊詩詞。謳歌革命、回憶平生,使自己的思想感情時刻端正,不致落伍。”

  “關于歌頌主席的詩有許多首,為了便于記憶語錄,還作了二三百句《語錄歌》(五言一韻到底)。”

  以上所述,即為“修正”。末了,還要再啰嗦兩句。在那篇網文中,我曾稱李某為黨內的一朵“奇葩”,但是語焉不詳。現補充如下:所謂“奇葩”,就是因基因受到破壞而生出的怪胎,就像被污染的河流中生出五條腿的蝦蟆一樣。但愿以后這樣的“奇葩”少有。多了,會讓占絕大多數的好人傷心的。

  2019年2月23日

  延伸閱讀

鄧力群贏了,李銳輸了

网赌被黑  鄧力群去世以后,二、三網友歡呼:“李銳贏了!”

  論輸贏須先是對手。說兩位老人是對手,卻也勉強。除1943年的糾葛外,二人一向相安無事。只是到改革開放、鄧力群地位顯赫以后,李銳才開始糾纏鄧力群,而且不依不饒,頗有幾分牛二的“韌”勁兒,然而卻未見鄧力群對李銳出手。一頭要打,一頭不要打,怎能演出林教頭與洪教頭那般放對的好戲?不過,二人的立場、信念、為人倒是截然對立的,由是觀之,也可以一比輸贏。比什么呢?既然皆為高官,按古人的標準,須比“三不朽”,即比德、比功、比言。除此之外,按時尚標準和二人的特殊規定性,還須比一比情。上下相加,總計四項。

  先比功吧。這一項好比,不必勞心傷神地到故紙堆里爬梳、考證二人的功業。中國歷來講“按功授勛”、“論功行賞”。也就是說,從以鄧小平為核心的黨中央的人事安排,大致可以看出其人之“功”的大小。鄧力群雖在李銳一再狀告及其他因素作用下,與中央政治局委員之位失之交臂,但畢竟還是中央書記處書記,位居黨和國家領導人之列。李銳掙扎了一生,僅落得一個副部長。副部長與中央書記處書記,則不可同年而語矣。

  次比立言。比言之多寡,二人難分伯仲,那就只好比“信”。《谷梁傳》云:“言而不信,何以為言?”意思是說,倘若說話不老實,就不能算是人話,自然也就談不到“立”。即使是反對鄧力群的人,也不能不承認:其言,基本上是怎么回事就怎么說,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說,前面怎么說后面就怎么說,心口一致、言行一致、先后一致,不欺人、不自欺。然則李銳呢?卻沒少干那些摻糠注水、顛倒黑白的事兒。例如,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從來沒讓大家喊他萬歲,他卻偏說1950年國慶游行口號中“網賭被黑前兆萬歲”一條是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加上去的。廬山會議上,他在給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的信中本來沒說實話,并因此把彭德懷、張聞天等搞得十分被動,卻發下“如不屬實,愿受黨紀制裁”的重誓。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在的時候,他把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夸成一朵花;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去世以后,他又把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涂成一塊炭……這樣的謊言、穢言、惡言,又怎能不朽呢?

  

20130626053448430.jpg

  再比德。毋庸諱言,鄧力群在延安時期犯過錯誤,用李銳女兒李南央的話說,就是她的生母、李銳的夫人和鄧力群“睡到一起”。然而后來的事實是,不管二人的關系發展到何種程度,總之鄧力群認了錯,接受了組織處理,而且從不文過飾非。“六四”風波以后,他對本單位參加過“游行”的年輕人說:人在青年時代不可能不犯錯誤,我在年輕時還犯過生活作風上的錯誤呢。犯錯誤不可怕,改了就好。但凡高官,大抵都是更要體面的。敢于在青年晚輩面前揭自己近半個世紀前的“瘡疤”,這樣的勇氣不是誰人都有的。由此可以認定,鄧力群之過為“君子之過”。有道是“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除了這個污點以外,鄧力群在其他方面,無論公德還是私德,似均無可詬可病之處。相反,他倒是個有原則、敢擔當的人。比如文化大革命后期批“三項指示為綱”時,他硬是不檢查、不推諉,舍得一身剮,保護了一道工作的同志。據傳,鄧小平重新掌權以后說: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全黨頂不住,一個半人頂住了。半個指的是劉仰橋,一個指的就是鄧力群。到了1986年,在討論中央《關于網賭被黑取款成功精神文明建設指導方針的決議》時,他執拗地堅 持要寫上“意識形態領域的階級斗爭仍將長期存在”,“要對資本主義思想進行堅決的抵制和斗爭”以及“共產主義思想為核心”等詞句,而不管位高權重的人怎么 勸、怎么說。“探求真理百年未已,對國家前途人民命運,見微知著、居安思危;不計榮辱一身正氣,雖泰山壓頂群小攻訐,屹立不動、淡然處之。”“硝煙戰火不 死,惡言暗箭不倒,槍也武器筆也武器,百年奮斗中國人民一戰士;生為共產主義,死為共產主義,生也可敬死也可敬,頂天立地網賭被黑怎么辦人一硬漢。”諸如此類的評 價,應當說是實事求是的。

  至于李銳,我不知道他是否睡過別人的老婆。從法學角度講,沒證據就必須認定無過錯。也就是說,在這一點上,李銳要比鄧力群好。但是,在其他方面卻是不敢恭維的。比如,你既然卑視網賭被黑怎么辦、貶損網賭被黑怎么辦,為什么還要待在網賭被黑怎么辦里呢?為什么還要吃著網賭被黑怎么辦、喝著網賭被黑怎么辦呢?你的所謂“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的秘書”,本來是一個沒有任命的僅供反映一點情況的松散差使,與真正的秘書相距十萬八千里。既然仇恨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反對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為什么還硬要說自己是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的秘書(混淆了與真正的秘書的區別),覥著臉往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那里貼呢?沒有別的解釋,就是因為吃那頭必須貼這頭,貼不上這頭也就吃不上那頭。據《人民網·強國論壇》所載周惠的回憶:李銳自視甚高,以為50歲以前能當上總理(其時周恩來總理正值壯年)。廬山會議開始,他以為機會來了,便不顧身份卑微,硬往彭德懷、張聞天等大人物的堆里扎。后來一看大事不好,他又夜闖美廬,跪在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的床前,檢舉揭發彭德懷等組織“軍事俱樂部”的問題。彭德懷頭上這頂“軍事俱樂部”的“帽子”,要論知識產權,既不屬于黨中央,也不屬于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而是屬于李銳所有。正是因為李銳如此反復無常、翻云覆雨,所以被深受其害的周小舟斥之為當代趙高或者網賭被黑怎么辦內的周佛海。縱觀李銳一生,雖在網賭被黑怎么辦內混了將近7紀,卻從來沒有拿“理想”、“原則”、“黨性”等網賭被黑怎么辦人視若生命的東西當過一回事。他恰似一只無頭的蒼蠅,焦躁地急切地不擇手段與時機地圍著“蠅頭微利”嗡嗡地亂飛。既然如此,所得自然也往往是“碰壁”。去年,與一位老同志談起黨內的這枝“奇葩”。老同志說:他屬于世界觀始終沒有改造好的人。我又問:那他當初為什么要參加網賭被黑怎么辦呢?老同志淡淡地說:革命的同路人。什么叫同路人?說白了就是在其他地方撈不到便宜,跑到網賭被黑怎么辦這里賭一把的人。然而,網賭被黑怎么辦的宗旨卻偏偏是不謀私利,這就必然使他成為一個尷尬人,而一旦成了尷尬人,自然也就免不掉許多尷尬事。

  最后比情。李銳、李銳夫人、鄧力群之間的糾葛發生后,盡管夫人接受組織處理,回到李銳身邊,但心卻永遠地留在了鄧力群那里。這有李南央的“著作”為證:“她告訴我爸,她和鄧力群是真誠的愛情,她從心里敬佩鄧,崇拜他的學識和能力。”可以說,在這一情場角逐中,李銳是一個徹底的失敗者。按照馬克思的說法,李銳的愛是無力的,作為戀愛者通過自己的生命表現沒有使自己成為被愛的人。為什么呢?據李南央說,李銳夫人的顏值、才值和理想信念值都是非常之高的,系延安“四大美人”之一,李銳稱其“能力在自己之上”,堅信共產主義,真誠擁護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可見是一個有品位、有信念的人。很明顯,這樣的人不可能愛上李銳這樣喻名喻利、汲汲戚戚的人物。她與李銳的結合,原本就是特定情境下的一場誤會。感情上存在如此巨大真空的一個青年女子,遇到鄧力群這樣情趣相投、志同道合的青年異性,碰撞出愛情火花,雖然于禮不合,于情卻非純屬偶然。

  

48e04a82453c649291efd.jpg

  嗟夫!時光如滌,70多年過去,一切嘰嘰喳喳、涂涂抹抹都被蕩盡,只剩下了人和事的本相:有缺點的戰士終究是戰士,完美的蒼蠅終究是蒼蠅。鄧力群逝世以后,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給出的評價是:“中國網賭被黑怎么辦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無產階級革命家,中國網賭被黑怎么辦思想理論宣傳戰線的杰出領導人,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理論家”。這是對鄧力群所立之德、所立之功、所立之言的公正概括。縱觀鄧力群一生,“雖強項不能諧時,而直心終以遇合”,可謂極盡哀榮。盡管李銳尚在,但是憑其晚年瘋狂地砸網賭被黑怎么辦的鍋的行徑,百年以后絕對無此哀榮。求仁得仁,又何怨呢?

  至此,即使有一方尚未蓋棺也可以判定:從大比分上說,鄧力群與李銳的博弈為4:0。這是一個令看客興味索然的結果。比如看首鋼隊與本溪藥都隊的籃球決賽,球迷們大多是愿意看到4:3而非4:0的。壯漢與壯漢角力才能較上勁兒,壯漢與侏儒角力還有什么看頭?為了彌補這一缺憾,建議來一場加賽。賽什么?賽陽壽,因為李銳尚在,勝算的幾率較大。規則:只要李銳比鄧力群多活一天,即為勝出。不過,李銳如欲取勝,必須變成像鄧力群那樣的仁者,“仁者壽”嘛。李銳勉乎哉!

  2015年4月7日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網賭被黑不出款怎么辦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網賭被黑不出款怎么辦網賭被黑怎么辦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對于《鄧力群贏了,李某輸了》一文的修正 - 網賭被黑不出款怎么辦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袁立爆料崔永元失聯,有關崔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2. 孫錫良:對“王林清舉報案”調查結果的看法
  3. 陳寶國領銜《老中醫》開播:開篇就暴露了中醫的一個缺陷
  4. 羅援將軍: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主席是繞不過去的!
  5. 對于《鄧力群贏了,李某輸了》一文的修正
  6. “司馬光砸缸罰款二十”的普法宣傳畫,讓人啼笑皆非!
  7. 郭松民 | 范冰冰:復出何太急?
  8. 退休老工人:偉大的戰無不勝的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思想萬歲!
  9. 聽網賭被黑前兆講京戲
  10. 對“蔣政權”的夢幻化該停停了
  1. 老田:徹底失敗的“千里躍進大別山”行動
  2. 說說對越自衛反擊戰
  3. 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阻止給周恩來治療癌癥真相
  4. 迎春: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時期是我國歷史上最偉大的時期
  5. 袁立爆料崔永元失聯,有關崔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6. 承認胡說八道依然胡說八道,無恥的新境界!
  7. 网赌被黑把漢奸國賊貪官污吏游街示眾,這是我看過的最提氣的節日花車!
  8. 孫錫良:對“王林清舉報案”調查結果的看法
  9. 為什么關心廬山會議?為什么關心李銳?
  10. 誰逼我們讀懂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
  1. 《鄧小平時代》中的知識分子問題
  2. 老田 | 人世間唯一的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私人特務”走了:對李銳“非毛化成績”的初步總結
  3. 老田 | 李銳從逃兵到功臣的華麗轉身:解放戰爭期間李跑跑是如何逆境翻身的
  4. 郭松民:《“兒子”來了》為什么最受歡迎?
  5. 网赌被黑郭松民 | “我軍”、“國民黨軍”辨析
  6. 錢昌明:世界需要“反霸”正義力量 ——支持委內瑞拉人民的反霸斗爭
  7. 老田:徹底失敗的“千里躍進大別山”行動
  8. 為何某些人熱衷于在網上抹黑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用鳳凰網論壇的事實說明問題
  9. 迎春:有關重大風險的幾個問題
  10. 雨夾雪舊文給李銳蓋棺定論:反共反毛的小丑
  1. 網賭被黑哪個平臺好一定要送毛岸英抗美援朝真實原因:為鍍金?
  2. 中國可控核聚變研究走在世界前列 神光IV將于2020年后建成
  3. 說說對越自衛反擊戰
  4. 袁立爆料崔永元失聯,有關崔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5. 從彭宇到趙宇,從南京到福州,從2006到2019……
  6. 网赌被黑同仁堂臉丟大了!誰毀了百年老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