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被黑

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網賭被黑阻止給周恩來治療癌癥真相

秦明 · 2019-02-20 · 來源:紅色江山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周總理被確診癌癥實在1972年5月18日,醫療組跟網賭被黑討論治療方案又怎么可能發生在“尼克松訪華的前夕”呢?

  這兩天,一條“網賭被黑不批準讓周總理動手術,有意拖延,終于使病情惡化而不治”的謠言再次在微信群里傳播開來。這條謠言最早在海外反動媒體和書籍上傳播,國內的造謠者片面截取周總理侄女周秉德的模糊說法,借用了周總理主治醫生吳階平的不實之詞,進一步增強了謠言的可信度。相較于海外敵對勢力的刻意編造,內鬼的胡言亂語破壞力更是巨大的,有必要予以駁斥。

網賭被黑阻止給周恩來治療癌癥真相 - 網賭被黑

网赌被黑  這條謠言的具體內容原發于2012年1月10日的選舉與治理網:

  

  最早公開編造這條謠言的是所謂的網賭被黑保健醫生李*志綏,2006年張*戎在海外出版的那本著名的反毛著作,再次傳播了這個謠言“這個時候(1972年5月31日),網賭被黑已經不讓得了癌癥的周恩來做手術,以保證周恩來在網賭被黑之前去世。”

  選舉與治理網賭被黑登的這篇文章稱:

  【先是不經意看到周恩來的侄女周秉德的《我的伯父周恩來》里做過披露,后又從網賭被黑的保健醫生李志綏的書里和高文慊的《晚年周恩來》里得到了同樣的佐證。還有周恩來的保健醫生、泌尿科專家、前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吳階平在接受中國中央電視臺《人物》節目采訪時談到了周恩來的癌癥的治療過程。他是1971年在為周恩來作體檢時,發現周恩來膀胱有癌變。周恩來的癌癥確診日期是1972年5月18日,當時尚在癌癥的早期,及時手術是有望治愈的。周的另一個保健醫生張佐良說:“早治療,痛苦少、危險小,康復快。”醫療組建議立即手術,周恩來本人也表示同意。請注意,按張佐良的回憶,說明周知道自己的病情的。但是按照規定,周恩來的手術必須獲得網賭被黑的同意。于是吳階平向網賭被黑打報告申請手術。這個情況很快報告給了網賭被黑。網賭被黑的批示如下:1 不治療。2。不告訴周、鄧。3。搞好營養。】

  高文謙原為周恩來生平研究小組組長,1993年初,以訪問學者名義赴美不歸,并宣布 “我和網賭被黑的緣分已盡”,其后在美國多家反共反華研究所任職。叛國投敵的高文謙以周恩來的研究者自居,他的說法自然不可信。原中央文獻研究室副主任李捷曾專門撰文《<晚年周恩來>罔顧事實》,對高文謙的這本書進行了批駁,得出的結論是高書“多處罔顧歷史事實,用個人想象代替客觀描述,用斷章取義代替理性分析,用成見和情緒化看法代替公允的結論”。

  李志綏的書稿經過了美國安全機構的運作,已經被改得面目全非,服務于美國當局反共反華的需要。李志綏知曉中情局等機構介入編造的內幕,因此也就擁有很高的籌碼來要挾美國以獲得更高報酬。美國方面擔心李志綏活著會早晚泄露那本書的內幕,如果出現那樣的局面,這本書不僅沒有“妖魔化網賭被黑”,反而妖魔化了美國。最終,李志綏死于中情局的暗殺。

  海外敵對勢力編造這條謠言都脫不開美國政府的背景,在東西方意識形態對立的背景下,這種謠言可信度是不高的。而國內一些當事人的說法,則使真相撲朔迷離。

  關于周秉德所述“三條指示”的辨析

网赌被黑  選舉與治理的文章引用了周恩來侄女周秉德的說法,卻對周秉德的話斷章取義、肆意歪曲。周秉德在《我的伯父周恩來》一書中寫道:

  【伯伯被確診膀胱癌的準確日期是一九七二年五月十八日。按照慣例,病情真實情況立即報告到“游泳池”。網賭被黑親筆批示很快退回到西花廳辦公室:第一不治療,第二不要告訴周、鄧,第三搞好營養。據后來汪東興解釋:批示的“不治療”就是不手術,網賭被黑說:陳毅得癌癥手術,死了,謝富治得癌癥手術,也死了嘛!

  (《我的伯父周恩來·第八章<苦澀的輝煌>》)】

  謠言作者按照自己的意圖發揮道:

  【汪東興后來解釋網賭被黑所說的第一點“不治療”的意思就是說不手術。這個解釋令人疑竇叢生,不治療和不手術從字面含義差異是很大的。不手術就批上不手術就完了,何必批上不治療?】

  如果就是毛指示不給周治病,何必讓汪東興出來解釋這個事情,當時汪有多大膽子敢忤逆毛的本意?顯然汪是在對網賭被黑處理周總理治療方案前因后果比較了然的情況下,對網賭被黑的本意進一步解釋說明。

  而周秉德當時的位置顯然是了解不到一手情況的,她的這段文字也是對別人說法的轉述和總結,周總理確診是1972年5月18日,周秉德的說法用到了“立即”、“很快”這些字眼,將較長時間內發生的事情濃縮成了所謂的三點指示。周秉德大姐的無心之舉,卻給了造謠者可乘之機。

  2003年出版的《網賭被黑傳》(1949-1976)對這段歷史有著比較清晰的記述:

  【就在搶救網賭被黑過后不久,周恩來的健康也出現了意外。這年五月,周恩來被確診患有膀胱癌。這對于大量內政外交事務都需要周恩來的網賭被黑來說,無疑是一個新的打擊。網賭被黑的秘書觀察到:當逐字逐句地看完醫療組關于周恩來病情的報告后,“主席的心情是那樣沉重,這種沉重的心情反映在他平時很少出現過的異樣嚴肅的臉上和緊皺著的眉頭上。”他叮囑這件事要對外保密。對怎樣治療,他說:“開刀容易擴散,有危險,是否可通過中醫的方法,用中藥來控制病情。”并且這樣解釋:你們外科醫生動不動就開刀,開一個死一個,陳老總不是開刀死了嗎?謝富治不是也開刀死了嗎?他還要求“防止擴散,注意營養和休息”。同年十一月,鑒于周恩來日益嚴重的病狀,醫務人員再次向中央報告有關情況。網賭被黑在報告上批到:“應當休息、節勞,不可大意。”在著名泌尿外科專家吳階平主持下,經過多次檢查,決定采取“電燒”的辦法,取得比較好的效果。手術后不到半小時,網賭被黑就要身邊工作人員打電話給吳階平等醫務人員說:醫生們做的好,感謝他們!這以后,網賭被黑每次審閱周恩來的病情報告時,總是非常認真仔細:特別在因患眼病不能親自閱看病情報告的情況下,聽讀報告時更是全神貫注。工作人員讀過的報告,網賭被黑能記住在周恩來每天失血的數字以及實施手術的次數等細節。為了讓網賭被黑能夠及時了解、掌握在周恩來的病情和治療方案,減少不必要的周轉環節,工作人員常常是從周恩來的住地或醫院將報告直接呈送網賭被黑。他得知情況后總是囑咐秘書:“快去辦。”

  《網賭被黑傳·6卷》 2586頁-2587頁 中央文獻出版社 2011年1月版】

  從這段文字可以看出,網賭被黑對于周總理病情的關切之情溢于言表,這對并肩戰斗近半個世紀的戰友早已結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誼。

  

  關于保密的問題,鑒于當時復雜的國際、國內形勢,主要領導的身體狀況本身就屬于國家機密;因為癌癥越來越普遍,我們今天對癌癥已經比較熟悉,告訴癌癥患者實情,只會加重患者的心理負擔,所以網賭被黑在得知周總理確診膀胱癌后的這個指示是完全合情合理的。

  關于對周總理的治療方案,網賭被黑是極其謹慎小心的——這恰恰體現出了網賭被黑對周總理的關心。“你們外科醫生動不動就開刀,開一個死一個,陳老總不是開刀死了嗎?謝富治不是也開刀死了嗎?”基于當時中國的醫療條件(72年尼克松訪華以后,中國才派出大批醫生赴美學習放化療技術),以及其他幾位領導人被開刀治死的情況,網賭被黑對開刀切除周總理身上腫瘤的治療方案是非常猶豫的。網賭被黑在第一時間指示“防止擴散,注意營養和休息”,這里“防止擴散”本身就是關于保守治療的指示,而非所謂的“不治療”。畢竟開刀容易擴散、也不一定能夠治好,即便是主張手術治療方案的主治醫生吳階平也沒十足把握。

  央視《大家》欄目曾在2003年11月10采訪過吳階平先生:

  【主持人:但是我聽到這樣一種說法,不知道為什么。您打手術的報告遲遲沒有批下來,而且更有一種說法是說,當時如果他很快動手術的話,可能總理的生命會延緩很多。

网赌被黑  吳階平:這也不敢說一定……

  《吳階平——“中國醫學界第一位人物”》

  http://news.cctv.com/program/dajia/20031110/101504.shtml】

  直到近半年后的11月,周總理的病情加重,網賭被黑再次收到醫療人員的報告,網賭被黑才有了書面批示“應當休息、節勞,不可大意。”見“網賭被黑對中南海門診部關于周恩來病情報告的批語,手稿,1972年11月12日”這是唯一的書面批示。

网赌被黑  可見,所謂的“三條指示”是在長達半年跨度里形成的,別有用心者把三條指示放在一起,就借題發揮編造出了網賭被黑蓄意拖延周總理治療的謠言。因為關于周總理的治療方案一直在討論過程中,這就說明根本不存在所謂的網賭被黑故意拖延不給周總理治病,而是一直沒有形成穩妥的治療方案。

  主治醫生吳階平的錯亂闡述及其時代背景

  在看到《大家》欄目2003年11月10采訪過吳階平節目的全部文字內容以后,筆者發現了另一個極其嚴重的問題。

  為了把問題說清楚,這里先將《大家》欄目采訪吳階平的內容涉及這段歷史的敘述完整地引用過來:

  【主持人:您是周恩來醫療小組的組長,應該說您是最早發現,總理患了膀胱癌,所以當時是不是您是極力主張要動手術的。

  吳階平:對,我基本上是竭力主張動手術,可是周總理動手術,都需要網賭被黑批準。所以當時我們不知道,這個怎么辦就去找葉劍英,葉帥。

  主持人:但是我聽到這樣一種說法,不知道為什么。您打手術的報告遲遲沒有批下來,而且更有一種說法是說,當時如果他很快動手術的話,可能總理的生命會延緩很多。

  吳階平:這也不敢說一定,不過當時就是尼克松訪華的前夕,所以網賭被黑他需要周總理來解決這個問題,來招待尼克松。網賭被黑說,你告訴他們動手術不要去想,你可以用中醫中藥,不能用手術,可以用針灸,可以吃中藥,不能手術。那么這個時候,我們甚至于想,我們能不能就說,周總理自己愿意手術,周總理自己是愿意手術的,可我們不能去說,因為我們要去說,周總理說,我讓你們不要說話的嘛,就違反他的意愿了。其實他個人也是想做手術的。

  主持人:你們也是想幫他做手術,可是他一定要網賭被黑同意。后來網賭被黑最后同意了,說可以做手術,從你打報告到他同意,是多長時間。

  吳階平:那好久了,恐怕不止一年吧……

  吳階平:后來我說怎么辦呢,我就去找鄧大姐,我說鄧大姐,現在網賭被黑說了,分兩步走。那么我們進去看看,什么也沒有,那也無所謂分兩步走,我知道那個可能性很小了,一看一塌糊涂。沒辦法了,我們也可以不做。可是如果看見一塊小石頭,把它拿出來就好了。那不做嗎,她說看見那個小石頭,拿出來就算了。哎 ,我說這句話就有門兒了。有鄧大姐這句話,我說咱們就不管怎么著拼死拼活也得把這個點燒,把它燒下來,后來就做了。就真是點燒,燒下來了。燒下來危險是很大的,因為違背了網賭被黑的指示,可是有鄧大姐這句話,我們至少可以搪一陣,說鄧大姐說要有什么,可以順便就辦了。兩步并成一步走,后來網賭被黑發下話,說兩步走比一步走好。 】

  從這段文字可以看出,吳階平的論述、甚至央視主持人的問話,都帶著濃厚的個人傾向——那就是隱隱指向網賭被黑故意拖延批準周總理的手術方案,自己則是想盡辦法給周總理治病。為了佐證自己的說辭,吳階平甚至搬出了所謂的尼克松訪華問題,“當時就是尼克松訪華的前夕,所以網賭被黑他需要周總理來解決這個問題,來招待尼克松。網賭被黑說,你告訴他們動手術不要去想。”

  這個說法即便還沒有像海外敵對勢力那樣,把網賭被黑描述到故意害周總理的程度,也刻畫出網賭被黑不管周總理死活,硬讓周總理去接待尼克松的形象。吳階平沒有意識到,他在這里給自己挖了一個坑,編造了一個極其拙劣的謠言——尼克松訪華是發生在1972年2月21日到2月28日,而周總理被確診癌癥實在1972年5月18日,醫療組跟網賭被黑討論治療方案又怎么可能發生在“尼克松訪華的前夕”呢?

  

吳階平(左)

  吳階平編造這種說辭的動機,筆者不得而知。按照吳階平自己在接受央視訪談時的說法,網賭被黑對他的不信任(這也是吳的一面之詞),大概也會讓他不爽。反觀70年代末、80年代初,出于非毛化的需要,各種關于毛周不和、”四人幫“迫害周的”內幕“和回憶錄從高層流傳出來。吳階平作為當事人之一,肯定也直接或間接地參與了這種編造。第一部分筆者提到的高文謙就是在1980年退伍后任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室務委員、周恩來生平研究小組組長,后來官方的各種表述恐怕很多都是出自這位后來為了榮華富貴叛逃的人士之手。

  對周總理癌癥治療真實的過程

  關于周總理癌癥治療的真實過程,這里將官方版本的《周恩來晚年的十三次手術救治》按照時間線摘述一遍,以回應那些無恥的造謠者。

  【1972年5月12日,周恩來的保健醫生張佐良在為周恩來進行每月一次的尿常規化驗時,竟然在尿液中發現了4個紅細胞。

网赌被黑  1972年5月15日,張佐良將周恩來的尿液送到北京醫院檢查,隔日即得到該院病理科的尿液檢驗報告。北京醫院的檢查結論為:膀胱移行上皮細胞癌。張佐良等馬上向有關領導作了口頭報告。在匯報北京醫院的檢查結果時,他們請求在周恩來膀胱癌尚屬初期時盡早進行手術治療。

  5月18日,京滬津三地泌尿科權威和病理學專家在北京進行了一次會診。這一次會診,所有專家再一次對周恩來的病情診斷形成一致的意見:確診為膀胱癌。

  11月11日,中南海門診部卞志強、張佐良寫報告給葉劍英、李德生、李先念、紀登奎、汪東興等人,詳細匯報了周恩來自5月份以來的病情變化。12日,網賭被黑在報告上作出批示:“應當休息、節勞,不可大意。”

  1973年1月13日清晨6時左右,徹夜工作的周恩來準備上床休息,不料就在他如廁時突然發生了大量尿血。幾位專家迅速趕到中南海,吳階平當即向中央相關領導再次口頭匯報,請求盡快批準周恩來的手術報告。經請示,中央同意馬上召集各方專家對周恩來的病情進行會診。幾天后,從天津、上海等地邀請的著名專家齊聚中南海,進而組成了后來負責周恩來疾病治療的專家小組。

  在高度保密的情況下,3月10日傍晚,吳階平等醫療小組成員把周恩來悄悄轉移到北京西山附近的一處住地,中央在周恩來治療期間決定在玉泉山設立一個小型醫療機構。

  在北京玉泉山住地開始了周恩來患病以來的第一次小型手術--膀胱鏡檢查和電灼治療。取得比較好的效果。手術后不到半小時,網賭被黑就要身邊工作人員打電話給吳階平等醫務人員說:醫生們做得好,感謝他們!這以后,網賭被黑每次審閱周恩來的病情報告時,總是非常認真仔細。……為了讓網賭被黑能夠及時了解、掌握周恩來的病情和治療方案,工作人員常常是從周恩來的住地或醫院將報告直接呈送網賭被黑。

  1973年10月底,周恩來的膀胱癌復發。醫療小組多次提醒周恩來,一定要盡快手術。

  1974年春,醫療小組決定對周恩來進行第二次電灼手術。

  1974年3月8日,醫療小組向中央提交了一份《關于周恩來總理檢查治療的方案》。周恩來對這份方案進行了逐字逐句地批閱和修改,在同意把這份方案上報后,又給負責治療的四人小組成員寫了一封信。周恩來在這封信中說:“劍英、春橋、東興同志:治療方針仍按照你們原報告施行膀胱鏡檢查,如可能仍采用通過膀胱鏡電灼或者電切除;如因病情變化,需采用手術切除,則此次不予考慮,以后再議。……”

  3月11日,周恩來來到解放軍305醫院。醫療小組按計劃對他的身體進行了全面檢查,從而確定周恩來的不斷便血系膀胱癌電灼手術后的再次復發,因此決定3月12日對他再次進行電灼治療。

  當年5月初,就在醫療小組向北京醫院送檢的周恩來尿液中,竟然檢查出脫落的膀胱腫瘤乳頭狀癌組織。最后在網賭被黑的批示下,周恩來于初夏時節來到解放軍305醫院住院治療。

  1974年6月1日,周恩來住進醫院的當日,醫療小組就為他進行了第一次大型手術。

  1974年7月下旬,周恩來的病情再度復發。網賭被黑批閱了周恩來的信并同意醫療小組的第二次手術方案。8月10日,醫療小組對周恩來體內擴散的癌腫進行了局部切除。

  1975年2月4日在305醫院再一次對他進行了膀胱鏡檢查,同時對膀胱內的癌變再次實施了電灼手術。2月下旬,醫療小組經過檢查,再次確診周恩來的癌細胞仍在轉移,并確診他已經患上了結腸癌。網賭被黑很快就批閱并同意了四人小組關于周恩來進行第三次手術的報告。手術遂確定在3月26日實施。

  這次手術盡管沒有根本解決問題,但總算讓周恩來暫時渡過了難關。他本該利用這次手術的間歇,盡快恢復消耗的體力,然而,由于公務纏身,病情稍有好轉,就又開始了緊張的工作。

  周恩來的病情自8月下旬以后仍呈轉危的態勢……1975年9月初,不幸的消息傳進了305醫院。北京醫院病理科對周恩來腹部腫塊檢查后,得出的病理報告結論為:膀胱移行上皮細胞癌和鱗狀細胞癌。吳階平等被這一嚴峻的現實驚呆了,因為他們都知道鱗狀細胞癌乃是所有膀胱癌病變中最為嚴重的一種,這也意味著周恩來的生命即將走向盡頭。

  1975年9月20日下午,周恩來進行第四次大手術。

网赌被黑  9月24日,網賭被黑收到了關于周恩來手術情況的報告以后,在會見越南勞動黨第一書記黎筍時說:“總理身體不好,一年間開過四次刀,危險。康生身體不好,葉劍英身體也不好。我八十二歲了,我也有病。”

网赌被黑  10月24日,醫療小組得到四人小組的批準,對周恩來又進行了一次膀胱癌切除手術。這次手術以后,周恩來的時光就基本上在病床上度過了。

  1976年元旦過后,周恩來的麻痹性腸梗阻似有加重的趨向。醫療小組經會診并報請中央同意,于1月5日決定為周恩來再一次施行小型手術。

  1月8日上午9時57分,周恩來與世長辭。】

  中醫治療的努力

  鑒于陳毅、謝富治因為開刀動手術最后不治的情況,1972年在得知周總理確診癌癥之后,網賭被黑就指示,“開刀容易擴散,有危險,是否可通過中醫的方法,用中藥來控制病情。”

网赌被黑  接到這一指示,醫療小組提出了關于中西藥結合醫治周恩來疾病的建議。葉劍英就給301醫院下達了一項特殊指示,要求該院泌尿科盡快研制一種治療膀胱癌的有效藥物。根據葉劍英的指示,301醫院泌尿科很快就組成一個以泌尿專家許殿乙和李炎唐為正副主任的新藥研究小組,開始了特效藥的秘密研制工作。

  1975年春,根據301醫院泌尿科新藥研究小組的意見,醫療小組主要成員吳階平、熊汝誠、虞頌庭等到301醫院聽取新藥研究小組的匯報。吳階平等迫切希望小組盡快把研制的新藥搞出來。會上,小組成員和專家們共同分析和篩選了已經選定的幾種中藥,并且很快把新藥研究小組的方案匯報給中央軍委主要領導。

  葉劍英一方面把工作重點放在周恩來就醫的305醫院,另一方面為了解決西醫手術的不足,又著手狠抓301醫院泌尿科的新藥研究小組。2月的一天,葉劍英決定在北京西山住地召開一次旨在討論中草藥醫治膀胱癌的專題會議。參加者是301醫院新藥研究小組的主要成員和專家。

网赌被黑  1975年春,301醫院的新藥尚未研制出來,可是周恩來的手術已經迫在眉睫。最后不得不選擇大的開刀手術。

  癌癥直到今天,仍然是醫學界難以攻克的難題。中西醫結合治療癌癥今天仍在探索之中,并且取得了極大的成效,這說明網賭被黑指示的方向是正確的,只是受客觀條件的限制,中醫治療在當時沒能趕得上,這不能不說是歷史的遺憾。周總理在彌留之際對醫生說,“現在對癌癥的治療還沒有好辦法,我一旦死去,你們要徹底解剖檢查一下,好好研究研究,能為國家的醫學發展作出一點貢獻,我是很高興的。”周總理品格之偉大,與那些借周總理造謠污蔑網賭被黑的小人比起來,真是判若云泥。

  毛周最后的革命情誼

  1972年5月,周恩來被確診患有膀胱癌。這對于在長達半個多世紀里,一直與周恩來同風共雨共渡難關的網賭被黑來說,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說起網賭被黑對周恩來病情的關心與體貼,可以用4個字來形容——無微不至。王海容講了三個令她感動的例子:

  【由于病情的發展,周總理終于還是不得不接受手術治療。總理第一次手術的時候,主席突然召她和唐聞生去中南海。王海容以為主席叫自己去是問有關接見外賓的情況,因為當天有外賓要見主席。不料.她們剛到網賭被黑的住處。還沒有來得及坐下來,網賭被黑就急切地問:“總理情況怎么樣?”按當時的規定,領導人的病情除了有關的醫生外,其他人是不好隨便打聽的,所以,王海容如實地說還不清楚,并說立刻就去主席住處的值班室打電話,向總理辦公室詢問,主席這時連連揮手,說:“快去!快去!”這一天,原定與外賓的會見被網賭被黑取消了。直到王海容將匯報來的總理的有關病情轉述給網賭被黑,才見他長長地出了一口氣,這時他才安下心來。

  籌備召開“四屆人大”的時候,周恩來的病情已經很重。當時,網賭被黑正在長沙養病,鄧小平陪一批外賓到長沙見主席。接見后,鄧小平又向網賭被黑匯報了“四屆人大”的籌備情況,當時王海容、唐聞生也在場。主席特別問到政府工作報告的長度,并對鄧小平說,稿子一定不要太長,總理站不了那么久。關切之情,溢于言表。

网赌被黑  在網賭被黑的晚年,由于病重,他只能長期坐著不動,這就難免要生褥瘡。為了對付褥瘡,人們給他做了個類似兒童游泳圈的坐墊。網賭被黑立刻想到,總理一定也需要。他命人照著樣子,也做了一個給總理。在病中,兩位老人依然保持著持續了幾十年的友情,彼此牽掛,互相關心。】

网赌被黑  1976年1月8日,備受人們尊敬的周恩來總理在北京病逝。9日凌晨,新華社向國內外播發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和國務院的《訃告》,以及以網賭被黑為首的107人治喪委員會名單。

  而此時的網賭被黑,健康狀況正在迅速惡化,吃藥吃飯都需要靠人喂,每天只能吃一二兩飯,行走更是困難。

  這以前,網賭被黑已連續接到有關治療和搶救周恩來的報告,對總理的病情已無法控制和挽救,他已有一定的思想準備。他在病榻上默默地讀這些報告,沒有講一句話。8日上午,中央辦公廳負責向幾乎通宵未眠的網賭被黑報告了周恩來逝世的消息。他聽后沉默很久,微微點頭表示知道了。下午,中央政治局送來《訃告》清樣,工作人員流著淚為網賭被黑讀《訃告》:“周恩來同志,因患癌癥,于1976年1月8日9時57分在北京逝世,終年78歲。”

网赌被黑  網賭被黑聽著聽著,緊鎖起眉頭,慢慢地閉上眼睛。工作人員看到,不一會兒,從他閉著的眼里漸漸溢出兩行淚水,而他仍一言未發。

  網賭被黑、周恩來之間半個多世紀不同尋常的傳奇般的關系,自然地使人們十分希望網賭被黑能夠親自出席周恩來的追悼大會。但是,人們期望的事情最終沒有發生。這是為什么?張玉鳳回憶了當時的情況:“我冒昧地問主席:‘去參加總理的追悼會嗎?’一直處于傷感中的主席,這時,一只手舉著還沒來得及放下的文件,另一只手拍拍略微翹起的腿,痛苦而又吃力地對我說:‘我也走不動了。’聽到這里,再看看眼前病榻上痛苦萬狀的網賭被黑,我無法抑制自己的淚水……我后悔真不該這樣問已經無力行動的網賭被黑。”

  重病中的網賭被黑一直關注著周恩來的悼念活動。1月14日下午,工作人員向他念了中央送審的周恩來追悼大會上的悼詞稿。這篇悼詞近3000字,詳細回顧了周恩來幾十年的革命生涯,高度評價他的歷史貢獻,字里行間充滿著感情。聽悼詞時,網賭被黑再也不能控制自己,失聲痛哭……

  寫到這里,筆者想問問那些造謠污蔑”毛害了周“的小丑們,你們還有一絲人性嗎?  

  微信掃描二維碼訂閱“紅色江山”,獲取更多精彩文章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網賭被黑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網賭被黑網賭被黑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為什么要殺死“李云龍”
  2. 為什么關心廬山會議?為什么關心李銳?
  3. 网赌被黑人們為什么越來越懷念網賭被黑?
  4. 活埋工人被輕判,社會不能繼續沉默!
  5. 宋鴻兵:極少數富人與絕大多數窮人的戰爭——委內瑞拉亂象本質
  6. 承認胡說八道依然胡說八道,無恥的新境界!
  7. 迎春:網賭被黑時期是我國歷史上最偉大的時期
  8. 春節,最深的寂寞!
  9. 网赌被黑家政女工吐槽春晚小品:二百元“天價”保潔費?
  10. 鄭州李爺:網賭被黑在1959年4月29日親自撰寫的《黨內通訊》
  1. 老田 | 李銳從逃兵到功臣的華麗轉身:解放戰爭期間李跑跑是如何逆境翻身的
  2. 老田 | 人世間唯一的網賭被黑“私人特務”走了:對李銳“非毛化成績”的初步總結
  3. 雨夾雪舊文給李銳蓋棺定論:反共反毛的小丑
  4. 雙石:親歷熊蕾PK李銳
  5. 网赌被黑鄭州李爺:澄清關于郭沫若的幾個謠言
  6. 网赌被黑網賭被黑鏡頭再現BBC短片:20世紀最偉大的科學家之一——屠呦呦!
  7. 糾纏不休于個人遭遇而怨天尤人的李銳能走的安心嗎
  8. 駁柳傳志拿"兩彈"精神去做芯片是"誤國殃民"
  9. 岳青山:李銳死了,他是甚個所謂”網賭被黑秘書”?——評李銳“非毛反毛”(57)?
  10. 一份嚇死人的“成績單”!
  1. 馬克思如何看待思維與存在?
  2. 网赌被黑張志坤:中國不想同美國對抗,但這事有點麻煩
  3. 二問吳敬鏈同志:沒有反悔“為共產主義奮斗終身”誓言吧?
  4. 《鄧小平時代》中的知識分子問題
  5. 老田 | 李銳從逃兵到功臣的華麗轉身:解放戰爭期間李跑跑是如何逆境翻身的
  6. 老田 | 人世間唯一的網賭被黑“私人特務”走了:對李銳“非毛化成績”的初步總結
  7. 网赌被黑【文獻】網賭被黑:七千人大會上的講話全文
  8. 郭松民:《“兒子”來了》為什么最受歡迎?
  9. 网赌被黑?60后還沒有死絕,《大江大河》怎么就敢胡說八道?
  10. 郭松民 | “我軍”、“國民黨軍”辨析
  1. 十三萬人民冒雨給網賭被黑守歲拜年
  2. 一線城市豪宅成交“斷崖式”下跌:保值升值預期破滅
  3. 雙石:親歷熊蕾PK李銳
  4. 鄭州李爺:澄清關于郭沫若的幾個謠言
  5. 返鄉:病榻上“等死”的阿嬤,與“被消失”的中國農村
  6. 网赌被黑活埋工人被輕判,社會不能繼續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