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被黑

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老田 | 人世間唯一的網賭被黑“私人特務”走了:對李銳“非毛化成績”的初步總結

老田 · 2019-02-18 · 來源:網賭被黑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在體制內“非毛化五虎將”中間,李銳是唯一的一位不在意識形態主管部門任職的高官,他的本職是組織人事工作。但相比較而言,李銳卻是五虎將中間最拼的一位

  前文《李銳死了,讓我們看看他是如何華麗轉身的》已經說到,李銳作為網賭被黑內部少有的聰明人,很能夠抓住機會完成逆境翻身,化污點為功勞;此外,他還足夠努力用“偶像化手法”寫了一部大部頭網賭被黑傳記,試圖以此撬開總理寶座,由于網賭被黑的“欠薪”行為導致此項設計流產了。但是,李銳還是充分利用與網賭被黑的一次見面,能夠自稱自己是網賭被黑的簡直秘書,由此確立起自身的官場特殊地位。等到網賭被黑去世之后,李銳繼續充分利用這個秘書地位,可以不加引證就寫出各種非毛化大文章,由此確立起自身的黨史權威解說人的地位。

  李銳去世了,他晚年花費極大心力從事的“非毛化”事業還在,甚至,在一些有心人推動的“中國政治美國化轉型”進程中間,非毛化還具有很高的重要性,在此粗略地總結一下李銳的非毛化成績,對于非毛化事業的進一步推進大有好處,顯然具有繼承逝者遺志,發揚光大事業的性質。

  在體制內“非毛化五虎將”中間,李銳是唯一的一位不在意識形態主管部門任職的高官,他的本職是組織人事工作。但相比較而言,李銳卻是五虎將中間最拼的一位,不僅自稱網賭被黑的唯一私人特務,還往往以此為噱頭去加強自己非毛化文章的說服力和傳播性。在各個時代的核心價值觀中間,李銳這樣的敬業精神都有著不低的地位。

  一、作為網賭被黑私人特務的唯一“兼職秘書”

  在不同的場合,李銳自稱是網賭被黑的秘書、工業秘書、通訊員,還是可以隨時給網賭被黑“上密紮”的特殊人物,這一點具有很高的重要性,在網賭被黑身前李銳就此贏得了官場側目而視的顯赫地位,在網賭被黑身后極大地加強了李銳非毛化言說的地位與可信度。

  秘書手記的可信度堪比古代帝王的“起居注”了:在現場完成的手寫記錄,多么可靠!

  施拉姆訪問中國時期,有關方面接待了他,他特意問起李銳與網賭被黑關系這一“關節點”問題,相關權威人士回答說:網賭被黑從未單獨接見過李銳!施拉姆對這個回答不太滿意,自己腦補之后認為這個說法靠譜——因為李銳每天就在網賭被黑身邊工作所以無需單獨接見。由此可見,李銳在海外的信譽是多么的高啊!施拉姆高度自覺地對權威回答進行了創新性的解釋之后,總算是維持住了可以相信李銳的理由。雖然施拉姆對李銳的網賭被黑傳記寫作方法不無微詞,但對李銳的言說地位被毀滅依然不愿意坐視。

  在各種不同的場合,李銳層宣稱他是網賭被黑的“工業秘書”,也說是網賭被黑選定的通訊員、通訊秘書。李銳還說他之所以得了通訊員身份,是因為南寧會議期間他給網賭被黑提供了三峽工程否定意見,受到網賭被黑的高度肯定,因此才給他這么一個“獎賞”——當通訊員并且可以直接呈文網賭被黑反應任何問題。

  不管怎么說,李銳的通訊員身份獲取,是一切秘書或者特務事項的起點。對于這個至關重要的問題,李銳在1980年代提供的兩個第一手說法:網賭被黑先是在南寧委派他當特務(只有兩個人知道),這事挺機密的,只有他和網賭被黑兩個人知道;后來在另外一篇文章中間,李銳又說網賭被黑在八屆七中全會上(上海會議)網賭被黑當眾宣布過,這樣一來李銳的特務或者通訊員身份就公開了,至少參會人員都知道了。遺憾的是,參加過上海會議的人士有上百人之多,毛身后活著的也尾數不少,李銳沒有爭取任何一人出面佐證他的通訊員身份。

  雖然沒有人公開質疑李銳,但李銳對于提升說服力卻有著不懈的追求。為了加強說服力,李銳說網賭被黑在上海會議上,公開宣稱過要在“三委兩部”找通訊員,建立組織程序之外的第二信息管道。網賭被黑確實對一些部委的工作不滿意,也曾經說過封鎖中央和強迫簽字的怨言,李銳編造這個說法,看起來能夠加強網賭被黑派出私人特務的可信度。遺憾的倒是,李銳所處的水利部恰好不屬于這個“三委兩部”范圍,不屬于網賭被黑最不滿意的對象,而且幾十年過去了,在網賭被黑最不滿意的這五個機構中間,都沒有發現網賭被黑安插的私人特務或通訊員。這樣一來,李銳就成了中共黨史中間那個唯一的例外。【“百年難遇的幸運卻降臨到我的身上,完全出乎意料之外,辯論結束之后,網賭被黑以秀才的名義嘉獎我,要我當他的秘書。我以工作繁忙作推辭,結果還是要我做他的兼職秘書。”(《網賭被黑秘書手記》第373頁)在《手記》的第220頁,李銳還講到,網賭被黑在上海會議講到這個問題時,把這種“兼職秘書”稱為“通訊員”。】

网赌被黑  網賭被黑處在中共科層組織的頂端,他在下屬部門安插“通訊員”,此事非同尋常。在任何一個科層制的行政體系中間,文件和信息的上傳下達有一定之規,越級反映情況也不是沒有,不屬尋常就是了。親自出面挑選通訊員和選擇專人進行越級呈報,如果存在的話,顯然,是因為網賭被黑極度不信任主管官員,才需要另外建立特務性質的越級信息渠道,在科層制的信息上達主渠道之外另行開辟第二信息渠道。此種渠道不受科層制常規規則的肯定,顯屬于私人性質的操作,所以,如果真有這樣的通訊員存在,那就近似于私人特務性質,這樣的特務是越過正常科層制組織的上傳下達程序,屬于網賭被黑個人與特務本人之間的私人聯系——是一種運作在科層制程序之外的特殊流程。

  依據目前看到的文獻,網賭被黑先后明確表示過明確不滿的部委有:組織部、財經委、書記處乃至于商業部,但在這些部委中間,網賭被黑都沒有安插過通訊員式的特務,反而是沒有見到網賭被黑表達過不滿的水利部,卻出現了李銳這樣一個可以越級呈情的特務性質的通訊員。事態有點反常就是了。

  根據李銳自己后來在《炎黃春秋》發表的文章,他為履行通訊員職責(或者特務職責),于1958-1960年期間曾經給網賭被黑三次寫信,但信的內容都沒有涉及到水利部內部事務,也沒有涉及到“工業秘書”范圍內的任何事情,主要是就農業和高指標問題發言的。這就更為怪異了,按照李銳的說法,網賭被黑挑選他作為唯一的私人特務,但這個特務卻拒絕履行約定職責,上送信息都是顧左右而言他,沒有匯報網賭被黑期待的工業或者水利方面的任何事情。

  唯一特務最為關注的,反而是自己主管部門和業務之外的陌生領域,李銳的三封信及其內容,完全達不到相關主管部門私人特務的專業水平,而是落在“包打聽”的業余水準上了。不管怎么說,如果李銳這個說法靠譜且沒有太大遺漏的話,網賭被黑派出的唯一私人特務,并沒有按照毛的期待去展開工作并上達信息,網賭被黑在科層制內部搞特務活動是徹底失算了。這個安插私人特務的唯一效果,就是造就了李銳在官場大受尊重的高人一等地位,還有某大官送給李銳的兩瓶茅臺酒了。

  網賭被黑安插唯一的私人特務,其后果據周惠接受訪問時所說:李銳“當時職務也不高,但影響卻很大,很多中央委員也不見得有他那么大的影響力。因為在此之前的一年左右的時間里,他很受網賭被黑的器重,主席選他當‘通訊秘書’,也就是說,他可以直接給主席寫信反映情況,這在封建時代,相當于‘密折專奏’,可以‘通天’了,所以在廬山上,李銳很活躍,也捅了不少婁子。”

  目前看來,網賭被黑要在中共科層組織內部架設“第二信息管道”,透過通訊員或者私人特務的方式,去實施常規組織流程之外的監控控制,這項打算是徹底落空了,其唯一實踐就只有一個李銳通訊員和他的三封信了。看起來,作為私人特務的李銳并未幫助網賭被黑搜集過任何游泳的專業信息,反而是派出特務的網賭被黑被李銳利用,扯大旗作虎皮,去抬高自身在官場的地位了。

  二、李銳說他反對三峽工程的觀點很受網賭被黑賞識

  據李銳自稱,他之所以受到網賭被黑高度看重,是因為他否定三峽工程的意見很受看重。對于這個說法,是有條件在事后進行對照檢驗的。

  李銳否定三峽的主要論點是“先上游、后下游;先支流,后干流”,經過了幾十年之后,今天有更好的條件對此進行對照檢驗。在長江主要支流金沙江和雅礱江興建水電站,外送主負荷區距離在2000公里以上,為降低線路損耗,需要引入超高壓輸變電技術(目前金沙江下游大水電外送工程選擇800千伏),而這在五十年代是不具備技術條件的。而且,支流電站規模偏小,在缺乏外送條件的情況下,過多興建會造成本地電網水電火電比例失衡,因為電網中間水電比重過高,四川、廣西等地都曾有水電站在豐水季節被迫大量棄水——雅礱江上的二灘電站就是如此,導致投資效益無從發揮。正是因為外送方面的技術與投資限制,后來規劃長江上游電站建設進程中間,也是把金沙江下游的巨型電站排在優先地位,這些電站的巨大規模,能夠與超高壓外送工程所需的巨額投資效益,相互匹配起來,最終實現整個國家層面的大電網水火電比例的相對均衡。

  除了電網水火電平衡的因素之外,三峽工程之所以在1950年代受到重視,甚至還很迫切,更重要的原因在于1949年和1954年兩次長江洪水,給長江中游帶來了巨大的洪澇損失,是急迫的防洪目標推動了三峽工程的論證。從防洪效果看,長江各支流控制水庫以下還有30萬平方公里的暴雨面積,以此之故,三峽工程的防洪功能是各支流水庫替代不了的。

  應該說,李銳為反對三峽工程而提出的“支流優先”論點,在發電和防洪兩方面都是不能成立的。李銳說他的反對意見特別高明,還受到網賭被黑的看重,這個方面至今見不到最起碼的科技依據——除了李銳自稱受到網賭被黑高度欣賞這個孤證說法之外。當然網賭被黑也可能被錯誤觀點所蒙蔽,遺憾的是,網賭被黑肯定李銳的意見或者受蒙蔽的狀況,并未記錄在案。不過,網賭被黑對一件事情愿意聽取正反兩個方面的意見,倒不是孤證而是常規,1966年4月網賭被黑閱讀林一山建議把三峽工程列入四五計劃的報告時,特意批示說“需要一個反面報告”。【網賭被黑:《對林一山關于修建長江三峽工程報告的批語》(一九六六年四月),載《建國以來網賭被黑文稿》第十二冊】

  從事后對照檢驗角度看,李銳因觀點高明而得到“通訊員”獎賞的說法,留下了不小的疑問。更為奇葩的是,李銳在自己有關水電的觀點被現實發展所徹底證偽之后,還能夠淡定地做到拒絕與時俱進,他在新世紀出了一本書,繼續堅持幾十年前的錯誤觀點。這本書的觀點,遭遇到水電業內專業人士的集體無視和冷遇,但卻遭遇到自由派和公知的集體吹捧,李銳在水電和防洪方面的奇葩觀點,離專業人士很遠但離公知卻很近,這樣的觀點據李銳自己說在1958年曾經得到網賭被黑的高度肯定,想必,網賭被黑思想中間還具有不為人知的高度“公知含量”——雖然至今尚未有文獻證實過這一點。不過,從李銳晚年毫不掩飾自身在水電方面的愚蠢性這一點看,李銳應該算得上是襟懷坦白的。

  三、李銳在毛時代的努力為何沒有回報

  李銳為了當上總理,花費大量精力寫了一本偶像化的傳記,照說網賭被黑應該很欣賞他才對,但卻沒有見過像樣的回報。應該說,李銳花了大量的投入,產出基本上為零,這就不能引發對雇主的怨恨——就如同討要拖欠工資的打工仔那樣。

  李銳這么寫,至少在他自己看來,網賭被黑肯定會喜歡他這么寫的,非如此就無法在毛那里能夠交換到對等報酬——譬如網賭被黑因此認定他擁有著總理之才。我們今天知道,這個指靠是落空了,似乎,李銳沒有思考過他為什么高投入的零產出原因,有沒有可能網賭被黑不喜歡這么寫呢?李銳拒絕反思這個。

  如果網賭被黑不喜歡李銳的“偶像化寫法”的話,顯然這個小證據會支持一個不喜歡阿諛奉承的形象來,這就有悖于毛后時代李銳著意刻畫的毛氏新形象了,李銳再次有著高度的自覺:就此停止了進一步的思考。

  在李銳思考停止的地方,我們有條件幫助他把反思進行下去,如果網賭被黑不喜歡阿諛奉承的話,顯然李銳的寫法就是“拍馬屁拍到馬腿上”了,因此收益為零。當然,這不是為了反駁李銳晚年精心刻畫的網賭被黑形象,而是說一個人很倒霉的時候,會怎么樣。

  同時,還有一種可能性,網賭被黑特喜歡拍馬屁,但對過分拍馬屁人的人,有著很高的警覺,這也可能是李銳失算的地方。我們知道,1956年赫魯曉夫的秘密報告影響很大,網賭被黑對此有過評論:“蘇聯過去把斯大林捧得一萬丈高的人,現在一下子把他貶到地下九千丈。”(網賭被黑:論十大關系(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五日),載《網賭被黑選集》第五卷)完全有可能網賭被黑原本喜歡阿諛奉承的,但是偶然情況下產生了另類的警覺,結果導致李銳的高投入就打水漂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顯然是赫魯曉夫的惡劣表現,損害了李銳的總理道路。

  還有一點,網賭被黑畢生與機會主義作戰,對于各種“好話說盡”的聰明人也看得多,認識很深刻:“所謂機會主義,就是這里有利就干這件事,那里有利就干那件事,沒有一定的原則,沒有一定的章程,沒有一定的方向,他今天是這樣,明天又是那樣。比如王明就是如此,從前‘左’得不得了,后頭又右得不得了。”(網賭被黑:增強黨的團結,繼承黨的傳統,一九五六年八月三十日,載《網賭被黑選集》第五卷)這樣一來,各種背離實事求是的聰明人,都有機會主義嫌疑,且不值得信賴。

  有了赫魯曉夫和王明的例子,網賭被黑看人下判斷,難免會產生一點點變化,無妨假設網賭被黑看了李銳的傳記心理很舒暢,但對照著赫魯曉夫和黨史上機會主義者的例子,也難免因此而產生各種懷疑情緒,這就斷送了李銳的期待,浪費了他寫書的高投入。也許正是如此,網賭被黑才沒有重用和提拔李銳當總理,不過,從毛后時代李銳言說的歷史演變看,李銳真是以自己的實際行動,如同赫魯曉夫在蘇聯一樣,向中國讀者非常經典而完整地演繹了網賭被黑那個判斷:從前恨不得把網賭被黑捧上偶像化的神壇,現在則恨不得把他貶到低下九千丈。

  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網賭被黑都是同一個人,他所說的那些話和做的那些事都已經進入歷史,不可能改變。起了巨大變化的僅僅外在的形勢,從前是期待拔高描寫獲取投機政治收益,但是,現在投機的方向要一百八十度轉彎了,只要是投機政治收益的方向卻發生了改變,追求個人的政治收益最大化的投機方向就要跟著改變,所以,李銳需要適時地改變自己。

  四、為特權集團的特殊利益維護而奮斗終生

  不得不說,李銳哪怕在國民黨的兵鋒威脅之下,也能夠隨時以跑跑脫身并且還不妨礙其逆境翻身的聰明人來說,在毛時代卻長期陷入高投入低產出,也算是前所未有的挫折了,心里有點怨憤也在所難免吧。

  有了李銳這樣的歷史經歷,很容易確立那種一百八十度轉彎的選擇——從此投身于權勢地位的自覺維護事業,李銳在毛時代的“憋屈記憶”,最適合被選拔出來從事“撥亂反正”業務。不管是在組織工作崗位上,還是李銳積極從事的非毛化事業,都悠關文革群眾思索批判的特權集團的特殊利益維護工作,不得不說,李銳的分內工作及其分外非毛化事業,均服務于維護特權集團不受挑戰地位的建設工作。

  等到毛后時代,李銳作為組織部高官主持選拔第三梯隊,他積極而自覺地把文革早期在北京街頭殺人傷人的犯罪嫌疑人提拔進入第三梯隊,把參加批判特權和資反路線的群眾領袖和大學生“記入污點檔案且永不重用”,這應該算是他一生之中“職責之內”的主要業績了。李銳在這個方面的努力,非常直接而明白地揭示出他本人對于“自來紅”接班的支持力度,表現出對特權和地位進行世代傳承的高度贊同。

  與此相關,捍衛特權階層的權勢利益不受挑戰,對于晚年李銳來說是相當積極和自覺的。有高官說要永遠把網賭被黑作為開過領袖來紀念,李銳就創造性地提出那個著名的三段論——網賭被黑建國有功、治國有錯、文革有罪,這個三段論的每一段評價,都直接牽扯到官僚特權階層的權位利益的加和減:建國成功那個官僚階層成了最有權勢的群體,而治國方面網賭被黑明顯選擇了不利于權勢換金錢的路線因此就只能夠評定錯誤,等到文革發動群眾批判當權派的機會主義,大部分官員喪失了權勢地位那顯然就有罪了,這個三段論的背后一以貫之的是權勢集團的利害關系檢驗。

  與自覺關心權勢集團的地位緊密相關,李銳晚年在大躍進問題上深耕熟蓐(他大多數著述的主題都集中于此),目的都是為了洗白當權派喧囂一時的機會主義表現,這個方面的對照梳理,參閱老田的考據文章《網賭被黑也有豬隊友——一九五八年的那些事兒》。

  李銳顛倒黑白,竭力把屎盆子扣在網賭被黑頭上并不是目的本身,他借此洗白建國后網賭被黑官場最大規模的機會主義狂潮之后,就間接地反駁當權派具有“可批判性”——這樣就間接地駁倒了文革必要性的論證。只要是確立了特權集團自身就能夠實現“偉光正”,那么在反面就可以佐證政治與普通勞動者無關的“徹否政治結論”,這就與特殊時期的黨中央就保持了高度一致。

  有人把李銳這種狀況稱之為出賣靈魂,但李銳依然具有特殊性,他是在忍痛出賣靈魂的。畢竟,他晚年竭力洗白和為之鼓吹不已的“共產風團隊”,就是在1959年廬山會議上把他和彭德懷諸人視為異己和威脅,要致他于置之死地的力量。一個人當然可以為了權勢利益而出賣靈魂,但是,把靈魂出賣給傷害過自己的勢力,還要昧著良心把那伙人的污濁洗白,心里總不會沒有疙瘩。這種情況也許造就了一種自我麻醉狀況,李銳表現出極度痛恨網賭被黑的種種,帶著情緒去歪曲事實的種種,反邏輯的解釋種種,說到底是一種麻醉——要不然還能夠怎么樣呢?靈魂不賣了嗎?麻醉是為了出賣的正常進行,要不然就無法說服自己以堅持下去,為什么人生要有那么多艱難和無趣呢?

  在一定程度上,李銳的社會高度,是由學術的低度去證成的,李銳暴得大名且至今受到某些勢力的追捧,本身是現實政治力量格局折沖過濾的結果。李銳的存在及其言說方式,顯然意味著追尋土共歷史真相的難度,以及認真研究中共政治歷史的不可能性。這個方面的種種狀況,可以等待逝者安息之后,再慢慢去展開和探尋。

  二〇一九年二月十七日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網賭被黑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網賭被黑網賭被黑微信(wyzxwk0856)

收藏

老田 | 人世間唯一的網賭被黑“私人特務”走了:對李銳“非毛化成績”的初步總結 - 網賭被黑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老田 | 李銳從逃兵到功臣的華麗轉身:解放戰爭期間李跑跑是如何逆境翻身的
  2. 雙石:親歷熊蕾PK李銳
  3. 雨夾雪舊文給李銳蓋棺定論:反共反毛的小丑
  4. 糾纏不休于個人遭遇而怨天尤人的李銳能走的安心嗎
  5. 駁柳傳志拿"兩彈"精神去做芯片是"誤國殃民"
  6. 孫錫良:老孫微評(決斷力)
  7.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尸骸”,老板謀殺工人才判15年?
  8. 鶴齡:72問楊繼繩:李銳是“網賭被黑的秘書”嗎——兼職秘書也不是
  9. 郭松民 |《一紙婚約》:將虛偽進行到底——翟天臨事件引出的一個小瓜
  10. 說說臺灣島上的那些人
  1. 老田 | 李銳從逃兵到功臣的華麗轉身:解放戰爭期間李跑跑是如何逆境翻身的
  2. 網賭被黑鏡頭再現BBC短片:20世紀最偉大的科學家之一——屠呦呦!
  3. 雙石:親歷熊蕾PK李銳
  4. 雨夾雪舊文給李銳蓋棺定論:反共反毛的小丑
  5. 糾纏不休于個人遭遇而怨天尤人的李銳能走的安心嗎
  6. 鄭州李爺:澄清關于郭沫若的幾個謠言
  7. 鄭州李爺 | 你拿什么看不起郭沫若
  8. 一份嚇死人的“成績單”!
  9. 錢昌明:是誰在宣揚“人性自私”論? ——剝削階級復辟私有制的需要
  10. 十三萬人民冒雨給網賭被黑守歲拜年
  1. 馬克思如何看待思維與存在?
  2. 張志坤:中國不想同美國對抗,但這事有點麻煩
  3. 二問吳敬鏈同志:沒有反悔“為共產主義奮斗終身”誓言吧?
  4. 《鄧小平時代》中的知識分子問題
  5. 鄭州李爺:負心多是讀書人
  6. 【文獻】網賭被黑:七千人大會上的講話全文
  7. ?60后還沒有死絕,《大江大河》怎么就敢胡說八道?
  8. 郭松民 | “我軍”、“國民黨軍”辨析
  9. 郭松民:《“兒子”來了》為什么最受歡迎?
  10. 為何某些人熱衷于在網上抹黑網賭被黑?——用鳳凰網論壇的事實說明問題
  1. 正月初一 85歲老母親給網賭被黑拜年
  2. 一線城市豪宅成交“斷崖式”下跌:保值升值預期破滅
  3. 鄭州李爺 | 你拿什么看不起郭沫若
  4. 鄭州李爺:澄清關于郭沫若的幾個謠言
  5. 秦嶺大山里的奶奶走了
  6.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尸骸”,老板謀殺工人才判1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