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被黑

首頁 > 文章 > 國際 > 國際縱橫

一些美國名校的“底褲掉了”,原來你是這樣的美國?

北美留學生日報 · 2019-03-15 · 來源:
收藏( 評論( 字體: / /

  

  一些美國名校的“底褲掉了”

  一些名校的神話形象崩塌了

  這幾天,美國所有媒體都被“高校招生舞弊案”刷屏了

  名校們一直標榜的“對每個申請者都是公平的”

  看來實際上是對“富人更公平一些”

  無數品學兼優的中國學生被這些名校拒絕了

  一幫靠爹靠媽靠美元的美國網紅

  卻輕易被這些名校錄取

  美國時間3月12日被爆出來的史上涉及人數和金額最大的招生舞弊案讓我們看到了原來富人為了讓孩子進好的大學也是什么旁門左道都敢使。

  這讓無數中國留學生十分憤怒!

  “我拼完托福拼SAT,拼完SAT拼推薦信,拼完推薦信拼申請,到頭來把我拒了,美國網紅考個1420的SAT,老爹花點錢就送進名校了,我不服!”

  這是昨天一個讀者的留言,也說出了無數留學生的心聲。

  一時之間,這些試圖或已經用金錢為孩子敲開名校大門的名人連同他們的孩子都成了眾矢之的。

  然而大部分涉案的孩子卻對父母的行為表示不領情,甚至一臉懵逼。

  “啊?你們在說什么?不是我自己考進來的嗎?”

  她叫Olivia Giannulli,今年19歲。

  

  (圖源:Instagram)

  是憑借美劇《歡樂滿屋》(Full House)走紅的女演員Lori Loughlin和設計師Mossimo Giannulli的女兒。

  現在她的主要身份是一名網紅,在YouTube和Instagram上分別有著192萬多和一百多萬的粉絲。

  Olivia Jade是她做網紅時的藝名。

  

  (圖源:Yahoo)

  

  (圖源:YouTube)

  她的日常就是穿的美美的,化上精致的妝容,就可以輕松賺錢的同時又吸粉。

  因為近兩百萬的粉絲對這個年紀的女孩來說,能夠帶給她的經濟收益遠比上學要大得多。

  她發布在YouTube和Instagram上面的很多條推文或視頻都是由大公司贊助的廣告,例如亞馬遜,絲芙蘭等。

  

  

  (圖源:Instagram)

  去年,Olivia Jade的媽媽Lori Loughlin(目前已向洛杉磯警方自首)通過中介幫女兒偽造了帆船特長生的身份,讓兩個女兒都順利進入南加大。

  然而,開學之前,Olivia Jade還在視頻里跟網友們抱怨,“我一點都不了解我要去的學校”。

  “但我又想去體驗南加大的比賽日和派對……你們都知道,對于學校那些東西我真的一點都不在乎。”

  

  

  

  (圖源:Instagram)

  隨后,因為收到的負面評論太多,她又在另一段視頻中為這些言論道歉。

  有人看了之后憤怒地留言說道:“一個只因為派對才去上大學的人真的很糟糕,她偷走了一個合法地想要接受教育的人的位置,而且很可能是努力學習才被錄取的。”

  

  (圖源:tubefilter)

  

  (圖源:scmp)

  今年2月份,她又在社交媒體上表示,

  “YouTube永遠是我最熱愛的事情。我寧愿每天24小時不間斷地拍電影,也不愿意連續上6個小時的課。”

  

  

  (圖源:Instagram)

  Olivia Jade的媽媽因為行賄被逮捕之后,還有很多粉絲在社交媒體上為她說話。

  有一位名叫@miaaalverez的用戶在Instagram上寫道,

  “Olivia是無辜的。我們不知道她是否知道這件事,但是我相信不管怎樣,她確實很努力。”

  檢察官說,涉及此案的父母們的確會想方設法欺騙孩子,讓他們以為是自己考進去的。

  但是對于其他人來說,他們是知道的。

  這個“其他人”里面自然包括了在背后操縱一切的父母,和拿了錢精心設計這一個個巨大騙局的中介。

  然而,在眾多“無辜”的有錢孩子們里面,有一位比較特殊。

  因為她是唯一一個知道內幕且自愿積極配合父母作弊的孩子。

  

  她叫Isabelle Henriquez,今年20歲。

  是加州著名風投公司Hercules Capital的董事會主席兼CEO Manuel Henriquez(現已離職,可能面臨5年監禁)的女兒。

  

  (圖源:new york post)

  他們一家住在加利福尼亞州的阿瑟頓,圣馬特奧縣一個陽光明媚的小村莊。

  這里的郵政編碼不光代表著加州慵懶的陽光,還擁有著美國最昂貴的房價。

  

网赌被黑  (圖源:Virtual Globetrotting)

  Isabelle在Linkedin主頁上形容自己是一個“快速學習者”。

  

  

  除此之外,她的LinkedIn上充滿了各種大公司的實習經歷,使她看起來比同齡人更有競爭力。

  雖然只有20歲,但她曾在父親的公司Hercules Capital實習,還在投資銀行Compass Point Research and Trading工作過。

  她的簡歷上還說,她被任命為紐約金融服務公司杰富瑞(Jefferies)的“夏季財富管理分析師”。

  

  

  (圖源:LinkedIn)

  但隨著這次作弊案件的曝光,Isabelle的“學霸富家女”人設也逐漸崩塌。

  本案長達204頁的起訴書稱,Isabelle在2015年10月參加sat考試時,她的父母曾花了2.5萬美元請了一名“監考官”陪她,并在她考試時糾正她的錯誤答案。

  花錢雇來的“監考官”乘坐著她父母的私人飛機降落到舊金山后,考試就在貝爾蒙特的圣母高中,也就是Isabelle當時就讀的私立天主教女子學校進行。

  

  (圖源:Notre Dame High School)

  考試期間,監考官與Isabelle并排坐著,便于在考試過程中給她提供答案。

  考試結束后,他們倆為自己的成果作弊而“幸災樂禍”。

  而這一切,學校都并不知情。

  之后的結果是Isabelle在2400分滿分中考了1900分,比她之前的分數提高了320分。

  

  (圖源:ndnj)

  好成績是有了,不過為了保證她能夠百分之百被喬治城大學錄取,中介機構還為她“量身定制”了精彩的課外活動和個人性格。

  聯邦調查人員稱,Isabelle的父母合謀賄賂喬治城大學網球主教練戈登•恩斯特(Gordon Ernst),讓他指定Isabelle為校隊網球選手從而被特招,盡管Isabelle在整個高中生涯中從未參加過網球錦標賽。

  起訴書稱,Isabelle在給網球教練的一封信中寫道,

  “今年夏天,我在全國各地的網球比賽中都很成功。我期待著有機會成為喬治城網球隊的一員,為你們球隊的成功做出積極的貢獻。”

  

  (圖源:heavy。com)

  為了使編出來的謊話看起來更圓滿一些,中介還鼓勵Isabelle重新修改她的大學申請書中的個人陳述,使整個文章更圍繞著網球為中心,從而充分體現她對于網球這項運動的“熱愛”。

  于是,Isabelle在她的文章中詳細描述了自己“每天在球場內外訓練三到四個小時”。

  “每周打20個小時的俱樂部網球,并且是美國網球協會(U.S. tennis Association)全學術團隊的成員。”

  “曾連續三年在美國網球協會(USTA)青少年女子網球比賽(Junior Girls Tennis)中排在前50名。”

  作為指定Isabelle為網球選手的交換條件,她的父母向教練支付了95萬美元,然而這只是2012年至2018年期間多位家長向網球教練行賄的270多萬美元中的一部分。

  

  Isabelle如愿以償被喬治城大學錄取之后,2016年5月,亨瑞克斯家族信托基金(Henriquez Family Trust)向中介的收費幌子Key Worldwide Foundation這個非營利機構“捐贈”了40萬美元。

  最諷刺的是,這筆捐款的名目是幫助基金會“推進我們的計劃,為貧困青年提供教育和自我充實項目”。

  

  周二,美國大學入學賄賂調查委員會(college admissions bribery investigation)就此案對包括CEO和多名好萊塢明星在內的50人提出了指控。

  然而這一調查卻使人們重新關注起了十幾年前就畢業的白宮高級顧問兼唐納德·特朗普的女婿是如何進入哈佛大學的。

  

  (圖源:the cheat sheet)

  ProPublica的編輯丹尼爾·戈爾登(Daniel Golden) 在2006年出版的《錄取價格》(the Price of Admission)一書中,曾經詳細調查了美國富人是如何通過減免稅款和其他捐贈把孩子送進名校的。

  特朗普的女婿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被常春藤盟校錄取的情況也被記載在該書中。

网赌被黑  因為據調查,賈里德的父親、房地產開發商查爾斯·庫什納(Charles Kushner)當年也捐了一筆錢。

  

  (圖源:the cheat sheet)

网赌被黑  2016年特朗普當選總統后,戈爾登寫了一篇關于他當年那本書的文章,文章中特別說明了查爾斯·庫什納在1998年向哈佛承諾的250萬美元合法捐款。

  據戈爾登說,捐款沒過多久,他的兒子就被哈佛錄取了。

  而且當時哈佛的錄取率僅為九分之一,而賈里德·庫什納所在高中的GPA和SAT成績根本不足以進入這所世界頂尖名校。

  和這次作弊丑聞中涉及到的孩子們不一樣的是,庫什納的捐款是合法的。

网赌被黑  而且賈里德沒有通過偽造的考試或虛假的運動記錄被錄取。

  即使他確實上了一所在別人看來根本不是他能考上的大學。

  

  (圖源:the nation)

  有趣的是,當年賈里德的父親承諾10年之內分期捐給哈佛250萬美元,平均一年捐助25萬美元。

  然而算上通貨膨脹等因素,他的父親一共向哈佛捐出去了390萬美元。

  這個數字已經遠遠超過這次丑聞中任何一個家庭的涉案金額了。(這次起訴書中大多數金額都低于60萬)

  

  在美國,越是頂尖的大學就有越多不可告人的錄取“潛規則”。

  就像哈佛明顯比較偏愛有錢的白人和校友家庭的孩子。

网赌被黑  前兩天發的文章《今年50%的哈佛新生是“富二代”,寒門貴子已快“滅絕”了…》中提到,

  2021年的哈佛新生中,有17%都來自年收入50萬美元的超級富豪家庭。

  17.5%的受訪者(超過六分之一)都來自于哈佛的校友家庭。

  而且最近幾年我們都知道了,哈佛本來就有一個Z名單,用來給后臺很硬的學生走后門。

  每年通過這種“非法”關系進入哈佛的學生已經占掉了一些名額,現在這些有錢或者有權的人再來一波騷操作,普通家庭的孩子想進好學校恐怕更是難于登天。

  這次被查出來的只是頂尖大學錄取中深水下頑固冰山露出水面的一角。

  不知道還有多少挑燈夜讀的普通學子就因為沒有這么權貴的父母被硬生生擠了出去。

  他們的人生也因為那些素未謀面的人而被徹底改變。

  我們只能希望這次法律會嚴懲這些涉事人員,還這個社會一點公平。

  另一個可怕的事實是,哈佛大學今年招生的學生中,有50%是“富二代”,來自富人家庭。難道寒門貴子的機會真的已經滅絕了嗎?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網賭被黑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網賭被黑網賭被黑微信(wyzxwk101)

收藏

一些美國名校的“底褲掉了”,原來你是這樣的美國? - 網賭被黑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如此拙劣反毛擁蔣小丑竟是凱迪資深寫手,十年發帖千余篇
  2. 郭松民 | 中國率先對波音說“不”的三重含義
  3. 李克勤 |黃克誠大將的求真精神:敢唱反調
  4. 郭松民:“人造美女”運動是女性的無條件投降
  5. 基礎教育開倒車 教育資本化是罪魁禍首
  6. 日軍為什么要在中國奸淫婦女?日軍的氣質一直都是舊軍隊
  7. 网赌被黑成都七中食堂問題觸目驚心,毒手伸向孩子,問題的根源到底在哪?
  8. 教育部能否把這四件事做好?
  9. 委內瑞拉大停電再次給中國敲響警鐘
  10. 50后,60后們,還記得童年這些趣事嗎?
  1. 網賭被黑保健醫生談網賭被黑
  2. 逄先知:網賭被黑向故宮博物院院長馬衡借閱過《二十四史》嗎?
  3. 造謠申紀蘭為哪般?
  4. 神秘而神奇的鄧發
  5. 建議黨和國家立法,保護網賭被黑
  6. 老田 | 為什么文革期間中國人均預期壽命會空前提高:文革10年人均壽命提升15歲
  7. 只有網賭被黑的兒子去了前線......
  8. 總前委——南線大決戰戰場最高指揮中心
  9. 中國人真的好累啊
  10. 望長城內外:一個鬼神,正在地球上游蕩
  1. 老田 | 人世間唯一的網賭被黑“私人特務”走了:對李銳“非毛化成績”的初步總結
  2. 許光偉 |《保衛資本論》: 生產一般的理論與實踐
  3. 袁立爆料崔永元失聯,有關崔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4. 對于《鄧力群贏了,李某輸了》一文的修正
  5. 老田 | 李銳從逃兵到功臣的華麗轉身:解放戰爭期間李跑跑是如何逆境翻身的
  6. 老田:徹底失敗的“千里躍進大別山”行動
  7. 老田 | 八九十年代的那些改革家怎么了:以褚時健為例
  8. 老田 | 人類歷史上空前規模的剩余吸收難題:2019年統計公報讀后
  9. 網賭被黑阻止給周恩來治療癌癥真相
  10. 網賭被黑說“干部子弟是一大災難”,事實令人乍舌
  1. 只有網賭被黑的兒子去了前線......
  2. 郭松民 | 中國率先對波音說“不”的三重含義
  3. 建議黨和國家立法,保護網賭被黑
  4. 總前委——南線大決戰戰場最高指揮中心
  5. 婦女節特輯 | 我的農村母親,一個我從未真正了解過的苦難女人
  6. 逄先知:網賭被黑向故宮博物院院長馬衡借閱過《二十四史》嗎?